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昨晚不是她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第516章 昨晚不是她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毕竟这七天尹小姐不在,尹先生不是回来的很晚,就是睡在了公司里。

阿婶是心疼先生的,其实这社会上男人比女人大上十岁不是什么稀奇事,偏偏这年龄是25和15,一个血气方刚,芳华正茂的男人和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

只能说尹先生和尹小姐相遇的不是时候。

阿婶叹息一声,走进了厨房。

站在流理台边时,阿婶发现砧板从墙壁上拿了下来,她奇怪,是谁动了她的砧板?

阿婶找不到答案,也许是她健忘,昨晚忘了将砧板挂在墙壁上也说不一定。

阿婶将砧板放回原地。

看了看冰箱,冰箱里的东西不多了,阿婶走出公寓,去超市里买东西。

……

卧室里,当晨曦的阳光从层层纱帘里泄了进来,照射到男人的眼睛上时,尹暮晨缓缓睁开了眼。

看着头顶那弧形奢华的房顶设计,尹暮晨知道,这是女孩的房间。

头脑有点昏,大概是昨晚醉酒的原因,他蹙着剑眉,抬手捏了一下眉心,昨晚…

他坐起身。

坐起身的瞬间才意识到他的左臂上压着一个人,尹暮晨侧眸去看,他的身边躺着一个女孩。

尹暮晨看了一眼,大致有点印象,水苓的室友,姚什么竹的。

女孩身上没有衣服,中肯评价,算是一具美人身体,比水苓发育的要好很多,此刻她白皙的肌肤上全是吻痕。

右手掀了被子看了自己一眼,他身上也没衣服,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他昨晚方纵过。

床下全丢的男人女人衣服,那个小书桌上的书籍散落了一地,其中一本书压成了褶皱,上面有星点的梅红。

尹暮晨知道那是什么。

女人的第一次。

房间里有很浊的味道,小书桌,沙发,还有他此刻躺着这张床都动过了,痕迹凌乱。

昨晚…

尹暮晨敛眉回忆了一下,一片空白,他什么都想不起来。

这时“嘤咛”一声,姚小竹醒了。

其实姚小竹很早就醒了,她闭着眼睛装睡,等着男人先醒,她睁开眼的第一眼就看向男人。

即使昨晚脱光衣服睡在他身边时,她已经无数次临摹了这男人的面容,此刻她依旧被男人所迷。

他低头蹙眉,似乎在认真的回忆,那帅气的波浪卷碎发几分凌乱的遮盖到了他的眼睑上,山峰般高挺的鼻梁,桃红色性感的薄唇,那五官轮廓根根分明,是匠师最精心的雕凿。

这就是传说中的尹暮晨啊,让整个T市的名媛圈为之倾倒的尹暮晨,神话般的存在。

此刻,她就睡在他的身旁!

姚小竹坐起身,她扯过床单遮盖住自己的春光,欲语还休,“尹少…”

听到这声娇音,尹暮晨打开了墨眸,他侧眸看向姚小竹,简单的扫了一眼女孩青春漂亮的小脸蛋,男人开口,“你,怎么进来的?”

昨晚姚小竹想象了这男人醒来后的所有表情,震惊,愤怒,质疑的…各式的都有,她就是没想过这男人会这么平静。

他平静的看着她,眸里没有一丝波动,但他的眼眸是这样的深邃而犀利,犀利的盯着她,要将她一眼看透。

他问她怎么进来的,他在等她的答案。

姚小竹内心已经在颤抖,但她表面维持着镇定,勇敢对上男人的眼睛,她红了小脸,又羞又慌道,“昨晚我来找水苓,看见公寓大门没有关,我走进来,就看见…你喝醉了,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我,我将你扶上楼,你推开了这个房间,然后…然后你就…”

姚小竹害羞的看了尹暮晨一眼,男人没看她,他的视线看向前方,嘴角勾起,一声嗤笑。

这声笑,轻蔑又讥诮。

不知笑他自己,还是笑她。

姚小竹更慌。

这时尹暮晨又将目光看来,他的嗓音又低又哑,磁性悦耳,“就怎样?上了你?我很好奇,我想上你,你就让我上,是不是这世上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呵,这么随便,那点血是真的么?别是去医院补的。”

男人说起这话轻佻十足。

姚小竹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那个书桌,那本书上有星点血迹,他这样的男人懂得多,一眼就透。

姚小竹受不了他这样轻佻风流的目光,25岁的男人历经情场,成熟透了,一句直白的话,一个挑眉都让女人受不了。

即使此刻他眼里是冷的。

姚小竹心跳加速,“尹少,我是干净的,昨晚是我的…第一次…我不是随便的女孩,我只是…仰慕你,我在学校里见过你几次,每次都会在你背后偷偷看着你…我喜欢你…昨晚你对我那样,我是…愿意的…所以,我不要你负责…”

“负责?”尹暮晨出声打断女孩,他仿佛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左手过来,用两根手指捏住了她的两腮,“啧啧”,他细细的打量着她,脸上带笑,但那话刻薄无情到了极致,“怎么负责啊?瞧瞧你这张脸,也不算太漂亮,这身材,顶多中等,想被我睡的女人多的去了,你算老几?昨晚几次,三次?应该让你爽到了吧,心里偷着乐呢吧?”

姚小竹晕红的脸蛋迅速惨白了下去,原来传闻不假,这男人对于不相干的人真的会往骨血里践踏。

男人扣着她两腮的两根手指轻松一用力,她疼的全身颤抖。

“昨晚谁允许你进来的,私闯民宅,嗯?喜欢我,想被我睡,所以趁我喝醉了脱光衣服?昨晚没走,睡在我身边睡到天亮,不就是想等着我醒?现在我醒了,你跟我说不要我负责,玩我呢?”

“说说看,想要什么?哦,肯定不要钱了,因为…你想要更多的钱。想跟我交往,想被我睡第二次?搞什么,你做梦还没醒呢吧!”

尹暮晨松了她的脸。

姚小竹颤抖不已,她觉得冷,心里对男人那点幻想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害怕的用被子抱紧了自己。

她看着男人掀开被子下了床,有她在,即使他身上没衣服他也一派从容,长腿下去,背对着她用两指勾起地上的西裤,慢条斯理的穿上。

他在系皮带,声音冷漠的没有丝毫温度,“还杵着干什么,要不要我叫两个男人来对你负责?想打我的主意,你打错人了,我是有钱,我对所有我睡过的女人也算大方,但这睡可不包括醉酒。滚,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

最后一句话是被男人一个字一个字咬出来的。

姚小竹不敢说话,她匆匆下床,捡起地毯上的衣服胡乱穿上,然后狼狈的逃了出去。

……

等房间恢复安静,尹暮晨高大挺拔的身躯伫立床边,没有穿衣服的兴致,英俊的眉眼淡下去,他光着上身去裤兜里掏烟。

掏出一根烟,他用打火机点燃。

但是点烟的动作在那么一瞬间突然僵住了,他发怔的看了一圈这个房间,用鼻子去嗅,他嗅到了女孩身上的清香。

女孩的。

尹水苓的。

脑海里突然窜出一点画面,厨房里,一身白衣的女孩踮起脚尖去够挂在墙壁上的砧板,砧板放在了流理台上…

手里的烟掉在了地毯上,尹暮晨拔开长腿走出门。

他走的急,心里翻涌的情绪都写在了脸上,下楼梯时膝盖不小心撞上了楼梯栏杆,他没在意。

匆匆跑进厨房,他觉得自己不会呼吸,放眼去看,流理台上哪里有砧板,砧板好端端的挂在墙壁上。

纹丝未动。

尹暮晨滞了几秒,他那双墨眸里的嘲讽和绝望全部都荡漾开,他在想什么,竟然想…昨晚是她…

怎么可能是她呢?

她现在避他如蛇蝎,他碰一下她的手,她都不肯。

尹暮晨“呵呵”笑了两声,上楼,回了房间。

他走到书桌边,伸手摸上那个带着星点血迹的书本,看了一眼,是席慕蓉的散文集。

如果雨之后还是雨 

如果忧伤之后仍是忧伤…

尹暮晨看了一眼就笑,什么幼稚的东西,也只能吸引那个单纯的女孩。

刚刚在房间里他还嗅到了她的香气,现在再去嗅,哪里还有,都是他的错觉。

他在奢望什么?

尹暮晨的手指碰上了那已经干涸的血迹,不知怎的,他觉得头皮发麻,有一股电流从他的头顶一直窜到了脚底。

男人刷子般的浓密睫毛颤了一下后就紧紧闭上,仰起头,喉结在滚,血液沸腾的往他大脑里冲,这股子致命的感觉几乎让他受不住。

昨晚…大致就是这种感觉吧。

他很早就有了女人,第一个是安梦文,他第一次接触这种东西大概就是18岁那年,几个男同学弄了几个片子在看,当时年少冲动,也想过大街上随便按倒一个女人尝一尝那种滋味。

但是当他真正碰上安梦文时才觉得不过如此,身体需要,来回总不过是发泄,与动物无异。

心里空的,填不满。

这些年,不管碰了多少人,似乎从来没有满足过。

他尝过滋味,但却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滋味。

昨晚…

尹暮晨闭上眼,昨晚的感觉似乎太好太妙,以至于他稍微往那方面想一想就会有强烈的反应。

昨晚大概是…销魂过的,让他痛快淋漓的死过。

女孩…

他心里的阴暗面他心里清楚,半年前她来周期,傻的让他去擦,他看了,从此就惦念不忘。

也想过,经常想,有一天,他把她压身下,那么含苞待放的一个花骨朵,他将她劈开。

该是何等的滋味?

尹暮晨猛地睁开眼,右手撑在桌面上喘,光是这样想一想眼角已经猩红,但是,想又如何,昨晚不是她!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