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送行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慕南枝第二百九十三章 送行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姜宪听了,倒在床上又睡了:“等将军回来了,你们叫我。”

    李谦知道今天他们要出城送姜律还出去跑马,可见是算准了时间不会耽搁给姜律送行。

    姜宪毫无心里负担地睡着了。

    等到她被摇醒,张开眼睛正好看见李谦那张神清气爽,神采飞神的面孔。

    “快起来!”李谦笑道,“我回来的时候路过白记的早点摊子,给你带了碗豆花回来了。你在京里应该喝的是豆汁儿,吃过豆花没有?江南那边很流行,福建也吃豆花。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但白记的豆花和灌汤包子都非常的有名,我就买了点回来你尝尝。要是觉得好吃,就让灶上的师傅做。外面的东西毕竟没有家里做得干净,食材也好些。”

    姜宪睡得正香,突然被摇醒了,迷迷糊糊地点头,由着李谦把她扶了起来交给了情客服侍她梳妆打扮。直到热帕子擦在她的脸上,她这才清醒过来。

    因是去送姜律和齐夫人,她没有戴什么首饰,葱绿色素面杭绸比甲,白绫单衫和挑线裙子,梳了妇人的圆髻,插了排茉莉花,戴了朵赤金镶红宝石的石榴花,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地去了摆早膳的宴息室。

    仲夏的晨曦洒落在白绡纱糊着的窗棂上,照得身姿娉婷的姜宪如三月的杨柳,纤细轻柔却又清新可人。

    李谦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望着她一步一步走过来,嘴角泛起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笑意。

    “快坐下来用早膳。”李谦柔声道,“我们还有半个时辰。”

    姜宪尝了李谦推荐的豆花,觉得味道很不错,就是那灌汤包子有点油。

    李谦笑道:“那下次我们自己做,做菜馅的。”

    姜宪想到宫里给太皇太后做的包子,道:“能不能做全素的。包点青菜、粉条、千张什么的,也挺好吃的,还爽口。像这样的天气,用来当早膳最好了。”

    “嗯!”李谦看她吃得高兴,恨不得摸摸她的头才好,可惜一只手拿着筷子,另一手端过碗了,不太干净,“你跟灶上的师傅说说。他们的手艺还不错,就是见识少了点。”

    姜宪笑眯眯地点头,道:“我从前背世家家谱的时候,孟姑姑跟我说,孝宗皇帝时当了二十年阁老的时大人,家里是海宁的,耕读传世,世代官宦,前朝到现在,仅二千石的封疆大吏就有六人,是真正的江南大族。他们家的子弟闲时曾戏作了一本菜谱,其中有一道菜,是把肉塞进豆芽梗里,然后清炒……我觉得好神奇,一直想吃这道菜不说,还要像他们家一样,也整理一个菜谱出来……”

    李谦大力支持,还笑着道:“等有机会了,我们一定去吃吃那豆芽梗里塞肉的菜。”

    姜宪笑着应“好”。

    两人边吃饭边说话,差点错过去送姜律的时辰。

    姜宪不免自责,道:“以后吃饭的时候还是别说话了。”

    李谦笑道:“之前我们家吃饭的时候都说话。后来还是伏玉先生说了好几次,直到我母亲去世,我爹不怎么说话了,这习惯才慢慢改过来的。”

    姜宪就想起了李谦的庶弟李骥。

    她不由奇道:“李骥的生母也

    去世了吗?”

    姜宪在婚礼上没有看见。

    李谦“嗯”了一声,笑容微敛,道:“她是我母亲贴身的婢女,我母亲临终之前让我爹抬了她做姨娘,并把我交给了她。如果她还活着,我爹也许就不续弦了。家里也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

    姜宪笑道:“我觉得冬至还挺有意思的。”

    “可能是因为岁数相差太大了,”李谦不以为意地道,“每次见到她的时候,要不是她的乳母跟在身边,我都认不出她来。”

    姜宪听了笑道:“我听太皇太后说,她刚进宫那会,宫里公主、长公主就有十几个,又都是小孩子,一会儿不见就长变了样,她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认清楚谁是谁……

    两人在一起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一个话题完了,总能扯出另一个话题来,从来也不觉得无聊。两人就这样一路说着去了姜律临时落脚的庄院。

    姜律正准备启程,见李谦扶着姜宪下了马车,不悦地道:“你们要是再不来,我就走了!”

    姜宪道:“这不是还没有到时辰吗?”

    姜律懒懒地看了她一眼,一副不屑和她斗嘴的样子,朝着姜含道:“我们走吧!”

    姜含笑着应了一声。

    姜律目不斜视地和他们擦肩而过,率先上了马车。

    这都是什么毛病?!

    姜宪气得腮帮子鼓了起来。

    姜含笑着:“嘉南你别生气。大哥这是舍不得你。怕你伤心了,所以才逗你说话的。”

    姜宪也知道,却觉得姜律这样也太别扭了些。

    明明前世他是个很爽快的人啊!

    难道是因为前世她和姜家的人接触不多,彼此之间并没有真正的了解?

    姜宪摇着头,去了垂花门前。

    齐夫人和齐氏姐妹已梳妆整齐,只等着姜律一声令下,就上车赶路了。

    见了姜宪,三人都很高兴,说了些以后再见的话,管事嬷嬷就过来禀告说要启程了。

    姜宪目送齐夫人和齐氏姐妹上了马车之后,才上了自己的马车。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出了城。

    城外,李长青带了酒水,亲自给姜律送行。

    姜律说了很多感激的话,一点也看不出早前的别扭。

    等到话说得差不多了,李长青让人送上了早先准备好的土仪,有带给大伯父、大伯母的、带给太皇太后、太皇太妃的,甚至连曹宣的都有。

    李长青道:“承恩公等人千里迢迢地来参加宗权的婚礼,虽说是看得镇国公府的面子,那也是为我们李家长了脸,薄礼一份,还请世子爷帮着转交。”

    这样的低姿态,这样周到考量,难怪李家能在靖海侯府卧榻之旁安然无事的。

    姜律向来尊重强人。

    能屈能伸也是本事。

    他恭敬地向李长青道谢,并承诺一定会把曹宣等人的礼品送到各自的府上的。

    李长青连声道谢。

    冰河拿了两个小匣子,一个给姜律,一个给了齐夫人,说是姜宪送给众人的礼物。

    姜宪尴尬地笑了笑。

    她根本就没有准备,而且根本就没有想到要给房夫人、齐夫人他们准备礼品。

    从前,只有她赏别人东西的,没有给人准备礼品的。

    成亲之后,她有些生活的小节还没有改过来。

    还好李谦帮她解了围。

    她朝李谦望过去。

    李谦朝着她眨了眨眼睛。

    姜宪松了口气。(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慕南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慕南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慕南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慕南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