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爱你有几分,就有几分疼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第363章 爱你有几分,就有几分疼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更比如说儿子身上香香软软的,他抱在怀里都没分量,那女人也是,软到没骨头。

这小嘴这肌肤都是遗传了她的,都能掐出水来。

他喜欢。

十分喜欢。

这时沐浴间的门被打开,宁卿匆匆跑了出来,她身上套了一件白色的睡裙,上前去抱小瑾文。

“小瑾文,你怎么了,麻麻抱。”

小瑾文被爸比抱在怀里,小脑袋委屈的趴在爸比的肩膀上,见麻麻来,他两条胳膊一伸,要麻麻。

陆少铭没有办法,他是新手爸比刚上路,没经验是真的,所以他倾过身,将小瑾文递给宁卿。

宁卿抱过小瑾文,她一只手拍着儿子的后背,声音轻软的哄着,小瑾文止了泪,趴在麻麻肩膀上慢慢闭上了眼。

这时“叩叩”的敲门声响起,“卿卿。”岳婉清来了。

宁卿回眸看了一眼男人,他穿成这样,哪能让妈妈看到了,她抱着小瑾文走去开门。

路过男人身边时,她的肩膀被扣住,男人微微俯下身,低声道,“让小瑾文跟外婆睡。”

宁卿的小脸蛋瞬间红了,她瞪他,“为什么?”

“不方便。”

宁卿语结,什么不方便啊?

男人看穿了她的心思,勾着唇瓣几分方荡的笑了,“怎么不方便你不清楚?儿子才六个月,要是你想提前给他上一堂课,我也无所谓。”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宁卿绝对让他死了千百遍。

妈妈还在敲门,宁卿甩开他的手,走去打开房门。

岳婉清站在门边,她看了一眼小瑾文,“卿卿,小瑾文睡着了吗,来,给我,我抱去睡觉。”

“妈…”宁卿不肯给。

这时她身后响起了男人低醇从容的笑声,“妈,小瑾文现在六个月了,这六个月里辛苦你了。”

岳婉清当即绽放出慈祥的笑意,“辛苦什么,小瑾文可是我的宝贝外孙,再说我辛苦一点不算什么,妈就盼着你们夫妻俩好。”

宁卿无话可说了,这男人在堵她的嘴。

这几个月里接二连三发生了很多事,爸妈为他们操碎了心,尤其是妈妈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受不得刺激。

如果他跟她闹,妈妈又得担心。

他倒是个真聪明的,先拿好话将妈妈哄住了,可恶。

宁卿只好将小瑾文递给岳婉清。

岳婉清抱过小瑾文,交代道,“卿卿,你和少铭早点睡,妈走了。”

“恩,妈,晚安。”

直到妈妈的背影消失在宁卿的视线里,宁卿才缓缓关上门。

刚关上门,后面有一具炙热的身体贴了过来,男人伸出双臂,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陆少铭用力吻她的秀发。

宁卿躲避他的吻,扭捏着不让抱,“陆少铭,做什么?松开!”

下一秒她已经被抱了起来,她毫无还手之力,直接被男人抱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宁卿是真吓坏了,那日山顶上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她连滚带爬的躲到角落里,用被子裹住自己,戒备的看着他,“你想干什么?你能不能除了这事想干点别的,你除了强迫我还能做些什么?”

陆少铭一条长腿跪了上来,伸手捏住她的脸腮,他笑,“宁卿,难道你不想?”

宁卿,“什么?”

“都说女人生了孩子浴望会变得强烈,我可还记得某人在我不碰她时怎么浴求不满的一遍遍控诉我不行,再说,”陆少铭眯起眸看她,“那日山顶我强迫你,你没舒坦?”

宁卿气极,伸脚踹开,“陆少铭,你无/耻怎么也将所有人想的跟你一样无/耻?”

她才不是因为…浴求不满才说他不行呢,他…断章取义!

那日山顶…

他还好意思说。

陆少铭松了她的小脸蛋,躲避了她的小脚,他起身,去到沐浴间里将吹风机拿来,然后上床,“过来,我给你吹头发。”

她头发是湿的。

湿头发睡觉容易头疼。

“不要!”宁卿无比硬气的冷哼。

男人蹙眉,“宁卿,不要的意思是想直接切入主题吗?”

他说什么?

真是厚颜无耻了。

宁卿翻身跪床上,抡起两个小粉拳就往他英挺的肩膀上砸去,“混蛋!你怎么就喜欢欺负我?”

陆少铭任她打着,扣住她的纤臂就将她搂怀里,他在低声愉悦的笑,很喜欢她小野猫发飙的生动模样,一只大手寻到她的小翘臀上,隔着睡裙就是一巴掌,“宁卿,喜欢你才欺负你的。”

“谁要你喜欢…唔!”宁卿的唇被堵了。

她瞪大眸,看着他,男人不是吻她,是直接含住了她,他用力的在允,牙齿咬着她的唇瓣,没一会儿,她呼吸不了了。

陆少铭看她小脸胀红,迅速松开了她,“宁卿,才半个月没碰你,接吻都不会了,换气懂么?”

她傻乎乎的忘换气了。

都当妈妈的人了还这么涩。

宁卿伸手狠狠擦了一下唇瓣,将他的口水擦去,“陆少铭!”她两只小手撑在他肩膀上,张嘴用力的咬下他的唇角。

她真生气了!

他的唇角被咬破了,但不是太疼,女人瞪着他,那双秋瞳里覆着一层动人而倔强的盈光,这无疑如小猫爪挠了他的心房,他全身都酥。

两只大手从她的软腰向上拢,没顾上疼,只蜻蜓点水的啄她的娇唇,边啄边道,“太太,会咬人吗?我教你,咬嘴唇不疼,来,咬我舌头。”

宁卿小脸爆红,伸手锤他的肩膀。

她都快不认识他呢,他的底线呢?

但她的后脑勺被扣住,整个人被他抱进了怀里,他埋在她的粉颈里,下颚上的青渣蹭的她疼,“太太,我好想你。”

低醇磁性的嗓音里带着无尽的喟叹和宠。

宁卿心里升起一股蜜意,抵在他肩膀上的小手慢慢蜷缩起来,拽他的衬衫,精致白净的小脸有委屈有柔软,“你怎么总是这样啊…欺负过我后,又拿甜言蜜语来哄我。”

陆少铭两手用力,将她当瓷娃娃般提高,他吻她的锁骨,刚才在沐浴间里看了就想吻的,“太太,那你喜欢吗?”

宁卿摇头,“不喜欢。”

她喜欢…他不欺负她,一直拿甜言蜜语来哄她。

陆少铭将她放倒,然后将她的小脑袋拨在他的大腿上,吹风机打开,用手试了一下暖风,然后卷着她的秀发开始吹。

宁卿安静了,乖乖的趴在他的腿上,这样的时光又像回到了大半年前,那时他失忆了。

蝴蝶蝉翼般的长睫毛颤了一下,她开口问,“你得了什么病?”

现在他回来了,应该解决了外面所有的事,他不想告诉她的,一直瞒着她的,其实她不想问,但忍不住。

陆少铭没什么表情变化,动作轻柔,“情蛊。”

“什么?”宁卿不懂。

“就是有情人的一种蛊毒,想到你时,会疼,不能碰你,不能跟你在一起。”男人简单的解释。

宁卿沉默了几秒,小脸有些发白,其实她已经将事情的原委猜的八九不离十了,现在他证明了她的猜测。

她听说过蛊。

一种发作起来能让人生死不能的世间极痛之苦。

“疼吗?”纤白般的细齿咬了下粉唇,她开口问。

陆少铭轻笑一声,看着女人在灯光照耀下皙白水嫩的小脸,这不是一个好回答的问题。

说疼,她一定比他疼。

说不疼,她又怪他不爱她了。

女人心啊…

“恩,”陆少铭思考了一下,“这种情蛊和爱情成正比,如果情蛊用十分来计算的话,我爱你有几分,就会有多疼。”

宁卿纤长的睫毛用力的垂下,闭上眼,“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你会怎么做?”男人反问。

宁卿不知道。

情蛊是一种有情人的蛊毒,换句话说她成了他的毒,她会怎么样?

不敢想。

一直以来不管外界多少反对之声,她都紧紧握着他的手,努力扫平障碍,跟上他的脚步。

她相信两个字---相爱。

只要他们还相爱。

但是如果他中了蛊毒该怎么办?

她没看过他发病的模样,但看他那时对她决绝的态度应该很严重吧,如果他给她的爱是十分,那么,也许…她会让自己消失吧。

相爱不得,那退而求其次,只要他好好活着就行。

陆少铭将女人最后一缕秀发卷在食指上吹,突然他就发现女人的小香肩在颤动,垂眸一看,女人将小脸深深埋在他的腿上哭泣了。

陆少铭一惊,迅速放下吹风机,将她腮边遮挡的秀发全部拨开,然后将她巴掌大的小脸捧手心,“太太,怎么了,这眼泪怎么说掉就掉,都不用酝酿的?”

女人往他腿上埋,不让他碰。

陆少铭没法,单臂扣着她的小蛮腰将她抱坐怀里了,没有他大腿的遮挡,女人两只青葱白的小手捏成了小拳,放在眼睛上揉眼泪。

陆少铭一颗心都看酥了,都说小瑾文像她,她哭起来的模样跟他儿子一样一样的。

“好了,太太,不哭了嗯?一切都过去了,我们的生活可以步入正轨了,不疼了,以后我还是陪着太太天荒地老。”

他覆着薄茧的拇指给她擦泪。

都说了不能告诉她,如果她一开始知道他中了情蛊,她还不每天以泪洗面?

傻瓜。

这么疼他所疼。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