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杀李静洵!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道辟九霄第三百五十章杀李静洵!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清泓和李静洵再度来到张癞子家中。

    当二人走入门槛时,张癞子眉心射出一道乌光直直飞向清泓。

    “哦?”清泓手一翻,一道白浪水花托起乌光,在他面前化作一卷冥书。

    暗金色绸缎上绘着九头鬼车凶鸟,阵阵阴风冥云扑面而来。

    看到这一幕,李静洵脸色一肃:“这是幽冥鬼书吗?”

    帛书上密密麻麻有无数蝌蚪文来回游走。这是阴间特有的一种冥文,唯有鬼怪阴灵才能识别。

    而清泓、李静洵炼成阴神阳神,位列仙班,能轻易看破这篇冥书的内容。

    “径启者:余乃幽冥之人,行至鬼门关前偶遇冤魂之魂。特遣返阳世,请阁下了却因果。后附川杨文书一封,望有所助。幽冥怀阴氏顿首。”

    草草几句话交代清楚,然后在冥书后面附有关于川杨镇的来历以及各种资料。

    “地府是真有效率。”

    看到冥书,清泓彻底明白整件事情的始末。

    建立川杨镇的仙人原名叫赵良月。他在仙魔杀劫时被千仞城魔修打成重伤,在此地修养,遂创川杨镇。

    一开始镇中布局,都是为研究城市型法宝做准备。但后来因为伤势加重,赵良月不得已借助河道托生为神。

    所谓镇中“日角龙颜”的帝王格局,是他为后辈所做的准备。奈何半路被人截胡,最终被皇甫家察觉。不单单是他彻底死亡,就连这处风水局也被皇甫家接手。镇中最小的那口水井被外人得去。

    等等,按照冥书所言,赵良月应该没有留下后人才对,那么河伯庙的那些人是?

    清泓看着冥书愣愣出神,旁边李静洵神色变化,也有几分异样:“幽冥世界的人?怀阴氏,不知是什么来历?”

    李静洵作为玄门女仙,深知这意味着什么。

    “怎么,这次杀劫,连幽冥世界都忍不住了吗?”

    二人各怀心思,过了一会儿清泓问:“师妹,这冥书你怎么看?”

    “幽冥干涉人间,恐怕对我玄门不利。”

    “谁问你这个?我是问,关于书信内容。”

    李静洵回过神:“幽冥之人固然心思诡秘,但既然留下书信,想必情报不假。”

    “那么,你觉得河伯庙那二人是什么来历?”

    “既然当初赵氏族人死绝,不可能再留有后人。而且,师兄也说那少女修炼《素水金经》,暗合金水格局,恐怕这次的事情跟他们有关。或许,那黄金是他们搞的鬼?”

    “关于黄金……”清泓拿出一面军旗,上面有一个“李”字:“我觉得,应该跟这面军旗有关。这是在金条附近找到的。”

    “这——”看到旗幡,李静洵脸色变幻不定。联想自己在乡所找到的记录,她彻底明白:“那些黄金,是去年闹事的山贼所留?”

    “哦?师妹知道?”

    “嗯,在镇中查到一些类似的资料。应该是山贼和李家军争斗时,散在河底的赃物。”看到军旗,李静洵魂不守舍,冥冥中仿佛感觉到劫数逼近。

    看李静洵望着军旗愣愣出神,清泓调笑道:“这军旗主将说来跟师妹同姓,该不会是师妹的本家?”

    本来清泓只是随口一说,但李静洵神色暗淡:“师兄猜得没错,可能的确是我本家人。”

    “啊?”清泓一听,连忙问:“你不是出身道德宗?”

    “嗯,我从小在山上修道,和家人关系不亲。但我那本家亦是修真世家,,论来历犹在皇甫世家之上。在大鸿帝朝中,有李家人封候拜将。恐怕,这去年剿匪者,是我那本家人干的。但愿,这件事不会有什么波折。”

    李静洵心中明白,她走九炼成仙的路数,有旁人难以企及的劫数。每一次成仙必然伴随一难。如今李家出现,让她心中悸动,恐怕劫数便应在此。

    “劫数从李家来,莫非还是当年的恩怨?”李静洵低头思索,旁边清泓也不说话,静静等她调整情绪。

    过了半响,李静洵展颜一笑:“行了师兄,回头我去河伯庙那边瞧瞧,顺带监视那俩人,看看他们来历是正是邪。到底,这件事关乎师兄度人。不过师兄对这份幽冥来信怎么看?”

    “幽冥传书,解了你我眼下疑惑,有何不好?”清泓低头看着这篇冥书鬼文,很显然这是彭少宇的笔迹。对自家好友,清泓当然信得过。

    “如果幽冥相助,让人间冤假错案减少,这天下可就太平了!”

    李静洵摇了摇头:“当年阴阳之律,怕的就是地府干涉阳间。不单单是玄门,更是魔道大力推动阴阳律法。依师兄的才智,不会看不出为什么。”

    “所以说,庸人自扰罢了。”清泓哂然一笑:“也只有做贼心虚之辈,才顾虑这个。”

    阳世多有冤死鬼,哪怕是仙魔斗争,难免也有勾心斗角之事。比如某个名门大派中发生权力争斗害死人。以往还能构陷自己的对头,但是在阴司插手下,就可以在阴间查探真相跟阳间通气。

    对那些光明磊落之辈来说,这自然不错。但是那些心中有鬼的人,怎么敢让阴司这么光明正大掺和进来?

    所以,杜绝幽冥对阳世的任何干涉,是当初阴阳大战后,阳世各大势力一致决定的玉律天规。

    “师兄霁月光风,自然不担心什么。但阳世多有尔虞我诈,其他人可不这么想。”

    “我算不得多么磊落,只是不担心幽冥之人掀我老底罢了。”

    姬飞晨分化两面,自行假扮兄弟二人,假如阴司涉足阳世,他这伎俩指不定就要被戳穿。毕竟那兄弟俩魂入幽冥,难道不会让幽冥探知相应的情报?再者,姬飞晨杀死的那些人,他们魂魄进入幽冥,同样有可能透露消息。只是,姬飞晨和暗日鬼王交好,又有彭少宇主持打理,姬飞晨深信自家这好友会帮自己抹去所有痕迹。

    “而且,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即便是求阴间帮忙,该查不到的还是查不到。一来,幽冥有心遮掩。二来,以仙家手法抹去痕迹,让幽冥也无法追踪即可。”

    对阴间插手阳间事务,清泓是很赞同的。

    这样一来,可减少阳世诸多冤假错案,更能有效率的将厉鬼凶灵抓回地府。

    只不过,这样一来和玄门各大派有利益冲突。李静洵到底是玄门出身的女仙,想到玄门的反应,心知这件事可能引发下一场阴阳大战,不由得越想越多:“莫非,这件事是阴阳大战开启的信号?”

    “行了,师妹,这种事情轮不到你我操心。你去河边瞧瞧,我在镇中调换黄金。咱们还是早点行动吧。”

    按照彭少宇冥书所言,赵家人早已经死绝,河伯庙固然有一支庙祝传承,但跟赵家无关,绝非赵仙人这一支。那么,河伯庙的祖孙二人,来历便值得深思了。

    两人商议后,马上分头行动。

    清泓施展“点石成金”的法子,暂时将普通的石头变成黄金,在那些淘金客不曾察觉之时,将他们手中有问题的黄金换走。

    在万宝童子的帮助下,清泓很快便做完这件事。

    “老爷,接下来要怎么做?”万宝童子兴致勃勃捧着手中的黄金。虽然黄金中掺杂邪气,但却是真真正正的金子。童子琢磨着,回头要不要用这些黄金铸造些首饰?

    “跟魔门联络下。”清泓隐去身形,遮掩面目躲在角落里。他双手捏起法印,在角落之处渐渐冒出一团黑光,形成一张拇指大小的人脸。

    人脸一副乐呵呵的表情,口吐人言:“是哪位同道在此,天心魔宗乐使座下,有礼了。”

    “乐使者?是花娘娘那一脉?”清泓浑身被黑色煞气笼罩,声音低沉道:“阴冥宗弟子,拜见同道。”他面前弱水荡开,凝成一枚黑色骷髅印。骷髅喷吐烟雾,久久不散。

    姬飞晨的道果融合正邪两道,以天河冥河为根基。换言之,清泓仙体可以同时施展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但平日里,为了遮掩身份以及心中的某些想法,他刻意区分两大化身,不曾施展魔相法力。

    但此刻事情紧急,不得不借助魔龙身的力量扮作阴冥宗弟子。

    “原来是阴冥宗的朋友。元门十脉同气连枝,不知阁下有什么事?”笑脸渐渐从姬飞晨的影子里浮起,形成一团带着笑脸面具的斗篷人。

    姬飞晨明白,这是天心魔宗特有的心魔秘术。此人看似现身在自己面前,实则是一团心魔之气借助自己脚下的阴影所成。凭借这团阴影,很难找到其本尊。

    “我路过这里,看到两个玄门的人。就过来问问,看看诸位有没有兴趣做一场大的。”

    “怎么,兄台想要杀人夺宝?”笑面人背后传来阵阵诡异的笑声:“想必你还不清楚那二人的身份吧?你觉得,就凭你这点实力,能对付得了他们二人?”

    “哦?这么说,贵派知道他们俩的身份?”姬飞晨话语中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试探。

    笑面人的笑声突然停顿,随后又道:“阁下这么问,应该也猜出几分吧?那个玄门女仙倒也罢了,蜕凡境巅峰,不足为惧。可是另外一人绝对不好对付。这一点,你们阴冥宗应该深有体会。毕竟,他弟弟不就在你们那边?”

    “姬长老在门中发布任务,说是但凡有人能找到此人踪迹,或者将其击杀,他必有重奖。”

    “长老?姬飞晨晋升长老了?”

    “不错,姬飞晨已经成为黑脉新的长老。”姬飞晨故作叹息道:“他得坎冥殿主人看重,带在身边修行,这机缘可让我们羡慕不已。然而我们黄脉的师祖,一心闭关,根本不理我们小弟子的死活。”

    这人是阴冥宗黄脉丰山殿弟子?

    笑面人是天心魔宗在外四路使者之一,乐使花姑座下的弟子。因为花姑和阴冥宗青脉弟子结成道侣,并孕有一女。她这一脉对阴冥宗颇有好感,也了解阴冥宗内部的斗争。

    “倘若你能把姬飞晨请来,让他对付他师兄,我们设局困住李静洵,倒也不是不可商量。”

    “我们丰山殿和坎冥殿关系本就不好。你觉得,那人能信得过我?所谓领赏,说白了,也是我看上清泓道人手中的碧潮宝珠。这套法宝价值非凡,莫说咱们元道,恐怕玄门中都有不少窥视之人。”

    笑面人沉吟不语,默默考虑这件事的利弊。

    “杀清泓,恐怕不是我们能办到的。但他们终究是两个人,而且又有川杨镇全镇人作为人质,如果以人质胁迫,或许能够将他拖住,然后慢慢把他耗死?再说,就算不能杀了他,只要他不阻挠我们的计划,那也是好的。”

    接着,笑面人联系天心魔宗同门。良久后,才给姬飞晨回复:“可以。不过杀人很难。咱们还是以困人为主。一部分人留在镇中对付清泓,一部分人外出击杀李静洵。”

    “我去击杀李静洵。”姬飞晨不假思索说道。

    “兄台,你提出这个建议,结果自己去挑一件轻松的活?世界上可没这种好事啊。”

    “但是,让清泓在镇上继续闹腾,应该是天心魔宗更头痛吧?”姬飞晨手中有块黄金一抛一抛,笑面人见了语气沉下:“阁下知道多少了?”

    “没清楚多少。不过贵宗的伎俩,无非是引诱凡人贪欲,然后祭炼七情丹罢了。被清泓二人撞到,你们别说计划失败,甚至本人都难逃镇魔塔之厄。与其如此,不如跟我联手先发制人,你说呢?”

    所以,不是我求你们帮忙杀人,而是你们求我来拖延二人,完成你们的计划。

    笑面人听出眼前阴冥宗弟子话语之中的言外之意。

    “还好,他还不清楚川杨镇到底有什么。更不知道,我们灵宗的真正计划。跟他联手倒也不是不行。”

    “清泓不好对付,我们的人将他困在镇上。你随我其他几位师弟一同将李静洵拿下。事成之后,快速回来支援我们。顺带,用李静洵作人质。”

    “人质?你觉得,清泓道人会就范?”

    “你觉得依照玄门人的作法,会不来救他的道侣吗?”

    “道侣?”姬飞晨语气提高,隐藏在迷雾中的脸庞露出古怪的表情。道侣,自己怎么不清楚?

    “他们俩不是道侣是什么?如果不是道侣,哪个女人肯抛下自己的清白,随着一个男人在外游历人世多年?你们阴冥宗可能不知道,这俩家伙在人间逗留数载,不知破坏我们灵宗多少事。”

    所以,外人眼中是这么看我们俩的?

    清泓心中无语,草草应下笑面人的要求,去河道边上寻李静洵。

    路上,他对万宝童子道:“眼下涂山联系不到,帮我想办法找几件能当做临时化身的法宝,我用来假扮身份。”

    “老爷,你真准备对那个女仙动手么?”

    “当然,有机会试探李静洵的深浅,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遇。对这个便宜师妹,我也很好奇她到底隐藏多少实力。”

    下载免费阅读器!!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道辟九霄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道辟九霄》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道辟九霄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道辟九霄》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