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拜见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慕南枝第一百二十三章 拜见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白愫只好安慰姜宪:“你就当陪着太皇太后她老人家在御花园里多逛了一会吧,这总比天天呆在慈宁宫暖房里好。太皇太后她老人家今年就没有出过门。”

    这倒也是。

    姜宪和白愫躲在角落里小声地聊着天,安陆侯夫人带着邓成禄过来给太皇太后请安,道:“今年的灯会真热闹,就带了我们家小子出门。走到玉河桥北的时候才知道您老人家在这里观灯,我就不请自来,把我们家小子出拎过来给您请安了。”

    邓成禄长得唇红齿白的,没有了对着姜宪时的畏畏缩缩,眉眼温和地站在那里,如玉树临风,也是美少年一个。

    太皇太后看着十分欢喜,拉了邓成禄的手问他的功课,知道他已过了府试,因要继承安陆侯府不再参加科举,看他的目光就更满意了,直夸安陆侯夫人会教孩子,还让邓成禄有空的时候带了妹妹邓小姐去慈宁宫做客:“……白愫出了宫,我们连牌角都凑不齐了reads();。”

    邓成禄听着眼睛一亮,道:“我不知道您和嘉南郡主都喜欢打牌的。”

    “宫里没什么事,打牌消磨消磨日子。”太皇太后笑道。

    邓成禄十分理解地点头,道:“我母亲在家无事的时候也时常打牌。”

    太皇太后直点头,拉着他的手几乎都舍不得放下了。

    不一会,安国公夫人带着她娘家的侄儿过来了。

    说词和安陆夫人一样。带来的男子和邓成禄差不多的年纪,名金宵,相貌比邓成禄还要好看。说话行事落落大方的,一看就是世家子弟。据他说,他如今在榆林总兵府任游击将军,父亲金海涛如今任太原总兵,曾曾外祖母是太宗皇帝的第十三个女儿。

    原来家里曾经有人尚过公主。

    姜宪不由朝他望去。

    金宵眼角的余光正好也瞟了过来。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视。

    姜宪朝着着他笑了笑。

    金霄顿时满脸通过,回过头去。

    又有姜镇元的同僚夫人知道房氏在这里,让身边的体面的嬷嬷在外面跪着给房氏问安。太皇太后索性招了那家人进来说话。

    那位太太身边也带着儿子,虽然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眉眼已英俊得夺目。

    白愫强忍着笑,用手肘拐了拐姜宪,低声道:“今天人可真多!”

    姜宪如果看到邓成禄的时候还没有明白,等她看到那位姜镇元同僚的儿子时就已经全明白了。

    她只能任白愫奚落。心里不免同情起这些当事人来。

    给她准备的夫婚夫不好一个个都领去慈宁宫,太皇太后就想了这个主意,大冬天的在玉河桥北设了个观景台,然后把入选的人一个个拉来看。

    那些人家在见太皇太后的时候还不知道背地里怎样手忙脚乱地准备?不知道怎样惴惴不安地前来拜见的……

    姜宪看着笑眯眯坐在太皇太后下首的房氏,知道这件事与她也有关系,有些感动,也有些无奈。

    诚如白愫所说,今天的人还真有点多。而且来的人不是自身就十分优秀就是出身世家,哪一个都配得起她。

    如果中间没有夹着个赵翌的话。

    姜宪总觉得她的婚事不会那么容易。

    很快夜色就深了起来。

    太皇太后也该回宫了。

    靖海侯世子赵啸前来给太皇太皇请安。

    观景台里的人都有些意外。大家面面相觑,请了赵啸进来。

    赵啸恭敬地给太皇太后和太皇太妃行了礼,尊敬而又不开朗地和各位命妇问了好。说起自家的事来:“……我是家中的唯一的嫡子,五岁的时候就请封了世子,这些年来也一直帮着父亲管理内务,父亲对我颇多依仗。皇上前些日子想留我在京城多住些日子。家父怕家里的事乱了套,写了信让我回去,我却觉得这是个机会。能见多识广,还可以多交几个朋友。回了信给父亲。父亲终于首肯reads();。之后我恐怕要在京城住上三、五年。只是我来的时日还有些短,很多事都不太懂,特别是这些交际往来的事,全凭着自己拿主意。见大家都来拜访太皇太后您才人家,也就跟着来了。若是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还请太皇太后看见我一个人在京,没有长辈提点的份上不要责怪。”

    他到底知不知道这些来拜访太皇太后的人到底所图为何啊?

    姜宪在心里吐糟。

    太皇太后却笑弯子眉眼,道:“好孩子,你有心了。以后有空的时候到慈宁宫玩。”

    这是今天晚上太皇太后邀请的第三个人。

    第一个是邓成禄,第二个是金宵,第三个就是赵啸。

    姜宪微微蹙眉。

    王瓒闯了进来。

    他一反往日的沉默寡言,低调内敛,而是笑着嚷着走了进来,后里还提着个红木琉璃的走马灯道:“太皇太后,我就知道,您在这里嘉南也在这里。您看,我刚才在宣武门大街的时候猜谜语赢了这个,特意给嘉南送过来的。”

    太皇太后呵呵笑,让人把灯收下递给了姜宪,道:“你都猜得什么谜语?”

    “大雁!”王瓒道,“打一典故。”

    太皇太后年纪大了,不愿意动脑筋,笑道:“那是什么?”

    王瓒低下头,轻声道:“南来北往。”

    “大过节的,怎么出这样一个谜面。”太皇太后不满地笑道。

    姜宪却别过脸去。

    这是她那年让王瓒猜的谜语。

    是她自己胡编乱造的。

    王瓒猜了很长时候也没有猜出来,还是她告诉他的谜底。

    今天猜这个谜语,也算是应景了。

    姜宪低头看着鞋尖上米粒大小的猫眼石,心里酸酸的,直到白愫把王瓒送给她的灯递给她,她这才发现原来那走马灯上绘的是何仙姑过海的图样。

    小时候,王瓒给她讲八仙过海,她最喜欢的就是何仙姑。

    觉得她一个女子能成仙很了不起。

    现在看来,却太孤单寂寞了些。

    晚上回到慈宁宫,她把那盏走马灯挂在了架子床的床檐下,点了支粗粗的红烛。

    不知道这支红烛能不能一直点到天亮。

    姜宪想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翌早一早醒来,还没有梳洗完,情客就告诉她:“镇国公夫人过来了,太皇太后留了镇国公夫人一起用早膳,您要不要早点过去?”

    是要确定她夫婿人选的最后名单吧?

    姜宪望着已经熄灭了的走马灯,兴趣姗然。

    ※

    亲们,月票1950加更。

    o(n_n)o~

    ※(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慕南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慕南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慕南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慕南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