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三个月的约定(第二卷完)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176.三个月的约定(第二卷完)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宁卿等了五分钟,别墅里有人出来了,不是陆少铭,而是一位衣饰优雅华贵的女人,她盘着精致的头发,保养很好的面容依稀可见她年轻时美人胚子的模样。

宁卿顿时紧张,这女人应该是陆少铭的妈妈。

她的婆婆。

宋雅静。

宋雅静走到宁卿面前,她并没有开门,而是隔着一道门看着宁卿,她的眼神说不上善恶,只是不动声色的打量,没有温度。

宁卿觉得自己被当成超市的货物被人扫了一遍。

她有点局促,有点紧张,她努力绽放出温婉得体的微笑,叫了一声,“妈,你好,第一次见面有点唐突,我叫宁卿,是少铭的太太。”

宋雅静身上裹了一件上等的草绿色真丝围巾,她拢了拢围巾,眼神犀利的开口道,“宁小姐,你好,原来你就是我儿子在中国娶的太太。”

一句“在中国娶的太太”就向宁卿表明了她是不会承认宁卿的儿媳身份。

甚至她都不会开门让宁卿跨进陆家大门。

所以她们只能一个门里一个门外的站着说话。

宁卿早有预料,虽然心里密密麻麻的疼了,但她笑容不变,“妈,我知道我和少铭那时结婚的太快了,这一段时间也没能来拜访你和爸爸,这些都是我的错,以后我会好好努力孝敬你们的,我一定会做好陆家的儿媳。”

宋雅静没接她的话,她只能反问,“宁小姐,你知道我们陆家是怎样的人家吗?”

宁卿想答话,但宋雅静压根没想给她开口的机会,她说道,“我们陆氏是如今商界最大的财阀集团,我儿子陆少铭是陆家第九代嫡孙,16岁就在洛杉矶上市自己第一家公司广擎,宁小姐,如果你有这样的家世,这么引以为傲的儿子,你选媳妇会怎么选?”

宁卿不再说话,因为她知道宋雅静的话还没完。

“宁小姐,我派人调查过你的身世,你父亲宁振国经营着一家很小的公司,他本身闹出过数段丑闻,三年前还将你和你母亲赶出了家门,后来你进了娱乐圈,一路摸爬滚打走到如今,你跟自己的继母斗,跟庶妹斗,桃铯绯闻不断时还招惹上几朵烂桃花,宁小姐,凭你这劣迹斑斑的身世污点,你现在凭什么叫我一声妈?”

“我们陆家也不需要什么家族联姻,但陆家的儿媳必须出身名门,优雅,矜持,高贵,你又符合了以上哪一点?”

“再退一步讲,你跟我儿子结婚这大半年我儿子为你付出了多少,你又给了他什么,你自己招惹上的烂桃花却让我儿子给你收拾,他如果去英国做手术发生了意外,那你就害了他的命!”

“宁小姐,将心比心,将来你也会做母亲,要是你儿子娶了这样一个儿媳,你会喜欢和接受吗?”

宁卿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宋雅静以情理动人,罗列的这些点都是客观事实,站在一个婆婆的角度上来看她这个儿媳的确很不讨喜。

宋雅静说的话一点都不过分。

但是,“妈,身世和遭遇不是我自己选的,你所说的那些话也不全是我的错。我知道我跟少铭在一起都是他在付出,他去英国做手术我也没能陪在他身边,但是妈请你相信我爱少铭,以后我会加倍对他好的,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会努力弥补的。”

宋雅静不为所动,她冷漠的轻笑一声,“宁小姐,可惜太迟了,我儿子忘记你了,你没有机会弥补了。”

这一句话戳中了宁卿的痛处,“妈,少铭在哪里,你让我见他一面好不好?我是他太太,我们结婚了,这也是事实啊。”

“宁小姐这句话是仗着一本结婚证有恃无恐了?既然你来吧,那就开个条件吧,你离婚的条件。”

宁卿摇头,坚定道,“妈,我不会离婚的!”

“呵,”宋雅静的笑声里有了讥讽,“宁小姐,其实我一直认为你是个聪明人,现在趁你还有筹码,我还愿意满足你的条件,你就应该见好就收。我不愿意对你动手,但一旦动了手,你要知道陆家的手段不是你能承受的,如果你的家人,朋友因为你遭了罪,到时你人财两空,连后悔都来不及。”

宁卿向后退了一步,她一点都不怀疑宋雅静的话,如果她想玩,整个宁家,甚至她身边的朋友一个都逃脱不了。

宋雅静已经在威胁她。

现在陆少铭忘记她了,宋雅静悄无声息的将她除掉都是一句话的事情。

那她该怎么办?

她已经过了那种冲动的年龄了,现在她彻底处于败局,她就应该想办法扭转局面。

“妈,要想谈离婚的事情,你可以先让我见少铭一面吗?”她想看看陆少铭是不是真的不记得她了。

宋雅静沉默几秒,然后抬了抬眼,“恩,我儿子回来了,你就看一眼吧。”

这时宁卿身后响起汽车的声音,她转头看。

……

一辆加长版的林肯豪车开了过来,宁卿退到一侧,老管家打开了门,豪车开进了庄园。

进门时因为宋雅静在,所以豪车放缓了速度,后车窗滑下,宁卿终于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容。

陆少铭坐在后座上,两条长腿习惯性的矜贵叠加,他穿了身白色衬衫,外面深蓝格子的商务马甲,十天没见,他依旧英俊逼人。

“妈。”陆少铭开口了,声线低醇好听。

一切都是记忆里的模样。

“恩。”宋雅静点头,她看了看门外的宁卿,对陆少铭道,“我在中国有快件,这是给我送快件的女孩。”

于是宁卿看见陆少铭向她看来。

在他缓缓转头的瞬间,宁卿觉得心跳都停止了。

她紧张而期待。

男人看了她一眼,漫不经心的一眼,他深邃的眼眸里全然是陌生和冷漠,再找不到一丝温侟。

宁卿整个人都掉进了寒潭里,不需要说话,他一个眼神她就知道他真的忘记了她。

宁卿还没来得及反应,林肯豪车驶入了庄园,消失在了宁卿眼前。

宁卿刹那间泪流满面。

……

“宁小姐,怎么样,你看也看了,现在告诉我,你的决定。我儿子不认识你了,T市发生的一切你只能当成一场梦,我会派人抹去一切痕迹,我儿子不会知道他的生命里曾经有过你。”

宁卿用两只小手捂住脸,感觉热泪在指尖里穿梭,她突然就想起去年那个初夏,他毫无预警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现在命运何其相似,只不过才一刹那间,他又走了。

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可是那个时候日子再难,她守着一颗心坚强的生活,她会为赚了几百块觉得充实,现在不用为钱愁了,但她觉得这么痛这么难,她的心给了陆少铭,现在随着他走了。

她整颗心都空了。

宁卿用手抹了把泪,她眼眶通红的看向宋雅静,“妈,请给我三个月的时间,真的只要三个月,让我去试一试,我想帮他重新找回记忆,让他再次爱上我,如果爱不上,那我放手,我们离婚。”

宋雅静眼光一闪,“宁小姐,我为什么要给你三个月的时间?”

宁卿站直身,正视她,“妈,就算你用手段来对付我,但是如果我将结婚证给少铭看,感情不再了,但他是个有责任有担当的好男人,他一定会去查以前的事,一定会对我负责,到时因为这件事引起你们母子不快,那也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给我三个月,我不会告诉他我是他太太,如果他重新爱上我,就请妈妈给我们一个机会,如果不行,那就离婚,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宋雅静正眼看了宁卿一眼,能在这样的局面下提出这样的条件,她也算是个聪慧的姑娘。

只可惜,她配不上陆家。

“好,那就三个月吧。”宋雅静答应。

不会再重新爱上了,她肯定。

宁卿见宋雅静要转身走,她连忙出声,将手里的礼物递了过去,“妈,这是我给你还有爸爸挑选的礼物,请你收下吧。”

宋雅静给了老管家一个眼色,老管家来接礼物。

陆家的大门又在她眼前关上了。

……

要进别墅大门时,老管家问宋雅静,“夫人,这礼物该如何处理?”

宋雅静目不斜视的走进别墅,声音冷漠,“丢了吧。”

“是。”

……

陆少铭站在三楼的阳台上,阳台墙壁贴的是上等的碧玉瓷钻,阳台扶手是乳白色复古雕花镂空的栅栏,入眼皆是精致典雅。

他两手插裤兜里,吹一吹风,垂眸看着楼下一大片碧海青天的游泳池。

脑袋里突然想起刚才站在门边的那个女孩,车子驶进草坪时,他无意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那女孩泪眼朦胧的看着他的车。

她为什么哭?

他的视线很好,可以清晰的看见那晶莹的泪珠从她精致的脸蛋上滑落,倒挺像一株海棠,楚楚可怜。

怎么会想起一个陌生人?

陆少铭甩了甩头,忽然觉得头疼。

一只手轻轻按着太阳穴,半个月他撞了车,是什么原因撞车的他不太记得了,不能去想,一想就头疼。

在英国做了手术,手术很成功,他需要慢慢修养,真奇怪,明明日子像平常那样过,但他就觉得少了些什么。

哦,他心里空荡荡的。

像是有人把他放在心尖上最重要的东西拿走了。

可是拿走的是什么呢?

陆少铭放眼眺望庄园大门外,正巧看见那个女孩转身离开,她穿着一件白色长款毛线衣,下面黑色紧身裤,脖间深蓝色的围巾,夕阳将她的背影拉的很长,小女孩的背影是那般孤单,寂寞。

陆少铭将手放在自己的心脏上,他一蹙眉,痛。

他感觉到了…心痛。

此时有别墅的女佣走了进来,手上端着一杯咖啡,是陆少铭喜欢的口味。

女用长的十分漂亮,一双水灵的大眼偷偷且爱慕的看了前方男人一眼,她家少爷白衬衫,黑西裤,站在繁花似锦的宫廷阳台上就像一副沙画,他浑身弥漫着贵族般优雅迷人的气息。

真是男人中的精品。

女用走上前,双手将咖啡奉上,声音娇柔绵软,“少爷,您的咖啡。”

陆少铭右手接了咖啡,轻抿了一口,他没对她看,淡淡道,“下去吧。”

女用很伤心很失望,但她不敢违逆,乖巧的转身离开。

走至门边时正巧宋雅静走了进来,“夫人。”

宋雅静一挥手,女用走了。

……

宋雅静走至陆少铭身后,开口道,“少铭,刚刚周家打电话过来,你这一年大部分时间都放在T市,难得回来一趟,你周伯母和止蕾都想见你一面,想约你吃顿饭。”

陆少铭垂着眸,那比女人漂亮的浓密睫毛安静淡漠的半敛,“我没空,这两天我要飞回T市了。”

“什么?少铭,T市又没有你的亲人在,你为什么总要往那里跑?你赶紧将T市的生意结束了,将生活和事业的重心重新搬回美国。”

陆少铭挑了挑剑眉,没说话。

宋雅静见他没否认知道这事成了6层,以前他是为了那个宁卿才留在T市的,现在他忘了宁卿,回美国也是自然的。

她这一生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这么一个儿子,但他从小就不听她管教,什么事情都自己做决策,这些年他们母子俩渐行渐远,他又是个心思内敛深沉的,她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好在他也是孝顺的。

他可是陆家未来的继承人,她所有希望都放在了他身上。

“少铭,你今年31岁了,你也应该考虑考虑婚姻大事了,妈妈可等着你给陆家开枝散叶呢。妈妈看止蕾很不错,我们和周家是世交,妈妈又看着止蕾长大,你也跟止蕾多接触接触,时间合适了,把她娶回家。”

陆少铭将咖啡放在阳台上,双手插裤兜里说道,“妈,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我对她没感觉…”

“那你对谁有感觉?”宋雅静反问。

陆少铭不再说话,他抬眼看了看庄园大门外,门外空无一人,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宋雅静见他目光往刚才宁卿站过的地方看,心里一沉,“少铭,妈要的儿媳你应该清楚是什么样的,你将来的太太可是陆家的当家主母!”

陆少铭沉默几秒,嘴角勾出薄凉的弧度,“恩,我知道。”

宋雅静放宽了心,她这个儿子深沉睿智,从小就知道自己要些什么,也不知道那个宁卿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他娶了她。

“你知道就好,妈跟你说止蕾…”

陆少铭转身就走,“妈,我还有工作,先去书房了。”

宋雅静气到没辙。

……

宁卿在美国酒店里住了一夜,早晨她很早就醒了,打了一个出租车在陆家庄园外等候着。

大约七点的时候,加长版林肯豪车出发了,宁卿用英语对司机说道,“跟上前面那辆车。”

15分钟后,林肯轿车在一家高档奢侈品店前停下了,宁卿见陆少铭下了车。

宁卿付了车费,也下了车。

奢侈品店门口有保镖保守着,宁卿进不去,她就站在落地窗外看着里面的陆少铭。

他应该是来视察的,他身后跟着一批西装革履的人,身边有下属拿了一份文件向他汇报什么,他淡淡点头,偶尔开口。

他在里面走了一路,宁卿在落地窗外跟着一路,眼里很湿,她的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

她有多想看看他,想确定他没事。

他在英国是怎样手术的,进手术室之前他有没有想她?

他现在好了吗?

他今天穿了浅青色的衬衫,外面一件灰色毛线衣,下面黑色商务西裤,虽然他依旧颀长英挺,但宁卿知道他又瘦了。

做手术时他该多疼,他受了多少痛?

可是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

他陪她过了新年,她那么快乐,还让他过了初五才走。

她怎么是这么没心没肺的人?

他很快结束了谈话,一个人坐在了靠落地窗边的酒红色沙发上,一条健臂支沙发扶手上,他蹙着眉,在按太阳穴。

宁卿就站在他身后离他一米都不到的地方,虽然中间隔了一块落地窗,纤白的小手缓缓爬上玻璃,她沿着他坚毅有型的轮廓细致的抚摸,老公,她的老公…

一定是手术后还没康复,他在头疼。

他不记得她了,他在回忆那些已经不记得的往事时也一定这般头疼。

他很少笑了吧,因为他身上冷贵的气息又浓了一层,瞧他坚毅下颚冒出的青渣,这男人,没了太太都没有给他刮胡子的人。

宁卿用小手捂着嘴,怕自己痛哭出声,她很想抱抱他,很想像以前一样为他抹平那道蹙起的“川”眉,她还想告诉他,没事的,别怕,失忆没有什么大不了,你守护了我这么久,这次终于换我守护你。

他微微侧过了俊脸,宁卿缓缓弯腰,隔着玻璃窗吻上他绯色轻抿的唇,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她在心里说:陆少铭,等我,我一定会帮你找回回家的路。

--------

ps:姑娘们,本文第二卷到此结束,明天正式开始第三卷。 

姑娘们看到这里,so,第三卷就是我们宁卿回归娱乐圈,女神摇身变女王,肚子里怀着一颗不知名的球找回陆少。

另外,这是宠文啊!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