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有事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慕南枝第一百四十六章 有事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李谦看着姜宪那一脸不耐烦的样子不仅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反而目光温昫地笑了笑,朝四处张望了片刻,好像确认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他们很安全似的,低声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的马车在庄子外面,我们马车上去说话。”

    的确。

    他要是被姜律发现了,不要他的命也要他脱层皮。

    而且最重要的是,会破坏她为李家设定的形象——在外人眼里,李家是保后党,是和姜家对立的。

    李谦跑来单独见她算是怎么一回事?

    姜宪这才发现李谦穿着一件非常方便攀爬的深靓素面粗布短褐。

    她忙道:“那快走!”

    说着,居然急急地走在了李谦前面。

    走了两步,她就觉得不对劲了。

    她怎么知道他的马车具体停在哪里……

    姜宪不由回头催着李谦:“你就不能快点?我第一次来这里,根本不知道怎么出去。”

    李谦笑了起来。

    目光灼灼,笑得比正午的阳光还要灿烂。

    “你随我来!”他笑着,和她擦肩而过,领着她往外走,走了几步还回过头来,确定她是不是跟了上来。

    姜宪沉着脸,挺直脊背和他往旁边一条杂草丛生的小径上去,若不是李谦带路她根本看不出那里还有一条路。

    他们身后突然传来低沉担忧的轻呼:“郡主,郡主,您,您在哪里?”

    走在前面的李谦身子一僵。

    姜宪已听出来人的声音,道:“你别担心。是刘冬月。刘小满的干儿子。奉了太皇太后之命服侍我到田庄来。”

    李谦的身子骨慢慢地松懈下来,转过身,目光专注地望着姜宪,道:“要不,把他也一起带上……你在马车里也有个服侍的人!”

    姜宪觉得这句话有些奇怪。

    他们在马车里秘谈,带上刘冬月干什么啊?

    不会这家伙知道自己订了亲,有个内侍始终在她身边,勉强算是避了个嫌?

    姜宪微微皱眉reads();。

    李谦马上道:“没事,我还带了人手,免得他嚷出去把别人引来了反而不美。”

    “不会。”姜宪道,“他是我身边的人。”

    也就是说,很忠心。

    就像从前他来找姜宪,那些宫女内侍个个都对他视而不见,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什么风声传出去。

    李谦知道宫里有一套自己的御下手段,而保宁自幼在宫里长大,看着柔弱,却不是那等什么也不懂的小姑娘。

    他温柔地笑,道:“都依你!”

    姜宪睁大了眼睛瞪着他,道:“你今天是怎么了?说话奇奇怪怪的。”

    李谦笑容更盛了,却没有像从前那样和她嬉皮笑脸,而是颇为低眉顺目地道:“那你在这里等一会,我把那个刘冬月带过来。”

    姜宪不免在心里嘀咕。

    李谦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好像变了个人。

    也不对,有段时间他也是这样对自己的。

    姜宪用手指绕着帕子仔细地回忆着。

    应该是在他慈宁宫逼宫之后,她封了他临潼王,他第一次进宫谢恩的时候,脸色还有些灰败,第二次进宫谢恩的时候就像现在这样,在她面前一幅千依百顺的样子,实际上……

    姜宪努力地想着。

    实际上那次他也没有从她手里讨了什么好处去……那他为什么要对自己一副千依百顺的样子呢?

    姜宪觉得脑袋隐隐作痛。

    从前的事,就像一个噩梦,不断地昭示着她的失败,无能、自作多情……想想就让她生不如死,她根本就不愿意想起来。

    姜宪揉着太阳穴。

    人的性格都是慢慢养成的。

    天成三年三月,西北大旱。鞑子十二盟共四万人南下,大同、宣府告急。

    之前方氏的弟弟陷害宣府总兵马向远,马向远妻儿惨死,投靠了鞑子。

    方氏的弟弟做了宣府总兵。

    兵临城下,他却缩在城内不肯出战。

    宣城战势惨烈。

    如果宣城失守,大同危矣。

    时任大同总兵的齐胜没有办法,只好派了参将李谦前去助阵。

    李谦亲率五百骑兵深入敌腹,齐胜正面出击,两人互相配合,先歼灭了鞑子一万人马,随后李谦又带了三千骑兵在祟礼附近斩杀了鞑子一万溃兵。

    是斩杀。

    全都杀了。

    只留了无主的战马。

    自此李谦凶名雀起。

    在武官中有“小白起”之称,在文官中有“武安君”的绰号reads();。

    方氏弟弟被吓破了胆,不愿意呆在宣府。

    她的伯父姜镇元因此推荐齐胜为宣府总兵,李谦为大同总兵。

    说起来,前世她伯父对李谦还有推荐之恩。

    等到她垂帘听政,第一个召见的武将就是李谦。

    此时离他功成名就不过三年而已。

    李谦的性格、为人处事应该都已有了雏形。

    那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姜宪想不透,隐隐有些不安。

    好像有什么事即将在她的眼前发生,她虽然不知道,但只要掀开那层纱就能看到真相,可她却始终没有办法掀开那层纱,只好任它不断地恶化。

    这种无力的感觉真是糟糕!

    姜宪在心里腹诽着。

    李谦领着战战兢兢的刘冬月走了过来。

    姜宪见刘冬月额头上都冒出豆大的汗水来,不由道:“你这是怎么了?”

    “没,没什么。”刘冬月的牙齿打着颤,还要说什么,李谦的手已落到了他的后颈上,笑道:“他怕我对你不利。”

    “怎么会!”姜宪笑道。

    刘冬月闻言身子一僵。

    可惜姜宪根本没有注意。

    李谦已一手拎着刘冬月的后衣领推搡着刘冬月和他一起走到了姜宪的前面,还揶揄地笑着刘冬月:“你怎么像个软脚虾似的,快点,我还要赶路。”

    他比刘冬月要高出一个头,这样拎着刘冬月像拎着个小孩子似的。

    姜宪看着有些不悦,对李谦道:“他是我的内侍,你对他客气点。”

    她知道很多男子都瞧不起内侍,可这些内侍却从小服侍她,比很多人都让她觉得亲近。

    李谦笑着没有说话,却走得更快了。

    刘冬月也没有说话,任李谦这样带着他赶路。

    姜宪叹气,快步跟了上前。

    大约半炷香的功夫,他们出了树林,一截掩藏在树林中的粉墙出现在姜宪的面前。

    粉墙上开了道黑漆角门,角门开着,旁边站了个年轻男子,和李谦一样穿着短褐,不过是黄藤色。

    他看见李谦和姜宪眼睛一亮。

    李谦却上前几步挡住了那男子的目光,将刘冬月交给了那男子,道:“云林,你等会带着他。”又转头对姜宪道:“是不是走累了?马车就在门外,你擦擦汗,上车喝杯水,我再慢慢和你说。”

    ※

    后台抽筋,没办法登录~~~~(>_<)~~~~

    心烦意乱的,没能写第三更。

    抱歉!

    ※(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慕南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慕南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慕南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慕南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