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吵架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慕南枝第二百九十二章 吵架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姜宪微微地笑,很是大方亲切。

    李麟一愣。

    李骥已经走了出来,恭敬地朝着李谦和姜宪喊了声“大哥”、“大嫂”。

    姜宪也就顾不得李麟,笑着朝李骥点头。

    随后李驹和李冬至也跟着走了出来。

    众人在正房门口打了招呼,就准备散了。

    一个年约四旬的妇人却带着几个仆妇走了过来,看见李谦等人,忙屈膝行礼。

    李谦向姜宪引见:“这位是苗嬷嬷,从前曾经服侍过我母亲,我爹就让她管了内宅。”

    也就是内宅的大总管。

    姜宪笑着朝她颔首。

    苗嬷嬷忙恭敬地喊着“郡主”。

    情客上前几步打了赏。

    苗嬷嬷连声道谢。

    李谦没有问苗嬷嬷过来干什么的,就领着姜宪往外走。

    苗嬷嬷垂手恭立在屋檐下,等着他们离开。

    谁知道他们还没有走几步,就听见正屋的李长青一声吼:“你还敢说!你还有脸说!要不是看着新媳妇刚刚进门,见你没有来吃饭问起来我还要解释一番,我压根就不会放你出来……”

    李麟几个面面相觑。

    李谦却是眉头一皱,脸色铁青,上前几步就要往正房去。

    姜宪一把拉住了他,低声道:“长辈的事,我们不要插手!”然后又使劲捏了李谦一下,看了看他的几个弟妹。

    李谦缓过气来,淡淡地对李麟道:“我们回去吧!爹和何夫人可能有什么话要说。”

    几个忙装出副没有听见的样子,跟着李谦出了正院。

    姜宪忍不住回头,看见被乳母牵着的李冬至频频回首,满脸的担忧。

    这个孩子真敏感!

    她在心里想着,和李麟几个各自回了屋。

    李谦立刻吩咐人去查李长青和何夫人出了什么事。

    姜宪因只是听了香儿片面之词,不插言,由着丫鬟服侍更了衣,出来就看见冰河来回话。

    他打听到的消息和香儿差不多,不过比香儿知道的更详细些:“……夫人依旧被禁足,可每天三餐可以出来和郡主一起用膳。刚才您和郡主走后,大人差人去喊苗嬷嬷,让苗嬷嬷把这几天家中的中馈管起来,夫人听了,就又说起二爷的婚事来,大人就发脾气了。”

    后面的事不用冰河说他们也知道了。

    李谦心情烦燥地朝着冰河挥了挥手。

    冰河麻利地退了下去。

    李谦背着手在屋里来来回回地走了好几趟。

    姜宪看着头昏,只好提醒他:“时候不早了,你也更衣歇了吧?明天一起还要送我大哥呢!”

    “嗯!”李谦嘴里答着,脚下却不动,反而在了姜宪对面的大炕上,歪在大迎枕上对她道,“何家大舅是个老实人,我爹也不是瞧不上他们家,只是何夫人自嫁到我们家之后,做事总是没有个轻重缓急的,我爹觉得何家可能教养姑娘这块不太上心,所以才不同意让阿骥娶何家姑娘的。可惜何夫人怎么也不明白这个道理。被何家那个大舅母来哭上几回,心一软,又改变了主意,开始吵着我爹答应这门亲事。我爹原来还不怎么反感这件事的,结果她这样没有个定性,反而让我爹更是瞧不起何家,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答应这门亲事。”

    姜宪听着直笑。

    李谦见她笑颜如花,声若银铃,很是欢快,不禁玩心大起,伸了手去挠她:“你笑什么?看家里这样乱七作八糟的很好笑吗?你可别忘了,你是李家的媳妇,别人笑李家,也是在笑你……”

    姜宪没有想到李谦这么的孩子气,居然会挠她的痒痒。

    她笑着避到了炕角,道:“我什么时候笑你了?你不讲道理。我今天还把你拉住了,没有让何夫人在晚辈面前丢脸,你要是还敢责怪我,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

    李谦趁机把桌炕挪到了一旁,将缩在炕角姜宪抱在了怀里。

    姜宪笑着挣扎道:“你不许再挠我……”

    “不挠,不挠!”相比逗得姜宪避开他,李谦更喜欢姜宪像小猫似的绻在他的怀里,他更怕姜宪笑岔了气不舒服。他轻轻地抚着她的背,帮她顺着气,道,“我知道我们家保宁最最懂事不过了,今天要不是你拉着我,我肯定就冲进去了。”

    李谦的手掌很大,结实而又温暖,轻轻地抚着她的背,让她有种自己被珍视的感觉,很舒服。

    她懒洋洋地不想动,头枕在他的肩膀上道:“不过,你今天也太急切了点,要不是我拉着你,你是不是就冲进去了!”

    “可能!”李谦低头,亲了亲她的鬓角,温声道,“我当时觉得我爹也做得不对,你是不知道,我爹从前就是个种地的,大嗓子说话习惯了,如今改了不少,可一激动起来,就开始开吼,在军营时无所谓,可现在是在家里,我们这些做晚辈的都还没有走……”他说着,叹了口气,又亲了姜宪一下。

    姜宪不想动,就由他,道:“反正二叔还小,也不用急这一时。你去跟你爹说说,大可以精挑细选一个。”

    如果何家小姐和何夫人一个性子,她也不同意。

    一个何夫人就够她头痛的,如果再来一个这样的妯娌,她只有躲在西跨院不出去了。

    她可没准备接手何夫人去打理中馈,那就得找个能干的弟媳妇帮忙才行。

    看来李骥的婚事她也得操心啊!

    姜宪觉得心累。

    李谦却像亲上了瘾似的,从鬓角到了面颊,还偶尔会落在她嘴边。

    这混蛋……

    姜宪红着脸推开了李谦:“还不快去更衣,身上一股子尘土味。”

    “真的?”李谦笑望着她,目光灼灼。

    不是害羞吗?

    姜宪推他下炕,道:“快去!快去!”

    李谦哈哈大笑着去了盥洗室。

    姜宪脸上的热气半天才散去。

    晚上,两个人并肩靠在床上看东西。

    一个看得是词话本,一个看得是邸报。

    安静无声,倒也相安和眭。

    睡觉的时候,依旧是姜宪在内侧,李谦在外侧。姜宪老老实实地平躺着,李谦侧身把手搭在她的腰间。

    姜宪觉得重,几次把他的手臂拨开,他又搭了上来,最后姜宪实在是困得不行,也顾不得这些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睁开眼睛的时候,李谦已经不在床上了。

    她睡眼惺忪地坐起来,问挂帐子的情客:“将军去了哪里?”

    情客抿了嘴笑道:“天还没有亮就去跑马去了。”又道,“我打听过了,冰河说,从前将军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都要出去跑马,大约半个时辰就会回来。”

    ※

    亲们,今天的更新。

    o(n_n)o~

    ps:不知道七夕节大家都有什么活动?

    我在家码字……

    ※(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慕南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慕南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慕南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慕南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