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追踪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慕南枝第一百七十章 追踪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把曹宣叫来干什么?

    难道也教训一顿?

    可这件事关曹宣什么事啊?

    金宵和邓成禄面面相觑。

    姜镇元已道:“从昨天到今天,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应该也累了,都在这边客房歇了吧。等会我让人喊你们用午膳。”

    嘉南郡主还没有找到,他们所说的话还有待查证。

    这是要把他们软禁在镇国公府吧?

    邓成禄觉得这样挺好,可以为自己正名;金宵则是心虚,不敢顶撞姜镇元。

    两人齐齐应诺,跟着小厮退了下去。

    镇国公镇立府百余年,树木葳蕤,随处都是合抱粗古树,古朴而又幽静。

    金宵感慨道:“镇国公府可真漂亮!我们那里很少见到这么大的古村reads();。”

    邓成禄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没有理会金宵。

    金宵也不恼,继续在那里感慨:“难怪大家都要往京城跑。京城真是物华天罗。不过,像镇国公府这样的宅子,在京城也很少能见吧?我听人说,他们家有几株百年的墨菊,不过他们家不大喜欢显摆,很多人不知道而已。我原来还想借着郡主看看那两盆闻名遐尔的墨菊的,现在恐怕看不到了……”

    邓成禄依旧一副神游太虚的模样。

    金宵想到这个不声不响的,最后却摆了他一道,现在还瞧不起自己似的不愿意搭理自己,不免有些生气,“喂”了一声,嘲讽道:“安陆侯世子爷,枉我平时等你那么好,你竟然在镇国公面前告了我一状。现在若有所思的样子,不会又在心里盘算着怎么在我背后捅我一刀吧?”

    邓成禄闻言嗤笑,道:“难道我在镇国公面前说的话都不是事实吗?我有一句陷害你的话吗?我有一句不属实的话吗?你自己品行不端,还责怪别人纠正了你的错误,我长了这么大,读了这么多书,也算是见识过不少人了,还从来没有遇到一个像你这样的……”

    这不说话的人平时不说话,要说起话来能要你的命。

    金宵辩无可辩,只好气愤地道:“你不愧是读书人,出口成章。我说不过你还不成吗?”

    邓成禄也不是那胡纠蛮缠的人,见金宵认输,不仅没有胜了的骄傲,反而觉得自己有些得理不饶人,有失读书人的风度。

    “你以后别做这种事了。”他好心地劝金宵,“这家务事,通常是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的。还好嘉南郡主跟着那个李谦走了,如果李谦是骗你的呢?你岂不是害了嘉南郡主!”

    金宵见邓成禄说话真诚,心中的不满也渐渐散去,想到两人同时被姜镇元怀疑,也算是难兄难弟了,说话的语气也就柔和起来了:“这还用你来说。我当然不会凭着那李谦片面之词就去帮他了,我还曾经查过,李谦和嘉南郡主的确私交甚笃。不然我怎么会出手帮李谦呢!

    “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

    “我的确是不应该插手这件事!

    “但我只要一想那天赵啸在仁寿殿臣对,我心里就觉得很憋屈。

    “我父亲小时候曾经我说,这世上有才能的人多得很,可为什么只有有限的那几个人能入阁拜相,能授爵荫妻……因为他们比常人付出的更多,思量的更多。

    “让我不要总是认为理所当然。

    “我这次算是受了教训了。”

    邓成禄知道他是在说赵啸在皇上面前玩手段的事。

    他想了想,还是拍了拍金宵的肩膀,劝他道:“善骑者坠于马,善水者溺于水。有时候有些事做得太多,未必是件好事。”

    金宵轻轻地“嗯”了一声,觉得和邓成禄又亲近了几分。

    他小声地问邓成禄:“你说,镇国公喊了曹宣过来会说些什么?”

    “不知道!”邓成禄回答的得快,这让金宵不由地怀疑邓成禄知道却不想告诉自己。

    他向邓成禄保证:“你悄悄地告诉我一个人还不成吗?我保证不告诉别人!”

    邓成禄的嘴唇抿得死死,一路上任金宵怎么说也没有和金宵说一句话。

    ※

    被姜镇元请过来的曹宣十分的忐忑reads();。

    他来之前甚至和自己的幕僚商量了半天,也没有猜出姜镇元单独叫自己来的用意。

    曹宪身资挺拔,风仪雅贵地站姜镇元的书房外,等到小厮通禀出来,这才整了整衣袖,不紧不慢地跟着小厮进了书房。

    书房窗扇紧闭,空气显得有些浊浑,显然书房里的窗户并没有在早晨的时候打开通风。

    看来昨天晚上有事情发生?

    不知道这件事和他有什么关系?

    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姜宪找到了,他也不是第一个为她狂欢的。

    而现在,姜镇元恐怕除了这件事再也没有什么事能让他让在眼里了。

    那姜镇元找他到底是为什么事呢?

    曹宣上前给姜镇元行了礼。

    姜镇元大马金刀地坐在那里,目光冷峻的打量着他,甚至没有让他坐下来已开门见山地道:“承恩公,我们有了嘉南的消息。据说,她被山西总兵李长青的长子李谦带去了山西。我找你来就是想问问你,清蕙乡君这些年来一直陪在嘉南身边,不知道她认不认识李谦这个人?”

    曹宣的汗唰地一下就冒出来,湿透了他的脊背。

    镇国公,是在说,姜宪和李谦私奔了吗?

    他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是听错了。

    曹宣朝姜镇元望去。

    姜镇元的目光清明而又严肃,如果一个睿智公正的长者。

    曹宣却觉得刺目。

    他喃喃地道:“您,您说的是真的吗?嘉南郡主和李谦……去了山西?”

    “我已经让阿律和阿瓒赶去了。”姜镇元冷冷地道,“最多五、六天就能把嘉南接回来了。”

    曹宣木然地点头。

    他的思绪根本没有放在姜宪私奔这么震惊的消息。

    而是在想,姜宪什么时候和李谦这么好了?

    姜宪竟然跟李谦去了山西。

    李家对曹家忠心耿耿,他也好,在万寿山的姑母也好,都把李家当成了忠臣,指望着李长青在山西稳了脚让曹家能重返庙堂呢!

    可现在,李谦却和嘉南郡主私奔了!

    曹宣想到几次姜家对曹家的退让,想到李家这次去山西姜家所表现出来的不以为然。

    姜家和李家……是不是一个在曹一个在汉,早就勾结在了一起。

    曹宣觉得自己好像站在海里,快要窒息的死去了。

    如果姜家和曹家早就勾结在了起,他以为的铜壁铁壁原来不过是冰雪,太阳一出来,就会消失殆尽。

    ※

    亲们,今天的更新。

    o(n_n)o~

    ※(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慕南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慕南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慕南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慕南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