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亲人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慕南枝第二百七十九章 亲人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给李长青磕了头,敬了茶,李谦和姜宪并肩而立,等着李夫人递茶给他们,好给何夫人磕头。

    谁知道李长青却指了指旁边空着的太师椅,和颜悦色地对姜宪道:“郡主,宗权的娘不在了,可她活着的时候,一直就盼着宗权能长大成人,成家立业。你们就当她还在,给她磕个头,喊声娘吧!”

    那他们又该喊何夫人什么呢?

    姜宪望着面色带着几分悲凉,行事却简单粗暴的李长青,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李谦却像早已习惯了父亲的作派,什么也没有说,拉着姜宪再次跪到在蒲团上,恭敬地给空着的太师椅磕了三个头,喊了声“娘”。

    姜宪立刻照做。

    李长青的眼中已泛起了水光。

    他从兜里摸出了一对带着藤黄色沁色,成色十分普通的羊脂玉手镯放在了放见面礼的托盘上,颇有些感慨对姜宪道:“这是宗权他娘的陪嫁,是她从娘家带过来的。宗权她娘弥留之际曾经说过,这是她娘家传女不传儿的老物件,如果有女儿,这手镯就给女儿。可惜我们没有女儿,这东西就留给宗权的媳妇了。我也保留了十几年了,如今就照着宗权她娘的意思,给你吧!还请郡主不要嫌弃。”

    姜宪一愣。

    她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李长青还惦记着李谦的生母。

    难怪前世他会那么早就致仕。

    他是在给李谦让路吧?

    姜宪不由对他心生敬意。

    她索性对着空出来的太师椅又磕了三个头,这才双手接过了那对李谦生母留下来的玉镯子,诚心地道:“爹,我会好好保管好娘留给我的东西的。”

    李长青嘿嘿地笑,看得出非常的高兴,道:“保不保管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把这镯子传下去。”

    言下之意,是让他们早些开枝散叶。

    大部分人都听懂了。

    有人窃窃私语,有人善意低声道:“李大人这是急着抱孙子了!”

    屋子里一片嬉笑声。

    姜宪的脸火辣辣的。

    京城功勋之家,媳妇几乎不和公公说话的,更不要说在这样的场合说出这样的话来。

    但她又发不出脾气来。

    倒不是场合不对,她怕得罪李长青。而是她深切地体会到了李长青做为父亲对儿子的殷切期盼,她没办法无视这种关爱。

    只好瞪了李谦一眼,捧上了见面礼。

    是两件道袍,四双鞋,六双袜子。

    这当然不是姜宪做的。

    先不谈姜宪的针线如何,这门亲事决定的如此急促,姜宪就不可能做得出来。

    尽管如此,李长青收到媳妇的见面礼时还是乐得合不拢嘴,不停地称赞这女红做得好。

    姜宪大言不惭地受了。

    李谦看着,无奈地摇头。

    他这是典型的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姜宪对他父亲不满了,就找他出气。

    可他能说什么?

    一个是他爹,一个是他老婆,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之下。

    他只好朝着李夫人使了个眼色。

    李夫人颇有些同情这对新婚的夫妻——公公是个不靠谱的,婆婆是个不管事的,以后这家里可怎么办!

    这所谓的认亲,还是快点完,快点了事吧!

    她思忖着,忙笑道:“新娘子该给何夫人敬茶了!”

    两人给何夫人磕了头,姜宪见李谦称何夫人为“母亲”,也就照着喊了一声,敬了茶。

    何夫人只受了他们半礼,笑容有些勉强地接过了茶盅,象征般地小呷了一口,给了一对镶红宝石的赤金手镯做见面礼。

    姜宪回的见面礼是和李长青一样的。

    何夫人明显神色大霁,亲自上前去携了她起身,和气地问了她几句“刚刚到家里来,还吃得习惯吗?睡得如何?有什么觉得不舒服的地方记得跟我说,家里这么多人,就是伺候人的。不用觉得不好意思不敢指使人”之类的话。

    姜宪很想告诉何夫人,就算你心里是这么想的,也用不着当着这么多人面说出来。这家里要正常的运转,没有这些仆妇,单靠你一个人是不行的。

    御下,是要恩威并济的,不是靠一味的恩赏,也不是靠一味的威吓……就凭她这一番话,就把整个李府的仆妇都给得罪了。又没有李长青的支持,难怪她指使不动人了!

    姜宪笑着应是。

    没出三服的亲戚里就再也没有比新人辈份高的了。

    姜宪以为接下来该给李谦的堂兄敬茶,给弟弟见面礼了。谁知道李长青却把坐在他下首的高伏玉引荐给了姜宪:“这位是伏玉先生。我结拜兄弟,行七,你们称他七爷就是。”

    原来这就是李家的那个军师。

    可能是因为这屋里还有几个面生的中年男子,看那气度,纵然不是官宦,也是豪贾,多半是李家的同盟或是一些官场上结交的人物,有些话不好当着这些人面前说吧!

    但这样的排序,已见李长青对高伏玉的重视。

    姜宪随着李谦给高伏玉敬了茶。

    因高伏玉不是之前礼单上出现的需要准备见面礼的人,姜宪没有给他准备合适的鞋袜,就送了个扇络,一个眼镜袋。

    高伏玉笑着道了谢,回礼是用礼盒装着的文房四宝。

    姜宪一看就知道是京城翰墨苑出品的,而且还是去年的旧款,有钱就能买得到。

    高伏玉在她的见面礼上并没有花心思。

    姜宪因此对他不太待见。好在她给高伏玉的见面礼也只是随手指的。

    之后李夫人为她引荐了李谦的从哥李麟,庶弟李骥,继弟李驹和继妹李冬至。

    李麟是个高挑英俊的男子,笑得时候和李谦有些相似,都是那种看上去很爽朗的男子。可他没有李谦的五官长得周正,目光也没有李谦那么明亮,不如李谦那样耀眼。

    李骥则长得既不像李谦也不像李长青,他是个面目温和的少年,皮肤白皙,笑容腼腆,姜宪给他见面礼的时候,他小声地道谢,一副温驯无害的模样。

    姜宪猜他长得像他的生母。

    想到这里,姜宪意识到自己好像目前为止都没有看见李长青的这位姨娘,是没让出席这种场合还是已经病逝了?

    她有点后悔没有仔细地打听李家的情景。

    李驹长得则完全像何夫人。精致的五官,如玉的肌肤,高傲的神情,有着少年人特有的骄纵和傲然,姜宪觉得很有趣。

    李冬至和李驹则一看就是兄妹俩,两人像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都非常的漂亮。

    但她看姜宪的目光却有些怯生生的。

    姜宪不免猜测这会不会是因为儿子是由父亲教导,女儿是由母亲教导的缘故。(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慕南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慕南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慕南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慕南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