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深意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慕南枝第五百三十章 深意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赵翌立刻黑了脸。

    简王忙道:“宋选侍去世,老臣也为皇上伤心不己。只是皇子事关社稷,太后娘娘在万寿山静养,只是皇上不愿意亲近皇后,皇长子又长于妇人之手,时间长了,毕竟不是件好事。还请皇上三思才是。”

    说来说去,也不过是想让他和韩同心圆房。

    简王这样大咧咧地跑来管他的房中事,赵翌非常的反感。可简王不管是从辈份还是情份上来说,他都要给简王几分面子。

    “朕知道了!”赵翌忍了又忍,最终吐出了这句话。

    简王见他根本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还欲再说几句,谁知道赵翌已起身道:“皇叔祖还有什么话要说的没有?嘉南今天行及笄礼,我答应了太皇太后等会要参加及笄礼之后的听酒宴,皇叔祖要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那我就行走了。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简王大怒。

    难道皇嗣不比姜宪的及笄礼要紧?

    “女子许嫁,笄而嫁之”。

    那嘉南郡主已经嫁了人,还举办什么及笄礼?

    皇上不知道,难道太皇太后也糊涂了。

    太皇太后糊涂了,姜镇元也跟着糊涂了吗?

    就是宠孙女,宠侄女,也不是这样个宠法!

    可他看到赵翌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他只得把这腔怒意压下去。

    之前他支持曹太后亲政,是因为他和胞兄孝宗皇帝都是静肃皇后所出,他对孝宗皇帝恩宠静妃安氏很不以为然,可太皇太后没能生出儿子,先帝是庶长子,继承大统也是应该。因而先帝殡天时,他觉得内廷应该拨乱反正,不可再任意妄为,这才支持曹太后摄政的。之后曹太后却学起了吕后,不仅不愿意放权皇上,还泄私愤般先后害死了秦氏所生的三个儿子,要不是辽王年长,又有辽东指挥使廖修文庇护,只怕辽王也活不到今天。

    这就让他没办法容忍了。

    秦氏和曹太后之间的恩怨他不管,却不能谋害皇家子嗣,特别是皇家自孝宗皇帝之后就没有留下几个子嗣,曹太后这么一来,赵家成年的男子已经没有几个。若是让她继续下去,赵氏王朝就变成了曹氏王朝,说不定还会重蹈覆辙,走上武后的路子。

    他那些日子非常的不好过。

    辗转反侧地想着怎么知会赵翌一声才好。

    所以赵翌来找他哭诉的时候他才会那么爽快地答应了。

    在他看来,赵翌既然有这个心,也算是个明白人,以后这天下交给赵翌,他也算对得起祖宗对得起皇兄对得起天下了。

    可不曾想,赵翌却是个志高才疏之人。

    想得挺好,真让赵翌做起来,赵翌又畏畏缩缩地拿不定主意了。这都不说,治大国若烹小鲜,慎重点也有慎重点的好处,可麻烦的是,赵翌还是软耳朵,汪几道一说,他听汪几道的,熊正佩一说,他又觉得熊正佩说得有道理,朝廷决议,朝令夕改,让那些想干事的朝臣们不知所措,那些尸位素餐的却越发高兴,溜须拍马,不干正事……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他若是再不和赵翌处理好关系,这朝廷上下还有谁能拘束得了赵翌?

    简王深深地吸了好几口气,这才觉得自己能不带怒气地说话:“老臣不知道今天是嘉南郡主的及笄礼,来得真不是时候reads();。不过,这件事也不能怪老臣!”他说着,还勉强地笑了笑,“太皇太后可是一声没吭。不然老妻肯定是要进宫给郡主道贺的。”

    赵翌听着这话还不错,也跟着笑了起来,温声道:“太皇太后说,嘉南如今已经出了嫁,按理不应该办及笄礼,只是太皇太后她老人家心里过意不去,思来想后,还是觉得应该热闹热闹,可到底是于理不合,为避免麻烦,这才只请了家里人。”

    简王闻言气得说不出话来。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外人!

    所谓的麻烦又是指什么?

    简王原本就笑得勉强,此时更是连表面的和善都维持不住了,冷着脸道:“话虽这么说,可这礼却不可废。虽说这及笄礼是内院妇人们的事,可到底是遇到了,我就和皇上一起去给嘉南郡主道个贺好了。顺便跟家里人说一声,让东阳和武阳都进宫一趟。人多更热闹。”

    赵翌有心讨好姜宪,觉得简王去了,姜宪更有面子,不仅连声应好,而且还叮嘱孙德功:“你去跟小豆子说一声,让他带人去把慈宁宫的花园布置布置,点些灯笼放几个烟火,我们今天都去慈宁宫用晚膳。”又对简王叹道:“可惜天气太冷,不然可以像八月十五似的在花园里观灯赏月,也是件趣事。”

    “皇上说得是。”简王已无力再和赵翌生气,他觉得自己若是再气下去,除了把自己气死之外,不会有任何的作用。

    两人去了慈宁宫。

    姜宪听到后脸都青了。

    她问情客:“他来干什么?还把简王也带来了?他是不是看不得我高兴,非要来捣乱不可?”

    情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朝白愫投去求助的目光。

    “皇上可能是觉得好玩吧!”白愫笑着上前帮姜宪整了整头饰,道,“今天可是你的好日子,你就别管他们了。李谦不是还给你送了他自己打的金簪吗?他对你多好啊!你想想他,还有什么不能忍的!”

    说到这里,姜宪就算是脸上敷了粉也挡不住面色绯红。

    刚拿到李谦的及笄礼时她还纳闷,以李谦的性子,应该不会这样敷衍她才是。

    等到姜律和王瓒走了,她拿起簪子来仔细一看,那匣子下面还压着张用雪涛纸裁成的便笺,写着“在天愿做比冀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诗句。诗句下面还有两行小字。说这簪子是他在甘州每天都惦记着她,公务之余就请了个银楼的师傅告诉他打了这支簪子,愿他们能情比金坚,万事如意,白头偕老。

    她当时就觉得脸烧得慌。

    再仔细一看,那簪子上还刻着她和李谦的名字。

    李谦还把她的名字刻在了前头,自己的名字刻在了她的后面。

    她拿在手里,一时间心都化了,哪里还舍得放下,叫孟芳苓进来,期期艾艾的请孟芳苓帮忙,能不能行及笄礼的时候用李谦送来的这支簪子。

    那刻在簪子上的名字自然也就没能瞒住。

    ※

    亲们,给天外仙仙的白银盟主的加更。

    o(n_n)o~

    ※(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慕南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慕南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慕南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慕南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