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新事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慕南枝第六百二十四章 新事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姜宪胡思乱想着,又开始心疼李谦的不易,就连他今天喝了很多的酒也没有再唠叨,只是催着情客她们拿了醒酒汤,在李谦“我已经喝过了”的抗议声中又强势地灌了他一碗,让他摸着自己的肚子瘫在了大炕上,一会儿嘟呶着“喝了太多的汤汤水水,等会我肯定会吐出来”,一会儿朝着姜宪瞪眼睛。

    她哈哈大笑,一副看戏不怕台高的样子。

    李谦摸了摸鼻子,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就有半个时辰之前,他还怕姜宪嫌弃他没有形象,不仅连喝了两碗醒酒汤,还嚼了茶叶清口,重新换了件衣裳才过来,结果没两刻钟的功夫,他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在姜宪面前全无什么形象可言。

    可这样的状态却隐隐让他心安reads();。

    姜宪见过了他最狼狈的模样也不嫌弃他,他以后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歪靠在大迎枕上了吧?

    这才是过日子啊!

    李谦在心里感慨着,笑眯眯地看着姜宪像个小蜜蜂似地围着他做这做那。

    他的心软成了一汪水。

    不管以后遇到什么困难,面临着怎样的险境,他都希望这个人能陪在他身边,共同来面对生活中的那些不快。

    李谦拉住了姜宪的手。

    姜宪斜睨着他道:“干嘛?”

    语气不太好。

    “跟你赔不是。”李谦笑吟吟地道,脾气好得让人惊讶,“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喝这么多的酒了!”

    姜宪想到前世那些朝臣都说李谦是千杯不倒,估计这样的名声也是喝出来的。

    她不由在心里叹气,爱怜地搂住了他的肩,低声道:“我知道你应酬难免,你如今答应了我,事到临头,也未必做得到。我只求你别在酒桌上逞英雄,该服软的时候就服个软,能装个样子的时候就装个样子。我还指望着和你白头偕老的,你可不能因酒失约!”

    “一定,一定!”李谦心生感激,连声应道,“在陕西,已经没人敢灌我酒了,这次是因为太高兴了。”

    再说多了,就讨人厌了。

    何况李谦不是那种没有主见的人。

    姜宪就把自己委托刘清明帮着找火枪图纸的事告诉了李谦。

    李谦听着沉思了半晌,认真地问姜宪:“那火枪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前世,直到姜宪被毒杀,火枪也没能在卫所里普及,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太花钱,制作起来花钱,用起来也花钱。她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有那么厉害,却知道最后火枪的图纸被赵啸得了去,不知道又找到了什么改进了火枪的工艺,最后组成了一个火枪营。就是这支火枪营,压得倭寇不敢再上岸停留,也让李谦很头痛。

    她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李谦。

    李谦还是有些犹豫。

    姜宪没再继续劝说李谦接受这件事。

    她只是不想李谦落后很多。

    若是这火枪的图纸注定和李谦没有缘分,仍由赵啸得去了,能压制那些倭寇也是好的。

    可她也不想让李谦吃亏。

    那火枪的制作图纸肯定是要弄到手的,最多把它拓印一份留给赵啸好了。

    打定了主意,姜宪特意吩咐了刘冬月一声,让他联系上刘清明,催一催刘清明。别以为她离了京,就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了。若是有必要,给刘清明一点教训也是可以的。

    刘冬月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

    李谦则开始早出晚归,不是和郭永固的幕僚谈合作的具体事宜,就是和谢元希等人商量之后的安排。

    姜宪倒闲下来。

    李冬至几个自打听了杜慧君的《楚王宫》之后就把小凤仙踢到了一旁去,成了杜慧君的戏迷reads();。姜宪突然间想到百晓生的那些词话,拿了给杜慧君看,告诉他可以试着从中找个合适的排新戏。

    杜慧君眼睛一亮。

    想在众多的戏班中脱颖而出,成就一番美誉,除了要有好的角,还要有好的剧目。而写剧目这种事,只有读书人才能写得出来,可是唱戏属于下九流,没几个读书人愿意自甘坠落,何况并不是所有的读书人都写得出剧目来。说是十万人里有一人也不为过。

    如果他在姜宪的支持下排出了新戏,那联珠社就可能成为大江南北屈指可数的戏班。

    更进一步联珠社还有可能得到士林的认可,摆脱现在的窘境。

    他开始仔细地挑选姜宪推荐给他的那些书。

    小凤仙则每天换着曲目地给李冬至等人唱戏。

    西安城里的人突然发现联珠社过了端午节就再没接戏了,一打听,原来是去了李府唱戏。

    众人不由纷纷议论嘉南郡主的日子过得滋润,只怕宫里的太皇太后、皇太后和皇上的众嫔妃也不过如此。

    蔡霜在街头听到这样的议论,脸阴得能下雨。

    他已经很肯定李谦是要把他踢出局了。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

    论巴结奉承,他自认没几个比他做得好,论真材实料,他自认自己并不是没有担当。

    思来想去,李谦不愿意他在两司任职,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和晋安侯府有积怨。

    但他派了心腹回了趟京城,请了他父亲去蔡定忠那里试探过口风了,蔡定忠对他会被赶出两司也非常的震惊,大骂他什么事都做不好,连个职务都保不住,若是换了其他人,早就攀上郡主这根高枝了,李谦就是想动他也动不了。还让他以后有什么事别来找晋安侯府,晋安侯府又不是善堂,没吃的了就跑来要求救济。

    他父亲羞惭的差点没跳河,又派了人把他大骂一顿,也声称以后再也不会管他的事了。

    李谦不仁,那就不要怪他不义了。

    他木着脸问心腹的随从:“去帮我打听打听夏山和那个叫卓然的这些日子都在干什么?”

    随从不解地道:“是夏巡抚家的夏公子吗?”

    “嗯!”蔡霜冷冷地道,“一个是夏巡抚家的公子,一个是周大人家的便宜小舅子。快去打听清楚了,我有事求这两个人。”

    随从应诺,正要去查,就看见两个锦衣公子走了过来,其中一个高个子的“咦”了一声道:“这不是蔡大人吗?怎么站在酒楼前不进去?难道是在等什么人不成?”

    蔡霜回头,不由笑了起来。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眼前的两人不是夏山和卓然还是谁!

    他忙上前行礼,道:“我来西安见李大人,看着这酒楼人多热闹,怕没了座位,正寻思着要不要进去用午膳,并没有等谁!”

    ※

    亲们,给天外仙仙的灵兽蛋加更!

    o(n_n)o~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慕南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慕南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慕南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慕南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