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下旨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慕南枝第一百七十七章 下旨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太皇太后听了,又是一阵沉默。

    曹宣琢磨不透太皇太后此时是怎么想的,只有静心屏气地侯着,心里却急得不得了。

    姜律是少年将军,骑射功夫了得,而且带着王瓒已经比他早走半天,太皇太后这里再耽搁下去,他怕自己就算是求得了圣旨也没办法及时赶到。

    他神色间不免露出几分焦虑。

    太皇太后看着不动声色地坐直了身子,向着曹宣伸出手去,一副要下坑的样子。

    曹宣忙上前躬身扶了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站在了炕头前的踏脚上,比身材高挑的曹宣就高了那么一点点reads();。太皇太后道:“曹宣,你把你姑母给我的懿旨留在我这里吧!”

    没有说要干什么?

    曹宣犹豫了两息,就把懿旨给了太皇太后。

    他觉得这世上没有谁比太皇太后更疼爱姜宪了,她肯定舍不得让姜宪难过,就像当年,永安公主要嫁给姜镇英,太皇太后不同意,可最终还是依了永安公主一样。

    太皇太后拿到了盖了凤印的懿旨就喊了孟芳苓进来,然后把懿旨递给了孟芳苓道:“你这就去准备好文房四宝,我和承恩公要用。”

    曹宣愕然。

    太皇太后道:“既然要下圣旨,总得有个人拟旨。我看就由你来好了。”

    也就是说,太皇太后答应了。

    曹宣松了口气,觉得自己的人又缓了过来。

    他忙着太皇太后去偏殿的书房,然后按着官样文章的格式写了两份圣旨。

    太皇太后看着直点头。

    孟芳苓走了进来,拿了三份空白的圣旨进来,并笑道:“世子爷,奴婢怕你写坏了,就多拿了一张过来。”

    曹宣望着那五彩织金的复背,心情有些复杂。

    空白的圣旨应该不是那么好拿的吧?

    想是这么想,他还是坐下来认认真真,工工整整地用馆阁体把太皇太后认可了的旨书誊在了圣旨上,并在等墨迹干的时候问一直在旁边等着他写圣旨的太皇太后道:“要不要去行人司那边打听一下今天是谁当值?”

    玉玺不止一个,每个的用途都不一样,偶尔皇帝兴起,还会启用新玺。但不管怎样,最少都有七枚玉玺。其中除了刻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传国玉玺之外,还分别有皇帝用于封命诸侯三公时用的皇帝行玺、用于给诸侯和三公书信时的皇帝之玺、用于发国内之兵的皇帝信玺、用于封命藩国之君的天子行玺、用于与藩国书信的天子之玺、用于征藩用兵的天子信玺。

    而传国玉玺是由皇帝保存,其他的玉玺都由尚宝监管着。平时用玺的时候通常都是由行人司将用玺文书送至尚宝司,尚宝司发捐帖给尚宝监,由尚宝监的大太监从管着玉玺的女官处取玺。

    程序非常的复杂,繁琐。

    可自从孝帝为讨静妃,在静妃生下先帝之后给她进位的时候用了传国玉玺之后,加上先帝是个比孝帝更喜欢折腾的,赵翌又有曹太后又是垂帘听政……各种玉玺的使用就有点乱了。

    可不管怎么乱,想在这空白的圣旨上盖上有效的玉玺,就得由行人司的出面,行人司出面,就有可能惊动赵翌。惊动了赵翌,就意味着这件事会变得人皆尽知,众目睽睽,一个不小心,就会变得不可收拾。

    谁知道太皇太后眉也没有皱一下,起身吩咐曹宣一句“你拿着圣旨跟我来”,连衣饰都没有换,就这样穿着刚才见他的那件半新不旧的秋香色芦苇仙鹤图样的褙子,带着孟芳苓直接朝外走去。

    曹宣忙跟了上去,又因为不知道太皇太后是怎么样的,忍不住小声地提醒太皇太后:“我来之前问过,今天行人司当值的是翰林院学士吴辅成……”

    吴辅成出身寒微,早年进京赶考的时候借居在京郊的长椿寺,镇国公府去世的老国公夫人去寺里还愿的时候曾经救了卧病在床的吴辅成一命,吴辅成很是感激,逢年过年的时候总会去探望老国公夫人。两家颇有些往来。

    太皇太后看了曹宣一眼reads();。

    曹宣心中一颤,总觉得太皇太后那一眼若有所指似的,心里不免发虚,不敢再说什么。

    很快,太皇太后出了慈宁宫,往内务府去。

    曹宣一愣。

    内廷十二衙门就设在内务府。

    难道太皇太后要直接去尚宝监不成?

    可没有尚宝司的捐贴,尚宝监是不敢用玺的。

    太皇太后应该很清楚才是。

    她老人家这是要干什么呢?

    内务府巴掌大小的一个地方,十二衙门的大太监全在内务府办公,就是曹太后在的时候,对他们也是客客气气的,太皇太后亲临,根本就瞒不住。这都是小事,怕就怕泄露了圣旨上的内容。

    曹宣忍不住再次道:“太皇太后,您看我们要不要想办法先到行人司那里拿下个公文……”

    太皇太后理也没理他,只是催着抬了肩舆有内侍:“快点!”

    内侍们不敢耽搁,小跑起来。

    曹宣没有办法,只得跟上。

    很快,他们进了内务府。

    来来往往的内侍都看傻了眼。

    太皇太后示意随行的太监:“关门!”

    她身边的随行太监立刻把几个还没有走远的内侍、少监拎了回来,关上了大门。

    太皇太后就问那几个被拎进来的少监:“尚宝监在哪里?”

    能在这里走动的就没有一个傻的,那少监立刻一副鹌鹑样,忙道:“奴婢这就带您去。”

    太皇太后点头,由孟芳苓挽扶着往西边去。

    曹宣犹豫起来。

    太皇太后一个留在原地的随行内侍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根廷杖,对院子里的那些内侍喝道:“全给我贴墙站了。”

    不仅把那几个内侍喝斥住了,那些原本在窗后面看热闹的几个内侍也忙缩回了头。

    整个内务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

    曹宣苦笑。

    太皇太后显然早有安排,他留在这里既不能阻止也拿不出更好的办法来,还不如跟着太皇太后。

    他赶去了尚宝监。

    看见尚宝监的大太监领着二、三十个内侍跪在院子,太皇太后站在台阶上,目光冷冷地看着远处的天空,原本慈祥的面孔冰冷冰冷,一个穿着正六品服饰的内侍被随着太皇太后过来的内侍按在地上,脸上蒙着打湿了的桑皮纸,因为窒息而拼命挣扎着。

    ※

    亲们,月票3500加更。

    o(n_n)o~

    ps:谢谢大家的关心,已经安全顺利地回到了家里。

    ※(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慕南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慕南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慕南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慕南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