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抱着他取暖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186.抱着他取暖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女儿都这样乐观积极了,她这个做妈妈的更不能给女儿制造压力,不过她还是想来看看女婿。

“陆少,你好,我是宁卿的妈妈。”

宁卿的妈妈?

陆少铭心里一紧,下意识里站直了身,这种感觉倒像是男女朋友时第一次见家长,有些紧张。

“伯母,您好。”陆少铭露出温暖的笑意。

“你好,”岳婉清满意的点头,她笑道,“听我女儿说她最近和贵公司在合作一个项目,我这女儿虽然聪明,但有时也会犯糊涂,如果她有什么做错的地方,还希望陆少能多担待。”

“不会,您女儿她做的很好!”

“恩,”岳婉清将手上的一个保温杯递给陆少铭,慈爱道,“听说陆少前一段时间动了脑部手术,这是我在家里炖的汤,陆少如果不嫌弃,就趁热喝。”

陆少铭看着岳婉清递来的浅蓝色保温杯有些发怔,以他跟宁卿现在的关系,宁卿妈妈会不会热情过头了?

但看着岳婉清温柔慈祥的眼神,他出于礼貌,伸出双手去接,“伯母,谢谢你。”

“哎,”岳婉清叹息一声,嘀咕道,“这有什么好谢的?听说你是一个人去英国动手术的,手术最折磨人,最需要人照顾了,你一个人在那里也没个亲人体贴你,你是怎么熬过来的?现在年轻人就是太逞能了,自己不好好爱惜自己,光叫亲人心疼了,如果你那时带着…”

这声“卿卿”没说的出来,“妈。”宁卿跑来了。

“卿卿。”岳婉清叫了一声。

“妈,你怎么突然就来了,要不是别人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你跟陆少说什么呢?”

宁卿最怕自己妈妈说漏嘴,妈妈不知道她婆婆宋雅静的事情,她是用不透露婚姻关系向宋雅静争取了三个月的时间,这是一种平衡,如果妈妈说漏嘴,那就是毁约。

她连三个月的机会都没有了。

现在宋雅静在国内,她过的风平浪静,但宋雅静一定派人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了,但凡她有出格的事情就会出手,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如果宋雅静动手,她有宁家的羁绊,陆少铭又失忆了,未必有这样的默契和感情能和她一起携手抵抗住风雨阴谋。

况且,抵抗住了又如何,宋雅静是她婆婆,她害的他们母子反目,她一辈子就别想进陆家大门了,而且她爱陆少铭,怎么舍得让他在婆媳间做夹心饼。

宋雅静也是吧,其实宋雅静能第一时间让她消失的,但是宋雅静答应她的三个月之约,也是怕和自己的儿子正面冲突吧。

现在,她只盼着陆少铭可以早先爱上她,她希望她的陆少铭能快点回来。

“我没说什么,我只是炖了一点汤送给陆少喝。”

宁卿看向男人手里拎着的保温杯,她“呵呵”干笑两声,“陆少,不好意思,我妈可能太热情了,没吓到你吧。”

“没有,谢谢伯母。”

“好,妈,人家陆少收到了你的心意,我送你回家吧,我待会儿还有工作,比较忙。”宁卿挽着自家妈妈的胳膊,将岳婉清带走了。

陆少铭看着那对母女的身影,不知道岳婉清说了什么,宁卿抱着她的胳膊撒娇,她们走了一路,留了一路的温暖。

等她们走进电梯,陆少铭才转身进了办公室。

……

中午时分朱瑞进了办公室,他请示道,“总裁,今天中午您想吃什么?是让餐桌里的厨子专做,还是点外面的餐饮?”

陆少铭正在商务笔记本上处理些事务,他用目光指了指茶几上放着的保温杯,随口道,“不用了,就吃那个吧。”

“好。”朱瑞拿了桃花瓷的精致小碗和银筷,弯腰将保温杯打开,里面一阵浓郁的汤汁香气。

“总裁,这是安神补脑汤吗?这道汤做起来需要时间和火候,先要用中药熬汤,然后将猪排骨和猪肉放进陶瓷煲里热至沸腾,然后再加入药汁放入光波炉里小火慢炖。我闻这味道真香,总裁你先喝汤吧,待会儿再工作。”

闻言陆少铭从笔记本里抬头,他站起身,来到茶几边的沙发上坐下。

接过朱瑞手里的汤匙喝了一口汤,味道的确很好。

保温杯里还准备了米饭,另外还有两个手炒的碧绿小菜,新鲜蔬令,色香味俱全。

陆少铭脑袋里突然就浮现出宁卿妈妈慈祥的模样,她那么感慨的嘀咕着---听说你是一个人去英国做手术的…

他就想起在英国做完手术睁开眼睛的第一眼,他那么茫然的看了一下病房,房间里有人,医生护士都在,他得到了最专业的照顾。

可是他的心里那么空,好像少了什么。

现在他才明白,哦,亲人吧。

他的爸爸妈妈不是不知道他在手术,但是他们没来,31岁的男人,16岁就创造了广擎,在他爸妈眼里他早已不需要照顾。

他可以对自己负责。

真奇怪,以前从来就没有计较过的亲情温暖,现在他这么渴望。

也许一个人真的不能被关心,被关心久了,心里的委屈就会不停被放大,宁卿妈妈为什么关心他?

而宁卿,是喜欢他吗?

陆少铭敛下眉,眼前都是那对母女远走的背影,宁卿那么小鸟依人的依偎在自己妈妈身边…

他一瞬间觉得…心满了。

……

送走了岳婉清,宁卿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

排演室外有很多保镖把手,没办法,室里的明星都是当下最炙手可热的,除了防记者外,还要防广擎的员工来偷窥。

宁卿在拍戏,这时回廊转弯处躲着叶婷和一个女员工。

女员工愤愤不平道,“叶姐,你看这个宁卿现在多风光,这些功劳本来都应该是你的,但你却因为她被总裁贬去了市场经理的职务,成为了一个普通的员工,我都替你不平。”

叶婷眼里有嫉妒,她捏紧了双拳,覆在那个女员工耳边道,“小妹,你去帮叶姐做件事…”

那个女员工兴奋的点头,走了。

叶婷看她走,然后拿出手机拨出电话,“喂,夫人,一切按计划进行。”

……

下午剧组下班,小周因为家里有事先走了,等众人走后,宁卿看做为道具的冰块要化了,她去冰块室取冰。

广擎的员工都下班了,回廊里没人,宁卿上了十二楼,走进冰块室。

冰块室里冒着寒气,非常冷,宁卿踏进去,冷的缩紧了肩膀,打了一个寒颤。

她伸手选了一个外形漂亮的冰块,正准备转身离开。

但这时“啪”一声,冰块室的大门竟然被关上了。

宁卿心里咯噔一跳,迅速跑去门边开门,但没用,门被外面反锁上了。

“外面是谁?是谁把我关在里面的,快开门!”宁卿伸手拍门,大声叫道。

但门外传来一阵慌乱的脚步声,有人跑了。

估计是将她关在里面的人跑了。

宁卿心里火大,是谁跟她开这种恶劣的玩笑,要是被她查出来,准饶不了那人,哼!

这时宁卿打了一个喷嚏,她冷的抱紧自己,这个冰块室的温度大概在零下十摄氏度,她穿的又单薄。

估计用不了十分钟,她就会被冻死。

宁卿赶紧从裤兜里翻出手机,她拨出一个号码。

于是在路上开车的陆少铭接到了电话,他接起,“喂。”

听到他低醇好听的声音,宁卿都想哭了,这个冒着寒气的冰块室怎么看都透着一股阴森,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她冻得声音都在打颤,“喂,陆少,你现在在哪?我被困在公司的冰块室里了,你可以打电话让人帮我开门吗?我好冷。”

“什么?冰块室?你怎么会被困在那里?”一阵尖锐的急刹车声响起,陆少铭猛踩了刹车。

因为他是行驶在车水马龙的主道上,他一踩刹车,后面一辆是及时停下了,但后面的后面…的后面“砰砰砰”的全部撞在了一起。

一时喇叭声四起,交通瘫痪一半。

在大家要咒骂时,陆少铭这个罪魁祸首猛打方向盘,宾利向广擎方向飞驰而去。

他,走了。

提到这个宁卿就委屈,她坐在地上,将自己蜷缩在靠门边的角落里,努力给自己一点温度,“这个就要问问你这个大总裁啊,陆少你说你们公司都是些什么人啊,是有人把我锁在里面的。”

陆少铭一双深邃的黑眸顿时翻出锋睿的利光,在如斯夜晚里就像是盘旋夜空的鹰。

“恩,我会把那人查出来的,不会让你白受委屈。”

“哦。”宁卿嘟着粉唇应了一声,她全身都僵硬了,她将小脸搁在膝盖上,迷迷糊糊的想睡觉。

陆少铭见她不说话了,迅速开口道,“宁卿,你在干什么?不许睡觉嗯?我已经让保安室的人给你开门了,你保持清醒再坚持一会儿,我陪你说一会儿话。”

“说话?”宁卿眯着眼,傻乎乎的微笑,她咬着粉唇甜糯的叫了他一声,“陆少,你喜欢我吗?哪怕一丁点的喜欢,有过吗?”

她问他喜欢不喜欢她。

陆少铭清澈的瞳仁剧烈收缩了一下,他看着远处的红绿灯,沉默3秒后开口,“恩。”

他“恩”了一声却没有再得到女孩的回答,那端传来手机坠地的声音,宁卿闭上了眼真睡了。

她没有听到他的回答。

“宁卿!宁卿!”陆少铭低叫了两声,这么好修养的男人也忍不住爆了句英文粗口,他将油门踩到底,宾利飞梭而去。

路上的路人看见了,感叹道,“天哪,这人怎么回事,将车开这么快,不要命了。”

……

保安打开了冰块室的门,门打开的瞬间,宁卿已经冻到僵硬的小身体也随着门一起倒在了地上。

“宁小姐,宁小姐…”小保安看着闭眼不醒的宁卿,考虑着要不要叫医护车。

但这时一道黑色英挺的身躯健步走了过来,弯腰将宁卿打横抱起,带走了。

等男人像风般离开时小保安才反应过来是自家总裁,他连忙点头哈腰,“总裁…”

前方哪里还有总裁的身影?

……

陆少铭将宁卿抱进自己的办公室,他踢开办公室里休息间的门,将宁卿抱放在床上。

“宁卿,你醒醒。”陆少铭轻轻拍打着她精致但苍白的小脸。

陆少铭开了房间的暖气,冰块室和这里温度的反差令宁卿恢复了一点意识,她浑身颤抖,两条纤臂抱紧自己,侧过身,将自己蜷缩成一个小粉团,小巧的下颌不停蹭着柔软的被子,寻找着温度,她拧眉呢喃着,“冷,好冷。”

陆少铭摸了摸她的小手,她纤白的小手指还能灵活活动,并不需要去医院。

他直起身,想多找两条被子。

但他的大手却被女孩拽住,她像寻找了想要的温暖,将他的大手放在自己的腮边,几分满足的“唔”了一声。

陆少铭看着她姣美的脸蛋,眸色很暗,垂在身侧的大掌捏了捏,又松开,他抬手,解身上的西装。

……

不一会儿宁卿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温暖,真的很暖,带着些炙热和灼烫。

她转过身,两只小手去抱男人精健的腰腹,抬起细腿缠上他遒劲的大腿,整个人钻在了他怀里。

陆少铭睡在她身侧,女孩如同八爪鱼的缠了过来,他不是太习惯,身体紧绷。

知道她冷,他将她的细腿夹在腿间,蹭着她冰凉的小脚丫。

女孩知道得寸进尺,许是他对她好了,她“唔”了一声,纤白的小手扯落了他几颗衬衫纽扣,将自己的小脸埋进他精硕的胸膛里。

这还不够,她的小手也探了进来,摸到他的六块腹肌,还展露笑颜“咯咯”笑了两声。

陆少铭哑笑,这女孩一定不知道她在睡梦中爆露了自己铯女的本质。

她是不是垂/涎他已久啦?

呵。

陆少铭动手将床头的壁灯调暗,她身上很香,不是人工香料的味道,而是自己本身少女的体香,很清甜。

她柔软的发丝会蹭到坚毅的下颚上,带着些洗发水的味道,她的秀发保养的很好,丝绸般的触感。

陆少铭有些难受,这个时候男人大抵都有些反应,他也不能避免,但他的手只握着她的小香肩,守着君子之礼。

他还没有过女人,清心寡欲,不认识的女人他没有渴望,如果有那么一天,他遇到喜欢的,也是想先结婚,后上车。

他垂眸看着埋在她怀里的女孩,她是他喜欢的吗?

有心动的感觉。

如今,身体也有了强烈的感觉,第一次对女人有感觉。

很陌生。

陆少铭有手指刮了刮她秀琼管玉般的小鼻尖,低声呢喃着,“宁卿,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不要在我身上找影子,我只是我,陆少铭。”

----------

ps:免费赠送200字!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