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送礼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慕南枝第一百零五章 送礼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    新进宫的管事太监,为了尽快地和宫中的人打成一片,挨个拜访宫里有权有势的人,这是常事。可巴结奉承到姜宪这里的……姜宪两世为人,还是第一次遇到。

    她不由困惑地看了刘清明一眼。

    刘清明却像没有察觉似的,殷勤地笑着把东西送给了姜宪就告辞走了。

    不要说姜宪了,就是刘冬月都满头雾水reads();。他主动道:“郡主,要不要我去打听打听这个刘清明到底什么来头?”

    “算了!”姜宪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够麻烦了,再去搅和到一群大太监里算是怎么一回事?

    何况这个刘清明这样做低伏小地来见自己,说不定是为了向她表明他不会把她去针工局里的事说出来……

    “你看着点就行了。”姜宪吩咐刘冬月,“别出了什么事把我们给扯了进来。”

    刘冬月恭敬地笑着应诺,小心地和姜宪说起前些日子买的那带温泉的宅子来:“这两天下雨,天气不收潮,墙暂时没办法粉,但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就等您过去看看了……”

    原来的房主把一些笨重的家具都留了下来,很多是楠木或是梨花木雕成的,算一算这宅子买得十分划算。

    或许是总住在有些年头的宅子里,姜宪恰恰最不喜欢这些上了年头的东西。

    她要刘冬月把屋里的东西全都整理出来,让营造司的给她重新打一批家具,甚至抄手游廊的屋檐都按照苏式样子重新绘画,那屋子除了几根柱子、几堵墙,几乎都重新翻新了。

    这可是个大工程。

    刘冬月忙得团团转,眼看要过年了。工匠放了假,他这才回宫。

    “也不用急。”姜宪对他道,“明年立冬之前修缮好就行了。”

    刘冬月一面帮姜宪打了帘子,一面笑着跟在姜宪身后进了东三所的正殿,道:“郡主这是人宽厚,可我们怎么能失了本份。您放心好了,立夏之前一定把那宅子给您整理好了。我看那旁边绿树葱郁。说不定郡主还能去那里避暑呢!田医正不是说了吗。有很多冬天的病都得夏天治,太皇太后她老人家一到冬天就说膝盖酸胀,说不定夏天去泡泡温泉。冬天能少受些罪呢!”

    一番话说得不由让姜宪对他刮目相看。

    可惜她是郡主,不然出宫的时候可以把刘冬月带在身边服侍。

    不过,什么事都事在人为,她想个法子。说不定还真能带了刘冬月出宫。

    姜宪思忖着,刘冬月帮着几个小宫女把刘清明送的包袱散开了。

    银红色遍地金。鹅黄色杭绸,碧绿色的湖缎,紫色的漳绒,漂色的绫罗……姹紫千红的。闪得她眼睛刺痛。

    “哎呀,这颜色可真好!”刘冬月拉出一匹藕荷色布料道,“我只知道十样锦是宝瓶、花盆、笔墨的。还没有见过用十种颜色的菖蒲织成的十样锦,可真是别致!这是江南的新式样子吧?说不定还是苏样呢?郡主。这样的颜色料子到了春天的时候做件褙子最好看不过了……”

    姜宪心中一动。

    李谦曾经说过,要送她江南流行的新式样子做衣衫的……那个刘清明不会是……

    她的心莫名地就怦怦乱跳起来,快如擂鼓。

    偏偏刘冬月还不知道收敛地在那里道着:“这个织着樱桃果子,还带着几片绿叶子……瞧这花色,决不是江南织造的贡品。他们可不敢把织着这样图样的料子送进宫来……软软的,丝滑如水,比那些贡品的品质还要好一些……这个刘清明倒没有吹牛。能想着给郡主捎这匹这样的布料进来,他也是有心了……”

    是啊!

    说不定是自己想多了呢!

    也许这就是那刘清明想得了她的庇护而奉承她的东西……

    姜宪的心又慢慢地平静下来,把东西收拾好,又叮嘱了刘冬月几句,她去了白愫住的西三所reads();。

    虽说是过了元宵节才出宫,可白愫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了。

    一年四季的陈设用具都是宫里的,带不走,能带走的,也就是几件衣裳和首饰。

    不知道为什么,姜宪看着就觉得有些凄凉。

    她把白愫拉到了寝宫,给了她一个荷包,道:“你自己随便处置吧?”

    白愫不解地打开了荷包,里面是几张银票。

    “这……”她拿下出来粗粗地看了一下,估计有两、三万两的样子,“你给我这个干什么……”她把银票重新装进了荷包,塞给姜宪。

    “你拿着!”姜宪捏住了白愫的手,低声道,“以后曹家要打点的人和事还多着呢,我想了想,给你什么也不如给这个——古画玩物都有序可寻,只有这个,溶了就又是个新物件……”

    白愫想想,觉得姜宪说得有道理。

    她没再推辞,大大方方地收下了,道:“保宁,多的话我也不和你说了,你的大恩我记下了。”

    姜宪抿着嘴笑了笑,没有作声。

    她一下子帮了两个朋友,她才是没有吃亏的那个人好不好?

    “你若有什么事直管来找我!”姜宪道,“三个臭皮匠,顶得上一个诸葛亮。”

    白愫点头。

    两人手挽着手出了寝宫。

    太皇太后派了人叫她们去东暖阁,说是黔安公主过来了。

    前世姜宪根本不认识这位黔安公主。

    听封号就知道不受宠了。

    今生太皇太后却把她的这位姨母抬了出来,不知道有什么打算。

    白愫和姜宪去见了黔安公主。

    黔安公主应该只有四十五、六岁,可样子却像五十七、八的人,穿着真红色的通袖袄,戴着翟冠,皮肤白净却面容憔悴,神色呆讷而拘谨。见了姜宪和白愫嘴角翕翕了片刻才道:“郡主一下子都长这么大了,过两年也该及笄了吧?这位就是北定侯府的大小姐清蕙乡君吧?长得可真漂亮!”

    话说得有些涩,可见是个不怎么交际应酬的。

    太皇太后也不见怪,让她坐下来说话。

    “想必你已经知道了,曹氏身体不好在万寿山静养,我年纪大了受不得吵闹,今年年三十的团圆宴就由你领着命妇们朝贺了。”太皇太后歪在临窗大炕葛黄色绣着四柿纹的大迎枕上,望着身姿笔直、神情肃然,半坐在绣墩上的黔安公主语气温和地道,“自永安去了之后,我也没有精神管你,如今无人主持六宫事务,你怎么也是孝宗皇帝的女儿,有些事也要学着点了。”

    言下之意,好像是因为曹太后的缘故她才会受此冷落,连正常的公主仪驾都没有似的。

    ※

    亲们,1350月票加更!

    o(n_n)o~

    ※(未完待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慕南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慕南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慕南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慕南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