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一个多月没来生理周期了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200.一个多月没来生理周期了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宁卿当天晚上就坐上飞机飞去了欧洲,到达目的地时正巧是芬兰的下午,黄昏时候。

她翻开手机里朱瑞发来的地址,找到了一栋漂亮的别墅前。

宁卿走进别墅的草坪,站在别墅大门前,按响了门铃。

“叮”了三声后,有人来开门了。

宁卿两只小手抓紧了自己的斜挎包,她又紧张又激动,在别墅大门打开的瞬间,她绽放出花儿般的甜美微笑,“少铭…”

站在门边的不是陆少铭,而是…周止蕾。

宁卿的笑容顿时僵住了,这是她和周止蕾的第一次正面接触,也许是情敌的原因,她不喜欢这个女人。

她怎么会出现在陆少铭的别墅里?

宁卿往周止蕾身上瞧了一眼,周止蕾只穿了一件男士白衬衫,衬衫是陆少铭的。

宁卿整颗心往下一沉,所有的女人在面对自己心爱的男人时都无法大度,这个女人穿着她男人的衬衫出现在她男人的房子里,这个小说里才会出现的狗血剧情现在真实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该怎么办?

周止蕾站在门边,因为台阶的原因她站的比较高,看清宁卿,她慵懒的倚靠在门上,双手环胸,淡定笑道,“宁小姐是吗?你来找铭哥哥吗,我帮你叫他?”

周止蕾这番话十足的女主人架子。

好像她才是远道而来的客人。

宁卿心里冷笑,她就不信周止蕾不知道她是陆少铭的太太,她此刻的模样什么意思,挑衅,炫耀?

宁卿高高勾起唇角,“周小姐,那麻烦你叫一声少铭,我的确是来找他的。”

周止蕾眼里闪过轻蔑,她转头,向别墅里叫到,“铭哥哥,你洗好澡了吗?宁小姐来找你了。”

宁卿神色无常,但面色渐渐发白。

一分钟还没到,陆少铭出现在了门边,他的确是刚洗澡出来的,头发还湿湿的,上身的白衬衫像穿的急才扣了两颗纽扣,露出男性姓感精硕的胸膛,下身的西裤还没有束皮带。

宁卿看见他就委屈泛滥了,她跨上台阶,伸手去拽他的衣角,柔柔的开腔,“少铭…”

“你来做什么?”男人冷冷的打断她。

宁卿拽他衣角的小手一僵,眼睛余光里就看见周止蕾在讥笑。

“少铭,你出差这么长时间我想你了,所以来找你,我可不可以进去说话,我好冷,不要让我站在门外?”

她站在门外,他和周止蕾站在门内,她真像一个外人了。

陆少铭一只手擦进裤兜里,另一只手继续系着衬衫的纽扣,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掌慵懒系纽扣时都带出一股慵懒的优雅,很养眼。

听她说冷,陆少铭垂眸向她看去,她外面穿了一件粉色羽绒服,下面黑色紧身铅笔裤,脚上一双卡其色的流苏平底靴,甜美娇俏。

她秀琼的小鼻翼被冻的通红,小脸脸色有些苍白,她抬着一双秋瞳受伤且柔弱的凝望着他。

陆少铭冷厉的面色变得柔和,但轮廓依旧紧绷,“宁卿,快回国去,我这里还有事情要处理,没时间管你。”

他是不让她进去了?

宁卿垂下眸,看着自己的脚尖,她淡淡的嗓音透不出情绪,“恩,你很忙是吗,忙到这十天都没有时间给我发一条短信,忙到我来找你都不愿意让我进门说一句话?周止蕾为什么出现在你别墅里,她为什么穿你衣服,你下午洗什么澡,现在你有没有时间给我解释?我真的很想听。”

话音落下,男人迟迟没有回答。

一道凌冽的寒风刮过,陆少铭转身就进了别墅。

“陆少铭!”见他走,宁卿赶紧伸出小手拽住他的衣袖,她红着眼眶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你工作很累,我也没有资格这么质问你,你生气了是吧,你觉得我无理取闹了是吧,我道歉,我错了,我只是…有点委屈,有点管不住自己。”

听她这么说,陆少铭侧眸看来,“宁卿,别惹我生气,自己回国去,嗯?”

“轰”一声,陆少铭关上了别墅大门。

……

别墅里。

周止蕾眼底划过深深的笑意,想着关门那瞬间宁卿呆如木鸡的滞讷表情,她就觉得倍儿爽。

心里正愉快着,她就觉得一道阴沉锐利的视线扫在了她身上。

她抬眸看,只见陆少铭上下扫了两眼她身上的白衬衫,然后缓缓勾起了唇角,几分讥诮。

周止蕾面色一红,她跟陆少铭从小就相识,他身上永远有一股男人强大迫人的气场在,哪怕不说话,一个犀利的眼神就能将你看透。

周止蕾牵强的笑道,“铭哥哥,我刚才洗澡忘拿衣服了,就借你的白衬衫穿了一下。”

“洗澡忘拿自己的衣服但偏偏带了我的衣服?”陆少铭鹰隼的利眸泛出些薄凉的笑意,“止蕾,你一直是我妈心里最完美的名门淑媛,我都认为你打死都做不出来这种不问自取穿男人衬衫的事情。我们都是成年人,你当我不明白你这么做的意思?”

周止蕾脸上火辣辣的疼,他不动声色的几句话就像狠狠甩了她一个耳光。

“铭哥哥,我…”

陆少铭垂眸看了下腕表,“时间差不多了,赶快去换衣服,待会儿就要赴托尼的饭局了,记住,做好你自己的本分!”

陆少铭蹭蹭的上了楼。

周止蕾看着男人绝情的背影气的直跺脚。

……

陆少铭回了自己的房间,他的头发还在滴水,刚才听周止蕾说宁卿来了,他从沐浴间里冲出来,套了衣服就下楼了。

没想到她会找来。

他眼底有疲累的血丝,他已经整整一个星期没睡过好觉了,欧洲的一个工厂出了问题,被芬兰当地的地痞托尼强占了,这几天他都在跑工厂,一个小时前回了别墅刚洗澡。

工厂的事情他摆平了,但是托尼劫持了他厂长已经怀孕六个月的妻子,这次饭局他要去救人。

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真的没有时间管宁卿,宁卿不该来的,她此刻来简直是添乱!

他现在在芬兰,所谓强龙压不住地头蛇,他一举一动都在托尼的监控中,她此刻来,若是被托尼知道了她肯定有危险,托尼会把她抓起来威胁他的。

她留在他身边太危险。

周止蕾是三四天前来的,她去工厂时恰巧被托尼看见,她对托尼说她是他女友,他没有反驳,他身边的确需要一个女人,要不然如果托尼随意塞给他一个女人,他还能拒绝吗?

陆少铭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喂,把我别墅门边的女孩带走,送她去机场,让她立刻回国。”

挂断电话陆少铭在镜前打领带,时间紧迫,六个月的孕妇落在托尼手里很危险。

脑袋里浮现出女孩那张苍白的小脸,还有她红着眼眶的一声声质问,傻瓜,她在想什么?

她说她想他了,其实他也想。

不是故意不回她电话和短信的,他真的忙,不能分心。

他怕一跟她联系,他就会忍不住。

等这件事情处理后再向她解释吧。

……

宁卿怔怔的看着眼前这扇紧闭的大门,陆少铭竟然将她关在了门外?

他真的舍得?

宁卿从没想过来找他会遇到这副场景,他跟周止蕾这个样子就算她再大度再信任他,他也应该给个解释吧?

他不但不给解释,还对她这么凶这么不耐烦。

他赶她走!

当着周止蕾的面。

宁卿眼里的泪花直打转,她转身,这时只见别墅栅栏外来了几个保镖,保镖指着她,跑着来抓她。

宁卿吓了一跳,撒腿就跑。

她不能走正门,所以跑到别墅的后门那,后门的锁打不开,她敏捷的翻上院墙,跳了下去。

双脚落地时膝盖顶到了她的小腹,“嘶”一声,宁卿眼里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珠般砸落下来了。

疼。

她用两只小手捂住小腹,她肚子好疼。

宁卿突然想起来她好像一个多月没来周期了,延后了半个月,她平时周期有点紊乱,也有延后的现状。

宁卿边哭着边嘟了下粉唇,想起大年三十那晚上,那男人对她的浓情蜜意来…

周期延后还有一个原因,她会是吗?

宁卿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她会不会怀孕了?

这时耳边响起保镖的声音,“这边,快找,别让她溜了。”

宁卿赶紧起身,躲到了一个偏僻的后巷,看那些保镖跑远了,她才松了一口气,她怎么这么霉,她得罪谁了谁在抓她?

这时路边驶过一辆豪华商务车,宁卿从滑下的车窗里看到了周止蕾,她身旁坐着陆少铭,男人那里的光线明明暗暗,留了她一个刀刻般深邃的俊颜。

宁卿冲到大街上,伸手招了俩出租车,“师傅,跟上前面那辆车。”

……

出租车在一家豪华酒店面前停下了,宁卿在包里掏钱,用英文道,“师傅,车费多少?”

司机是个芬兰本地人,他透过后视镜看着宁卿那张精致漂亮的东方面容,邪邪的笑道,“不要钱…”他转身来摸宁卿的小手,“姑娘,你卖吗,多少钱,陪我睡一晚?”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