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早膳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慕南枝第二百零一章 早膳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操!”李谦骂道,跳起来就要走,“他怎么这么快就折回来了?钟天逸这混蛋,他不是说他的轻功在江湖上排名前三吗?”又回头交待姜宪,“保宁,我等会再来看你!我想对你说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这家伙,就没有个正形的时候!

    姜宪瞪了他一眼,道:“有什么话明天再说,你们这样你来我往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好,好,好。”李谦是百依百顺,“那我明天再找你说话。”推开窗就跳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姜律领着几个人跑了进来,看见内室开着的窗棂气得脸色铁青,质问姜宪:“是不是李谦那痞子来过了?”

    姜宪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道:“你们有什么恩怨是你们自己的事,别拖我下水。我要去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你也别往我这里跑了,这眼瞅着就要天亮了,你还休息不休息了?你不是准备明天回京城的吗?你这个样子行吗?”

    姜律气极,道:“我这是为了谁?”

    姜宪只好妥协,笑道:“我知道哥哥是为了我,可今天大家真的很累了,不如快些歇了,明天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好不好?”

    “女生外向。”姜律犹不解恨,道,“没想到连你也不能免俗。”

    姜宪赔着小心,好不容易把姜律给哄走了,自己已是筋疲力尽,倒在床上就睡着了,什么担心害怕统统都不知道去了哪里,连个身也没有翻,早上起来的时候手臂都麻了,看见有着双秋水明眸的七姑时,她半晌才记起来。

    七姑还带着两个十七、八岁的丫鬟,一个是她之前也见过的香儿,一个叫坠儿,七姑领着两人笑盈盈地给她行礼,恭敬地称她为“郡主”,并道:“大爷的信早几天就送到了太原,奴婢们因是随车走的,路上耽搁了些行程,今天才到。郡主这些日子委屈了。”然后指了香儿道,“这小丫鬟您早就认识了,她勉强也算得上伶俐,这几天就由她跟着刘公公学着怎样服侍您,您看可好?”

    姜宪毕竟是个没有出阁的小姑娘,身边服侍的也多是宫女,体己的事还真有些不习惯使唤刘冬月,闻言不由得松了口气,觉得这样刘冬月也可以轻松些,遂点了点头,叫刘冬月进来,把人交给了他。

    七姑然后指了坠儿,笑道:“她梳着一手好头,还能认几个字,郡主若是没事,还可以让她帮您读读词话,抄抄经书。”

    姜宪身边服侍的祖上三代都得查得清清楚楚,她还不太习惯让陌生的近身服侍。

    她笑着把人收下了,道:“不过是身边没有人手,暂时借过来帮几天忙。读词话抄经书就免了,有人帮我把这头发梳整齐我就要念一声‘阿弥陀佛’了。”

    三个人都抿了嘴笑,善意十足,气氛温馨而美好。

    七姑去打了水进来,坠儿在她吩咐下给她梳了个简单的纂儿。

    姜宪觉得脑袋都轻了几斤。

    香儿拿了个首饰盒进来让姜宪挑要戴的首饰。

    里面祖母绿满池娇的分心,赤金填玉的簪子,衔着红宝石的凤钗,莲子米大小的南珠发簪,钳百宝的梳蓖,堆纱做成的绢花,镶点翠的大花……不管是珠光宝气的金银饰品还是精致别样的绢绒绸花都有。

    “这是哪里来的?”姜宪笑着,不由从中拿出了朵粉色的牡丹花。

    那花有酒盅大小,粉柔娇美,连花瓣的深浅都染得栩栩如生,乍一看,分明就是朵刚刚盛开的赵粉。

    “真是好手艺!”她赞道。

    宫里的东西越做越规矩,也就越来越没有趣味。

    这样有灵气的东西,宫里是做不出来的。

    “是江南过来的?”她猜。

    “郡主真是好眼力。”七姑笑道,“这是钱塘绢花李家的东西。在太原也有分店。只是品种不多,只有这朵牡丹还算精巧,奴婢就挑了这朵……”

    姜宪想到她跳进郑大人胡同时那矫捷的身手,不禁笑道:“没想到七姑还会挑绢花!”

    七姑若有所指地笑道:“在其位谋其政,我这也是慢慢地在学,若是有失礼之处,还请郡主不吝指教。”

    “这你可问错人了。”姜宪笑着,把绢花放进了首饰匣子里,把那莲子米大小的南珠发箍拿出来试着戴了戴,“我也不太懂这些。原来都是身边的两个宫女操心。”

    “以后若是遇到了,奴婢一定请教两位姐姐。”七姑恭谦地笑着。

    两人絮絮叨叨的。

    姜宪把自己感兴趣的首饰拿出来都试着戴了戴又全都放回了匣子,最后素着衣饰站了起来,准备去用早膳。

    七姑一句多的话也没有说,笑着陪姜宪去了旁边的花厅。

    各式小菜、点心、粥面摆了一桌。

    姜宪笑道:“这也太多了!”每样只留了一筷子,其他都赏了人。

    香儿刚来,还不敢上前,就在刘冬月身边打着下手,帮着递个帕子拿下布菜的筷子,跟着刘冬月学着怎样服侍姜宪用膳。

    姜律闯了进来。

    或者是因为宿醉,或者是因为心情,他显得有些憔悴,看了桌上的早膳一眼,蔫蔫地道:“早上就吃这个吗?有没有打卤面?给我来一碗!”

    谁早上吃打卤面?

    油腻腻的。

    有李谦的人在姜宪的跟前,姜宪还得顾着姜律的面子,好脾气地吩咐香儿去厨房让灶上的人给做碗打卤面过来。

    姜律目露满意之色,端过刘冬月捧的茶喝了一口,道:“怎么?李谦没有过来吗?”

    姜宪气结,道:“他没有过来。你是来找他的吗?他应该住在隔壁的院子里吧?你可以去那里找他!”

    “我找他干什么?”姜律不以为然地道,“我是怕他跑到你这里来叽叽歪歪的。”他说着,掩着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姜宪见他眼底泛青,心痛地道:“阿律哥,用了早膳就回屋再睡会吧?我们明天启程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

    姜律摇了摇头,道:“还是早点回京的好。”

    李谦兵强马壮,他在这里有些不放心。

    姜宪在这方面颇为随意,觉得既然姜律觉得没问题,那肯定是能够克服,不再说什么,低了头喝粥。

    很快,姜律的打卤面就摆上了桌。

    他在吃之前问:“知道李谦去了哪里吗?”

    昨天晚上他们一个睡东厢房,一个睡西厢房。

    姜律一早起来就没看见李谦,找了圈也没有找到人。

    亲们,今天的更新!

    ps:七月初,正是票仓满满时,求各位亲的手中的月票啊……还请各位不吝支持!

    o(n_n)o~

    ※(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慕南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慕南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慕南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慕南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