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 伤心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慕南枝第五百一十五章 伤心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那倒也是reads();。

    姜宪眼睛不由得一涩,道:“她可还好?”

    情客犹豫了片刻,这才委婉地道:“精神不太好。人倒是胖了一圈。听乳娘说,这些日子宫里的,北定侯府的,万寿山那边的补品一直就没有断过,承恩公的应酬全都推了,下了衙就在家里陪着乡君……”说到这里的时候,她也有些唏嘘。

    “那我们明天一早就去看她。”姜宪心情凝重,道,“给我找件素点的衣裳出来。”

    情客低声应诺,退了下去。

    姜宪却是辗转反侧几乎一夜都没有合眼,天亮后去了房夫人那里,陪着房夫人和姜镇元用了早膳就去了承恩公府。

    曹宣封爵的时候,正是曹太后摄政的时候,承恩公府不仅离皇宫近,而且占据着京城里最好的位置,原来是孝宗皇帝胞弟安惠王的府邸,安惠王早逝,没留下子嗣,后来这座府邸被宗人府收回,曹太后改赐给了曹家,府第的风光山水、亭台楼阁就不用说了,在京城里也是数一数二的。

    姜宪前世曾经来过这儿两次。

    一次早上,一次晚上。早上那次是和李谦在朝堂上有了争议,把她气了半天,她实在是忍不住了,正巧曹宣身体微恙在家休息,她借口探病来找曹宣吐苦水,把李谦大骂了了一顿。晚上那次是李谦知道她常召了戏班进宫唱戏,说她玩物丧志,一声不响地把她喜欢的戏子给杀了,她知道李谦借宿在承恩公府,来找李谦算帐。

    两次都匆匆忙忙,承恩公府的小桥流水般的江南布置却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可像前世一样,她无心欣赏,跟着白愫的乳娘,绕过一片翠山叠峦,直接去了承恩公府上院。

    白愫还是没有听乳娘的话,戴着个白貂毛的卧兔儿,披着青莲色斗篷,脸色苍白地由柳眉扶着站在门口等她。

    如今还没立冬,她已是一副寒冬腊月的打扮。

    姜宪看着眼泪就簌簌地落了下来。

    “掌珠!”她伸出手去,紧紧地握住了白愫的手。

    白愫的手冰冷冰冷。

    姜宪泪如雨下。

    “别哭!别哭!”白愫慌慌忙忙地给她擦着眼泪,“你这样,我心里难受!”

    姜宪摇着头,想劝慰她几句,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白愫的眼泪也跟着落了下来。

    乳娘在旁边急得快要跳起来:“可不能哭,可不能哭,这还没有出月子呢!小心哭坏了眼睛!”

    姜宪这才惊觉得自己的不对,她忙接过白愫手中的帕子,狠狠地擦了擦眼睛,强忍着心中的苦楚,道:“掌珠,我们屋里说话。”

    那边白愫的乳娘已拿了热帕子帮白愫敷了敷眼睛,白愫也止了眼泪,挽着姜宪胳膊进了厅堂。

    乳娘把两人往宴息室里领。

    姜宪却道:“去内室吧!让掌珠躺着说话,免得累着了。”

    两人小的时候还一个被窝里睡觉,这个时候曹宣又不在,白愫也没有和姜宪客气,穿过宴息室,去了白愫的内室。

    姜宪让白愫上床去,她们在床上说话。

    白愫却摇了摇头,道:“我这些日子都没有下床,难得你来,我们坐在临窗的大炕上说会儿话reads();。”

    姜宪自然是都依着白愫。

    柳眉几个上了茶点就退了下去,留下姜宪和白愫说着体己话。

    孩子没了,她伤心欲绝,却知道日子总是要过,不能因为这个就看见谁都哭诉,而姜宪两世为人,也没有做过母亲,虽然心疼,却总是隔着一层纱,加之实在是不擅长这样的家长里短,生怕自己说错了话,惹得白愫更伤心,一时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还是白愫先开口,道:“你怎么突然回了京城?可是和李大人绊嘴了?”

    姜宪摇了摇头,道:“李谦对我挺好的,你不用担心,而且我也不是那种吃了亏不吭声的人,什么时候都不会吃亏的。倒是你……先把身体养好了再说。不然成了习惯,子嗣艰难不说,你太受罪了。”

    “我知道。”白愫轻轻地道,嘴角虽然带着笑,可眉宇间却依旧萦绕着些许的轻愁,“太皇太后亲自下旨,让田医正来给我把过脉,田医正也是像你这么说的。让我好好养个两、三年再说。所以太后才会送人来。我只是没有想到,国公爷会拒绝……他可是曹家唯一的血脉。”

    那是因为曹宣想得明白。

    嫡庶不分更麻烦。

    他前世甚至没有成亲,没有要孩子。

    “不愧是你看中的人。”姜宪安慰她,“你还记不得记你出阁之前我们在东三所说的悄悄话?承恩公成亲之前总喜欢在红粉堆里凑,太皇太妃还说,承恩公要是得桃花病了,今天一个,明天一个的往家里领,谁要是做他的正妻被这样的打脸,不要说家风了,不被他气死也要被他烦死,谁也没有料到他居然能在家里呆得住。”

    白愫抿了嘴笑,面颊终于有了几分红润。

    姜宪不禁松了口气,继续道:“那你就是为了承恩公,也要保重才是。”

    白愫重重地点了点头。

    姜宪就把自己的来意告诉了她:“……做梦梦到太皇太后病了,我就觉得这肯定是菩萨托梦给我。可我写信回来,太皇太后却从来不曾说过自己不好。西安离这里这么远,万一真有什么我就是插翅也难飞到。就索性回来探望太皇太后,趁着自己没什么事的时候回趟京城。也来看看你。”

    白愫高兴地拍了拍姜宪的手,温声道:“回来一趟不容易,过了年再回去吧!我们可以去香山赏叶,还可以去什刹海嬉冰,你在小汤山的宅院也可以派得上用场了……我们现在都出了嫁,可不是养深闺的千金小姐,可以随意走动了!”

    姜宪呵呵地笑。

    万一太皇太后……她会守孝一年,根本就不可能和白愫去这些地方游玩……

    只是这话既不能说,说出来也不吉利,她笑着揭了过去。

    两人又说了金媛的事,知道她怀孕后安陆侯夫人就差没有把她供起来了,而安家大小姐嫁到晋安侯府之后却一直没有动静,晋安侯夫人对此很是不满。白愫还提起韩同心:“坤宁宫的女官说,皇上根本没有和她圆房。安昌伯家丢不起这个脸,拿了很多银子打点敬事房里的人……”

    韩同心被立为皇后之后,她的父亲韩忠被封为安昌伯。

    ※

    亲们,今天的更新!

    o(n_n)o~

    ※(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慕南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慕南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慕南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慕南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