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九章 得罪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慕南枝第六百四十九章 得罪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熊正佩和左以明因为帝师之故结缘,两人都世代官宦出身,不管是在朝政上还是在政治国家大家的看法上都颇为一致,虽不像别人那样私交甚笃,可关键的时候也能说得上话。

    他琢磨了半晌,悄悄去了左以明住的厢房。

    左以明正要看家信。

    他在家里排行第三,他大哥的小儿子已是舞勺之年,却因为读书资质一般不太想找媳妇,左以明的大哥就托他在官城的读书人家里找个聪明伶俐点的小姑娘——儿子不行,只能指望着孙子了,所以未来孙子的母亲一定要聪明,又因孩子小时候是由母亲教养,孩子母亲的修养不能太差。

    左以明接到了信在心里直骂。

    他是朝廷命官,又不是给人拉纤保媒的,还是给侄儿找媳妇,他怎么可能知道谁家的闺女好啊?他哥这是病急乱投药吧?

    左以明把家信拍到了书案,起身就准备出门,抬头却看见正阻止小厮通报走了进来的熊正佩。

    “你怎么来了?”他吓了一大跳,道,“是皇上那边有什么事吗?”

    他晚饭前才刚把赵翌送进斋戒室冥想reads();。

    熊正佩摇了摇头,表情显得有些凝重,道:“你现在应该没什么事吧?我们出去走走。”

    这就是要单独和他说事的意思了。

    左以明点头,和熊正佩去院子里头。

    两人一面沿着抄手游廊慢慢地走着,一面低声说着话:“刚才汪阁老来找我……”

    熊正佩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左以明。

    左以明半晌都没有吱声。

    这件事可大可小。从小了看,赵翌不过是包庇了自己的一个表妹,相比素昧平生的霜霜,当然是嘉南郡主更亲近,这是人之常情,大多数人都会如此做。从大了看,赵翌毕竟是皇上,发生了这样的事,他应该以一个帝王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朝廷命官无缘无故被皇亲国戚杀了,最后还不了了之,你让那些负责治理州县的小官吏们怎么治理自己的辖区?怎么保障自己的人生安全?官员的颜面何在?朝廷的威严何在?

    熊正佩道:“这件事,你觉得好么?”

    在他看来,应该给嘉南郡主一个教训,不能让她再这样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否则以后还会闹出更大的事端来的。

    左以明明白熊正佩的意思,可他有自己的打算。

    这个世道,已经不能用好或是坏去衡量了。很多从前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事现在却堂而皇之的发生了,很多从前大家遵循的规矩现在却开始快速的崩塌。很多人会觉得姜宪不好,他看来,姜宪比很多人都要好很多,至少她做坏事也做得坦然,不骗人,光明磊落,不像有些人,当面一套背面一套,手段龌龊,行事下流,还要陷害无辜的人给他们背黑锅。

    “主要还是看皇上是什么意思?”左以明笑道,“我们毕竟都是当差,做多了,未必就能讨好皇上。皇上这几年也渐渐有了主张,不是你我能撼动的。”

    “可郡主杀的是朝廷命官……”熊正佩不甘心地提醒左以明。

    “朝廷命官也是皇上的臣子啊!”左以明再次道,“皇上要是不高兴,我们什么也做不成。”

    除非是像汪几道一样去求皇上。

    可在皇上眼里,嘉南郡主杀了个小官员根本就没有他沐浴戒斋重要。

    熊正佩感觉到了自己和左以明的差距。

    他没有了赵翌,什么也不是。

    左以明没了赵翌,他还有左家。

    他所依靠的,是左家。而左以明一直是靠家族庇护的,换个皇帝,大不了他在家丁忧几年,还可以趁机教教族里的孩童,培养几个进士和举人。

    在这点上,左以明和熊正佩是没有办法统一。

    熊正佩失望地走了。心埋却隐隐明白,还是左以明的办法妥当。

    时序很快到九月底,赵翌已经回了宫。

    他无意间在群臣的影子里发现了蔡定忠。

    赵翌也就想起那一千两银子来。

    他让身边的内侍招了蔡定忠上前说话。

    赵翌的辇轿宽敞明亮,华美中又不失风雅reads();。

    蔡定忠挂着两个黑眼圈上来给他行礼。

    赵翌道:“郡主的一千两银子赔给你了吗?”

    姜宪那边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似的,别说银子,就是句道歉的话也没有。

    蔡定忠明明知道自己此时应该温顺些,可他却没办法控制住自己的坏脾气,笑道:“喜主可没觉得这有什么错的?臣不敢要郡主的赔银。”

    这就是不满意他的决定了?!

    赵翌非常的不满。

    蔡定忠无意间犯了赵翌的逆鳞。

    赵翌冷冷地道:“朕这就让人传旨给嘉南。”说完,叫了行人司拟旨,只是那一千两银子的赔偿却是说也没说。

    蔡定忠这才冒出冷汗来,知道得罪了赵翌。

    连个实际上的惩罚都没有,又怎么能算是责处?

    他又怎么向蔡氏族人交待?

    外面的人又会怎么看待他?

    蔡定忠此时后悔极了。

    早知道这样,就应该派人去向姜宪讨那一千两的赔银了。

    好歹那嘉南郡主也算是被皇上教训了一番。

    至于姜宪,收到圣旨,已经是十月,既然只是让她给蔡定忠赔个不是……她不是外嫁的郡主吗?没有奉圣,不得承受意进京,当然是哪天进了京才能去给蔡定忠赔不是。

    她把圣旨束之高阁,开始准备春节的节礼。

    可俗话说,有钱没钱,娶个媳妇好过年。考虑到谢元希的年纪不小了,陆谢两家最终把婚期定在了十一月十日。这样俩人能早点成新,谢家了有了主持中馈的妻子,谢元希也能早点去帮李谦——这是李谦兼任陕西行司的第一年,需要拜访的人比较多,来拜访他的人也比较多,琐事很多,少不了谢元希帮忙。

    两人给陆谢两家都准备了厚礼。

    陆家大小姐进门的第一天就由谢元希带着来给姜宪和李谦问安。

    姜宪看着把头发梳起来,露出光洁额头的陆大小姐抿了嘴直笑,道:“以后得称你为谢太太了。”

    新晋的谢太太羞红了脸,低着头,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好。

    姜宪就邀请她:“你未出阁的时候就和我交好,如今嫁到西安来了,没事的时候就更应该来我这里坐坐,我也有个伴。”

    谢太太红着脸点头。

    坐在姜宪身边如乖乖女的李冬至朝着谢太太眨眼睛,道:“嫂嫂可要常来看我们。”

    谢太太赧然地笑。

    ※

    新年第一天,祝大家新春愉快!

    ps:春节加更章!

    o(n_n)o~

    求打赏月票~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慕南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慕南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慕南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慕南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