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怎么,周小姐不想见我一面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第355章 怎么,周小姐不想见我一面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简菡脑袋懵懵的,她只能看着周达远。

刚才,他在说什么…

周达远没有再说话,他倾过身帮她系好安全带,然后踩下油门,将她送回了公寓楼下。

车子停下,简菡伸手解开安全带,他在沉默着,她混乱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先回去了。”

她打开车门。

“等等。”这时她的皓腕被拉住,手心塞来一小瓶药膏,男人温润低柔的叮嘱道,“回去擦一点,很快就不疼了。今天是周末,医院不上班,在床上多休息。”

简菡脸上有点烧,垂眸看了一眼,止疼药膏之类的。

他什么时候买的?

大概是早晨出门为她买衣服时买的。

既然知道买药膏,也进了药店,为什么就没想到给她买…辟孕药?

身为医生,他怎么会想不到这一点,两人没有措施,她在危险期,很容易受孕。

他…怎么想?

“还有,这段时间我可能不在,大概半个月左右…”他突然不说了。

简菡也不敢再听,他态度转变的太快,从今天早晨压上她开始,言语里尽是男人对自己女人的温情叮咛。

“我先走了。”简菡慌张的下车,一路快步的走进了公寓。

她没敢回头,她知道保时捷没走,他大致滑下了车窗,正看着她的背影。

简菡进了电梯,透过镜面看着自己烧红的脸,耳边回荡的全是他的话,他说跟她先谈恋爱,他说一辈子都不会放开她的手…

他真的想跟自己有以后吗?

简菡捏紧了拳,脸上的热度一点点淡了下去,浑身又透出凉,她可以吗?

她不可以!

她是个罪孽深重的人,不配拥有幸福。

“叮”一声,电梯开了,简菡走出去。

她在包里掏出钥匙想开门,但一抬头就看见门边站着宁卿,宁卿脸色苍白,颊边还挂着泪珠。

简菡一惊,迅速上前握住宁卿的手,“宁卿,你怎么来了?发生什么事了,手怎么这么凉?”

宁卿在哭,她将手里的黑色衬衫递给简菡,小声哽咽道,“简姐姐,我在上面闻到了…罂粟的味道。”

罂粟是一种毒品源植物,平常人根本不能碰,碰了会上瘾。

“罂粟?”简菡拧起秀眉,她接过黑色衬衫嗅了一口,面色有些凝重,“宁卿,你别哭,这上面的确是有罂粟的味道,但这不能说明陆少在吸毒,我国国家法律严格控制了罂粟的培植,但罂粟在医学上有科研之用,如果用于治病,也是正常的。”

“治病?”宁卿用小手抹了一把眼泪,但泪珠却是越掉越多,“简姐姐,你是说他生病了吗?可是什么病会用到罂粟这种东西,我看他平时挺正常的,可他越是正常,我就越害怕。”

简菡又闻了一下衬衫的味道,“宁卿,我一时也无法确定这种罂粟里还添加了什么成分,用来治什么病,这样吧,今天唐梵在医院里,我带你去找他,他在临床医学十分有研究。”

“好,简姐姐,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

医院里。

唐梵给出了结论,“简菡,陆太太,这种罂粟里添加了大量麻痹神经的止痛药还有抗生素,因为只凭这衬衫上的味道我还无法精准的分析出里面准确的成分,不过肯定的来说这种药在市面上还没有应用,如果猜的没错,应该是最新的科研成果,用来治某种很特殊的病。”

宁卿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双腿一软,她差些往地上摔去,幸亏简菡搂住她的肩膀,“唐院长,什么叫特殊的…病?”

唐梵思考了一下,专业的推断道,“比如说一种很疼很痛的疾病,这种病一旦发作会直接刺激全身血液和脑神经,会产生一系列例如流鼻血,或者心脏休克的严重后果。”

心脏休克…

宁卿耳边不停回荡着这句话,她觉得整个天都踏了。

“陆太太,这是什么样的病目前不好说,但是有一点,这种药最好不要再用,这种药的救命原理是以毒攻毒,稍有不慎会直接威胁生命。”

简菡觉得怀里的身子越来越软,明显这个打击对宁卿是致命的,她出声安慰道,“宁卿,你先别慌,既然陆少瞒着你,他就应该有一定把握的,再说…周医生不是在陆少身边吗?”

宁卿泪流满面,是啊,自从那次飞机出事周达远就飞回国内,一直守在他身边,周达远是医生,是她笨,竟然没想到这一点。

也怪他装的太好,他一点都不像生病的模样。

“简姐姐,我好害怕,他怎么会生病呢,他生病了也不告诉我,我现在该怎么办?”

简菡抱住宁卿,“宁卿,陆少不告诉你一定是怕你担心,如果你真的放心不下他,不如就去看看他。”

“恩,”宁卿赶紧擦干净眼泪,“我现在就去,我一定要亲眼看到他平安才行。”

“好,宁卿,我陪你去。”

……

广擎。

陆少铭坐在总裁办公室里,周达远推门而入,身躯颀长的男人快步上前,白皙修长的手指磕了磕桌面,“陆少铭,那管试剂呢,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陆少铭从一堆文件里抬头,看着周达远不好看的面色,他勾着唇瓣笑,“我还真不知道,难不成被偷了?”

瞧他漫不经心的语气。

说谎不打草稿。

周达远鄙视的斜了他一眼,“陆少铭,你不想活了,那管试剂能不用就不用,是给你最后迫不得已救命的,你就不怕用出个不良反应,最后猝死?昨晚干什么去了,就这么不能忍?”

陆少铭丢下手里的钢笔,将英挺的后背靠近真皮沙发里,他深邃的黑眸含着成熟男人的笑意瞥向周达远,“这事能不能忍周医生昨晚不是最清楚?好了,别气了,再怎么样也是春风一度回来的人,脾气这么火爆做什么?”

周达远抿了一下唇,收回了手,他两只手擦进裤兜里,随意倚在桌边一角,“生命是你自己的,我不管你了。”

他还在生气。

陆少铭含着笑,轻轻闭上眸,想起昨晚的一幕幕他轻滚着喉结,连带低醇的声音都有些嘶哑,“达远,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周达远短暂的语结后回眸看向陆少铭,陆少铭朝他挑眉,周达远低咒一声英文,眉眼露出笑意。

两个男人心里在想什么彼此都懂。

有一些女人滋味好的让男人死了都愿意。

这时一串悠扬的铃声响起,陆少铭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

周达远站起身,看了看手机,温润的脸上露出难得的严肃之意。

陆少铭瞥了眼手里屏幕上的手机号,面色波澜不惊,他伸手将手机拿掌心,然后滑健接起。

男人的嗓音又低又醇,兴致还不错,“喂。”

“喂,陆少。”那端响起周止蕾的声音。

陆少铭笑,哼了一声,“恩?”男人味十足。

这一声让那端的周止蕾愣了一下,脸上已经发红,她开口直奔主题,“陆少,我知道你中了情蛊,现在情蛊的解药在我手里。”

陆少铭英俊的眉梢挑动,男人这次没叠腿,两条长腿又直又长的向前伸去,他慵懒的埋在座椅里,两腿分开,那西裤档部的线条笔直,怎么看都是一副邪痞的魅惑模样。

“所以呢?”他的嗓音偏柔。

“所以我们来做一笔交易,你跟宁卿离婚,跟我结婚,等我们领了结婚证我就把解药交给你。”

陆少铭沉默了几秒,黑色的真皮座椅转动,他整个人面向落地窗,窗外的阳光洒了他一身,男人坚毅雕凿的五官隐在那片金色里散发出一阵凌厉的寒气。

不过他眉心没动,低低笑了,“恩,你说解药在你手里我就信了?我要先见见那解药,选个地址,我们见一面。”

“陆少,你以为我骗你?这解药是我千辛万苦从唐学礼那里偷来的,我…”

陆少铭打断她,“怎么,不想见我?”

男人这句话带了一点挑/逗蛊惑之意,再加上他慵懒的笑意,这在周止蕾耳膜里是一种致命的折磨,她当即妥协,“好,先见一面,我们…去酒店开个房怎么样?”

酒店开个房呀?

陆少铭没答。

周止蕾笑了,“怎么,陆少不同意?”

“行,”陆少铭点头,“今儿解药在周小姐手里,就去酒店开个房,你想怎么我都行。”

周止蕾那颗心顿时心跳如鼓,这个男人一直高不可攀,她偶尔见过他在宁卿身上露出的男人方荡之色,却没想到有一天他也会这么跟她说话,淡淡的爱昧,没挑破,令她心痒。

“好,我等着陆少。”

……

挂断电话,周达远开口,“止蕾想怎么样?”

陆少铭起身,轻笑,“能怎么样,你妹妹想我做你妹夫。”

周达远摇头,“她真的无药可救了。”

“恩,”陆少铭应了一声,向外走,“我去赴约了。”

“少铭,”周达远叫住他,面色凝重,“你都准备好了吗?”

陆少铭看了他一眼,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

ps:姑娘们,谢谢你们上个月的月票,非常给力哦,霓裳在这里谢谢思密达,群么么一个。

另外霓裳回老家过春节了,那里网络不稳定,评论区留言可能无法及时回复,但霓裳每天晚上都会去看哦。

最后不知道霓裳的存稿撑不撑得住,目前只存了15天的,从今天开始算起,暂且先稳定在每天6000,每天早晨8点约起。

最后的最后霓裳提前给各位妹纸拜个小年,祝姑娘们在新的一年里越来越倩,平安健康美满幸福,爱你们,谢谢你们五个月的陪伴。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