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拨银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慕南枝第五百四十三章 拨银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姜宪摄过政,接到白愫转过来的书信,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厉害。

    那三十万两银子怎么用,估计内阁已经明争暗斗了一番,大致上已经达成了共识。她这个时候再插一脚,银子就得重新分配了。那些大学士们又得为自己的利益争斗不休,不管是哪位阁老都是不愿意的。

    况且京中自九月二十九开始下大雪以来,就一直没有停过,她派了人去打听甘州那边的天气,钦天监却不敢给个准信,只说今年西北、东北都可能是个寒冬,已写了折子给内阁,怕雪太大,京城会冻死人。

    若是和前世一样,甘州那边肯定有战事。

    李谦只派了个蔡霜进京要军饷,可见他早有准备。但如果军饷能充足一些,大小能补贴一下李谦的私库,总归是件好事。

    她立刻叫了刘清明过来:“你去看看皇上什么时候有空,我要见皇上。”

    刘清明压抑不住心底的诧异,到底是流露出些许来。

    他到了姜宪身边服侍才看清楚,姜宪压根就不喜欢赵翌,甚至可以说有点讨厌他,而且对着别人都没有什么脾气,看到赵翌就特别容易动怒,而赵翌呢,也非常的奇怪,在别人面前都非常大的火气,见到了姜宪就像见到了太皇太后似的,轻易不敢驳她一句。

    听说姜宪要找赵翌,他自然是屁颠屁颠地跑去了乾清宫。

    赵翌刚刚下朝,正和几位阁老在说话。汪几道就把这几天他们商量好的那三十万两银子怎么用的折子呈给了赵翌。赵翌拿起来看了看,也看不出什么不同来,心里已经同意了。不过,他小时候看曹太后看大臣的折子时,不管看懂没看懂,都得留中一夜,第二天才发下去,说这样“稳重”,他当时非常的羡慕——你们这些十年寒窗苦读的两榜进士又怎样,辛辛苦苦地好不容易爬到这个位置,我不给你们用印,你们就要等着,觉得那是权力的象征。所以他亲政之后,也特别喜欢用这一招。

    几位阁老也知道,没指望着他今天就给答复,笑着又说了些别的,其中还提到帝后和鸣的事。

    赵翌心里就有点讨厌了。

    原本他觉得简王说得对,他要是不生下嫡长子,等曹太皇缓过气来,说不定会杀了他,像他小时候一样,抱着赵玺垂帘听政。因而他也怨恨起姜镇元来。要是他听自己的,当时把曹太后杀了,也就不会出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连带着,他也不想见姜宪。

    如今他们提到韩同心,他顿时又觉得自己想和哪个女人在一起都不能自由,韩同心简单是自己的耻辱。

    姜宪和韩同心一比,姜宪至少不知道姜镇元的所作所为,她和他一样,是被迫的。韩同心却不一样,她不仅知道简王是什么意思,而且还配合着简王逼他留在坤宁宫……等韩同心生下儿子,他就一脚把她踹到慈宁宫去服侍太皇太后,看她还有没有脸留自己过夜。

    赵翌很想扒扒自己的头发,可这样失礼的举止从小就不知道被曹太后打过多少次,他想想就觉得丢脸,索性抬头朝外望去,正巧看到孙德功在帘子后面探头探脑的,他不由大声道:“你在那里干嘛呢?鬼鬼祟祟的!你是没品的小太监吗?说个话连腰都挺不直……”

    直接就开骂起来。

    孙德功看着一个个低头在那里喝着茶装没有看见的内阁大学士,讪讪然地走了进来,行了个礼,低声道:“是珍宝阁的刘清明,说郡主要见您,让我看看您得闲不得闲?”

    在这紫禁城里,能被称为郡主的只有嘉南郡主姜宪reads();。

    可珍宝阁的刘清明不是服侍陈女官的吗?什么时候被拨去了嘉南郡主身边。

    汪几道、熊正佩几个面面相觑。

    觉得皇上怎么连后宫里的事都拎不清似的。

    赵翌却来了兴趣,忙道:“郡主可说了为什么要见我?你去回郡主一声,说我这就去慈宁宫。她用过午膳了没有?我还没用午膳,你跟御膳房的人说,我的午膳就摆在了慈宁宫。”

    这不是杜胜的事吗?

    可孙德功什么也没有敢说,笑着恭声应“是”,一路小跑着去了慈宁宫。

    姜宪原本还没有传膳,听说赵翌要和自己一起吃饭,立刻觉得胃都开始隐隐作痛。她吩咐情客:“给我先端碗面来垫垫肚子。和皇上吃饭,就像宫里大年三十的团年饭似的,永远别想吃饱了。”

    情客笑着去慈宁宫的茶房亲自下了碗青菜面。

    姜宪刚吃完面,赵翌过来了,进门就问她:“找我干什么?”

    她也没和赵翌客气,开门见山地把李谦的事说了:“……三十万两银子,一点也不拨过去。我还在宫里呢,让人怎么说我。我就连这点面子都没有。皇上无论如何也得拨点银子过去。要不然,你用你自己的私库拨去户部,我拿我的私房银还你。怎么也不能让我被别人笑话。”

    赵翌听得目瞪口呆,道:“你急急地把我叫过来,就为了这事?”

    “这事难道还不要紧?”姜宪不知道赵翌是怎么想的,反问道。

    赵翌沉默地望着姜宪,突然觉得姜宪有点可怜。

    就这样嫁给了李谦,外面肯定说什么的都有。她之前折了那个姓温的,现在又要在军饷的事上强人一头,想必也是不得已而已。就像从前曹太后执政的时候,他不也得在那些内侍和女官们面前摆架子,不然别人就更拿他不当一回事了。

    他问姜宪:“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你那个时候为什么觉得有好吃的,好喝的东西总要给我留一份?”

    姜宪闻言也想起过去的事。

    对于赵翌来说,不过是四、五年前的事,可对于姜宪来说,已经是十四、五年前的事了,可她还始终记得那时候的心情。

    “这宫里只有我们三个。”她喃喃地道,“我不对你们好,对谁好啊!”

    而且,她又能对谁好呢?

    赵翌低下了头。

    脱去了那一身华丽的外衣,姜宪也挺可怜的。没爹没娘,从小跟着外祖母看着舅母的眼色长大,嫡亲的伯父伯母和堂兄一年也难得来探望她一眼。所以她这两年才会和姜家走得这么近吧?任谁也得有个亲戚不是吗?

    所以……有些事,就算了吧!

    赵翌的心情又平和不少,道:“军饷的事,你别担心,我肯定让你有面子的。”然后他就转移了话题。

    ※

    亲们,今天的更新!

    o(n_n)o~

    ※(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慕南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慕南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慕南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慕南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