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试探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慕南枝第二百八十六章 试探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睡前李谦和姜宪嬉闹了一番,他心情好极了,后来看着姜宪精神有些怏然,他这才收敛了笑意,服侍姜宪歇下。而且姜宪歇下之后,还没有拒绝他,由着他的手臂搭在她的腰上,就这样闭上了眼睛。

    他鼻头心肺里全是姜宪身上那带着几分松柏的香气。

    那么冷冽的香,却让他觉得暖烘烘的,很快就睡着了。

    或者是因为就算是睡着了,他心里还惦记着姜宪到底睡着了没有,所以姜宪一动,他就醒了,等到姜宪摇他的肩膀时,他已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头脑清醒地道着:“怎么了?口喝了想喝水吗?还是肚子饿了?”

    他知道她今天一直在应酬别人,恐怕没有怎么坐下来好好地吃饭。

    姜宪摇了摇头,想问问他,云林这么个猛将,他为什么会把云林放在居庸关,而且一放就是六年,他就不怕云林不满?不怕云林不服?不怕……她猜疑云林是来监视她的……

    可当她望着李谦那点漆般的眼眸,望着他因为太过关切而显得有些严肃的面孔,她突然觉得有些可笑。

    有些事,只是她的记忆。

    李谦,并不能和她分享。

    她的情绪顿时变得低落起来。

    前世的事,难道就永远都没有答案吗?

    她又能向谁寻求那些困惑呢?

    “睡吧!”姜宪蔫蔫地道,“我就是突然醒过来,有点害怕。”

    她说着,重新闭上了眼睛。

    李谦望着姜宪,她纤长浓密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轻轻地颤着,眼珠在眼皮下滚动,分明是在装睡。

    他还想和姜宪一辈子就这么走下去,可他和她之间还有那么多的不同和矛盾,他不希望姜宪有事瞒着他。

    那只会让他们之间越走越远。

    李谦略一思忖就做了决定。

    他轻轻地摇着姜宪的肩膀,笑道:“那你就陪我说说话吧——我被你吵醒了,一时也睡不着了。”

    姜宪心生歉意。

    她自己没管成亲的事,可看看大伯母和孟芳苓那团团转的样子,她也能想象做为娶亲的男方有多么的忙了。可李谦却在她面前没有说一句话,李长青更是欢天喜地,只要她流露出些许的尊敬就恨不得掏心掏肺……好不容易婚礼的事告一段落了,李谦正是好眠的时候,却被她给吵醒了。

    不知道他是不是那种中途醒过来之后就很难安睡的人。

    有一段时间她就是这样。

    会一直眼睁睁地看着天色渐渐泛白才能勉强闭着眼睛睡一会儿。

    可再过几个时辰他们就要回门了,大哥素来对李谦挑剔,李谦去见大哥的时候肯定也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姜宪起身靠在了床头,笑道:“你想和我说什么?”

    李谦扭身去把她搭在床边的夹衫拿过来给她披上,和她并排靠在床头,这才笑道:“也没有什么,就是看你睡不着,索性陪你说说话。”

    姜宪微微一愣。

    李谦怎么知道她睡不着?

    她呼吸微滞。

    从前也是这样。

    每次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别人看不出来,他都能察觉到。

    那些服侍她的人相处久了,能感受到不奇怪。可前世,她和李谦一年也见不到几面,何况关于她的事从来都是宫中的大事,等闲人根本不容窥视,他就算是有心,也不可能打听到如此的详细。

    有一次她问孟芳苓,怎么知道她心情不好。

    孟芳苓笑着告诉她,如果你时时刻刻地把一个人放在心上,那她的一举一动、喜怒哀乐都能感受的到。

    那时候她觉得孟芳苓的话有些夸大。

    可现在,她心中一动,觉得孟芳苓的话……也许有些道理。

    姜宪不由得口干舌燥。

    她舔了舔干燥的红唇。

    李谦的心里顿时像火在烧。

    他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转身捧了她的脸,轻轻地贴着她的面颊,温柔地喊着“保宁”、“保宁”:“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曾经约定过什么?有什么事的时候都不要瞒着对方。我知道你心情不好,肯定是遇到什么事了。你要是不想说,就那暂时不说,可等你要说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遇到了什么事呢?”

    李谦的怀抱是如此的暖和,他的声音里隐隐带着求而不得的期盼,让她的脑子顿时晕乎乎的,想就这样只在这个怀抱里,永远都不要离开。

    “宗权!”姜宪回抱了李谦,她脑海里浮现他在金銮殿一面回她的话,一面打量着她时那略带几分轻挑的眼神。

    姜宪忍不住笑起来。

    他在她面前,可是什么丑都出过了……相比之下,自己可比他强多了……

    她想着,有些话就这样不经意间说了出来:“我要是做了太后,却养着赵玺,你却成了辖制一方的大将军,你还会护着我吗?”

    “你是什么意思!”好好的温馨骤然间冰冷刺骨,李谦捧着她的脸,眼睛泛红地盯着她,像个随时要扑上来把她拆骨入腹的恶狼,她若是再敢说一句让他不悦的话,他就要一口吞噬了她似的。

    姜宪应该感觉到害怕才是。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不仅没有感觉到害怕,反而有种在逗着只外形凶猛,对别人都毫不留情,对她却没有办法的大犬的感觉。

    她大声地道:“要是我嫁给了赵翌,却没有子嗣,赵翌死后,我只好拥立赵玺为皇帝,垂帘听政做了太后,像曹太后那样每日和群臣唇枪舌战,斗来斗去的……”

    “保宁!”李谦的面色一沉,看她的目光猝然深如枯井,冷漠,平静,安然无澜,透着森然的告诫。

    姜宪心中一紧。

    前世,她最怕李谦这样看她了。

    每当他这样看着她的时候,那就是要把她的事管到底的意思。

    不管她怎么发脾气,笼络,变相地服软,他都不为所动。

    特别是在她的私事上。

    有着出人意料之外的固执。

    只是没等她开口,李谦已道:“你后悔嫁给我了?”

    姜宪这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

    可事已至此,就算她想补救,也没有办法把话说圆了。

    她咬了咬唇,脑子飞快地转了起来。

    李谦已经再次逼问:“你后悔嫁给我了吗?”

    见他反复地追问这个问题,姜宪松了口气。

    她如同恶人先告状般地道:“我说了我后悔嫁给你的了吗?为什么每次和你说什么你都抓不住重点。我是说,如果我落到那个地步,你还会护着我吗?”

    李谦闻言眨了眨眼睛,过了一会好像才明白她的意思。(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慕南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慕南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慕南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慕南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