妻君上瘾 第131章 伊毓的秘密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娇色之妻君上瘾妻君上瘾 第131章 伊毓的秘密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荀悟尽量放松脚步,跟在伊毓的后面,保持着不会被丢下的距离,却也不会太过于靠近让伊毓发觉。

    只是走了一会儿,荀悟发现伊毓似乎是在绕路,只是看着她走路的样子,虽然有些匆忙,但是却不像是发现有人跟踪的焦急。

    所以说,伊毓是故意这样绕圈子的,可是这是为了什么呢,冷着脸一直跟着伊毓的后面,当转过一个巷口之后,荀悟发现了不对劲。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条街通往的方向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经常去的花仙楼,看伊毓的目的,也是那里不成。

    忽然想起第一次与伊毓的相遇,他当时被抢劫的那个巷子好像就离着花仙楼不远远,那时以为只是凑巧,如今想一想,却有些不对劲了。

    只是他也不记得自己最近得罪了什么人,也不会有人用这种方式来报复他的,也就是说,是伊毓自身与这里有关系。

    只是伊毓在他心中,虽然身世不好,可是一直也是一个良家女子,循规蹈矩的,怎么会和这里扯上关系。

    想不通伊毓到这里来的目的的荀悟,亲眼看着伊毓从侧门走进花仙楼之后,彻底冷了脸,到这里的姑娘,只有一件事情要做的。

    难不成之前伊毓在他面前都是装的不成吗,只是他有自信伊毓不可能一直伪装自己,而且那些风尘女子他见得多了,没有一个是像伊毓那个样子的reads();。

    所以说伊毓到这里是因为有什么苦衷吗,他不是告诉过她,要是她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就找他啊,他来解决。

    为什么什么事情都不和他说,反而一直想着自己去解决呢。不愿意怀疑伊毓的荀悟,等伊毓进去一段时间之后,踏进了花仙楼的大门。

    依旧是找了芍药,坐在他的专属包厢里,平日里和芍药打闹的心情此刻全无,只是抱着芍药静静的喝酒,他想不通啊。

    察觉到荀悟的心情不好的芍药,只是躺在荀悟的怀里,等荀悟杯子中的酒没有了,她就恰时的给他满上。

    仔细想想这个大少爷也已经是很久没有来了,一来脸色就这么奇怪,难不成是家里的那个夫人又给他罪受了啊。

    想当初啊,在这个大少爷还没有娶到简家小姐的时候,那个痴情的程度,可是传遍了整个京都啊。

    就算是这个只有金钱与*的交易的地方,她的好姐妹中不乏一些羡慕简家小姐的人,说是有这样的男子一直等着简小姐,等她嫁过去之后一定会幸福云云的。

    虽然说出来好笑,当时她也是这么想着的,想着要是有这样一个好男人对她如此是,她就是死了也甘愿了,当然,终究只是想想。她还没有痴情到为一个男子去寻死觅活的。

    结果呢,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过成亲几日,本该是新婚夫妇腻歪在一起的日子中,这个大少爷却跑到了这种地方寻乐,还搞得人尽皆知的。

    那是她直接被豪爽的包了下来,还有人偷偷额问她,是不是这个大少爷要把自己抬回荀府做姨娘了。

    甚至连荀府当时都有人询问她了,虽然明里暗里警告了她一番,说什么以她的身份,是不够格进荀府的门的。

    她是怎么回的呢,她好像是说,就是死在了这个烟柳之地,也不会进荀府的门的,她这番果决的模样,可是导致了那些人的惊讶到不敢置信的脸庞呢。

    不过她说的的确是真的,如果说,荀悟一直保持着他这个好男人的形象,说不定让她进荀府做姨娘,她还真愿意呢。

    即使得不得夫主的喜爱,可是有那么一个痴心的夫主,即使不喜欢她,想来她的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吧。

    只是一见到荀悟那个时间出现在这里时,她心中不过是感叹:啊,果然如此,又一个表里不一的男人出现了。

    不论他与那个简夫人之间发生了什么,还在新婚期中就跑到这种地方来,只能说,都是男人的过错。

    这些人,在得到那个他们口中口口声声说要珍惜的女子之前,是有着令人无数女子倾倒的深情存在。

    可是一旦得到之后,那颗被藏在深情表皮下的心,就会展现出他真实的模样,告诉世人,又是一个伪君子。

    所以说,即使现在她得到了这个大少爷莫名其妙的宠爱,可是说不定他又会成为下一个简夫人呢。

    而且她与荀悟相处了一段时日,她可是没有看到这个大少爷对自己的一点点的特殊啊,啊,如果说情事上的特殊,这个她倒还是承认的。

    与其以后被人遗忘在那个小小的宅院中,做着三餐不愁,却永远要为了夫主的宠爱而不断谋算的可悲女人。

    她芍药,宁愿成为这个里的妓子,在被万人睡万人骂的同时,不是也有许多女子羡慕着她被男人追捧的生活吗。

    所以说,只要不将男人当一回事情,作为女人的她,就不会有什么情情爱爱的烦恼,就可以在这些恶心的男人之间不断周旋,却不用付出一点真心reads();。

    “唉,荀公子,芍药想起一件事情了,之前让荀公子起了兴趣的那个新来的女子,今天也会上台哦。”

    看着楼下台上被放下的纱幔,芍药依偎着荀悟的身躯,雪白的玉臂横在荀悟的胸前,妖魅的看着荀悟。

    “荀公子,今日,似乎终于可以打开那层帷幔看看佳人的真面目了哦,荀公子你应该也是很期待的吧。”

    手指划过荀悟的喉结,然后向下,在荀悟的胸前打转转,纤细的手指仿佛一捏就会断,缓缓的,在荀悟的默许下伸进了荀悟的衣服里。

    “哦,是吗,叫什么名字?”思绪还在伊毓哪里的荀悟,漫不经心的问着,他上次喝的太醉,说了些什么他已经不记得了。

    他的记忆中,更没有出现芍药口中让他起了情趣的女子,这里的女子,能有什么好人家不成,所以说,伊毓,你到底来这里干什么。

    手指紧紧的捏住酒杯,手劲大的让那杯壁上出现了细微的裂缝,眼睛即使和芍药说着话的时候,也是一直看着楼下打探的。

    “荀公子,今日的火气可是旺盛的很啊,芍药很喜欢哦,要不要芍药来帮荀公子你来消消火啊。”

    暧昧的手指沿着荀悟腰腹的线条继续向下,却在即将触到某个关键位置时停了下来,手指不轻不重的动作着。

    “多事!”一把捏住芍药的手,然后箍住芍药的下巴,喝了一口酒之后,直接嘴对嘴的灌给了芍药。

    因为荀悟的动作太过于突然,酒量不差的芍药这会却被呛到了,捂着脖子不断的咳嗽,脸上飘起朵朵红云。

    嘴唇开合之间,有晶莹的酒水顺着芍药的嘴角流了出来,然后沿着那忽隐忽现的曲线,隐没到了让人忍不住探究的地方。

    “荀公子,咳咳,没想到荀公子喜欢这样子的啊,如果这样能让荀公子觉得下火,芍药可是愿意奉陪的哦。”

    身上的薄纱被酒水打湿,贴在她曲线良好的娇躯上,因为呛酒,芍药的眼角都染上了魅色,一双眼睛,被水洗过的一样,干净又魅惑。

    这样的芍药,介于清纯女子和妖媚少妇之间,半躺着倚在一边的桌子上,姿势很是撩人,惹得荀悟将视线移了过来。

    见此,芍药大胆的将自己的衣服往下扯了扯,却用袖口遮住了自己的脸,露出一双期待又害怕一样,湿漉漉的小动物的眼睛。

    青楼女子必会的一项技能就是察言观色,其中,必须很快的搞定自己的顾客喜欢什么样子的女子,然后,将自己改成那样的女子,以博得顾客的欢心。

    刚才她那个狼狈的样子,荀悟的眼里,可是闪过一丝不同的,仿佛,是失神,虽然不知道荀悟想到了哪个女子,她让自己成为何那个女子相同的不就行了。这可是她的本职工作呢。

    “是吗,那就好好的讨好本公子。”一把将芍药拉到自己的身上,任由那火热的身躯蹭着自己,荀悟继续喝酒,似乎是想让芍药自己想办法来讨好。

    “好,奴家都听爷的。”手指缠绕上自己的秀发,满头青丝铺散在荀悟的身上,因为说话间,芍药将遮面的手拿了下来,惹来荀悟不悦的眼神。

    “嘻嘻!”芍药吐吐舌头,然后从衣服上撕下一块衣料,然后蒙住自己的脸,对待有选择的顾客,就要小小的破格挑战他们的耐心,然后从中完善自己,让自己更加像顾客心中的那人。

    想想自己的扮相,很显然这个大少爷心中的可不是什么正经人家的女子,那个简夫人,可真是可怜了哦,不过与她不相干reads();。

    蒙好自己的脸,芍药的手不规矩的在荀悟的身上移动着,却偶尔像是无意间的,手指轻柔如羽毛,从荀悟的敏感点划过,很快就闪离。

    注意到荀悟喝酒时,那朦胧的眼中闪过的光芒,芍药愈加的若即若离起来,原来这个大少爷好这一款啊,她成全他就是。

    就在芍药感觉到荀悟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身体也开始发热了,可以说是蓄势待发的时候,芍药正准备进行下一步。

    下方的台子上,却传来缥缈的琴音,以及,若有若无的歌唱声,空灵的声音,在这里染上了俗气,如同堕落九天的仙子,让人想要一窥真面目。

    只是荀悟乍一听这个声音,身体瞬间就绷紧起来了,大手直接将芍药按在自己身上不能动弹,眼睛紧迫的盯着底下的台子上面。

    如果他没有记错,这个声音,是他很熟悉的声音吧啊,那渐渐走进纱幔中的人影,如他记忆殷红的衣裙,伴着琴音和歌声翩翩起舞。

    隐隐约约的,荀悟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看见这个舞蹈过,似乎是那么雾里看花的感觉,明明有印象,却不记得。

    “啊,是这首舞蹈啊,荀公子上次见到她是,她跳的就是这个舞蹈哦,不知道荀公子有没有影响啊。”

    从荀悟的怀里爬了出来,不顾身后的疼痛,刚才荀悟用力很大,感觉身后都红肿了起来,可是芍药依旧一脸笑着,没有阴霾。她的身份,注定要忍住疼痛,因为没有人会来心疼她的啊。

    “不过武公子,不知道武公子是不是和她很有缘分,上次第一次登台演出武公子你刚好在,这次第一次献唱武公子你也在,或许,这是老天安排的缘分哦。”

    身体趴在荀悟的背后,手指和着下方的歌声打着拍子:“怎么样,不错吧,这个人可是老板娘花重金聘请来的。”

    “这段时间可是有不少人都为了见见这个神秘的佳人一面而来到这里的,不过可惜了,她呀,可是一个清白人哦,卖艺不卖身哦。”

    察觉到荀悟对下方人的感兴趣,芍药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瞧着这大少爷眼里那像狼一样的光芒,仿佛要将那个女子吞下去一样,她就为她祈祷吧,自求多福哦。

    “知道她的长相嘛,或者身份吗?”手指放在窗沿上,握住那横木,青筋暴跳,却依旧呀压制着自己的怒气心平气和的问着。

    即使没有十分的确定,他也可以可定那就是伊毓了,只是为何,一个良家女子却跑到这种地方卖唱卖笑。受人追捧很好嘛。

    “这个芍药可就不知道了,其实芍药也是和荀公子你一样,每次见到她都是这样远远的望着,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何况她的长相呢。”

    “不过听姐妹们说,这个女子,是不住在这里的,似乎只是每个月来几次演出,然后演出完就会离开,妈妈也很保护她,打听不到什么消息。”

    “不过倒是因为有了她,这段时间的生意确实是好了不少,妈妈也愿意宠着她,不让别人看到她的面目。”

    “不过就是因为保护的太过了这让一些顾客开始不受控制起来,许多人叫嚣着,要是今日还见不到这个女子长什么样子,下次就不来了。”

    “没办法了,妈妈只能答应了,不过这个女子倒是倔强的很,不愿意露面,后来不知道和妈妈达成了什么条件,同意了这次的演出。”

    “所以荀公子,您要是想知道关于这个姑娘的事情,可以自己去问哦reads();。”芍药起身,识趣的离开,将地方让给了荀悟。

    她能感觉到,荀悟的视线和注意力全部在那个女子身上了,她在这里也只是惹人嫌弃,不如自觉的离开呢,好聚好散不是啊。

    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款爷,估计包不了她多久了,一个长期饭票没了,之后她又要加入那些人的揽客之中了啊。真是有些遗憾呢。

    而靠在窗边的荀悟,看着纱帐里面伊毓的舞蹈,和他看过的都不同,正经的舞蹈却被她跳出一种奢靡的气息,能让下面的人疯狂吼叫着。

    一个个赤红着眼睛,紧紧的盯着伊毓,里面的*不掩盖的盘踞着,叫嚣着,想要将伊毓吞吃入腹。

    甚至有的人,抱着自己身边的女子,眼睛却看着台上的伊毓,手上不断的动作着,有些动作,已经可以说是不堪入目了。

    看着那些人兴奋的神态,便知道是将伊毓当做自己的怀里任由他们动作的女子了,在这种场合本该平常的动作,让荀悟觉得愤怒起来。

    “她是我的!”荀悟的声音很小,似乎只是在说给自己的听,下面的那些人,他好想将那些人的眼珠子给挖掉啊,竟敢意淫伊毓,找死是吧。

    伊毓的声音还在荀悟的耳边回荡,一忽儿让他沉迷其中,一会儿又让他清醒起来,伊毓做的事情,是在讨好下面的那些男人吧。

    既然愿意讨好那些肮脏的男人,为何不能讨好他呢,这里能给她的,他都可以给她啊,伊毓,你怎么可以呢。

    荀悟的眼睛,和底下的人一样变得通红起来,眼神压迫的看着伊毓,直到一曲终了,台子上安静下来,有一只素白的小手,将那些帷幔给掀开了。

    出现在荀悟眼前的人,换了一身衣服,却是她喜爱的红色,衬的肌肤如玉,那双看着他小鹿一样的眼睛,此刻带着害怕和浮于表面的勾引。这是青楼女子特有的神色。

    只是伊毓脸上的面纱倒是依旧在,这样荀悟稍稍冷静了一点。“呵,我不能令你满足吗!”冷哼着,死死的看着下面的人。

    他倒是要看看她想干些什么,要是敢对不起他的话,他不会再手软的,心疼只对着那个单纯的伊毓,不是这个沾染风尘的伊毓。

    “小女子名为羽衣,幸得花仙楼妈妈的赏识和各位的喜爱,所以今日,羽衣打破定下的规定,与众位见上一面。”

    声音软软的,勾的人魂魄都要飞出来了,不过这让下面的人激动的同时,愈加的不满足起来,他们要看的不是蒙着面纱的人,不然的话和之前的有什么区别。

    “羽衣姑娘是吧,你将面纱拿下来给爷几个看看啊,这样在羽衣姑娘的感谢不是更有诚意吗。”

    “是啊是啊,羽衣姑娘,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我们捧你这么久,不能连面都不能让我们见不到吧。”

    “拿下来羽衣姑娘,不然今日可就不好收拾了啊!”

    “哦!拿下来!”

    “拿下来!”

    许多人开始在其中起哄,渐渐的向着台子那里靠近,有的一个醉的厉害的,还想要爬上去,结果被一边的守卫给拉了下去。

    不过这让人找到了方法,不少人开始撩起衣袖,就要向上爬去,既然羽衣姑娘不愿意动手,那他们自己来就是了,反而更有情调一点。

    台上自称羽衣,实则是伊毓,此时伊毓看着那些人向着自己的靠进,咬咬牙,面纱底下的脸色一片煞白reads();。

    怎么办啊,这可怎么收场啊,有谁能来帮帮她吗,眼睛向着那不远处的妈妈求救,不是说好的嘛,这样就放过她了吗,为什么说话不算数呢。

    只是伊毓却发现那个妈妈脸上的不屑和鄙夷,仿佛在说,既然她入了这个青楼,还想清清白白的离开不成。

    知道自己没有指望的伊毓,在那些人爬上来之前,向着后面跑去,只是她这一跑,却激起了不少人的兴趣,一个个加快了脚步。

    “唉,羽衣姑娘你慢点啊,咋们都跟不上了啊。”

    “羽衣姑娘,等我抓到你,今晚你就是我的了,哈哈哈哈哈!”

    “滚开吧你,羽衣姑娘是我的才对。”

    “不过瞧着羽衣姑娘那好身段的,吃起来一定够味吧,不如我们轮流来。”

    “注意不错,不过既然是羽衣姑娘的第一次,价格想来不是小笔的啊。”

    “这样不是真好,那些付不起钱的穷鬼们,只能看着我们吃了啊。”

    “嘿嘿,要是吃的过瘾,说不定我们还会赏点肉给他们呢。”

    “哈哈,就是就是。羽衣姑娘,等等我们啊。”

    如此刺耳污浊的话语飘进伊毓的耳朵里,因为自己的身上的衣服的累赘,还有为了跳舞而赤脚着,此时跑的很慢。

    眼见着身后的人离她越来越近,伊毓没有头绪的在花仙楼中乱跑着,之前都是妈妈带她进来,然后表演完了就走的,根本就没有自己记住这里的构造。

    如今想要离开这里,却发现找不到出去的路了,难不成今日她真的就死在这里了吗,是的,伊毓知道。

    与其自己别那些恶心的男人碰,她还不如直接去死呢,只是她后悔今日没有好好的和武公子告别,以后,或许没有机会相见了。

    心忽然又疼了起来,伊毓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从自己的眼角滑落,她这是哭了吗,武公子,再见!

    转过一个拐角,伊毓的身子突然被人拉住了,身体狠狠的被压在墙壁上,有一个高大的男子直接压在她的身上,硬邦邦的身体咯着她疼的很。

    “啊!”尖叫出声,伊毓手脚被压制,却不断的挣扎着,不要,她不要死在这里,要是以后武公子听到她的消息,会对她失望的,会觉得她也是一个不知道洁身自好的恶心女子的。

    只是刚想继续叫喊的伊毓,下一刻自己的嘴就被堵住了,隔着面纱撕咬着她的唇瓣,掠夺着她的一切,就像是,一只爆发的野兽。

    同时伊毓感觉到一个宽厚的大掌伸到自己的衣服里,摩擦着,揉弄着,一点点的向着她的私密地靠近着。

    “不要不要!”因为嘴被堵住了,伊毓只能呜咽的说着,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楚,何曾能让她身上的人动容。

    而且因为害怕,伊毓不敢看身上的人的相貌,这下子,即使是她想死,都是死不成了,因为她的身躯,完全的被上方的人把控着。

    泪水沿着脸颊滑,打湿了面纱,粘在了两人的之间,刺啦一声之后,伊毓觉得胸前一凉,身上的衣服被撕掉了一部分。

    与此同时,那些追逐的人也已经到了,一转角就看见这个羽衣姑娘一副被欺凌过的样子被人压在墙壁处,让那些人惊呼出来。

    “哦,没想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啊reads();。”

    “就是啊,不过我们就等等吧,哈哈,等这位爷爽完了,就送给我们吧。”

    突然间,埋头在伊毓脖子上啃食的人,抬头阴冷的看着那些人,脸上是被人打断的欲求不满和快要爆发的怒火。

    “这女人我看上了,怎么的,想要来插上一脚不成,滚!”阴沉的语气,和其中带着的杀意,告诫着那些人,再不离开,就要有杀身之祸了。

    “啊,是公子你啊,既然您看上了这个羽衣姑娘,我们自然不会打扰公子您的,这就走啊这就走,公子您慢慢的享受啊。”

    都是带着一种男人之间隐晦的表情,那些人离开了,有些不识趣的还要上前,被同伙给拉走了。

    “干什么,凭什么只有他一个人享用羽衣姑娘?”有人愤恨,他不服。

    “傻子,他的身份今时不同往日,不是我们可以轻易得罪的,你要是想死我也不拦你,只是不要带上我就成了。”

    有人解释,却有着对问话人的鄙视,这点情况都不知道,以后不能继续一起玩下去了,要是哪天不长眼的得罪了什么人,他可不想跟着一起丢了小命啊。

    一群人很快的就离开了,伊毓发现自己的手被人拉扯着,然后进了一个屋子,自己被甩到了床上,再次被压住了。

    这次伊毓没有挣扎,而是睁着一双苦涩的眼,愣愣的看着屋顶,任由身上的人为所欲为,如果这能够消除他的愤怒,她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包括她死守的贞洁。

    “呵,怎么的,刚才不是还装作烈女吗,这会儿又成了荡妇了啊,不对,你压根就不是什么纯洁的女子吧,不然怎么会到这个地方来卖呢,做妓子的难不成连*的觉悟都没有吗?”

    男子狠狠的压着伊毓的头,将她的头扶正,让她看着自己,即使她的满脸都泪水和祈求,都无法让他动摇,她可知自己的心好疼。

    “武公子!”张张嘴,伊毓的声音哑的不像话,难听极了,可是伊毓依旧说着,她不是这样的人,他不要误会她可好。

    “听伊毓解释好不好武公子,伊毓是有苦衷的,要是伊毓不这样做,伊毓都无法遇见武公子了。”瘫软着身躯,伊毓固执的扭头,不看她身上的人。

    是的,出现在她面前的,刚才轻薄她的,是武公子,可是这是她自找的,她在这里,穿着这样的衣服,不是自找的是什么。

    所以她不敢看武公子,更不敢看武公子眼里倒映出来的狼狈不堪的自己,那样自己的自己,真的好丑,有什么资格见武公子。

    “行,那你说,我听着就是了。”一手放开钳制,荀悟却没有打算放过伊毓,手指依旧在伊毓暴露出来的肌肤那些打转着。

    带着茧子的手指划在伊毓的娇嫩的肌肤上,惹来伊毓下意识的颤抖,让荀悟勾唇,这是一具敏感的身体,调教好了,可是很受他们这些男人欢迎的。

    “武公子!”伊毓的声音中带着一些羞涩和惨白,手指抬起却又放下,没有制止荀悟的动作,任由着荀悟的手指突破自己的防线,玩弄着她的身躯。

    “那年我爹娘说要出去给我找大夫看病,可是一走就是再也没有踪迹了,那时我整整等了半年,都没有等到他们的回来。”

    “家里的食物早就吃光了,我能找的银钱,都拿出去换食物了,可是不够,那时我在连续饿了几日之后,就想着,出门找活干,不然自己真的要死了。”

    “结果那些人见我是一个瘦弱的女子,都不愿意要我,愿意给我工作的人,看着我的眼都是充满了淫欲,让我不安,所以我逃出来了reads();。”

    “结果因为体力不支晕倒在当初遇见武公子的巷子里了。等我再次醒来,就是在这个花仙楼中,救了我的,是这个楼里的妈妈。”

    “当初我也不知道这里是青楼,那个妈妈对我也很好,很照顾我,还给我换了一身很漂亮的新衣服,就是我常常穿的那种红衣。让我以为这里不过是一个寻常人家的屋子。”

    “妈妈给我做了好多好吃的,问了我好多的事情,我没有防备,都说了出来,只是等我将吃的吃的差不多了,话也说的差不错了,那个妈妈翻脸了。”

    “说是既然我没有了父母,又没有钱,不如就在这里讨生活,不愁吃不愁穿的,很不错,所以想要强迫我。”

    “我自然是不干的,见拿不下我,那个妈妈就威胁我将吃东西的钱和衣服的钱还有吃的药的钱给她,不然她就报官。”

    “衣服可以脱下来,可是吃下去的东西怎么可能还回去呢,那时我甚至想,不如将我报官吧,进了牢里,也是不愁吃不愁穿的。”

    “结果,没想到那个妈妈好毒的心,说是即使我进了牢里,一样逃不过伺候人的命运,于是,我只能与她纠缠了一番,然后订立的契约。”

    “那就是我在这里登台跳舞唱曲,但是不能让那些人看到我的样子,以及我只卖艺不卖身,妈妈见我不会再退步,也就答应了。”

    “于是她给我安排了那个院子,让我住了进去,却一直没有安排我,直到遇见武公子你的那个晚上,她才正式让我演出了。”

    “或许是见得效果不错,她对我好了不少,可是同时要求我最起码十天半个月的来一次,我深知不能再次违背她,都答应了。”

    “本来昨夜我已经登台过了,结果那些人有人叫着要见我,不然就砸了花仙楼,再也不到这里寻欢作乐了。”

    “为此,妈妈要求我今日上台,给他们见一见,然后我欠妈妈的就一笔勾销,虽然不愿意答应,可是想到自己能够自由了,还是接了下来。”

    “然后接下来的事情,武公子你也知道了。”说了这么长话的伊毓,一只闭着眼睛将头埋在自己的臂弯中,不敢看荀悟的神色。

    她为了自己能活下去,选择了妥协,如果没有遇见武公子,以后要是妈妈在逼迫她,让她成为真正的青楼女子,估计她都是会答应的,因为她不想死。

    可是遇见了武公子之后,她就觉得这样虚假的自己有多么的肮脏,和武公子在一起会玷污武公子的,所以她一直在抗拒着武公子,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这一面。

    结果,她最担心的还是发生了,如今武公子不仅看到她在这里,还看见她像一个妓子一样跳舞唱曲取悦那些让她想吐的男子,武公子以后会怎么看她,这是她如今不愿去想也不愿去面对的。

    只是闭着眼逃避的伊毓,没有察觉到在自己身上肆意的手早已经停下,原本狂躁的荀悟,此刻坐在伊毓的身边,看着伊毓这被自己弄的狼狈的样子,眼里浮现懊恼。

    他之前是想好好的听一听伊毓的理由的,可是看见那些人的样子,以及碰触到伊毓之后欲火,加上之前喝酒留下的醉意,让他变得不理智起来。

    刚才在伊毓的诉说中,他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样子的错事,他伤害了一个只是想要活下去的伊毓,他轻易的否认了伊毓那卑微的挣扎。

    他后悔,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去安慰伊毓,才能让那可被他狠狠伤害的心痊愈起来,伸手脱下自己的衣服,将伊毓的身躯盖起来reads();。

    然后低下身子抱住了伊毓,将伊毓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怀里:“对不起小毓,是我太私自了,看见你被那些人如此的对待,才让那嫉妒冲昏了我的头脑,做出这种畜生不如的事情。”

    “小毓,我不求你能原谅我,可是小毓,我希望你不要在压抑自己了,是我没能看出你的悲伤,所以小毓,现在,请尽情的发泄自己的感情可好,不要再勉强自己了。”

    手指顺着伊毓的头发,将刚才因为他的粗暴而纠缠在一起的头发顺开,此刻的荀悟,脸上溢满了温柔。如果他有自觉,就会发现去当初对待简艾的温柔,还要更甚。

    以为会被讨厌的伊毓,面对荀悟少有的温柔,终究是揪着荀悟的衣服,哭的像个孩子,泣不成声的抱怨着诉说着自己的委屈

    “哇……武公子,你知道我刚才多么害怕吗,还以为自己要死了呢,结果听见武公子你的声音的时候又是有多么的开心吗。”

    “武公子,你就是我的救赎,我都想好了,要是真的逃不了了,我,我就娶寻死,我不想被除了武公子之外的碰触到。”

    泪水大片的沾湿了荀悟的衣服,然后那个温度,仿佛透过荀悟的衣服和皮肉,进入到了荀悟的心里,让他觉得愧疚又愉悦。

    “放心吧小毓,我不会再让人欺负你的,以后,我保护你,小毓你是我的人,也只能是我的人,放心吧,我这就带你离开,等我一下。”

    安抚的摸着伊毓的头,荀悟快速的跑到芍药的房间中,然后拿了一件比较保守的衣服,小毓那副样子出去会被人诟病的。

    而房间中,芍药看着荀悟刚才放在桌子上的一搭银票,无所谓的笑了笑,果然啊,她没有猜错呢,从现在开始,她就是自由身了。

    就是不知道这个姑娘能得到这个武公子多久的宠爱了,不过看武公子对她的重视,说不定会造就一个传奇呢,不过这又关她什么事情呢,她不过是一个旁观者啊。

    而匆忙赶到伊毓所在房间的荀悟,看着因为他的出现而掩盖下惊慌的眼,扬起自己手上的衣服,温柔的笑着。

    “小毓,穿上吧,我带你回家!我们的家!”

    “好,回家!”屋外繁星点点,屋内的伊毓,笑容灿烂,这样时光是她梦寐以求的岁月。

    ------题外话------

    此次小剧场由十八妹纸友情提供,同样想写小剧场的妹纸们可以写来给温度,可以发在评论区,温度到时候给你们弄上去,有没有人打理温度呀

    小然爹爹不爽:一想到这个臭小子拐走我的女儿真是不爽啊

    十八坏笑:哎,小然爹爹,我帮你教训一下小宴,好不?

    小然爹爹奸笑:尽量去吧,本相给你靠着啊,要是那个臭小子敢欺负你,本相帮你啊

    小然看戏:唔,爹爹那么不爽,那个小宴也太嘚瑟,是要给他点教训啊

    十八挑挑眉:闺女,你这话算是同意十八整小宴吗?

    小然暗笑:爹爹是小然家人啊,爹爹那么不开心嘛,要哄好爹爹比较好

    十八暗爽:喔,那么全票通过了,小宴你死定了啊

    小宴欲哭无泪:为什么是我啊?

    本大人摊摊手:因为你注定要被欺负的那一个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娇色之妻君上瘾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娇色之妻君上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娇色之妻君上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娇色之妻君上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