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明天来接你上班嗯?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215.明天来接你上班嗯?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陆少铭握着她纤白的指尖,蹙眉看着她手心里的伤口,伤口磨破了一块皮,现在已经结疤了,粉色的疤痕不难看,但占据了她手心一大块地儿让人看着心疼,可想而知当初的血肉模糊。

陆少铭垂眸吻了吻她的疤痕,眸里布满了怜惜和温侟,“疼不疼?”

宁卿红了小脸,手心里被他薄唇吻到的地方窜过一股酥意,她咬着粉唇,拨浪鼓般的摇头,“一点都不疼。”

女孩十分乖巧,大约怕他心疼,所以摇头摇的特别使劲,很傻,很单纯。

“还有哪里伤到了?”他柔声问。

宁卿跪着转过了身,她将红色睡衣的衣摆往上撩,露出了小蛮腰,“这里,那人踹到我了。回来后我怕妈妈看见,都没敢跟妈妈说,我每天早晨用镜子照了一下,现在还有紫斑。”

陆少铭顺着她的手指看,她后背腰部的位置印着一个十分显眼的青紫斑痕,那人一脚踹上来的。

听那个孕妇说,当时她疼的都站不起身。

陆少铭伸出手指摸向她的腰部,她跪在床边,他上身一贴近,她就像落进了他怀里,他轻轻吻着她雪白的小耳垂,“宁卿,这里要不要我给你亲一亲?亲一亲就不疼了。”

宁卿身体一颤,他拇指覆着一层薄茧,指纹特别清晰,摸上来时带给她一股…痒意。

女孩很青涩的身体反应。

“不要。”她缩着小香肩躲避着他的唇,细若蚊哼的拒绝。

才不要他亲她的腰。

陆少铭挑了挑剑眉,向后抽离了些身,“那你等着,我去给你买点药,去痕快的。”

“哎,少铭。”宁卿两根素白的小手指捏着他的衣角,“外面下雨,不要出去。我房间里有药膏,我自己偷偷买的,每天晚上都会抹。”

这个傻女孩,买个药膏还要偷偷买,终究是怕家人担心吧。

陆少铭心疼到不行,“药膏在哪,我给你抹。”

宁卿弯下腰,从床柜的抽屉里拿出一瓶药膏,递到男人掌心里,“这个。”

她乖乖的趴在床上。

陆少铭坐在她的床边,打开药瓶,给她抹着药膏。

她的小蛮腰真好看,柔柔细细的像青花瓷的瓶口,掌心里的肌肤水嫩润滑,和那晚感受的一样。 

“疼不疼?”

“不疼。”

男人动作很轻柔,宁卿眯着眼,舒服的都要晕晕欲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男人放下了她的衣服,在她耳边轻声道,“宁卿,上你的床行不行?”

宁卿被这话惊到了,她猛然睁大眸,水汪汪的看着男人。

陆少铭蹙了下眉,商量的口吻,“就上你的床,不睡你的人,让我抱抱你,我们说说话。”

宁卿一下子就笑出了声,他说上她床,她还以为…

怪不得刚才他洗澡出来都是站在她床边,男人太绅士风度了,家教太好,到了少女闺房紧守着礼。

现在睡一睡她的床也要事先征得她同意。

宁卿嘟着粉唇,佯装思考了一下,“好吧。”然后她大方的滚到床里面,让出位置让他上来。

陆少铭掀开被子,睡了过来,他倚靠在床头,向她伸出一条健臂,目光灼灼的看她,“过来。”

过来睡他怀里。

芬兰那晚有正事要办,那半个小时都是挤出来的,他草草两次并没有尽兴,光顾着做那事,都没有好好抱抱她。

他不是就贪做那事的人,他更喜欢跟她在一起的感觉。

长长久久的感觉。

这次宁卿没有矫情,她勾着唇角惬意的窝进了男人的臂弯里,他用被子遮盖住两人,单手紧紧扣着她,垂眸吻她额头。

宁卿整个人都软了,唔,多久没这样了。

他身上还带着一股沐浴后的香气,混合着他本身男性健康迷人的气息,她爸爸的灰色衬衫穿在他身上有点大,他松了三颗纽扣,她的角度里都是他麦色令人垂/涎的结实肌肉,他单臂抱她时满满的力量。

宁卿有点醉,前几天身体和心灵饱受折磨,她觉得自己难受的快死掉了。

现在恍然一梦,她又入了他的怀。

宁卿一只小手慢慢爬上他英俊的面庞,无摸上他深邃迷人的鬓角,她柔柔的跟他说话,“少铭,这些日子我也想过了,芬兰你之所以对我那么冷漠,大概是因为你在执行很危险的任务,你不想我陷入危险,可是,你不想我陷入危险却可以把周止蕾拉入危险,明明我才是你最亲密的人,其实我不怕危险的,我也可以跟你同甘共苦,你不要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为了你去死都愿意。”

陆少铭垂下眸,吻了吻她的红唇,“不许说死,我怎么舍得你去死?知道了,我错了,以后不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就算再危险的事,我们一起承担。”

“恩,少铭真好。”宁卿露出甜甜的微笑,仰头迎合他的吻。

其实男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很多时候需要女人的温柔和秀哄,他们冷战了整整一周,他来主动求和,那她就应该放软身子投入他的怀抱,跟他一起探讨一下冷战中双方的错误点。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毕竟相爱容易,相处难。

宁卿微微张开了口,他趁机顶了进来,一只大手圈着她的软腰,另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抱在怀里吻。

宁卿视线里都是男人鬼斧天工般的俊颜,璀璨的水晶灯透射到他硬质冷感的短发里,折射出一道道泛着晕黄的迷人光线。

她踩在了云端里,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唇舌被他温柔的勾允着,她的口腔里全是他的气息。

“宁卿,那天不是我不相信你,那时情况危急,我是一个决策人,你在要我相信你的时候要拿出有力的证据,譬如你告诉我那个孕妇的身体特征,或者门外埋了诈药,我让人查,两分钟就能搞定的事情。不许太任性,更不能将它作为试探我信任不信任你的工具。”

宁卿半眯着秋瞳,男人边吻她的唇边说话,唇舌里纠缠出的声线除了惑人的沙哑外还有禅绵的水渍声,令人听的面红耳赤。

宁卿两只小手紧紧攥着他的衬衫,怕自己溺死在他一腔温侟里。

那天她的确也是有错的,她也是生气了,他和周止蕾纠缠不清,她吃醋了。

所以酒店大厅里找他的时候面对周止蕾咄咄逼人的刁难和质问,她没有用平日里的智慧去反击,她只是一味求着他相信她。

那时她极度没有安全感,不知道他喜欢不喜欢她,又任性在想,她都给他了,她在他心里的位置应该比周止蕾重。

她迫切的需要他的肯定来证明自己的分量。

原来他一个字不提,但已经将她的小心思看的透透的了。

“少铭,知道了。”宁卿精致粉嫩的小脸蛋上像染了胭脂般红,她主动的探进他的口腔,以小猫般的生涩技巧吻着他。

她用实际行动来表示她知错了。

两人吻了很久才分开,宁卿往下埋了埋,将小脑袋惬意的窝在他的心房上,耳边是他“咚咚”强健的心跳搏动,她听着觉得一阵满足。

陆少铭握着她一只小手,穿梭进她的指尖里和她十指相扣,用坚毅的下颚蹭着她娇嫩饱满的额头,他轻声道,“宁卿,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眼见到你的那刻起我的目光就会被你吸引,情绪会不受控制,这种感觉以前没有过,很凌乱,很糟糕…”

宁卿闻言僵了一僵,他…第一眼就喜欢她吗?

她眼里直接落了一层雾气,她还以为他对她没有感觉。

原来他们一直相爱。

“宁卿,我知道你心里深深爱着一个人,其实,我很吃醋,很嫉妒,真的不是介意你第一次的问题,而是我介意那个男人的存在。”

“你大致是因为那个男人才会爱我,所以我有点…害怕,所以洗手间里听到你不想追着我跑了我才会激动到口不择言,因为我怕你是一时兴起来撩一撩我,撩完了,你就走了。”

“宁卿,以后就爱我一个人好么,我不会再介意你的过去,我们好好开始,好好相处。”

宁卿感动的一塌糊涂,这算是他对她的表白吗?

没想到今生有幸,让同一个男人喜欢了两次。

宁卿捧住他的俊脸,吻了吻他的面颊,“少铭,我答应你以后只爱你一个人,那你也尽快爱上我好么?我要很爱很爱的那种,非我不可的深爱,等你爱上了,我就把我自己,把宁家,把我所有的亲人朋友都交给你,你来保护我们好么?”

“恩!”陆少铭郑重的点头,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两人抱了一会儿,陆少铭松开她,“宁卿,你爸妈应该快回来了,我要回去了。明天我来接你上班嗯?”

他这就要走了吗?

他后面那句话又让她怦然心动,她和陆少铭没有谈过恋爱直接奔入了婚姻生活,从明天起他们就要像平凡情侣一样谈恋爱了吗?

宁卿红着小脸,糯声道,“不要接我上班,因为我会起的很早,你早晨多睡一会儿,明天一起吃晚饭好么?”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