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母子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慕南枝第五百五十二章 母子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姜宪明白孟芳苓为什么苦笑。

    熊正佩是赵翌的老师,他对赵翌有着长辈般的纵容,等到他入阁拜相之后,对赵翌的态度依旧没变,赵翌若是做了什么不靠谱的事,汪几道等人告诫赵翌的时候,熊正佩总是为赵翌说话,时间长了,赵翌越来越喜欢熊正佩,越来越依仗熊正佩,熊正佩一个翰林院出身的学士,不到一年的时间已经能和当了好几年内阁大学士的汪几道分庭抗礼,与赵翌对他的支持和宠信是分不开的。熊正佩也因此而更为顺从赵翌。

    赵翌这样不合规矩半夜出宫,若是遇到其他的大学士值夜,肯定会苦苦劝谏的reads();。

    可他偏偏遇到了熊正佩。

    赵翌因此而得偿所愿。

    皇上是九五至尊,原本就没有人敢管束,熊正佩继续这样下去,赵翌会不会变成一匹脱了缰的野马呢?

    前世他早早远离了权势的中心,享受着“帝师”的荣誉在老家被人供奉,她并不了解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如今他成了内阁大学士,左右着朝廷的政局,这对赵翌来说到底是件好事还是件坏事呢?

    姜宪陷入沉思。

    赵翌那边,却因为雪下得太大,他又是临时决定出行,没办法及时扫街,加之天亮之后又刮起了北风,河里结了冰,不能走水道,只能走陆路,帝驾跌跌撞撞地,直到下午酉时才到万寿山。

    曹太后已得了信,闵川正在东营前的排楼候驾。

    见到赵翌,闵川等人上前行礼、问候,赵翌换了肩舆,往玉澜堂去。

    冬天的夜黑得早,加上路上不好走,等见到曹太后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

    大红的灯笼映在雪白的地上,带着几分年节时才有的喜庆,让因车马劳累已经有点后悔的赵翌精神一振,觉得心情又好了起来。

    曹太后勒着黑貂毛的镶祖母绿的额帕,鸽蛋大小的祖母绿镶嵌在毛茸茸的黑色貂皮上,华丽而奢侈。

    她半卧在临窗的大炕上,抚着食指上戴着的掐丝珐琅烧蓝镶珠护甲,眉宇间一片冷漠,淡淡地道了声“皇上过来了”。

    曹太后经过这两年的休养生息,没有了刚刚被囚在万寿山时的憔悴,胖了一些,可不知道为什么,脸上没有丝毫丰腴之后的柔和,五官反而变得更犀利,更像男子的相貌了。

    赵翌看着就有些透不过气来。

    他恭敬地上前给曹太后行了礼,喃喃地问了好。

    曹太后点头,也没有问他过来是干什么,道:“皇上是准备住在仁寿殿呢?还是准备住在乐寿堂?”

    赵翌想到了方氏,道:“朕准备住在乐寿堂。”

    曹太后轻轻地“嗯”了一声,吩咐闵川去准备地方,然后拿起帕子来遮着嘴打了个哈欠。

    就是傻瓜也知道曹太后这是在赶人。

    赵翌一时间脸色铁青,勉强和曹太后说了几句话就起身告辞。

    曹太后自然没有留他。

    他一出暖阁就忍不住发起脾气来。

    随行的个个眼观鼻,鼻观心地做木头桩子。

    赵翌觉得没有意思,板着脸去了乐寿堂。

    一夜辗转反侧几乎没有睡,到了天亮等来了好消息。

    杜胜告诉赵翌:“已经和程德海说上了话,他听说皇上是专程来看方氏的,哭着说皇上是个情深义重之人,把角门的钥匙给了我。”

    赵翌心情又变好了。用过早膳,还颇有兴致地在窗前看了会雪,这才去给曹太后请安。

    远在京城慈宁宫的姜宪一早起来也看了会雪,相比赵翌的轻快,她就显得沉重了很多reads();。

    赵翌离宫,韩同心装病,整个紫禁城像个安静无语的妇人。

    她索性派人把自己给李谦准备的冬衣皮袄等让情客送去了镇国公府,托姜律送到甘州去。

    谁知道情客回来却告诉她,她隐约听说甘州那边要打仗了,拿到了军饷之后,原本预定这两天启程回甘州的蔡霜已经提前赶往甘州,还说,姜律怕她担心,让人瞒着姜宪,不给她带信。

    姜宪又急又气,忙催着情客又去了镇国公府,仔细地问问姜律具体的情况。

    可能是昨天夜里风雪太大,情客出宫晚,到了宵禁的时候,房夫人留了情客歇在了镇国公府,情客到现在也没有回来。

    前世这个时候,李谦是在大同总兵府。

    他也遇到了战事,赢了。

    可今生,他去了甘州,也不知道会遇到鞑子哪个部汗的人,战况最终会如何?

    从前李谦就是吃了不了解北方天气的亏,那年打哈密卫,就败了。

    她越想就越心焦,早膳吃得没滋没味的,就连像从前一样陪她用早膳的白愫都明显地感觉到了,问她:“是不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还打趣她,“不会是梦到了李谦吧?”

    这成了亲的妇人就是不一样。从前白愫何尝这样的打趣她?

    她似笑非笑地睇着白愫,笑道:“是啊!我梦到了李谦。掌珠这些日子没有回去,国公爷一个人独守空闺,不知道会不会觉得被褥太冷。我看我不如向太皇太后求个情,放了你早点回去。免得国公爷在背后嘀咕太皇太后不近人情!”

    “尖牙利嘴的,我说一句,你倒好,不回个十句就不甘心。”白愫说着,上前去捂姜宪的嘴。

    姜宪笑着躲开。

    两人在炕上嬉闹了好一会,到了快去给太皇太后问安的时候才安静下来,重新整理了衣饰,披了斗篷,由小宫女打着伞往东暖阁去。

    姜宪的心情好了很多。

    见到太皇太后,见太皇太后、太皇太妃正和田陈氏说话,她不禁笑道:“田太太今天来得好早。”

    太皇太后呵呵地笑,道:“也不知道这孩子昨天干什么去了?田太太昨天晚上歇在宫里,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却问人家怎么来得这么早。”

    姜宪讪讪然地笑。

    昨天她满心都是李谦,哪里注意到这些。

    大家坐下来说着话,喝着茶,田陈氏把话题引到了这几天学的太极招数上,还和太皇太后细细地分析起每个动作有什么好处来。姜宪心中一动,觉得这太极好像真的可以养生,等到用午膳的时候,私底下问田陈氏:“你娘家可还有兄弟愿意出来做事的,我想带一个回西安。”

    田陈氏讶然,道:“郡主不准备在京城过年吗?”

    前几天太皇太后还驳了太皇太妃让白愫提前出宫的话,那就是要留姜宪在宫里过年了。

    ※

    亲们,给言果(qq阅读)的盟主加更。

    o(n_n)o~

    ※(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慕南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慕南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慕南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慕南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