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放过自己,也放过韩叶舟!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倾世独宠:尊主,请下榻第三百七十五章:放过自己,也放过韩叶舟!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第三百七十五章:放过自己,也放过韩叶舟!

                       韩叶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   当初,他娶的时候,他是想宠他疼她护她一辈子的,如今……   他们两个说相敬如宾那是客气!   实际上……   他们两个人都好强,当初在所有人的反对声中一起,不愿意承认当初是自己错了,于是苦苦撑着。   如今,颜娘要和离!   其实,他何尝不明白她的意思。   当初,他们相爱,他们不顾一切的在一起,如今,她不想将最后的那一丝念想都消磨掉。   可是一想到,一想到……   今后的日子里没有颜娘,他的心开始慌了。   她若走了,那再也不会有人留着一盏灯等他,哪怕他常年不归。   韩叶舟觉得自己有很多很多话想说,可是对上颜娘那带着疲惫神情,那透着悲伤的眼神,他张了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看到韩叶舟离开,颜娘吩咐辛彤安排个随着他,倒不是监视,只是习惯的担忧。   待辛彤回来,却看着自家主子端坐在镜子前,右手拂过眼角的细纹。   “小姐?”辛彤缓缓开口,语气中溢满关怀。   “阿彤,我是不是老了?”   辛彤想否认,可看着自家小姐那眉宇间的沧桑和悲伤,什么也说不出口。   见此,颜娘感叹道:“难怪有人说看一个人过的幸不幸福看她有没有变美就知道了!”   辛彤低着头,依旧沉默,她明白自家小姐并不想自己说什么,只是想把内心的那些委屈,那些苦说出来。   其实,颜娘在回来的路上是准备好好和韩叶舟谈一谈,她是准备好好和他过的。   可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她觉得他们曾经过的那么幸福,她以为他们之间情义还在,然而事实摆在面前。   他不相信她!   他或许对她依旧在意,他或许对她依旧有爱意,但他不信任她。   当两个人之间连最基本的沟通和信任都没有的时候,她实在想不出还要怎么继续走下去!   其实,如果她不较真,如果她愿意当个“聪明”的女人,这段婚姻是可以挽救的。   只要她在韩叶舟面前装作大度,装作接受那两个孩子,在韩家和外人面前给足他面子,让他的自尊心得到满足,然后用曾经的美好回忆做些细小的举动来让他回忆当初,将他心底的愧疚和爱意放大。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她放低姿态,当一个“贤惠”的女人!   可惜,她不愿意!   其实,她何尝不知道,和离比维持这段婚姻好不到那里去!   当初,她曾以为,她有得选择。   其实,现实是,她没得选择,无论选择那一个,都是痛彻心扉。   遇上一个人不容易,爱上一个人也不容易,放弃一个人更不容易。   她早已过来天真的时光,她怎么会不明白和离之后根本不代表着走向幸福生活。   相反,它意味着更多的矛盾。   意味着她再也没有一个家了!   娘家是回不去了,这里也不是她的家了,甚至醉月楼都不是属于她的私有财产。   所幸,她在试图唤醒那个男人也做好了和离的准备。   事实证明,这是明智的!   这样,她有合理的勇气。   她不会露宿街头,她还有属于她自己的家,属于自己的事业!   这三年来,她得到这男人愧疚却没有没有唤醒他!   也许,当初他们真的如同他们各自家人说的,他们不适合。   那时候,他们年少,以为相爱就能客服一切,当他们遭遇各种现实的问题,两人的处理方式迥异。   因为,他们生活环境不同,他们的性格不同。   这样,矛盾越来越多,他们渐行渐远。   其实那个女人,甚至那两个孩子都不是最根本的问题,最根本的问题如同当初云姝戏言的,三观不合!   有时候问题不会随着一个矛盾的解决而解决,当他们再次面临新的矛盾,可能仍然会出现无法走到一起的不同选择。   那个女人的出现是必然,她有韩叶舟喜爱的天真柔弱,和她截然不同。   其实,只要韩叶舟对她多一点关怀,只要他坚定不移的站在她身边,她就有勇气撑下去的。   可是在她步履蹒跚,磕磕碰碰的时候,在她一个人在黑夜中行走,甚至哭泣的时候,他……   不在她身边!   她从开始的期望到失望到如今的绝望!   现在,她终于放下了!   放过自己,也放过韩叶舟!   她曾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可也只是他以为。   翌日黄昏,韩叶舟在郊外的洛河边站在许久,往事在脑海中翻腾。   突然,有人出现在他旁边。   韩叶舟抬头望去,不由皱眉:   那人……   赫然是顾元洲!   他和顾元洲年岁相仿,自然不可避免的被家人用来作比较,两人可以说从小斗到大。   不过,他成亲之后,两人就很少来往了!   只是不曾想到,多年后再见,竟然是因为一个人!   不过,韩叶舟没有挑衅对方,而是默然垂头。   顾元洲也不看他,只是与他并排站在寒风之中,缓缓开口道:“知道我怎么认识她的吗?”   韩叶舟闻言,猛的抬头。   顾元洲嘴角露出一抹怀念道:“我认识她五年了!”   韩叶舟不由皱眉。   顾元洲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容:“那一天,刚好冬至,我恰好出门了一趟,回来的路上她一身单衣站在这里,要不是那一声红衣太耀眼,我都不会发现她。我最初只是单纯的好奇,可看到她眼中的泪水和那满眼的绝望,我竟然生出恻隐之心,我把她带回来送到医馆,那大夫说要是再晚点她的腿就废了。”   韩叶舟握紧拳头。   她竟然……   再回想自己对她做的事,不由猛烈的咳嗽起来。   “没想到再次见她是在三个月之后。”顾元洲笑了笑,“我那时候以为那个孩子是她的,以为她是因为生了一个绝对不能母凭子贵而痛苦,对她没有一丝好感。可是,半年之后,我竟然再次看到她在这里哭,我听着她那丫鬟的话才明白她到底在难过什么!”   “其实,我当初对她的做法不理解,我们周围,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吗?她怎么就接受不了呢?甚至明面上过得去,私下各玩各的,高兴就好。我以为她也是这样的,受了伤,就想在外面寻找慰藉。于是,我给她温暖,甚至主观上用了一点手段。”顾元洲的笑容有些苦涩,“可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她只是把我当朋友,甚至告诉我这样让人误会,以后不要见面了,之后三年我们不曾见面!”   “如果你现在想打我,我可以不还手。”顾元洲道。   韩叶舟早已攥起的拳头最终也没有挥出去。   打一架又能怎么样?   他已经渐渐明白,最大的问题不是顾元洲,更不是她,而是他自己。   如果他能令她安心,能与她共进退,顾元洲就算有心也做不到介入其中。   顾元洲倒是对他的变化有些惊讶,但也只道:“理智和感性一直是对立面,她居然既有感性又有理智,我不由的多了几丝好奇,然后发现,你从小到大脑子不灵光,运气倒挺好的。”   “是我眼光好。”韩叶舟轻瞥他一眼,复又垂下了眼睑,“只不过……”   “我也是成亲之后才明白我们这样的家庭对当家主母来说压力有多大。”顾元洲徐徐道,“这份压力对我们来说也一样,作为纽带,一旦选择出错,一切就会崩塌。”   “因为她的梳理你就成亲?”   顾元洲并未立马作答,许久之后道:“不是,我对她开始是兴趣,后来是欣赏,我这人向来自私,和她……不适合!”   韩叶舟却是沉默了!   “其实你比我惨,娶了那么好的人却不知道怎么对她好。”顾元洲笑笑,“你这样的行为,就像是看见路边一朵花美丽夺目,就想折下来收进自己家里,但你又不会养,只能看着她枯萎。”   许久之后,顾元洲拍了拍他的肩,“节哀!”   韩叶舟想像往日那样笑讽他一句,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所以听到云姝这么说,祈陌是高兴的,他轻声道:“真漂亮。”   云姝抬手在他柔顺的发丝上碰了碰,刚勾起一缕……祈陌便转身,顺着他低下头吻上了他的唇。   云姝就这样看着他,祈陌伸手按住她的脖颈,让这个轻轻相碰的吻缠到了一起。   云姝大方地享受着美人献吻,直到外头传来了脚步声。   以云姝的修为自然是感觉得到,但祈陌却是感觉不到的。   云姝可以推开他,但想了想又没动……   毕竟来得不是外人。   因为自身遭遇,对整个世界都充满了绝望和冷漠,任何人任何事都早就无法撼动他的心。没有期望自然也就没有失望,这是最基本的自我保护。长年累月的这样活着,祈陌也就变得无情无欲……   直到现在……   云姝能感觉到祈陌的改变,感觉得到他对自己的那轻微的占有欲,这样的情绪是需要保护的,如同一株生在狂风暴雨中的幼苗,稍有疏忽就会死掉,实在是不得不小心翼翼。   而这样的不分开的结果就是……   小狐狸:“我……好像来得不是时候?”   那只小翠鸟一到,他就急匆匆地赶了过来,真没想到能看到这一幕。   有人来了,祈陌自然不会再继续,他松开手,和云姝分开。   云姝笑了下,非常自然地说道:“这位是青胡,你唤他阿狐便是。”   小狐狸一看到祈陌就挪不开眼了,我勒个去!这也生得太好看了!   祈陌对他微微颔首,规矩道:“你好,我是祈陌。”   小狐狸眨了眨眼,神魂都不归位了:“好……好……好……”   云姝瞥他一眼:“过来,我看看你的修为。”   小狐狸一听这话,小脸顿时一垮,开口就是磕磕绊绊:“我……最近……”   云姝伸手一探,眉峰扬起,小狐狸快哭了:“我也没办法啊,哥你不知道,暮光城里来了个煞星,长得是真好看……咳咳……这不是重点,重点他真霸道啊,他就住在城主府上,我看上的人都鞍前马后的伺候他,我都好久……好久没……”   云姝问了句:“他什么时候来的?”   小狐狸:“约莫有一个多月了。”   云姝蹙眉道:“他可有做什么?”   小狐狸还真知道些:“我听阿瑞说好像在找什么……”   “嗯?”   小狐狸懂得不多:“听起来像是个什么地方的入口?”   “入口?”云姝疑问。   小狐狸认真想了半天又说道:“好像是个什么门?”   后头这个字让云姝蓦地警醒。   生门现世了?   算算时间似乎也差不多了。   破壁之战即将结束,生门出现后是一场动乱。   让云姝比较担心的是,生门出现后会发生什么。   是谁呢?   云姝难免会想起,生门莫名其妙的被破开,祈陌的身影从中走出,将还是冰灵兽的云姝拉了进去,也正是那时候,云姝回到了四千年前,即是破壁之战的初期。   兜兜转转到现在,生门又要现世。   云姝敏感地察觉到,自己在这个时空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破壁之战一千年后,祈陌开了生门,将处于破壁之战四千年后的云姝拖到了破壁之初。   云姝攻略了祈陌,兜兜转转时间到了一个关键点上。   当这个时空中的祈陌开启了生门,云姝觉得自己会消失。   时间悖论是绕不清楚的,但如果疯狂一些,将所有的时间都以他本人为中心计算的话,那么已经经历了两个重要时间段的云姝,应该……快要回到‘现在’了。   过去影响未来,未来成就过去,一个循环结束,他应该要向前走了。   可是现在的他,手头上还有不少事。   璎珞宝宝没养大祈陌的天灾之体不压制,他根本没办法修习炼药,不炼药又怎么能做出还魂丹。   没有还魂丹,小九无法复活,代行之术也没法布置,最终……   拂苏就不能获得自由。   这一连串的事若是按部就班地走下去,云姝最终可以顺利得到混沌珠。   只是今天这消息给他警醒。   时间比他想象中还要短得多……   萧文景已经开始不择手段了。   等到离开这里,也就是他离开祈陌的时候。   所以他必须在此之前做完所有的事,否则回绝对是一团乱麻!   云姝忽然有个不太好的念想。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倾世独宠:尊主,请下榻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倾世独宠:尊主,请下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倾世独宠:尊主,请下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倾世独宠:尊主,请下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