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哥哥,抱抱我,我好冷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第514章 哥哥,抱抱我,我好冷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尹水苓痛的小脸煞白,青葱的小手握住他的大掌,想将他的大掌从她的衣领里拽出来,“哥哥,你把我弄痛了…”

她太小了,虽然这段时间胸前那一点发育了不少,但还是能被他一掌罩住。

他不肯怜惜人的时候,会把她痛晕。

尹暮晨觉得自己醉的厉害,仰起头,他那凸起的男性喉结不停滚动,在梦里他也可以这般快乐么?

快乐的他想飘。

他混账了,肆意的混账,因为他想到,以后的她都不愿意给他混账了,他也只可以在梦里这样。

“痛什么,恩?碰不到你一点就喊痛,其他女人可以的,你为什么不可以?知道我忍你多久了,恩?尹水苓,你这个小妖精!”

他低咒一声,大掌箍着她细软的腰肢一用力,她整个人被迫着转了过来。

“哥…”

尹水苓的粉唇被堵。

就那么一瞬间,尹水苓觉得无法呼吸了,如他所说了,他不让她呼吸,他咬着她的菱唇将她欺尽,狂风暴雨般掠夺了她所有的新鲜空气。

尹水苓小脸胀红,白玉的小手抵着他,拼了命的挣扎。

难受,她除了难受没有任何感觉。

欺着她的男人像铜墙铁壁般纹丝不动,她狠下了心,用脚狠狠踢向他的小腿。

男人沉醉在她的柔软芳香里不能自已,忍了多久,足足7年了,在美国有女人时他喜欢闭眸,脑海里会幻想着她的样子。

她有多嫩,幻想着她就有多禁忌,他的根本来就是坏的,越禁忌就越热血沸腾,这些年,她成了他的执念。

他太陶醉了,以至于突然被她踢了一脚,他松了手。

女孩从不舍得打他,连骂他都舍不得,被她这么用力的踢,他滞住。

怀里的小身子顿时如一滩水般软在了地上,地上铺着上好的羊绒地毯,她跌坐在上面并不疼。

眼里的泪水“刷刷”直流,她有多狼狈,小小的一粉团在他黑色西裤边手脚并用的爬。

她在地毯上爬,惊惶无措的想离他远一点。

尹暮晨眼里写着茫然,他就这样茫茫的看着小女孩像逃魔鬼般逃走,小手捂着领口,她跑走了。

尹暮晨垂在身侧的大掌紧紧捏成了拳,嘴角勾起弧度,“呵”了两声,他低低而绝望的笑开。

原来在梦里她都不要他。

他还是失去了她。

心脏像缺了一块,好疼。

疼的他快喘不了气了。

但是,耳边没有开门关门的声音,他缓缓侧过了身,厨房里的壁灯打开,女孩去了厨房。

他震惊,诧异,长腿像不受控制了般往厨房走去,站在门边,米白色的流理台边站着那个女孩。

女孩踮起脚尖,白玉的小手去够墙壁上挂着的木制砧板。

女孩没有走!

没有离开他。

他缓缓上前,站在女孩身后,男人哑透的声线里有一点颤,一点紧张,他问,“做什么?”

尹水苓取下了砧板,女孩精致明媚的小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盈弱的小香肩在颤,她不让自己哭出声,但真的委屈极了,那双被他咬破的菱唇撅着,楚楚又可怜。

“你…醉了…我给你煮一碗醒酒汤…”

话音刚落,她就被男人从背后紧紧抱住,尹暮晨贪婪的去蹭她的秀发,将自己的脸都埋在她的后颈里,“水苓…水苓…”

刚刚空了的心脏又满了。

女孩密梳般的纤长睫毛全部都盖下,她盯着手边的砧板看,无声流泪的模样雨打芭蕉,人见犹怜。

“哥哥,可不可以…等一等?”她颤着糯声将话说出口,她才多大,15岁,这些话踩着她所有的羞耻底线,脸不要了,这些年的矜持教养也抛下了,还在他烂醉如泥,如此粗暴的时刻,“我太小了…”

她真的太小了,不能…

尹暮晨一僵后听懂了她的话,他更紧的将她抱住,这真的是梦吧,梦里他的小女孩又回来了。

他就知道她心疼他。

她舍不得他。

即使在客厅里他那般对她,她也不会走,不但不走,她还这般跟他商量,让他等一等。

她内心里是愿意的。

尹暮晨吻她的小脸蛋,他摇头,“不要,我不要再等…水苓,我不要什么醒酒汤,醒酒汤只能解我的酒,但是现在我身上有比醉酒更需要解的地方,你愿不愿意帮我?”

尹水苓知道他的意思,因为她后腰有一片滚烫,那日停电他就教过她,虽然她还不是很懂。

刚刚苍白的小脸又红了回来,她羞耻的侧开了小脑袋,但是,柔软的身子任他抱着,没有动。

历经情场的尹暮晨哪里会不懂她的意思,他一双墨眸闪烁出比星星还璀璨耀眼的光芒,大掌扣住她的软腰,将她抱坐在了流理台上…

……

姚小竹下了车,走在公寓外的草坪上,她往公寓里看,客厅里的落地窗拉着严实的窗帘,她什么都看不见。

她站在原地怀疑,这里是尹暮晨的住所,这么晚,尹水苓来到尹暮晨这里…

她怎么嗅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

姚小竹不走,今天她人都来了,不能一点收获都没有,就那样走了。

她在草坪上晃悠了几圈没收获,突然她看见一片花圃,那里灯亮着,竟然没拉窗帘,好像是…厨房。

她用手拨开了花架,小心翼翼的钻进去,她探着脑袋往里面看。

这一看,真的看到了。

姚小竹吓的瞪大了眼,她用两只手捂着自己的嘴,才没有尖叫出声。

厨房里打着明亮的灯光,米白色的流理台上坐着尹水苓,女孩身上的白色羽绒服和睡衣全部都开了,滑落到了她的肩下…

同为女孩,姚小竹都被女孩惊艳到了,那是一身怎样的肌肤?牛奶白,白的细润紧致,仿佛一个手指按上去都可以按出水。

这就是所谓的冰肌玉骨吧,女孩露出了整个小香肩,那影影绰绰的身形线条柔美而妖娆,纤细的骨架,感觉不到骨头,姚小竹心想如果她碰上去肯定软,软到极致里,就沁出了媚。

天工造物,上天给了女孩一个过分漂亮的小脸蛋,同样给了她一具让人…屏住呼吸的完美身体。

姚小竹除了惊艳,更震惊,震惊的是此刻压着尹水苓的男人,男人埋在女孩的锁骨下…

尹水苓的后背抵上了冰凉的瓷面,忍不住,她终究是哭出声。

小手推着男人,她一双湿漉漉的大眼害怕的看着窗户,窗户没拉窗帘,也许她的羞耻心作祟,她似乎看见窗外的花架动了一下。

她哽咽着哀求,“哥哥,别在这里…别人会看见,不要让别人看见…”

她被他逼成了这样,不敢拒绝了,只求他给她一点脸面,她还要做人,不要让别人看见。

尹暮晨听不得她说话,将脸埋在她的粉颈里喘气,他低低邪笑,放荡不羁,“怕什么,恩?有我在。”

他天生就这样了,女孩却不同,她在他怀里抽泣,柔弱的像只小猫,“我…还要上学,别人会说的,我不要,我不要…”

她不要被骂“不要脸”。

她一直是三好学生,乖乖女,她不要被别人指指点点,她不要看别人的有色眼光。

她还小,还要上学。

“恩…”尹暮晨哼了一声,是真心愉悦了,掌心嫩滑如锦缎,他觊觎了整整7年的,此刻终于得到。

他也不愿被别人看了去啊,她是他的,她的春光只能被他看,以后若是谁看了她,他会挖去那人的眼珠。

他喜欢她在怀里哭,抱他求他,她的喜怒都靠他施舍,她仰仗他的呼吸而活,这样她就不会离开他了。

“不在这里可以,我们去房间,但是,你要不要乖乖听话?我想做什么,你知道的。”

尹水苓将流泪的小脸埋在他怀里,她已经不敢睁眼,除了哭,她不回答。

不要回答。

尹暮晨被她的沉默取悦,大掌扣了她的小腰,直接将她扛在了肩膀上,迈开长腿,上楼。

进了房间被搁下时尹水苓才知道这里是她的卧室,她现在坐的是她的小书桌,白玉的小手去摸,摸到了一堆书,她垂眸看了一眼,手边是一本席慕蓉的散文集---

如果雨之后还是雨 

如果忧伤之后仍是忧伤

请让我从容面对这别离之后的…

是的,她现在15岁,她这个年纪喜欢读诗读词喜欢席慕蓉,她会和宁卿一起读到一首关于爱情的诗然后面红耳赤,她不喜欢鲜丽的颜色只会白衣飘飘,她刚适应了穿小背心半年前才来了女生的周期…

她还是花骨朵,此刻却要被男人摘了去。

其实她什么都不懂。

当剧痛袭来时,她甚至没来得及尖叫,身体被撕裂成了两半,两眼发晕,她连尖叫的力气都无。

她颤抖着伸出双臂抱住身前的男人,男人紧紧蹙着眉,也是痛苦到了极致,额头出了汗,他英俊的面容都已扭曲。

她努力笑,扬着一张惨白的小脸努力笑,“哥哥,我已经给你了,我是你的了…虽然很痛很痛,但是我很快乐…”

“哥哥,以后可以不可以对我好…对我一直一直且加倍的好,只对我一个人好…我不喜欢你有别的女人,以后只有我一个好不好…”

“哥哥,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好喜欢…等一等我,等我长大了做你的新娘,我嫁给你好不好…”

“哥哥,抱抱我,我好冷…其实我怕,真的很怕…”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