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战事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慕南枝第五百六十章 战事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姜宪一瞬间汗毛都竖起来了。

    难道这一世马向远还是背叛了朝廷?

    这个念头在她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又很快被她否定了。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这个道理用在中原,也同样用在边关。

    马向远前世那样为布日固德谋划,可布日固德一战败,就把责任和怒火全都发泄在了马向远的身上,说到底,是因为马向远是汉人,就算他对布日固德掏心掏肺、肝脑涂地,也不可能得到布日固德的信任。他怎么可能轻易地就投靠异族?何况他的妻儿都生活在京城,他人品如何姑且不论,可他对妻儿的爱护却是毋庸置疑的。他不可能丢下妻儿不管。

    会不会是布日固德早就对宣府有了野心,只是前世有马向远,他仔细地筹谋,然后一举攻破了宣府,而今生没了马向远的投靠,他没有了依仗,就按照自己的计划开始攻打宣府呢?

    姜宪很想知道,她隔三岔五地让刘清明向孙德功打听前方的战事。

    孙德功觉得她是在担心李谦,也不隐瞒,刘清明问什么就告诉刘清明什么,有些事不能回答的,或是委婉地暗示刘清明,或是直言请刘清明搬了姜宪去问赵翌,边关的战事倒源源不绝地反馈到了姜宪这里。

    是马向远的斥侯最早发现布日固德的人马的,立刻去报马向远,马向远吓得不得了,一面写信请求朝廷增派兵力,一面日夜坚守。朝廷下旨让太原总兵金海涛和大同总兵齐胜随时增援。金海涛还好说,齐胜却被吓了一身的冷汗。

    之前姜镇元为了保住李谦的性命把他手下的第一将领胡拨腊悄悄地借去了甘州。谁知道胡拨腊走了一半的路,李谦那边却派人在半路上截住了胡拨腊,让他赶紧回大同,说是怕布日固德是声东击西,虚晃一枪,实际上是要攻打宣府,让他给齐胜带信,让齐胜睁大了眼睛盯着宣府,小心宣府那边有事,大同跟着遭殃。

    齐胜当时将信将疑的,可现在,他只想知道这消息到底是李谦判断出来的还是姜镇元私底下告诉了李谦。

    但以他对姜镇元的了解,姜镇元肯定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到底是谁呢?

    还好是李谦也颇为仗义,让胡拨腊及时赶了回来。不然宣府被围,需要大同增援的时候他的参将不见了,难道还让他亲自上阵不成?

    傍晚时分,齐胜站在大同的城墙上朝着宣府的方向望去,那边炊烟袅袅,好像有很多人安营扎寨似的,但凭他的经验,最多也就只有两、三万人马的样子。

    那么多的人去了哪里呢?

    齐胜犹豫了片刻。

    他第一时间想到了马向远夸大其词为了多捞军功,其后想到了布日固德是不是为了攻下宣府在调兵遣将,把兵力派到了其他的地方,否则他被发现了为什么不立刻攻城而是在这对峙不战。

    齐胜忙吩咐自己的斥侯去打探消息。

    得到的结果令他诧异不己。

    驻扎在宣府城外的鞑子最多也就一两万人。

    “不好!”齐胜在心中暗喊不妙,忙让人八百里加急往镇国公府递信。

    他怀疑布日固德的目标还是李谦。

    姜镇元收到他的来信叹了口气。

    五天前布日固德已开始围攻甘州。

    他对姜律道:“这件事你可千万别说漏了嘴!”

    自从布日固德对朝廷开战以来,姜宪和太皇太后都非常的紧张,每隔几天就会把姜律叫去问问战事,有时候还会连着两天让姜律进宫。昨天太皇太后就又派了人来让姜律进宫。

    “我知道!”姜律苦笑,不由向父亲诉苦,“太皇太后那里还好说。保宁却不好骗。我也不知道她身边都是些什么人在给她出主意,她每次都送我出来,问的一些问题让我差点就说漏了嘴。爹,我觉得你与其让我进宫满口胡言地哄保宁,还不如去见见保宁,把战事告诉保宁,保宁压根就不相信我在太皇太后面前说的那些,我觉得我快要兜不住了。”

    姜镇元现在也有点怕见这个侄女。

    忙没有帮上,万一李谦有个三长两短的……他到时候怎么跟保宁交待。

    想到这里,他脑子里就不由浮现出房夫人曾经跟他说的话:“……太皇太后她老人家一直很后悔,觉得如果不是她老人家,李谦不会去陕西的行都司做都指挥使,总想找个机会让李谦回西安。你得找个机会把李谦调回西安才是。太皇太后的担心也不无道理。小俩口这样总是分居两地也不是个办法。”

    姜镇元就道:“你先挺着,真兜不住了再说。”

    在他看来,这对李谦未尝不是个建功立业的好机会。

    如果是他,他就不会放弃。

    可李谦娶的是姜宪,太皇太后在这世上唯一的血亲,姜家唯一的女孩子,这就意味着他不可能像其他的男孩子那样能够横冲直撞。

    姜律只好硬着头皮进了宫。

    姜宪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对姜律很是不满,直接当着姜律的面吩咐刘清明:“你去叫了孙德功来给我回话。”

    姜律却松了口气。

    汪几道和熊正佩商量,西北的战事也暂时瞒着皇上,免得皇上什么也不知道突然想起个主意让边关的将领照着他的意思行事,弄得他们不好收场。

    姜宪当然不可能在孙德功那里打听到什么。

    可她心里隐隐不安。

    谁知道却在腊八节那天收到李谦让人悄悄送给她的一对象牙赤金镶百宝的朝凤朝阳篦箕。

    其精美的制作和雕饰让见惯了好东西的太皇太后也赞不绝口。

    偏偏李谦还在带给她的纸条上写了是偶尔去集市经过的时候见到一个胡商想回老家变卖的传家之宝,他一眼看上去想到了姜宪,因此命人特意送过来,顺带问她在京城好不好。让她有空的时候多出去串串门,陪太皇太后打打牌。

    太皇太后和太皇太妃从来不觉得截了李谦给姜宪的书信拆了就看有什么不好的,两人都尤其喜欢最后一句,把书信给姜宪的时候太皇太后非常的高兴,笑吟吟地道:“我们今天下午不打太极了,我们来打叶子牌。”

    姜宪有种自己努力了很久却一朝崩塌的感觉。

    “不行!”她接过书信立刻跳起来道,“您看您这些日子走路都不像从前那样吃力了。就是因为跟着陈氏学了太极的缘故,您不能中途而废。”

    ※

    亲们,今天的更新!

    o(n_n)o~

    ※(未完待续。)

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慕南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慕南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慕南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慕南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