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两宫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慕南枝第一百三十四章 两宫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太皇太后眼睛微眯,心情有些烦躁。

    如果给皇上通报的真是这三家之一,那她来万寿山又有什么意义呢?

    太皇太后觉得自己对姜宪的婚事有些操之过急了。

    应该得到三家明确的回答之后她才来万寿山的reads();。这样就可以直接和曹氏把姜宪的婚事定下来。不过,错有错招,对有对招,既然不能把姜宪的婚事定下来,那就把皇上的婚事先定下来好了。

    太皇太后心中微安,但神色间却再也没有登船时的轻快。

    她沉着脸色,一直到下了船,见到来接人的曹太后也没有好转。

    曹太后做了十年垂帘听政的太后,早已奉行“以权力说话”,如今她已失去了权利,等同阶下囚,说得再多,做得再多也无济于补,不如保持风度,别人看着还好赞她一声有傲骨,没有失了太后的气节,她对太皇太后的冷脸也就不以为意,态度冷淡疏离却礼数周到的接待了太皇太后等人。

    姜宪却暗暗心惊。

    曹太后看上去比过寿的那会儿长胖了一圈,气色也不如从前好,可看人时的目光却比过寿的那会儿更锐利更冷酷了。

    只怕是手段也比摄政的时候更辛辣了。

    一行人在乐寿堂歇下,宫女内侍们忙着开箱陈设,太皇太后、曹太后、太皇太妃、赵翌、姜宪、白愫则在正殿后的抱厦分了主次坐下。太皇太后问曹太后:“你在这儿住着可还习惯?我有十几年没来万寿山了,这边的树木长得越茂盛了,倒是个修养的好地方。”

    曹太后微微点头,简短地说了句“母后说的是”,就不再作声,冷漠地坐在那里喝着茶。

    太皇太后在曹太后摄政的时候就没有怵过她,更何况现在?

    她给的台阶曹太后不愿意下,太皇太后自然也不愿意再搭理她。

    一时间抱厦里安静无语,凝重的让人的心沉甸甸的,就是太皇太妃,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姜宪只叹气。

    这两人从前就不对付,现在都这样了,还是不对付……太皇太后这岂不是上门找罪受!

    她只好朝着赵翌望过去。

    赵翌还在气头上,看也不看姜宪一眼,也不管太皇太后和曹太后说了些什么,就那么一副袖手旁观的样子坐在那里。

    姜宪要不是看着太皇太后在这里,早一茶盅砸了过去。

    论国礼赵翌是天下之君,论家礼他是一家之主,两位老太太置气,他居然就这样坐在旁边看着,一屋不扫不足以扫天下,他还能干什么啊?

    早早退位换个人做皇上好了!

    姜宪索性道:“在宫里的时候太后娘娘每到冬天就咳得厉害,今年倒春寒时间长,不知道您还咳不咳?咳嗽好些了没有?要不要请了田医正来给您看看?”

    曹太后咳是因为她整天呆在烧着地龙的殿堂里,前世姜宪做太后的时候就咳,还是田医正偶尔提了一句,她这才知道曹太后也咳,因而印象颇深,此时拿了出来做话题。

    曹太后微微一愣,看姜宪的目光不由柔和了很多,道:“这边的空气好,我今年冬天倒没有怎么咳。我不过两三个月没有看见你,你一下子就长这么高了!我做姑娘的时候也这样,因为长得太快,还常常半夜地被饿醒,想吃东西。”

    姜宪顿时有些恍神,过了几息的功夫才道:“原来太后娘娘也这样啊!我身边的宫女情客现在每天半夜用了茶房的炉子给我下面吃。可我嫌面不好吃,别的就更不好吃了,总也觉得不舒服。”

    曹太后就笑了起来,对白愫道:“你们是一块儿长大的,情同姐妹,宫里的规矩多,外面的人看着还以为里面的人过着神仙般的日子,只有里面的人才知道苦reads();。你没事的时候多进宫看看保宁,给她带点吃才是。”

    白愫恭敬地应“是”,低眉顺眼,小妇媳模样。

    曹太后面色好了很多。

    太皇太后生气姜宪当着曹太后喊“饿”,垂着眼帘冷哼了一声。

    姜宪抿了嘴笑,想着得说几句话哄哄外祖母才是,有小宫女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禀告说承恩公到了。

    曹太后神色如常地颔首,示意小宫女把人请进来。

    曹宣穿着大红色纻丝官服走了进来。

    他一双微挑的桃花眼依旧脉脉含情,一张面若春晓的脸庞依旧灼灼其华,他躬身向太皇太后行礼,清越的声音依旧水涧青石,只是那身姿却有了如松般的挺拔,曹家的败落,自己的冷遇,仿佛如清风吹过,不曾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的影子,他还是那个誉满京都的美男子,那个走在京城大街上被女孩子偷窥抛花的儿郎,从容不迫的举止却让他比从前更多了一份坚定。

    姜宪莞尔。

    大浪淘沙之后才知道哪些是砾石哪些是金子!

    不愧是在曹太后死后都能位极人臣的曹宣。

    不愧是她的谋臣。

    姜宪冲着白愫眨了眨眼睛。

    白愫翘着嘴角笑,眼中水光闪现。

    太皇太妃看着也为白愫欢喜起来。

    人不怕困难,就怕一蹶不振。

    曹宣能跨过这个坎去,以后就什么也不怕了。

    她热切地望着太皇太后,盼着不喜欢曹宣的太皇太后能给曹宣一个好脸色看。

    太皇太后对曹宣的改变颇为意外,想着他马上就是白愫的夫婿了,眉宇间也就露出几分宽和来,道:“你这些日子一直在万寿山吗?承恩公府谁在管?”

    言下之意,他马上要成亲了,不能忽略了婚礼,怠慢了白愫。

    曹宣笑道:“府里虽然有管家清客帮忙看着,我也时常回去。”

    太皇太后满意地“嗯”了一声。

    太皇太妃和白愫都松了口气。

    赵翌却急躁起来。

    大家明明都彼此看着不顺眼,还在这里打太极似的寒暄,有意思吗?!

    等到太皇太后越过曹太后和曹宣说起钦天监给他和白愫定了几个日子备选,问他那边可定下来的时候,赵翌终于不耐烦地站了起来,道:“皇祖母,母后,太皇太妃,时候也不早了,有什么话留着等会再说吧!您们不如梳洗更衣,用了午膳之后歇息一会。”

    太皇太后想到来时赵翌那通脾气,觉得有些事拖不得,如果此时大家分开,让赵翌有机会和曹太后说起姜宪的婚事,曹太后拿此和赵翌讲条件那可就麻烦了……她干脆对曹太后道:“这边乱糟糟的,我去你的宜芸馆用午膳好了。”

    ※

    亲们,月票2300加更!

    o(n_n)o~

    ※(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慕南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慕南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慕南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慕南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