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监狱偷情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权少在下萌妻在上200 监狱偷情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师兄疑惑的拦住两人:“你们俩?”

    林木连忙认真的道:“为了防止有人劫走我们国家的重刑犯,作为一个合格的公民,我们有义务有责任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狱警大叔也凝重的点了点头:“成先生,她们说的是对的,决不能再让这样的人出去危害社会,那位夫人摆明了是要无理的强制带走人,我们去看看,看看她们有什么花样。”

    师兄跟了上来。

    监控室里的画面非常清晰,一上来锐夫人就抱着安臣开啃,好像饥渴了多少年的女人一样,看得出她十分留恋他。

    安臣没有办法,只能是任由她亲了够,他闭着眼睛,眼睫毛都在颤抖,实在是厌恶了这个女人的口臭味,又不能不忍着,霸着她是如今唯一的选择。

    他事先也做了两手准备,万一那个女人保不住自己,非得被监禁的话,他也希望自己能留在A市,毕竟这里有他的基业,他把一切都转给了母亲,即使将来没有翻盘的机会,但是从这里走出去,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他事先在这座监狱里安插了两个人,能保持和外界的联系,甚至还用钱买了这里面的犯人头头,即使在这里住一段时间,自己也不会受到委屈reads();。

    可是进来之后,他才发现他安插的眼线和收买的头头,都被人拔除了。

    不用想,绝对权倾想到了,断了他的后路。

    母亲听说自己的事情之后,一定会很着急,会派人与自己联络吧,权倾的眼睛盯着这里,那么母亲给他的信息一定会落到他的手里。

    他有点恐慌,生怕过不了多久,母亲那里也被权倾掌握了消息,一网打尽。

    现在见到锐夫人不惜过来监牢看他,他一定要珍惜这次机会,无论她想要怎么样,他都会忍着。

    锐夫人亲了一会,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他的嘴唇,捧着他的脸道:“我的小心肝啊?你干嘛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看的我都心疼了。”

    林木绿芽的身体都跟着抖了抖,那声音故作娇羞,跟眼前这个人高马大的女人太不相符,画面感太强,有点恐怖的感觉。

    安臣的表情也迷离起来,抱住锐夫人的额头亲了一下,这画面放在两个年轻人的身上,会觉得很温馨,可是这两个人却让人觉得滑稽和恶心。

    一个老女人抱着一个小伙子,两人含情脉脉的说情话,那场面太不搭了。

    “你终于来了,你知道吗,我一直在盼着你过来。”他说这话时很委屈,所以这是撒娇吗?

    锐夫人的一颗膨胀的心立刻被填满:“我这不是来了吗?我一直打你的电话打不通,也联系不上你,就想着你可能出事了,赶紧过来看看,你受苦了,宝贝,你告诉我,我该怎么才能救你出去?”

    安臣听了她的话,把她的手拿下来,警惕的看了看周围,然后四处找了找,锐夫人道:“你在找摄影头吗?”

    “你帮我一起找找。”

    警惕性还真强,林木担心的看向狱警大叔,不会被发现吧?

    狱警大叔保证道:“没关系,不会被发现的,除了刚才那间办公室,所有的地方在建造监狱的时候,都设了无孔摄像头。”

    安臣和锐夫人找了一圈,果然没有发现,脸上的表情就轻松了很多。

    “我给你我母亲的联络方式,你出去之后找到她,一定告诉她,不要暴漏自己,也不要想着救我,保重自己就好,权倾这个人太不好对付了,我们在他手里吃了好多次亏了,再也不要以卵击石了。”

    安臣说着,还是担心这房间有人监控,没敢说出来,在锐夫人的手心写了写。

    安臣把脑袋都贴到锐夫人的手上了,还用手盖着,林木把镜头放大了,也没有看仔细。

    狱警大叔解释:“没关系,我们可以拿到技术科做鉴定。”

    林木点点头,到是没怎么在意,权倾早已经调查出来了安母的位置,想必在她身边安插了人,就是她一天换一个地方,权倾也会把她找出来。

    锐夫人等他写完,默默的把方式记一遍,她也不是胸无大脑的女人,这点分寸还是有的,正事完成之后,才开始发脾气。

    “权倾?是那个男人害你的?太过分了,你放心宝贝,我会替你报仇的。”锐夫人狠厉的手段也是众人知晓的。

    安臣的心放宽了些,嘴角终于露出一个笑容reads();。

    安臣抱着她,轻声在她耳边问:“你有什么办法把我弄到你们K国?”他的警惕之心还是不减。

    安臣知道在这里,锐夫人想要把他弄出去,是无能为力的,但是在K国,即使是监狱里,她也可以给自己提供最舒适的条件,弄一个单间,把他供养起来,是毫无问题的,然后在慢慢的把他弄出去。

    “好,我会想办法的。”锐夫人咬了他一下耳朵,他的耳朵就红起来,锐夫人的笑一下子变得那么放荡。

    “正事完了,是不是就该办办我们的事了?”锐夫人说着,那手就开始伸进安臣宽大的衣服里:“你知道这段时间我好想你,他们都不如你的身材好,在床上和我的心意。”

    林木瞪大了眼睛:“合着这锐夫人的男人还不止一个啊。”

    师兄干咳了一声,接下来的场面想想也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发展了,他开始有点忸怩,不好意思的道:“那个,他们的秘密都说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应该不会说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了,我们该走了。”

    林木抬头看了他一眼,他的脸立马红了,林木了然,这屋里有男有女,要是他们干点什么,确实一块看不方面。

    于是道:“师兄,大叔,你们出去等我们一下吧,看安臣没有找到摄像头,还那么警惕,说明他不是个好对付的,万一他们是故意的把我们调开呢?”

    说这句话的空当,锐夫已经把安臣的外套和毛衣脱了,只剩下一件背心,身上立刻被冻得起了鸡皮疙瘩。

    锐夫人的大胸脯贴了上去:“宝贝,冷了吧,让我给你暖暖。”她的嘴都凑到他脖子上了。

    安臣的目光有着隐忍,他紧抿着唇,似乎在忍着别吐出来。

    林木看狱警大叔和师兄的眼神紧盯着两人,表情纠结,不知道是替男主痛苦还是同情。

    她轻咳了一声。

    两人都腾地一下逃出了房间。

    屋里只剩下林木和绿芽了,两人对视一眼,感觉轻松了许多,就是纯属欣赏大片好了。

    林木把手机拿出来,把数据线插上,然后另一头插在监控电脑上,就可以把图像拷贝下来了。

    不得不说,锐夫人太过热情,太过疯狂,安臣虽然厌恶恶心,但是在她疯狂的举动下,那些掩藏不住的小情绪都能被锐夫人自动忽略。

    所以她全程都没有发现他的身体紧绷,表情生无可恋,冷然绝望偏偏还要配合着发出动情的声音。

    锐夫人这个人似乎有点变态,她叫出来的声音凄厉痛苦,跟受了鞭刑似得,其实受苦的人是安臣,他的身上还是挺白的,被她掐的一道道红痕,可见她的力气。

    这个女人使那么大劲干什么?跟人拼命似得。

    她好久之后才发泄完,然后瘫倒在床上,安臣起来,给她按摩,然后把她身上的汗和脏东西舔走。

    林木捂住嘴巴,在旁边干呕起来:“好恶心。”

    绿芽比她吐的更厉害:“我这辈子不打算结婚了,我心里有阴影了。”

    “别这样说吗,两情相悦的人做这种事情还是挺享受的,他们这是变态的做法。”

    绿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指着那画面道:“你居然说那事很享受?你和三哥都觉得好玩?”

    “咳咳,你怎么把我和你三哥和他们相提并论?”

    绿芽叹了一口气:“我想不明白了,我也不想了,我肯定不会尝试,太恶心了,你看看他那都舔,哎呦妈呀reads();。”

    “好了好了,你别看了。”让她有了心理阴影,她想想都对不起她未来的老公。

    安臣把她的脚趾头都舔了一边之后,锐夫人全身舒爽,又来力气了,居然拿起旁边的钢笔开始折磨安臣,在他身上乱涂乱画,还发出得意的笑声。

    那钢笔的尖多尖锐啊,她又使了不少力气,还在他最弱不禁风的地方做画,似乎这样才痛快。

    安臣闭着眼睛,蜷缩的脚趾头和握紧的双拳,以及脸上抽搐的肉告诉旁人,他很痛,再忍着。

    锐夫人终于发泄完,才穿上衣服,掏出镜子开始化妆,抹上口红,嫣然又是那个高傲的贵妇人,瞪上高跟鞋:“我先走了,有机会再来看你。”

    安臣似乎有点虚弱,跟经历了一场暴风雨的摧残似得,坐在那里,嘴唇发白,有气无力的道:“好。”

    锐夫人走过去,挑着他的下颚:“啧啧,瞧瞧这弱不禁风的样子,我真想在宠幸你一次。”

    安臣的眼皮抖动了一下,锐夫人吃吃笑起来:“逗你玩的,看你也累坏了,我怎么舍得把你疼坏了?”

    锐夫人开开门,一副餍足的样子,安臣看着那门关上的瞬间,眼神一下子变了,冰冷,恶毒阴沉,脖子间的青筋都爆了出来,死死的抠着床,把那上面的的木板都跟抠下来了。

    狠狠地摔在地上,然后低吼着把房间里的桌子和凳子都摔在地上。

    发泄的时候,他身上的红痕更明显了,有的地方还渗出血珠。

    林木把手机拔下来,和绿芽对视了一眼,也走出门外,师兄和狱警大叔都站在屋檐下。

    锐夫人已经坐上了车,她那两个保镖已经醒了过来,也跟着坐在了后面,但是四肢还在麻木之中,除了行走,四肢都不在灵活,想必最近都不能吓唬人了,这药效还是挺猛的,不知道权倾放了多少剂量。

    市领导们也各自上了车,开车的队伍缓缓驶出,路过林木他们站的位置时,开着的窗内露出两个保镖对她忌恨又有点胆怯的眼神。

    林木心想这至于吗?不过让他们昏迷了一会,保镖时刻都不该露出自己的情绪来的,他们俩这是素质不到家吗?不应该啊,能跟着锐夫人来的保镖不会这么差啊。

    他们想袭击她的时候,以为志在必得,她的仰仗只有那跟警棍,谁知道她竟然会猝不及防的射出毒针啊,那距离太近,根本就看不清楚,就算看清楚了,也躲不掉啊。

    林木和绿芽出了监狱,和师兄道过谢就告别了。

    师兄是个话不多的人,一开始他们的理由是想跟着他学习学习,怎么辅导患者,现在他当然知道两人的目的不简单,但是也不问,他只有一颗平常心,没有好奇心。

    绿芽直接回了家里,林木去了慈善会,会长受了打击,加上年纪大了,病了一场,在家里休息,没办法去上班,把慈善会的事情委托了另外一个副会长。

    晚上回家的时候,权之儒回来的很早,早已经到家了,坐在客厅里看报纸。

    看到她进来,放下报纸,看了她一眼:“今天你没事吧。”

    林木愣了一下,才想起来,他是问下午那两个保镖要是伤害她的事reads();。

    那几个市领导不知道她的身份,权之儒应该是认出她来了,向他汇报工作的时候,特意报告了这件事情,本意是想夸赞一下A市能人居多,让锐夫人吃瘪的,权之儒则知道那是林木。

    听起来还是挺险的,表情也凝重起来,要是这儿媳妇出事了,在遭殃的还是儿子。

    都以为他处处和儿子作对,他不高兴的时候,他最喜欢在上面在踩上两脚,幸灾乐祸一番,谁知道,这也是表达父爱的一种方式,他不善表达感情,当初他和老婆,还是老婆倒追的他呢。

    别人都对这个儿子呵护备至,尤其是老爷子擎外婆都表现的跟捧了个宝一样,他偏偏要独辟蹊径,用另一种方式引起他的注意。

    只要他儿子懂他的父爱就行了。

    这个儿子除了爱情方面,各方面都是他的骄傲,当然爱情也没有什么不妥的,就是有点死心眼,但是这点也是遗传了他。

    亲眼见到林木没事,他也放心了。

    “那个锐夫人走了?”

    “没有,还在医院。”

    “医院?她怎么了?”

    “她的两个保镖被你伤了,如果不及时治疗,有可能这辈子都是废人了。”

    林木吃惊:“这么严重?”

    权之儒也很不解,这保镖是她打倒的,她居然不知道眨眼间两个非常优秀的保镖就让她给废了?

    看权之儒也吃惊,解释道:“是这个戒指上的机关,是权倾设计的,上面的东西也是他安装的,我只会使用,其他的他没告诉我。”

    权之儒一听权倾的名字,立马斥道:“原来如此,也是,除了他想出这样的注意,也没人想出来了。”

    “谁说的,这主意明明是绅绅想出来的,爸比只是个执行者,怎么功劳全让爸比占了?”小家伙回来了,把书包交给小兰,走到林木身边:“妈咪你这里面的毒针用了?是谁想要伤害你啊。”

    林木抱着他坐在沙发上:“那两个坏人已经被妈咪打退了。”

    “是两个保镖是吧?想必他们这辈子也没机会成为正常人了。”

    “这么严重?”怪不得那两个人离开的时候用那种眼神看着她。

    小家伙抱着双臂胸有成竹的道:“那当然,爸比怎么可能会轻易饶了要伤害妈咪的人,他们也运气不错了,要是普通人,连活命的的机会都没了。”

    权之儒问:“这是你们父子俩的杰作?”

    “是啊,爷爷,绅绅是不是很聪明?”

    权之儒点点头:“绅绅是我们权家的人,我们这一门人都那么厉害,你当然也聪明了。”

    林木嘴角一抽,第一次见到权之儒也有自恋的时候。

    绅绅得意的笑,权之儒叹了口气,普通人家的孩子这个年纪都无忧无虑的玩耍,而他们这些孩子,从小就要学习防身手段,尽快的让自己强大起来,才能保护自己,保护家人。

    ------题外话------

    以后第二更时间改成早上六点了,比原来早了,为了让大家早早看上,么么哒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权少在下萌妻在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权少在下萌妻在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权少在下萌妻在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权少在下萌妻在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