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天若有情天亦老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185.天若有情天亦老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陆少铭一直看着宁卿消失在酒吧门口,她没有发现他,他却一直看着她。

她那些话他都听见了,她说知己知彼…

她还跟小周像少女般嬉笑打闹,她从他不远处穿过去时都带起了一阵银铃般的轻风…

他端起手边的红酒,轻抿了一小口。

说不清此刻心里的感觉,心脏空掉的一块像是被填补了,他很动容。

看着她这么聪慧的一步步走来,他很自豪,就像是看着自己至亲的人慢慢长大,这感觉太满足。

刚才他还在想她太鲁莽,原来都是他多虑了。

她再一次令他刮目相看。

……

宁卿走了,范思成迅速向那两个友人递了一个眼色,友人快速站起身告辞,“范少,尹大小姐,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好,快走快走。”范思成挥手让他们赶紧走。

等他们都走了,范思成才侧过眸,悄悄看着尹水苓。

尹水苓在喝鸡尾酒,她天生泛着潋滟色泽的红唇印在酒杯边缘显得特别软,左边及肩的秀发掖到了雪白的耳后,露给他半张冷艳无媚的小脸。 

范思成目光有痴迷,他和尹水苓从同学到朋友,她一直是万众瞩目的焦点,最骄傲的小公主。

也是他的小公主。

如果她愿意,他会一辈子将她当公主对待。

“水苓,去年那晚尹暮晨打电话给我,后来…”

尹水苓喝酒的动作一顿,开口道,“不要提那晚!”

“好,好,不提,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我不会提的,只要水苓你开心就好。”

尹水苓将酒杯放下,她挪了下身体靠近范思成,素白的小手慢慢摸上他帅气的右脸,她几分抱歉道,“那晚他有没有将你揍疼,对不起,又连累了你,我不敢去看你,怕他会对你们范家做些什么。”

范思成伸手握住尹水苓的小手,她一双丹凤眼真的特别漂亮,尤其是挑眉时带出的那股高傲和冷艳,令男人心痒,天生的妖姬。

可惜只有他能看出她那双丹凤眼里的薄凉,这三年她的性格又清冷了许多,浑身缺少了一股生机。

范思成宠溺道,“从我们相识,你连累我的还少吗,但是我只觉得你连累我的还不够多。”

尹水苓精致的小脸因为红酒浮现出几许晕红,她并没有醉,她的酒量很好,只是会上脸。

一喝酒脸蛋会红扑扑的,像染的上等胭脂,灿若玫瑰。

“恩,”尹水苓颤了一下蒲扇般的纤长睫毛,她并没有抽回手,而是看着范思成真诚说道,“思成,我们认识有十年了吧,听说你现在很有成就,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不要经常在女人堆里混,找个好女孩结婚吧。”

“呵,”范思成轻笑一声,眼里落满了温暖,“水苓,以前我看着你经常在小湖边画漫画,因为你喜欢画画,所以我才学了服装设计,这些年我一直追着你的脚步,3年前你去英国我不让你走,你让我滚,说不想再看见我,所以这3年我就忍着一直不去找你,去年,尹暮晨打电话让我过去,我还没对你做什么,他就将我暴揍了一顿,你又让我走,好,我又走了,可是这次我听不了你的,我不会结婚的,除非,你嫁给我。”

“嫁给你?”尹水苓抬着小脑袋,几分怔茫的看着他。

“是啊,水苓,”范思成伸手将她抱入怀里,他轻轻吻了一下她的秀发,“我了解你的一切过去和伤痛,我可以包容你,好好爱你。这三年你不累吗,来到我身边,什么都不用想,也不需要再伪装,做我掌心的公主,放了尹暮晨,也放开你自己。”

累不累尹水苓不知道,但她的确被范思成感动了。

她也曾想过将来等狱中的爸爸熬不过去了,她就一刀解决了尹暮晨,她报了家破人亡之仇,然后任由自己毁灭。

可是现在范思成说的她心动了,人这一生身边有个爱自己的人是多么幸福的事儿。

她这一生都在追逐着尹暮晨的爱,她曾经为他倾尽所有,虽然他没有接受过,但她可以想象出来被爱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儿。

要不然,尹暮晨怎么可以那样依仗她对他的爱,将尹家推入万劫不复?

尹水苓缓缓伸手抱住范思成,“思成,谢谢你,可是…”

她话还没完,耳边就传来一道冰冷的讥讽,“想要娶她,还是等下辈子吧!”

尹水苓松开范思成侧眸看,尹暮晨来了。

他今天穿了一件灰色V领的线衫,白色休闲裤,不得不说尹暮晨是所有男人中能将白色裤子穿出一种干净儒雅气息的,当今金融界炙手可热的大亨分分钟入账千万,就连自身气质里都带出了一种从容不变的精英气息。

他一双墨色如琉璃般的眸子淡淡的锁定在沙发两人还抱在一起的亲昵姿态里,缓缓开腔,“水苓,过来!”

“凭什么?水苓你别过去!”范思成抱紧了尹水苓,在他眼里,尹暮晨就是一个变太加恶魔。

尹水苓脸上那点真诚和感动的表情都没了,她慵懒的倚在范思成怀里,“咯咯”的无媚轻笑,娇声道,“哦,原来是哥哥呀。哥哥你好像生气了,我跟初恋清人约约会你怎么这么大反应?”

尹暮晨面色不变,“水苓,过来,别让我说第三遍。因为第三遍我不知道会让你们当中谁喊疼。”

尹水苓一挑柳叶眉,转过身捧住范思成的俊脸就亲了一口,“思成,那我跟哥哥先回去了,改日再约。”

范思成被亲懵了,这真的是两人这十年来最亲密的一次。

趁范思成发愣时,尹水苓轻轻推开他,站起身向尹暮晨走去。

尹暮晨伸手牵住她柔弱无骨的小手,带她走了。

“哎,水苓!”范思成回过神时叫尹水苓的名字,只见尹暮晨健步而去,尹水苓在他后面跌跌撞撞的小跑跟上,有些吃力。

范思成嘴角自嘲的勾起,水苓为什么亲他,是为了气尹暮晨吗?

承认吧尹水苓,你现在有多少恨就代表着你还有多少爱,那么骄傲的女孩,还是为了尹暮晨会做这些幼稚的事。

……

尹水苓几乎被尹暮晨拽着出了酒吧大门,她拧起秀眉,娇滴滴的嗔道,“哥哥,放手,你又把我弄疼了。”

前面的男人冷笑,“现在少费点力气,待会有你叫疼的时候。”

尹水苓听到这话脸色煞白。

而尹暮晨还是微微松开了她的小手,不让她疼。

尹水苓呼吸了一口外面新鲜的空气,她俏媚的笑道,“哥哥,你也就会用范家来威胁我吗?瞧瞧,你对付范家都是直接对付思成他爸爸,因为他爸爸才是跟你同年龄的人,人家40好几,而你30好几了,你这么老,也好意思抢走人儿子的初恋女友。”

话音一落,尹水苓后背一痛,原来是尹暮晨扣住她的软腰就将她抵在了路虎车门上。

车子停在大路上,路边全是路人,他压着她,尹水苓反抗了一下,他一条长腿直接劈进她的腿间制住了她。

“嫌我老了恩?不想叫我哥哥了,那行,换个称呼,叔叔,爸爸…我都挺喜欢的。”

“无耻!”尹水苓俏面一红,受不住他这样的污言秽语,直接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啪”的巴掌声十分清脆,尹暮晨一点都没躲。

被打他毫无反应,缓缓转过脸,他伸出拇指去擦尹水苓的红唇,刚才她吻了范思成!

他的拇指覆着薄茧,力道又大,尹水苓痛到拧眉,同时她觉得可笑,慵懒的倚在车身上,她讥诮道,“你擦一下我就干净了吗?我和思成接吻,上船,什么没做过,再说我在英国有一二三四…十几个男朋友,你不会天真到让我洗一下澡我就没被别的男人碰过了吧,尹暮晨,你…唔!”

尹水苓被吻住了。

尹暮晨那张精致英俊的脸颊在她面前放大,她瞪大眸,只能看见他闭着眼,浓密卷翘的睫毛扑在眼窝上,动情吻她的模样。

路人纷纷注意到了这里,晕黄的路灯下,英俊成熟的男人将俏媚的小女孩压在豪车上。

“哇…”路人吹起了口哨。

尹水苓伸手推他的胸膛,但推不动,两条腿也踢不了他,她只能努力的将自己的粉舌从他的口里撤出来,两只小手捂他的嘴,将他推远。

男人喘着粗气松开她,她红着脸,个儿比他矮,又不想闻他身上好闻的男性气息,所以只能侧头躲在他的胸膛里。

尹暮晨勾起邪魅的微笑,“水苓,你那十几个男人没教会你接吻吗?怎么这么涩?”

尹水苓反唇相讥,“哥哥,你不知道吗,外国男人不喜欢接吻,都是直奔主题。”

“呵,是吗?那你这副外表看起来很妖精,但在船上保守到什么都不懂的模样能满足他们吗?”

尹水苓不想跟他继续探讨这种不健康的话题,她抬起小脑袋,眉眼清冷的看着他,“哥哥,我可记得以前的你怎么都不愿意接受我,你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妹,舆论和封建观念太浓,过不了心里那一关,所以我第一次向你表白,你不但拒绝了我还开始疏远我,那你现在怎么有勇气站在大街上跟我接吻?”

尹暮晨的眸色又黑又深,里面暗藏着一种类似…绝望的东西,“水苓,是你逼我的!”

他打开车门,将她塞进了副驾驶座,弯腰给她系上安全带,关上车门。

……

路虎行驶在路上,尹水苓渐渐发现路线不对,这不是回他别墅的路,而是…去尹家的路。

尹家的别墅还完好无缺的保存着,一切都没有变,后来她才知道是他花钱买下了。

虽然那里充斥了太多美好的回忆,但尹水苓一点都不想去那里。

她去过几次那里,他不是带她去怀念的,而是去…做那种事,还就在她的闺房里。

去年那晚他打了范思成,还狠狠占有了她。

尹水苓浑身在颤抖,她红着眼眶瞪向他,骂他,“尹暮晨,你真是一个大变太,你在那里对我做事,你就不觉得不安吗?我妈在天之灵看着,我爸也不会放过你,你无耻透了,你害我们家家破人亡,现在还霸占着我,你会不得好死的。”

尹暮晨没什么表情,他低低道,“今天你爸又在牢里犯病了,给不给他治病,就看你今晚的表现。”

尹水苓眼里的泪珠安静的滑落,她茫然的呢喃出声,“尹暮晨,我们家究竟跟你有什么仇,你为什么这么恨我们?”

尹暮晨没回答,他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尹水苓绝望的倚靠进后座里,她缓缓闭上眸,尹暮晨,你知不知道,不管有什么仇,我已经替尹家还你了?

15岁那个晚上她那么疼,第一次,坐在书桌上被喝醉了他强占,鲜血弥漫进了她的作业本里。

18岁她怀孕了,他永远不知道,他才是孩子的爸爸。

曾经她那么爱他,15到18的青涩年岁里,她忍住羞耻,一次次的将自己稚嫩的身心偷偷交付给了他,供他取乐,18到21岁的青春里,她的世界上再没有颜色,她在英国独自舔舐他留给她的伤。

天若有情天亦老,她已经为他耗去一生的美好。

可他不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

……

第二天陆少铭来了公司,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大手搭上门把要推门而入时,“陆少…”一道声音从背后将他叫住。

陆少铭回眸看,是一位40多岁,外貌温婉秀丽的女人。

岳婉清。

见女人向他走来,陆少铭确定不认识她,但他有一种莫名的亲切力,他礼貌道,“您叫我?”

岳婉清站定在陆少铭面前,她此时是相信了自家女儿说的话,她家女婿失忆了。

他也不认识她了。

岳婉清心里伤心,不过有了心理准备,她倒没有什么过激情绪,想起昨晚宁卿还在餐桌上吃了两小碗米饭,斗志昂扬的对她说,“妈,我把少铭失忆的事情告诉你是不想你胡思乱想,我会努力让少铭重新爱上我,所以你别担心。”

-------

ps:谢谢一直支持霓裳的祤姑娘,ts姑娘,1031867145姑娘的打赏,谢谢13962467834,唯世亚梦,梧桐枝123,gwt2793,18267630276,13665780707,1398579422姑娘们的打赏,么么哒。

谢谢给霓裳投月票的妹纸们,霓裳这个月18票了哦,非常开森,么么哒各位。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