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58 反独宠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农门宠婿章节目录 258 反独宠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是!”陈安南不得不听从命令,早早的跟韩小满在嵩山之中,分道扬镳。

    呼延丞相听到陈安南的回禀,不得不苦笑,心里最怕的就是主子将来会独宠柳玉清一个人。

    元帝元后之所以会落到如此境地,便是独宠一个人造成的后果。

    那些大臣,那些勋贵,那些将军,谁不想将自家女儿送入后宫?谁不想自家女儿生出皇子皇孙?

    自古以来,帝王靠着广纳后宫,平衡前朝,才能稳坐江山。

    让下面的臣子,勋贵,将军互相之间自己斗去,帝王才能睡个安稳觉。若是下面的臣子,勋贵,将军,没了更高的追求,那他们还斗什么?

    反而是互相团结在一起,一起攻击独宠的帝王。

    只要将独宠的帝王拉下马,再拱起来另外的皇帝,才能给他们更多的权势利益。

    那些人的眼里,哪个是真正将百姓生死放在眼里的?谁的拼搏不是为了各自的家族?

    “安南,你自己选择吧!无论自己成家立业,还是接近主子,都由你自己决定,无论你怎么决定,都好!”

    不得已的呼延庭,只能如此回复陈安南。

    等陈安南走了之后,呼延庭将金玉树找来。

    “你,喜欢主子吗?如果喜欢,从现在起,你的事,都放下来,我另外找人接受。从此你专门做主子的贴身御医。

    最重要的意思,你应该明白,主子将来的后宫,绝不能是一个人,不过,你若是对主子没有那方面的意思,那就算了,我会另外安排人接近主子!”

    呼延庭见到相貌俊秀的金玉树,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表态,如何选择,端看你自己,想不想接近主子?

    金玉树陡然间瞪大眼珠看着呼延丞相,心忽然间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

    一直以来,自己不敢这么想而已!

    只想主子能看到自己的才能,能用赞誉的眼神看看自己,那个曾经为了舅母排队看病的普通农家女子,早已蜕变成为高高在上的耀眼凤凰。

    她那么美丽,那么高贵,在自己的心里,甚至在大同人的心里,已然成了高高在上的女神reads();。

    她的一颦一笑,一个眼神,都给了大同人无比强大的信念,自己不敢产生那样亵渎的想法,只想就这样追随着她,再她描绘的美丽大同世界里,能有自己的身影,便足够了!

    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这么转变的,从前自己留下来,不过是为了不忍宁阳那么多的百姓,无人医治。

    细细想来,金玉树也理不清这样的感情,是如何发生的!只是自己从不敢让这样的感情滋生生长,只想埋在心底,静静的看着她,俯览天下而已。

    呼延庭精锐的目光,静静的等着金玉树的回应。

    确实,相对于很多要脸面的男人来说,入女子的后宅,是无法忍受的,但主子不是一般的女子,是未来的帝王。

    不论哪一个男子,能入主子的后宫,都是他们无上的荣耀!

    “我愿意!”

    金玉树微微有些僵硬的回答,总感觉自己心底的那点心思,袒露人前了似的,很是尴尬,但这是自己的机会,自己不会因为尴尬就错过。

    呼延庭笑了起来:“那好,你现在就动身,去彩石镇,跟主子假意扮作一对夫妻,这是我的折子,你带去给主子!”

    既然主子想招揽宋如大儒,也不好一个人顶着肚子在彩石镇操劳,总该有相公陪着的。

    先假戏的做着,做着做着,也许主子就对金玉树生出感情来了。

    呼延庭陈守等老一辈的人,亲身经历元朝没落,亲眼看着元帝独宠元后遭受的毁灭打击。

    是以,他们几个老人暗自决定,哪怕主子不高兴,自己等人也得想方设法的,让主子的后宫,多容纳几个男人。

    自己等人老了,再也经不起那样的打击了,平衡后宫,是身为帝王的职责,也是驾驭朝臣所必须的。

    当韩小满看到金玉树忽然出现在自己眼前,有点莫名其妙,自己身体一向好好的,再说身边还有元详照顾,有必要耽误金玉树的宝贵时间吗?

    “主子,这是呼延丞相给的折子!”金玉树耳朵尖子发红,心底发虚。

    “你先坐下来喝杯水!”

    韩小满挺着肚子,拿起院子里面的茶壶,就要顺手倒水,如今在这,自己可不能当主子,外面的婆婆,还是自己在当地找的来帮忙的呢,可别叫人看出来什么!

    韩小满看着看着,嘴角就忍不住的抽搐起来。

    这件事还是怪自己,谁让自己在这个地方,编造身世的时候,说的是自己的男人,外出做生意,没有回来的?

    原本自己设定好,这个莫须有的相公,一直不会回来的,这下子好了,呼延丞相,让那个设定的相公回来了,金玉树这段时间,将会假扮自己的相公。

    这都什么事?害的自己私下里相见玉清都没机会了!

    刚刚回绝了一个直接表达意思的陈安南,呼延丞相就紧跟着安排来了金玉树,还用着大公无私的借口。

    看吧,主子太放权了,就有这样的弊端,总不能一直不给呼延丞相等人的面子吧?

    “东家,东家,宋家要我们到他们家去做豆腐脑?”钱婆子,喜滋滋的跑进来,回禀着天大的好消息。

    钱婆子对忽然来的金玉树,暂时不认识,只是知道他认识东家,刚刚自己在忙着给人端豆腐脑,也不知道这个好看的男人,是东家的什么人reads();!

    “这就是钱婆子吧?我是娟儿的相公,这段时间多亏你帮忙照看我娘子了!”

    趁着钱婆子打量自己的机会,金玉树微微红着脸,坚定的解释起来自己的身份。

    不论如何,自己先定下来这层关系再说,说不定主子暂时还没想到这方面的,金玉树有些自欺欺人的安慰着他自己。

    “啊,你就是东家的相公啊?你做生意回来了?”钱婆子很是意外,面对东家的相公,钱婆子高兴不起来。

    若是东家相公回来了,还要自己在这干活吗?东家一个月可是给了自己八百文钱呢!东家说至少要干到她生产的时候,算起来都好几两银子呢!

    要是东家相公回来,自己这好几两银子还能挣到吗?

    “嗯,做点小生意,挣点钱就回来了!钱婆子,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既然我回来了,就不麻烦你了,这是我回来的时候,顺便带的,谢谢你这些天对我娘子的照顾!”

    一旦开口之后,金玉树感觉自己,反而没有那么困难了,哪怕是当着主子的面,这么跟钱婆子说话,也能利索的很。

    钱婆子原本有些不高兴的,但看到东家的男人,一出手,就是几两银子的礼物,顿时不好意思起来。自己倒是小人了。

    看来东家的男人,出去做生意是发了财回来的,这下子好了,不仅仅东家可以轻松点,将来要出世的孩子,也有了依靠。

    “那哪行呢?我可不好意思!”钱婆子回绝的时候终究有些不舍,毕竟家境贫寒,要不然自己也不会跑出来给人做活挣钱了。

    “没事,你收着,你今天还要陪着我一起去宋家做豆腐脑呢!”

    韩小满笑笑,瞥了金玉树一眼,没想到这个男人演戏,简直顺手拈来。人家钱婆子还真当他是自己男人了!

    不过,既然自己已经吸引了宋家的注意力,甚至还重金邀请自己去他们家做豆腐脑,那就暂时放过金玉树吧。

    今天,自己力争在宋如面前留下良好的印象,然后就带着金玉树回两府。他金玉树就是要装自己男人,也最多装这一天!

    金玉树暗暗大喜,没想到主子竟然默认了自己说的这些?这样的话,自己是不是每天可以陪着主子在这个彩石镇,做一对平凡的小夫妻?

    一想到可以这样陪在主子身边,金玉树满心激动,更是满心期待。

    韩小满,金玉树,钱婆子三人,一起随着宋博进了宋家。

    宋家很大,虽然就在彩石镇上,但宋家的府邸,小满粗估了一下,差不多有整个彩石镇集镇这么大范围。

    看的出来,宋家人丁兴旺啊!

    按照道理接待这样的小门小户,一个管家就足够给面子了,若不然便是嬷嬷出面接待,也是正常的。

    但韩小满没有失望,据自己人打听得到的消息,说宋如对挑剔的早餐,有些过分的执着,许多时候,是嫌弃下人,自己动手的。

    当然如此隐秘的消息,外面人根本不可能知道,不然谁敢想象,一个隐世大儒,会是这样的吃货?

    “你们做,我就在边上看看?”宋如吃过几次下人给他买来的豆腐脑之后,便每天早上都断不掉了,又听说这一家子,不会一直做下去,人家东家还是个大肚子,哪能一直做下去?

    还听说东家到快生的时候,可能会回娘家宁阳去,这哪行?

    是以宋如安排人花重金说动这家人家,要买下来她们家的豆腐脑秘方,谁知道人家还真答应了reads();!

    为了能学到人家真实的本事,宋如不放心下人,得亲自看着那香嫩的豆腐脑是如何做出来的。

    “哎呀,你这个当相公的,怎么在一边光看着?”宋如看着韩小满挺着大肚子,忽然间对着一边不知所措的金玉树斥责起来。

    你们家的秘方,莫不是你这个当家的半点都不会吧?还怎么当家的?

    “老爷,他今天才回家,哪知道我一个人在家没事折腾出来的豆腐脑?”韩小满笑笑,不在意的回答一边替她着急的宋如。

    看的出来,此人还是挺有正义感的。

    “那你动动嘴,出力的活,叫他干啊?”宋如看着韩小满挺着肚子干活,浑身不得劲。

    “呵呵,老爷,您花了两百两,不就是为了看我真正的秘方吗?这些事,他没回来的时候,都是我跟钱婆子一起做的。

    他插手的话,说不准就失了本来的味道,还不如在一边看着呢!我跟钱婆子天天做习惯的,没事的!”

    韩小满挺着肚子,爽朗的笑着回答的同时,还跟钱婆子一起抬起来浸泡的黄豆,还得装模作样的抬的离地面高一些,给人感觉干净。谁让这个世界的老鼠,比起现代化的城市,多的太多了呢!

    等待浸泡的过程,韩小满让钱婆子陪着宋如家的下人一起看着,自己则是被宋如好心的安排进了宋家的客房休息。

    “你也没有吃过我做的豆腐脑吧?今天正好我也给你尝尝看看?”韩小满见有两个丫鬟陪着自己,只得跟金玉树继续演戏。

    这个时候,浸泡的黄豆应该好了,韩小满一边带着金玉树向宋家厨房走去,一边状若亲昵的陪着金玉树说着话。

    “好啊,可就是太辛苦你了!”金玉树满是深情的看向韩小满。

    “你回来,我就不会辛苦了,我娘差人过来,让我们回宁阳生产?你觉得我们能回宁阳去吗?我娘说宁阳现在挺好的?”

    韩小满知道,自己在两个丫鬟面前说的话,很快就能传到宋如的耳朵里,尤其是宁阳这样关键的字词。

    “我还是不放心,要不然还是在这生产吧?”金玉树一副担心宁阳是造反窝的态度。

    “可你又不能天天陪着我,一旦孩子出来,我身边肯定得有人要照顾,娘跟妹妹都能照顾我的?”韩小满满心相信娘家人的样子。

    金玉树顿时踌躇的厉害,话也不说了,显得很是两难。

    宋如如愿以偿的看到了韩小满跟钱婆子两人共同完成的豆腐脑,果然跟自己想的一样,这个东家还是有心计的,平常的活计,钱婆子是跟着一起干的,但关键的地方,还是这个东家一个人完成的。

    “这样吧,你们两个今晚先在这住一晚,让我的下人,自己做着看,遇上不懂的,或者做出来口味不正的时候,再随时请教你们?”

    当韩小满提出来离开的时候,宋如开口留下韩小满夫妻,虽然是看了这个东家制作的全部过程,但若是自家做的不到位,还是不行的。

    “那?也好,就是太麻烦老爷了reads();!”韩小满扶着微微凸出的肚子,看看金玉树之后,微笑着恭敬回答。

    第二天早上,宋如吃了自家下人制作的豆腐脑,很满意,知道韩小满在制作的时候,教导自家下人的时候,一点也没有马虎,便对这个东家女子更有好感。

    当初觉得她一个人在家做豆腐脑挣钱很不容易,觉得她男人真是蠢,放着大着肚子的妻子外出,也真敢放心的。

    不过看到她的男人及时的赶回来,心里的那股不平倒也很快消散了。

    只是听说这个东家娘家是在宁阳,甚至还想回到宁阳生产的时候,宋如心里一动。

    “听说你们想去宁阳?”在韩小满夫妻辞别宋家人的时候,宋如再次破天荒的出现,眼里有些不忍心。

    在宋如的眼里,宁阳早已成为必死之地。不管是皇上,还是朝廷,哪怕是下一任皇上,谁都不可能容忍宁阳的。

    因为韩小满在宁阳,已经蛊惑了所有宁阳的人心,那里的百姓,最终难逃一死。

    “嗯,我岳家在宁阳,我娘子还有几个月就要生产了,我一个男人,终归不方便照顾妻儿!”金玉树恭谦的回答。

    “那,你们知道宁阳的事吗?”宋如反问。

    “多谢老爷关系,知道一点的,从前我们是不敢回宁阳的,但现在不要紧,那韩小满已经成为韩国公家的宁阳郡主了,我们回宁阳,自然也不要紧的!”金玉树一副傻乎乎的样子。

    “你们?如果是因为担心没人照顾的话,倒是可以留在我们府上?”宋如终究有些不忍心两个年轻的夫妻,因为愚昧丧命。

    “多谢老爷的好意,其实是我要回娘家看看的,在外面这段时间,我也担心家里的爹娘,回去亲眼看看才能真正放心。”

    韩小满温厚的笑笑,替金玉树解围似的。

    宋如见对方一片赤子之心,不得不别扭的叹口气,自己还能说什么?人家也不是真傻子,人家也是不放心亲人啊!

    去吧去吧,他日若是自己有机会,就伸把手救救这一家子吧!也算全了这场善缘。

    韩小满离开宋如家之后,就笑了:“今天就回去!”

    既然宋如跟自己有过近距离的接触,甚至还带着一点点的愧疚之心,就足够了,剩下的,自有玉清接着做。

    而此时的柳玉清却是踌躇,如何隐瞒这个消息!

    没想到,大哥大嫂从自家抢走了五百多两银子礼物之后,并没有回到晋中城,而是被台甫府的孟直敬带走了。

    之后大哥大嫂就带着两个漂亮的丫鬟,回到宁阳,应该是帮孟直敬打听消息的,不然柳玉清笃定,大哥大嫂不会回到宁阳的。

    可谁知道,大嫂跟那两个丫鬟,还有大哥起了严重冲突,导致大嫂纵火烧人,烧死了孟直敬给的两个丫鬟,大哥因此成为了大嫂的帮凶。

    宁阳县令审判之下,案情毕露,大哥大嫂都被判了死刑火刑。

    结果在临刑前的晚上,大哥大嫂被蒙面人救走,下落不明,留下了家宝,被小满的人,带去了小满临汾的府邸。

    柳玉清得到这段传言的时候,第一感觉,就猜到那个蒙面救大哥大嫂的人,应该是小满的人,或者是小满自己。

    不然没有人会去救大哥大嫂!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农门宠婿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农门宠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农门宠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农门宠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