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一章 前往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慕南枝第六百五十一章 前往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金媛贴身嬷嬷去见的人是刘冬月。

    姜宪在京城还有很多的产业,年底了,刘冬月过来帮姜宪处理一些产业上的事,如今事毕,他要回去复命了,金媛特地让自己贴身的嬷嬷送来仪程。

    刘冬月知道金媛是个讲礼数的,仪程也不是特别的贵重,何况送他仪程也是看在郡主的面子上,形同打赏。他也就没有辞推,笑着让那嬷嬷代他道谢,把东西收下了。

    那嬷嬷就道:“大舅爷成亲,我们家世孙太小,一时也离不开母亲,世子夫人没办法回去,只能让世子爷一个过去了reads();。世子爷则过了初十就启程,月底就能赶到太原。晋安侯府的大姑奶奶生了个儿子,过几天晋安侯府就要外孙送满日礼了,我们家夫人到时候肯定是要去道贺的。夫人只怕是碰不到郡主了。管事回去见了郡主,代我们家夫人给郡主问声好。”

    京城里的功勋世家之间都能拐弯抹角地扯上点亲戚关系。

    晋安侯府添了外孙,姑奶奶又是嫁去了靖海侯府,安陆侯府肯定是要去道贺的。

    而金媛让贴身的嬷嬷专程给自己带了这样一句话,是怕郡主误会她交好晋安侯府吧?

    不过,是不是会误会,这是郡主的事,容不得他置喙。

    刘冬月笑着应下,送了那嬷嬷出门,折回来就开始收拾行李,终于赶在了腊月十二六赶回了西安的甜水井。

    姜宪这边在应酬客人,等客人走了,她便立刻见了刘冬月。

    刘冬月笑着将手中的锦盒递到了姜宪的面前,笑道:“郡主,幸不辱命!”

    也就是说,工部的火枪图到手了。

    姜宪忍不住就嘴角翘着笑了起来。

    “拿过来我看看!”她笑着吩咐。

    她从前看过工部保存的河工图,这个火枪图却是从来没有见过。

    刘冬月恭敬地打开了锦盒,把有些发黄的图纸铺在了大炕上。

    构造很复杂,姜宪看了半天也没有看明白,她问刘冬月:“这是原图?”

    “是原图。”刘冬月笑,“拓的那一版我仔细看过,和这图一模一样,若不是纸张的缘故,不仔细看压根看不出来。”

    姜宪点了点头,穿着暗红色菖蒲纹锦衣的李谦走了进来。

    两司的人名已调整,现在他在两司说话落地有声,再也没有人置疑他的决定。或许是人遇喜事精神爽,他看上去神色飞扬,神采奕奕,非常的精神。

    刘冬月忙上前行礼。

    李谦在他面前素来不摆架子,笑着朝他点了点头,凑了过去,道:“这是什么?”

    “火枪图!”姜宪笑着让到了一旁,让李谦仔细地观看,“有看得懂的人吗?若是能仿一支出来就好。”

    她比前世的赵啸前早一步拿到这图纸,若是也能先他一步开发出新型的火枪来就好了。

    李谦也不大看得懂,但他能感觉到这火枪的威力。

    他的神色不由凝重起来,静静地看了半炷香的功夫,这才道:“这件事先别泄露出去,我让谢元希过来看看。”

    姜宪就怕李谦不重视,如果李谦重视起来了,姜宪也就甩开手让李谦去折腾去了。

    李谦问起刘冬月太皇太后的身体。

    刘冬月笑道:“她老人家好着呢!还把那个陈田氏新寡的侄女招进了宫,每天由陈田氏和她的侄女陪着练太极。前些日子还去登爬了香山,太皇太后一直走到了半山腰才由肩舆抬上去的。”

    姜宪听了喜上眉梢,道:“真的吗?”

    太皇太后已经有好多年不曾出宫,更不要说爬山了。

    “真的reads();!”刘冬月笑道:“房夫人也去了。可房夫人走了不到三分之一就走不动了,由几个健妇架上去的。太皇太后还说,明年二月初二,大家再去香山爬山,房夫人知道了,找陈田氏要了个人跟着学太极呢!如今满京城里的贵人都在学太极,那陈家突然红了起来。”

    姜宪笑着打趣:“难怪我之前让陈田氏给我安排一个人她没有理我呢?”

    这话也不知怎地就传了出去。

    还没有过完年,常大夫来给她把平安脉的时候对她说陈家差了个人来西安,专程来教习她太极的,只因没有人引荐进不了门,这才先在他那里落了脚。

    姜宪笑道:“田太太有心了!”

    但她却并没见陈家的来人,而是把人晒在了常大夫那里。

    不要说陈家的人了,就是常大夫,心里也惴惴不安的。

    他从前只觉得姜宪是个娇生惯养的千金闺秀,现如今反过头来思商姜宪的所做所为,分明是个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的,再给姜宪把平安脉的时候,不由就多了几分恭敬。

    却说姜宪这边已准备启程去了太原。

    虽说那边还保留着她的宅第,但到底是不常住人,平日惯用的什物也都陈旧了,需要什么东西,还得从西安带过去。这样一来,二、三十个箱笼都不够,最少也得安排七、八国内马车,偏偏李谦还交待:“水也要带上惯用的!”

    他还记得自己把姜宪从京城带出来的时候带的是玉泉山的水。

    这样一来又要多准备两辆马车。

    常忍冬见状心情沉到了谷底。

    姜宪这是烦了陈家的人?

    宫里人若是要惩责你,通常就会这样晾着你不理。

    陈田氏是田家推荐进宫的,若是得罪了人,田家很有可能会被迁怒!

    常忍冬寻思着得想个办法在姜宪面前为陈家美言几句才行,谁知道姜宪却突然要见陈家的人。

    陈家的人不免战战兢兢。

    常忍冬心中一凛。

    姜宪,毕竟是宫里长大的,这上位者的手段用得倒娴熟得很,陈家的人还没有见到她就已经被吓着了。

    他原想交待那人几句的,可转念又觉得没必要——姜宪若是有心,他就是说得再多,她也有的是办法让陈家的人胆颤心惊。若陈家真的因此被姜宪所厌,那也是他们家气数已尽,与田家何干?

    常忍冬领着陈家的人去见了姜宪。

    姜宪见来人是个花信妇人,长相周正,行止拘谨,看着是个老实人,只问了问名字,就让情客把人给留下来。把常忍冬准备的千言万语都给堵在了胸口,犹如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让他半晌才透过气来。

    不过,这对姜宪来说都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她苦恼着和李谦的分别。

    她去了太原之后,谁来照顾李谦的生活起居?

    ※

    亲们,春节加更!

    o(n_n)o~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慕南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慕南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慕南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慕南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