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闹别扭的陆少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210.闹别扭的陆少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走了两步,他的衣袖被一只素白的小手拽住了。

陆少铭停下脚步,他就知道她舍不得他。

他双手擦裤兜里,高傲的抬着坚毅的下巴,“宁卿,我警告你,你下次再敢这样对我,我就没有这么好脾气了,这次就算了,我暂且先原谅你,你…”

他侧眸看向她,这一眼,他僵住了。

女孩泪眼汪汪的看着他。

她哭了。

陆少铭当即慌了,他从裤兜里拿出双手要为她擦泪,但想到她嫌弃他身上的香水味,又只能停下了动作。

他不知道自己发什么神经,为什么要喷香水?

其实他从来没喷过这东西。

这时宁卿无助的颤动着泛着浅粉的娇唇,小声哭道,“陆少铭,你可不可以别这样欺负我…我没有犯错呀,我最近好累好累,情绪不对劲,很想休息…你可不可以批我两天假,这两天我不想追着你跑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你对我那么好…陆少铭,以前的你跑去哪里了…”

陆少铭怔住,他看向女孩的小脸,几分茫然,然后他动手掐住女孩精致的脸腮,将她的小脸拖到自己的眼前,他冷笑,“宁卿,你不想追着我跑了嗯?跟我在一起真的就这么累?”

“呵,你不想追我跑那就不要追我跑了,需要我批假吗?我一个人过的那么好,是你来招惹我的,所以你不要这么低声下气跟我说话,搞的我像个罪人似的。”

“说说看,什么以前以后的,你把我当谁了?宁卿你终于说出你的心里话了,你在我身上找影子,你把我当替身!”

他力道很大,将她的脸腮捏的很疼,宁卿伸出小手使劲拍打他的大手,拧眉道,“松手,松手,疼…”

“呵,宁卿你也知道疼吗?在我面前装什么,你是真疼还是假疼?在芬兰那次你根本就不是第一次,你跟我喊疼喊半天。告诉我,你被几个男人睡过,你第一个男人是谁?”

宁卿听到这话停止了动作,她瞪大眸,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你…你说什么?”

陆少铭勾起讥讽的弧度,一脸冷鹜,他深沉犀利的目光上下扫着她的身段,眉眼显出成熟男人的轻浮方浪,“我说什么要我重复吗?你现在不想追我跑了是不是那晚我没有伺候好你,你觉得我技术欠佳?你心里那个男人是怎么要你的,说出来,我可以学啊…”

“啪!”宁卿挥手狠狠甩了他一巴掌。

陆少铭被打偏脸,他垂在身侧的大掌紧紧捏成拳,胸膛喘了两下,他痛苦的蹙眉。

不想说这么多难听的话,但是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这样。

其实他知道,他在疯狂的嫉妒。

那个在她心里占了那么重要位置的男人,那个夺了她第一次的男人,他快嫉妒疯了。

她今年才21岁,她第一次是什么交出去的,那个男人夺了她那么稚嫩的身体,他是衣冠禽兽吗?

在芬兰那晚她那么主动那么热情,是不是那个男人调教的?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她说她不想追着他跑了。

呵,这下好了,他连替身的资格都没有了。

洗手间里很安静,陆少铭缓缓转过身,他看着女孩苍白的面色,咬牙道,“好,这一巴掌就当我还你那晚,我们没有开始过,所以谈不上结束,为了不留后患,那晚我没有做措施,也请宁小姐自己去买药。”

说着陆少铭优雅的拢了下身上的衬衫,“宁小姐,我们有缘再见。”他抬脚走了出去。

听着男人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宁卿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她趴在水池边干呕。

她早晨什么都没吃,如今吐出来的全是酸水。

宁卿坐在墙壁的角落里,她慢慢蜷缩起双腿,将自己埋进双膝里,她“呜呜”的放声大哭。

“陆少铭,你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

陆少铭出了商场大门,坐进宾利车里,他踩下油门,疾驰而去。

他雕凿般的俊颜紧绷冷冽,深邃的眸子仿佛能喷出两簇幽烈的火苗,就连额头的青筋都在跳。

那个女人怎么可以对他这么绝情?

从芬兰回来后他就变得不再像自己,他为她打架,为她精心打扮自己,为她将自己活的这么凌乱…

本来他过的挺好的,她为什么要来搅乱他一湖心水?

搅乱就搅乱了嘛,她又不要他了,她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

芬兰那晚她不是第一次,可是他是,他家境优越,修养良好,这31年从不滥情,心境终究清雅高傲了般,没什么渴望,但也想过这一生要么只要自己喜欢的女人,要么就给将来的太太。

那晚情到浓处不是不可以避免意外的,但那么一刻他就是不想,只想抵在她深处给她自己的全部。

可是今天她告诉他,她不想追着他跑了…

她想怎么样,想他追着跑吗?

她休想!

陆少铭拿出手机,毅然关了机。

不会再让她联系到自己,他现在就回公司,他要去美国了,他不回来了。

她会后悔的。

她一定会来找他的。

陆少铭这样想着,将油门踩到了最底,他骨节分明的大掌按在方向盘上打灯,转弯,行云流水的动作里带出一股凌厉的气息。

……

到了广擎,进了办公室,他对朱瑞交代道,“帮我处理一下国内所有的事务,我下午要回美国。”

朱瑞有些错愕,“总裁,这决定有点仓促了吧…”

“怎么,你办不了?”陆少铭鹰隼般盯了朱瑞一眼。

朱瑞迅速头皮发麻,连连点头道,“总裁,我这就去办。”他抬脚出办公室大门。

但这时陆少铭叫住他,“回来。”

朱瑞转身,“总裁,你还有什么吩咐?”

陆少铭一手擦裤兜里,眯眼道,“关了我的私人座机,任何人找我都说我不在,另外,你,”陆少铭伸手指着朱瑞,“不许私下将我回美国的消息透露给任何人。”

朱瑞,“…”他家总裁这是要闹失踪的节奏吗?

总裁作为一个企业,一个帝国集团的掌舵人,他不让任何人联系到或找到,这样会不会太任性了?

他跟着总裁这些年,从来没见到他这么丧失理智的时候,总裁是受了什么刺激?

还有,为什么单指着他?

他没有要将消息透露出去的打算啊。

……

陆少铭先去休息室里洗了澡,他将自己身上的香水味狠狠冲掉,腰间裹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他站在盥洗台前将台上的发型膏,香水等通通丢进了垃圾桶里,打开衣柜,他又将昨晚新添的暖色系的衬衫通通扔床上,待会儿让人丢掉。

穿了身白衬衫黑西裤走进办公室,坐在办公椅上,他拿着文件要办公。

这时他发现手边放着一本写真,他此刻最不想见到的那张小脸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大概是他上午跟朱瑞提了一下写真的事情,所以朱瑞将写真放在了他手边。

上午他的确是想回来看看的,现在他一点都不想看。

她长得再漂亮又如何?

陆少铭随手就想将写真丢进垃圾桶里。

但是,他的动作僵在了半空,写真面是琉璃玻璃的,女孩穿了身裹胸的粉色小短裙站在草坪里,她散着三千青丝,一只手捂着一只眼睛,望着天空微笑,她精致腮边荡漾着温暖的小梨窝,那绚烂的阳光投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照耀在她身上,她那么明媚美好。

陆少铭缓缓将写真放在桌面上,他修长的手指一点点的无摸过女孩的眉眼,心里突然就很酸,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陆少铭拿出手机,按键打开手机。

垂眸看了下腕表,两个小时过去了,她有没有联系他?

好像没有。

他不死心,翻出电话和短信记录,一条条的查找,恩,她果然没有联系他。

陆少铭心里突然就很烦躁,他打开短信,慢慢编辑着---宁卿,我待会儿就要回美国了,现在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了,如果你还要我,那你就赶过来,我等你…

等编辑完陆少铭才猛然惊觉自己胡编了什么东西,这是他编出的吗?

陆少铭“啪啪”的全部删掉。

他拿起座机,拨通内线,想给朱瑞打电话。

但“嘟嘟”的忙音,他才想起他的座机被关了。

沉默几秒,陆少铭拿起手机打电话,“喂,朱秘书,你进来一下。”

两分钟后“叩叩”的敲门声响起,“进来。”陆少铭边说,边拿出一本文件挡在了写真上。

“总裁,你叫我?”

陆少铭右手拿着钢笔在批阅文件,“恩…”他轻哼了一声,漫不经心的问道,“刚才有人来找我了吗?”

“回总裁,刚才企划部的刘秘书,大禹建设的施总,还有…”朱瑞专职敬业的回了一串串。

“行了。”陆少铭面色很黑的打断朱瑞,他清咳一声,向朱瑞衣服口袋里瞄了一眼,“你的手机欠费了吗?刚才我打你手机打不通。”

“怎么会?没欠费啊。”朱瑞从兜里掏出手机,他看了下电话记录,“总裁,你刚才没有打我电话。”

陆少铭将钢笔往桌上重重一掷,紧抿着薄唇不说话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