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追赶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慕南枝第一百七十九章 追赶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在这个时候,能让姜律和王瓒同时离京,除了姜宪,没有第二个人,第二件事。

    赵啸腾地一下从床上跳了下来,失声道:“快,快去给我准备车马,查查姜律和王瓒现在在什么地方?”

    姜律和王瓒日夜兼程,不过两天的功夫就到了定州。

    随身的侍卫都已经快要口吐白沫了,姜律的随从福升不得不提醒姜律:“大公子,今天晚上我们还是在这里歇会吧?已经跑死好几匹马了。”

    只有一骑的侍卫就不可能日夜不停歇,也就意味着这些人不能跟着他们去山西,意味着他们会缺少兵力。

    姜律的脸色发青,不得不下令众人夜营休整。

    王瓒眼眶深陷,眼底发青,看上去像被饿了几天的逃荒人reads();。

    他站在山坡上望着那些侍卫搭建营建,沉默的像座山。

    姜律不由地叹气,递了个水囊给他,温声道:“你昨天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喝口水润润喉咙,我叮嘱福升给你熬了点肉汤,你多少喝一点。别人没有找到,你先倒下了。”

    王瓒低下头,接过姜律的水囊连喝了几大口,甚至还因为动作太过粗鲁而把水溅在了衣襟上。

    “谢谢!”他声音厮哑地道,“也不知道保宁现在怎样了?”

    姜律抿着嘴静默了一会,低声道:“她不会有事的!”

    如果保宁是和李谦私奔的话……

    这个猜测,姜镇元和姜律都下意识地没有告诉王瓒。

    可如果是劫持的话,李谦还没有联系他们,也许是还没有安顿好,也许是代表李谦和他们讲条件人还没有联系上他们,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只要能追上李谦,他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动了。

    姜律想着,顿时觉得有了希望。

    他拍了拍王瓒的肩膀,道:“别担心,太皇太后说过,保宁是个福人。有福的人有运气,她会凶逢化吉的。”

    既然有福,为何又父母双亡,寄人篱下?!

    王瓒望着夜幕下的山林,目露茫然。

    而此时的姜宪正在一片山林里宿营。

    李谦提着一盏小小的灯笼,笑着问坐在马车里的姜宪:“你真的不和我一起去吗?”

    “不去!”姜宪不耐烦地道,语气里有着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得的犹豫,“我最讨厌往树林去了,每次去,那些虫子都会咬我,痒好长的时间……”

    “我这里有香囊。”李谦说着,指了指腰间挂着的荷包,“戴上就不会被虫子叮咬了。这是当年你曾祖父征讨苗疆的时候委托百草堂做的,据说连瘴气都防……”

    这药如今成了军中必备,百草堂也因此赚了个盆满钵满。

    他怕路上会在山林里宿夜,提前准备好的。

    谁知道姜宪却道:“你得了热疖为何要喝金银花饮不喝霍香正气水?”

    虽然都是夏季消暑的汤饮,可金银花饮是清热解毒,霍香正气水却是治夏热所患的风寒。

    李谦失笑,看她的眼睛在朦朦胧胧的灯光下仿佛空中的星子,熠熠生辉。

    “那我自己去了。”他的声音温柔得如那春末的夜风,“给你捉几条小鱼烤着吃。”

    姜宪忍不住就笑了起来,大大的杏眼弯弯如月芽儿,李谦强忍着才没有伸手去抚她的眼角:“你钓不到大鱼就说,何必拿什么烤鱼来应付我。难道大鱼就不能烤着吃?”

    越深入山西,李谦就越放松,特别是在娘子关和那个叫钟逸天的人汇合之后,李谦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姜宪不记得钟天逸这个人,却知道李谦手下有一员大将叫钟天宇,是另一个如云林一样智勇双全帅将,一直镇守甘肃,她没见过。

    这个钟天逸不过十七、八岁,沉着脸的时候眉宇间透着几分凶悍,笑的时候却显得活泼开朗,看他的着装谈吐,应该是李家去福建时留在山西的底牌reads();。而且他这么快就被李谦委以“重任”,显然是李家的死忠,且对李谦个人十分的推祟。

    姜宪怀疑他不是钟天宇的哥哥就是弟弟。

    李谦低低地笑,笑声轻快又清越,听得出,他很高兴。

    自那天姜宪和他把话说开之后,姜宪也越来越放松。

    他知道,她已经意识到他不可能把她送回京城了,她等着姜律来救她,所以干脆不去想能不能回京的事,抛开那些杂念,怎样舒适就怎样的过日子。

    好比现在,她就拒绝了他一起去山林小溪垂钓的建议。

    他觉得这样很好。

    能不能留下姜宪,首先取决于他能不能说服姜律,能不能得到姜家的承认。

    这一段路程,也许是两人之间最后的时光,也许是全新的开始。

    都是值得纪念和怀念的。

    既然如此,何不让他们好好地享受这段时光。

    李谦帮姜宪掩好车帘,隔着帘子小声地叮嘱她早点歇息,若是睡不着,就让刘冬月给她读词话本,他最多一个时辰就会回来。若是他回来的时候她还没有睡,就给她烤鱼,让她尝尝他的手艺。若是他回来的时候她睡了,明天就煮鱼汤她喝……

    林林总总,听得刘冬月都有点抬不起头来,心里眼泪哗哗直流。

    郡主还说她是被劫持的,有被人劫持了日子过得比劫匪还舒服的吗?

    要是大公子追了过来,郡主要跟李谦去山西,他该怎么办啊?

    跟着大公子回宫?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回慈宁宫就想都不要想了,能留下条命就不错了。

    继续跟着郡主?郡主的级别不够,不能配内侍啊!

    要不,跟郡主商量商量,想办法嫁的时候让皇上封郡主个公主?

    刘冬月在那胡思乱想,李谦已把灯笼交给了随身的小厮,领着几个人走了。

    他忙道:“郡主,您是听听词话还是歇一会。今天又赶了一天的路,您辛苦了。”

    姜宪兴趣阑珊,答非所问地道:“你说,要是我想明天白天去垂钓,李谦会答应吗?”

    刘冬月还真不知道。

    李谦平时对姜律千依百顺,可一旦涉及到赶路的事,凭姜宪怎么说他都会坚持己见,丝毫也不动摇。

    可这样的话他不敢跟姜宪说。

    他怕姜宪不高兴,可他也不能不答。

    “郡主,”刘冬月只好心里苦道,“我觉得您还是别去山林里玩了,谁知道里面有些什么?我去年夏天的时候就听人说,曹太后去万寿山避暑,就有个随行的小内侍被蛇给咬死了。反正我是不想去的……”

    ※

    亲们,月票3550加更。

    o(n_n)o~

    ps:想入普通群的请申请71755570

    ※(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慕南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慕南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慕南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慕南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