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欧洛浠,我不要喜欢你了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第386章 欧洛浠,我不要喜欢你了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欧洛浠伸手抵上她的小香肩,想将她推开。

但不行,他眼上,脸上湿了,都是女孩掉的泪,她没闭眼,泪眼朦胧的瞪着他,有负气,有倔强,有不甘,想看看他究竟还能对她怎么样。

欧洛浠心里一阵阵的发软,抵在她肩上的手再没了一分力道,她又赢了。

欧洛浠闭上眼。

夏小芙将温水递在他嘴里,他聪明,没有推开她,要不然,这一次她真的会爆发。

喂他喝了一口水,她没走,生来的良好教养并不允许她做这些事,但她就是想做。

他右边心脏受了伤,她小小软软的趴在他左边身上,她一点都不怕苦,想将他嘴里的苦涩味道都尝了,不让他苦恼。

但是她也是生气的。

因为他不肯主动吻她。

夏小芙偷偷睁眼看他,他在蹙眉,说不清是讨厌还是享受,清越精致的眉宇因为病痛显得羸弱,在她身下安静的接受。

夏小芙停止动作,离开了他。

欧洛浠不喜欢这股药味,有原因的,涉及到他一些过往,18岁进了欧家,有一次有一个佣人在游泳池边故意绊了他一脚,他整个人都掉进泳池了,头撞破了,那还是冬天,特别冷,高烧了,42度不退。

他烧了三天三夜,就是不肯吃药。

最后一个人窝在被子里,扛了下来。

这一次他也是不想吃药的。

偏偏女孩在他身上哭。

他心脏中了一刀,嫂子问他疼不疼,他不疼,真的不疼,但她哭了,他就觉得疼了。

他的心被她那一声声抽泣攥的发紧,酥酥软软的,说不上滋味。

见不得她掉眼泪。

她嘴里真甜,香香滑滑的跟果冻般,昨晚尝了一下,一个味道,他沉醉在她的主动里,她也青涩,像小手拨他的脸,她轻轻柔柔的允他,他口腔里的药味没了,都是她残留下来的清香。

所以她走时,他心一颤,嘴还小口张着,想留她。

但不行。

他滚了两下喉结,没睁眼。

夏小芙心情好了很多,因为他没有拒绝她,“洛浠,你乖乖睡一觉吧,我在这里陪你。”

欧洛浠真的昏昏沉沉的睡去了,药力发作,他浑身冷,在颤抖。

夏小芙这次不敢再睡了,怕再坏事,男孩冷的时候她察觉到了,小手摸他的脸,他浑身冰凉。

夏小芙赶紧起身,她去外面跟护士借了几床被子,然后都盖在欧洛浠身上。

但还是不够,男孩冻得整个身体都蜷缩了起来。

夏小芙急,不知道该怎么办,原地转了两圈,美目一转,小脸已然烧了起来。

她走去门边,将病房门反锁。

再回来时,她站在床边,身上就一件黄色连衣裙,她缓缓脱了,忍住羞耻,钻进了被子里。

欧洛浠一感觉暖气,长手长脚的舒展开,整个将女孩囚在了怀里。

夏小芙冻的打寒颤,男孩虽然清瘦,但压在她身上也很沉,小脑袋埋在他肩膀里,只剩一双水灵的美目在外面转啊转。

男孩的手也不规矩,往她暖的地方探,胸前一紧,她惊呼出声,连忙用小手按住他,“欧洛浠!”

现在女人里面都穿bra了,她是另类,还穿着中学时代的女生小背心,纯白的,她发育的并不大,自认为还算良好,背心很舒服。

她惊慌的拍掉男孩的手,侧过身,让他从后面抱住她。

男孩乖了,将她整个抱怀里,她身上暖,他冰凉的身躯渐渐回暖,呼吸变得绵长。

夏小芙将小脸蛋埋进被子里,她不敢见人了,鹅蛋脸已经烧了起来,她唔了一声,闭上眼。

也睡着了。

……

欧洛浠睡了一觉,再睁开眼时觉得舒畅了许多,他想动身,这一动才发现自己的右臂压在了女孩的脑袋下。

他再想动,终于意识到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女孩在他怀里,他满怀的香软如玉。

两人的身体都贴在一起,一定是他先抱她的,因为他一条长腿还压在人家姑娘的细腿上,霸道的不让她动。

再傻他也能感觉出来她身上有几块布料,眼角余光里的床柜上,她脱了的黄色衣裙折叠的放在那。

下腹绷直,他滚了一下喉结,慢动作的将自己的腿收回来。

他一动,怀里的女孩颤了一下,她蒲扇般的睫毛扑闪了几下,眼睛要睁不睁,有羞涩有害怕。

“你醒了?”女孩软软糯糯的在说话。

这个时候欧洛浠装不了糊涂了,收回腿,但自己一条胳膊压她小脑袋下,一只手还搂住人姑娘平坦的小腹,指腹润滑,感觉像摸了江南上等的丝绸锦缎,两人紧贴的姿势没有变,他从后面抱着她。

“恩。”他不自在的应了一声。

夏小芙咬了一下芙蕖花般的小嘴,嘴唇太嫩,一咬就失了一块血色,然后又像玫瑰花般晕染成粉,“你的烧退了吗?”

欧洛浠的鼻尖抵在女孩海藻般的秀发里,他鼻尖被挠的痒,身体被她发里的香气折磨到不行。

“恩。”他又应。

夏小芙没动,但一张鹅蛋脸像煮熟的大虾,“你别误会,你发烧了,冷的颤抖,所以我,我才睡进来的,我什么都没有对你做…我刚刚也没有睡觉,我可不是一只小猪,我只是,闭了一下眼…”

女孩的声音真好听,边说边嘟唇,少女的欲说还休表达的畅快淋漓,听在男孩耳膜里全是折磨。

他们年龄相仿,二十三四岁算起来也才大学毕业,对爱情是朦胧的阶段,雾里看花的年龄。

这个年龄的少男少女也是荷尔蒙萌动的时候,会有探索的浴望,对那个未知的领域会好奇会向往。

尤其,有过那次醉酒…

欧洛浠蹙着眉,整个身体像石块般僵硬了,两人很安静,唯独他滚喉结的声音无比清晰。

夏小芙往前面缩了一点,“你…可以松开我吗?”

此语一出,欧洛浠闪电般缩回了手,平躺下来。

但这时心脏才愈合的刀口被扯动,他动作太急太猛了,鲜血当即从白色纱带里沁了出来。

欧洛浠本能的哼了一声。

夏小芙赶紧转身,“洛浠!”看到他的血液渗透出来,夏小芙华容失色,“洛浠,你没事吧,你别动,我现在就去叫医生。”

夏小芙掀开被子,想下去。

但她的小蜂腰被扣住,男孩制止住了她,“别去。”

夏小芙看向他的眼睛,男孩向下扫了一眼她可爱的卡通小库库,又看着她纯白的小背心。

夏小芙整个人“轰”一声炸开了。

她在做什么?

她这个样子怎么叫医生?

她赶紧伸出一只小手挡住男孩的眼睛,“别看。”

欧洛浠不看了,但扣在她小蜂腰的手怎么也收不回来了,像不听从他指挥了。

夏小芙躺下身,用被子盖住自己,他还圈着她的腰,她两只小手去推他的手,想将他推远。

“你松开…你先闭着眼,我穿衣服。”

她去拿床柜上的连衣裙。

但眼前黑影压来,男孩臂弯撑床上,支起了身,凌在半空双眼灼亮的看她。

夏小芙所有动作都停止了,他眼里落了一层浅浅的猩红,像一头狼盯着自己的猎物。

有时夏小芙觉得欧洛浠身上是有一种特属于狼的野性的,尤其是,她撩他时…那一次醉酒,并不是什么很愉快的经历。

现在想来还会疼。

虽然疼,但是是心爱的男人,所以她愿意。

夏小芙往被子里埋,她也是豁出去了,听说男人这个时候最好说话了,她一双美目似羞含怯的看他,“洛浠,你喜欢我吗?”

欧洛浠看着她,不说话。

夏小芙在想也许自己表示的不够清楚,尤其他是闷葫芦的性格,“洛浠,要是你有一点点喜欢我,那日七夕节在舞池里说的话,我还…作数的。”

搬回去跟他一起住。

男女朋友。

气氛随着欧洛浠长久的沉默而变得尴尬无比,夏小芙这次是真的伤心了,她眼眶湿润,但这次没让自己把眼泪掉下来。

她抬了一下眼,笑道,“洛浠,既然你不喜欢我,我也不会犯贱到给你…玩,感情的世界从来没有单方面的付出,每个人都想要回报,现在,我累了。这次来苗疆就是想看着你没事,你没事就好,我…先回去了。”

夏小芙起身,下床。

她要回T市了。

她追了他身后整整2年,宁卿的小瑾文都6个月了,而她跟他还在原地赛跑。

既然没有结果,她就要将他的名字从她心尖上剔除。

虽然很痛很痛。

夏小芙想掀开被子,但她腰上的手一紧,她起身的动作直接被按趴下,男孩一扯,她撞进了他怀里。

夏小芙自己疼,也为他疼,他是疯子是吗,心脏处的伤口不顾了。

估计她的肩膀都撞上了他了。

“欧洛浠,你做什么,松开,我不喜欢你了…”她挣扎。

这时男孩从背后紧紧抱住她,她被勒的都喘不过气了,嘴上是硬,但行动上哪能真舍得手脚并用的踢打他,扯动他的伤口。

“欧洛浠,你…”

所有的话语嘎然而止,因为腿间好痛,那股热度要将她烫融化了,后面那人抱着她,正对她做着无比猥唢下硫的事情。

她想说话,但她的小嘴被他的手捂住,他不让她开口。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