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妈妈,我肚子疼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204.妈妈,我肚子疼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想想刚才那女孩痛哼时她尖酸刻薄的言语,若不是她在旁误导,他们也不会这么误会那女孩。

“陆少,我们都支持你和宁小姐,等你回国了好好跟宁小姐解释,我们是受别人蒙蔽了,宁小姐一定会原谅你的。”

周止蕾胸腔窜上一股火,这些人意有所指的在骂谁?

她气的牙根发痒,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尊严被人践踏到了脚底。

她是世界酒庄大王的亲孙女,想接近她娶她的人多的是,但她死心眼的就爱了陆少铭这一个,一爱就26年。

她努力做好一个名门淑媛,活到26岁身心干净,从没有被男人碰过,可是她要献身给他时,他说她出来“卖”。

呵,为什么宁卿就行了?

她在隔壁房间都能听到他们的动静,并不是夸张的女人尖叫,而是一种女孩娇弱到极致的嘤泣,不知道他怎么狠了,女孩间断的喊疼…

他最后那一下无法遏制的发出了闷哼,她第一次知道男人也可以发出那样嘶哑姓感的声音,她光听着,就面红耳赤。

为什么他跟宁卿可以,半个小时才草草结束,而她跟他在一个别墅里三四天,他正眼都没有看她一个?

现在她陪他出生入死,到头来他的眼里依旧没有她,她还被这些身份下贱的工人羞辱。

她怎么甘心?

……

宁卿出了酒店大门,外面晚间八九点左右,风很凉,她合紧羽绒服,努力给自己找一丝温度。

站在大街上叫了一辆出租车,坐进去,“师傅,送我去机场。”

恩,去机场,她想回中国,想回家。 

……

20分钟后出租车在机场门外停下了,她下车,走进机场大厅。

很幸运,十分钟后有一趟回国内的班机,她买了票,一只小手捂着自己泛疼的小腹,站在大厅里等。

这时,“Hi,girl。”有一个帅气阳光的外国小伙上前搭讪。

宁卿没什么聊天的兴趣,她侧眸对小伙善意的笑了一下,垂下眸。

小伙热情不减,他指了指宁卿的粉色羽绒服,让她向后看。

宁卿觉得奇怪,她向后一看,她粉色羽绒服的衣角沾了些红色。

宁卿脸一红,刚才脑袋乱乱的不知道想什么,此刻仔细感受了一下,她下面冲出一点热液,像周期来了。

怪不得她肚子疼,像小日子来的下坠感。

宁卿说不清心里是不是失望了,她没有怀孕。

大年三十,她没能留下他的种。

她那么美好的陆少铭,现在终于消失的无隐无踪。

因为黑色裤子看不见血色,但刚才坐在哪里却将她粉色羽绒服沾上了,宁卿很囧,她焦急的看了下航班,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还分不清方向,她不知道去哪里可以很快的买到卫生棉。

小伙子看出了她的囧镜,他转身离开,两分钟后又出现了,手上拿着一包女生的卫生棉,递给她。

宁卿两眼都亮了,这次来芬兰从来没想过能得到一包卫生棉会成为她最大的欢喜。

当人处于绝望时,真的很容易满足。

“Thank you。”宁卿眉眼弯弯的道谢。

小伙子耸肩,意识是---举手之劳。

宁卿看了一下卫生间的标志,她边跑边向小伙子挥手,这是她来芬兰唯一一次得到的温暖,真的谢谢。

转过身,宁卿早已泪流满面。

……

飞回国内时已是第二天夜晚,宁家别墅。

岳婉清在厨房里炒好菜,她想上楼叫书房里的宁振国吃晚饭,但走在客厅里才发现别墅大门没关,像有人进来了。

“卿卿回来了吗?”岳婉清疑惑的关上了门,她往宁卿的房间走去。

果然房间门也没关,床上蜷缩着一个娇小的人,岳婉清温婉的笑道,“卿卿,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怎么一声不响的回来了,连门都不关?”

床上的人儿没回答她,岳婉清上前,伸手扯下女孩小脸上盖的被,“这都多大人了,怎么还用被子捂着脑袋睡…”

岳婉清的声音戛然而止。

宁卿正侧身蜷缩在床上,她本来就娇小,如今一粉团不仔细瞧根本看不见,让人看着心疼。

岳婉清看她两只小手紧捂着小腹,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腮边的秀发落下来挡住了她整张小脸。

岳婉清吓了一跳,她伸手将自家女儿腮边的秀发掖到耳后露出她半张柔美的侧眸,她脸上,额头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汗。

“卿卿,卿卿,你怎么了?”岳婉清瞳仁剧烈收缩着,她摸着自家女儿的小脸紧张的问。

宁卿迷迷糊糊就听见妈妈的声音,她伸出小手握住妈妈温暖的手,虚弱嘤咛着,“妈妈,我肚子疼。”

岳婉清迅速反握住宁卿的小手,“卿卿,你的手怎么这么冷?告诉妈妈怎么了,为什么肚子疼,妈妈送你去医院。”

宁卿抱着妈妈的手贴到自己的腮边,像路边可怜的小宠物终于找到了一个温暖的家,她嘟着苍白的唇,一点点蹭着妈妈的手背,女儿家的撒着娇,“妈妈,我来周期了,所以肚子疼,不用去医院的。”

“来周期了吗?以前不是肚子不疼的,怎么现在疼了?”

宁卿轻轻闭上眼,她不敢说,不能说,总不能告诉妈妈她被人踹了一脚,也不能告诉妈妈她跟陆少铭…太激烈了。

在酒店房间时她就觉得疼,她放松不了他大概觉得太刺激了,第一次有点草草,第二次才是漫长的开始。

岳婉清紧拧着眉,“卿卿,妈妈给你去冲个热水袋,再冲碗红糖水给你喝。”

“哦。”宁卿乖巧的点头。

岳婉清冲了一个热水袋放在了宁卿的小腹边,又将她扶坐起喝红糖水。

倚靠在妈妈怀里,宁卿闻着那股红糖水的味儿就觉得胃里翻涌了,很想吐。

“妈妈,我不想喝。”宁卿可怜巴巴的看着妈妈。

“不可以不喝,乖,快点趁热喝,喝完了肚子就不那么疼了。”岳婉清哄着她。

宁卿没再坚持,她就着妈妈的手,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

岳婉清看着自家女儿柔弱乖巧的模样,她透着一点浅粉的嘴唇轻轻贴在碗边,看的出来她不爱喝,一小口一小口喝的十分秀气,那两排蝴蝶蝉翼的纤长睫毛安静的落下来,就带着那么几分让人心疼和可怜的韵味。

岳婉清觉得奇怪,她开口问,“卿卿,你不是去欧洲找少铭了吗,怎么,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了?”

宁卿摇头,细软的声线十分好听,“没有啊,我和少铭发展很顺利哦,他带我去逛街,还带我去吃烛光晚餐了。”

一碗红糖水喝完了,岳婉清将宁卿轻柔的放在床上,她叹息道,“如果是这样那就好了,也不知道少铭什么时候可以恢复记忆,一年两年我们可以努力,如果要十年二十年那该怎么办?”

岳婉清转身将碗放在书桌上。

宁卿闭着眼睛转了个身,面朝着墙壁睡,她将小脸埋在枕头里,眼泪流的太急,根本抑制不住,她用鲜贝般的细齿死死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岳婉清又返身回来了,她坐在床边为宁卿盖好被,“卿卿,肚子疼好点了吗?”

宁卿捣碎般用力的点头,“妈妈,我想睡觉。”

“好,你睡一觉,妈妈去厨房里给你煲点阿胶糯米粥,等你醒了吃一点。”

宁卿没说话,好像很困睡着了,岳婉清没打扰她,将房间里的灯调暗,走了出去。

……

等妈妈走了,宁卿才敢松开自己的下唇,口腔里有腥甜的血味,她将自己咬出血了。

嘴里的血腥味好难受,喉咙里干呕了两声,什么都没吐出来,唯独一双眼睛被洪水般的眼泪模糊了。

破碎而急喘的哭泣发的太急,她被呛了两声,又怕妈妈随时会进来,她捏着小粉拳送到自己的唇边,轻咬着。

她的陆少铭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第一次,她心里有了丝绝望。

她的陆少铭,他究竟知道不知道,此刻他最心爱的小太太在无人的黑暗里,悲伤逆流成河。  

其实她这么怀念。

其实,她也很怕。

……

岳婉清回到宁卿的房间里,女孩真睡着了,这三四天都在赶飞机,没闭过眼,很累。

“卿卿。”岳婉清轻轻拍了一下宁卿的小肩膀,睡梦中的女孩转了过来,她脸上很干,没有泪水,只是鼻尖通红。

岳婉清心疼的直皱眉,她自己的女儿自己知道,从陆少铭失忆,她清瘦了很多。

别看她表面嘻嘻哈哈,没心没肺,其实她不想让家人朋友担心,有苦有压力自己偷偷藏着。

岳婉清看着女儿眼下的乌青,最后没叫醒她,就让她睡一觉吧。

她想起身时发现女儿手指上有点血迹,她定睛一看,女儿穿了一身黑色线衫,线衫袖口很大,裹住了一双小手,现在线衫袖口有干涸的痕迹。

岳婉清轻轻的将袖口卷上去,但卷不动,袖口的毛线黏在了她左手的手心里,她的手心有一小块血肉模糊的,像被撞倒时手心蹭在水泥地上弄破的。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