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近期动手术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173.近期动手术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宁卿站起身,飞奔过去。

她跪在地上,想抱陆少铭却又不敢动他,额头有大量的鲜血沿着他英俊雕塑的轮廓留了下来。

“少铭!”宁卿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砸落,柔软的小手颤抖的摸上他的俊颊,“少铭,你睁开眼,看看我。”

听见女孩的呼唤,陆少铭动了动,他勉强睁开了眼。

宁卿还没来得及欣喜,这时已经疯了的沐云帆已经倒好车,他再次踩下油门向这里冲了过来。

宁卿吓的一缩,小手碰到地上,她触到了一把枪。

陆少铭丢掉的枪。

宁卿拿起枪,缓缓站起身,将枪口对准了车里的沐云帆。

她从来没杀过人,也没拿过枪,她拿枪的小手在颤抖,眼里的泪水扑簌而下,但她努力瞪大眸,那么娇柔的一个小女孩浑身散发出了坚定冷厉之气。

她害怕,但她努力勇敢。

少铭倒下了,她需要保护自己,保护她的男人。

沐云帆开了过来,宁卿流着泪,叩动扳机。

但眼睛上挡来一只沾血的手,男人低柔而虚弱的声线响彻在她耳际,“宝贝儿,别怕,闭上眼。”

她拿枪的小手被陆少铭的大掌握住,“砰”一声,子弹穿梭进了沐云帆的脑袋里。

沐云帆倒下了,方向盘猛地向右打直接撞上了山坡。

“轰”一声,汽车炸毁了,燃烧起一团烈火。

沐云帆死了。

宁卿伸手抹了把眼泪,她转身,“少铭…”

手上的温度骤失,陆少铭倒了下去。

“大哥!”…

周尧和欧洛浠赶了过来。

……

八天后。

奶奶的葬礼结束了,整个宁家陷在了一种悲伤的氛围里,宁卿天天往医院跑,陆少铭已经昏迷八天了,一直没醒。

病房里,宁卿用温热的毛巾给陆少铭擦脸,因为生病,他雕凿般的俊颜瘦了一圈,但五官更加深邃立体。

他坚毅的下颌上冒了一圈青青碎碎的胡渣,使得他有了一种男性少许的沧桑之感,宁卿每次都要捧着他的下颌,轻轻柔柔的吻他的胡渣,跟他说话。

“老公,你为什么还不醒,你睁开眼看看我好不好?老公,我很想你呢,再有几天就春节了,这是我们结婚的第一个新年,你醒来陪我一起过好不好?老公,我爱你。”

岳婉清进了病房就看见自家女儿坐在床头自言自语,她心里很不好受,放下保温杯后,她进了卫生间洗把脸。

这个时候她不能哭,不能软弱,在女儿需要支撑的时候她这个妈妈要做女儿最坚强的后盾。

这时卫生间的门被推开,宁振国走了进来。

经历了李美玲坐牢,宁瑶和奶奶之死的他苍老了很多,他上前搂住岳婉清的肩膀,叹息道,“婉清,你别伤心了,这几天你和卿卿都瘦了好多,陆少会醒过来的,我们乐观一点。”

“恩。”岳婉清收回了泪,她看向宁振国,温柔道,“振国,为了奶奶的丧事你都好几天没去公司了,医院里用不到你,你不用天天往这跑,你去公司忙吧。”

“婉清,你和卿卿比公司重要,陆少昏迷了,我来医院虽然不能帮忙,但至少我是宁家唯一的男人,是你们母女俩的依靠。以前我过的太混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我才明白人这一生最需要的就是一个温暖的家,我对不起你们母女俩,好在我还有时间可以慢慢弥补,婉清,求你和卿卿都给我一个机会吧。”

岳婉清神色悲伤,“我8岁就进了宁家,现在妈走了,宁家就剩下我们一家四口了,少年夫妻老来伴,我早在心里原谅了你,只是,我动了肾病手术,没有两年好过了,振国你…”

宁振国将岳婉清抱入怀里,“婉清,你过一年也好,两年也好,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你带着卿卿搬回宁家吧,陆少昏迷着,你和卿卿都需要照顾,宁家就是你们的家。”

岳婉清眼里的泪水掉了下来。

宁卿默默听着两人的谈话,她眼眶里很湿,其实宁振国和许俊熙的人生很像,他们本性并不坏,但却走了歪路。

有的时候仇恨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活着的人开心就好。

她选择原谅了宁政国。

希望已经远在天堂的奶奶可以感到欣慰。

……

送走了岳婉清和宁振国,宁卿留在病房里陪陆少铭,她正准备给陆少铭讲故事,这时视线一白,窗外飘起了白雪。

下雪了!

宁卿露出这八天第一个灿烂的微笑,她跑到窗外看,天空飘起了白雪,晶莹漂亮的雪花缓缓飘落在了地上。

宁卿突然就想起她和陆少铭的第一次见面,那时还是夏天,她穿着长裙,没想到这么快,过往甜蜜美好的种种历历在目,一年冬至竟来了。

宁卿有感觉时脸颊已经湿了,眼泪不知何时夺眶而出。

少铭…

他什么时候可以醒?

宁卿两只小手捧住自己的脸隐忍哭泣,这些天强装的坚强一瞬间崩塌,没有他的日子这么难熬。

她的心都空了。

在宁卿痛哭不已时,她细软的小蛮腰上扣来一条健臂,她整个人落进了一个熟悉的温暖怀抱,“傻瓜,哭什么?”

昏迷了太久他的声线有些嘶哑,但依旧低醇到动听,他的声音这般柔,这般心疼。

宁卿瞬间僵住,她傻愣愣的转身,没错,她心心念念的男人已经站在了她眼前。

“少铭,少铭!”宁卿哭成了个泪人,她一头扑进男人的胸膛里,撒娇的蹭着他,“少铭,你醒了吗?不要说话,不要说话,如果这是一场梦,就让我永远不要醒来。呜呜,少铭,我好想你。我每天晚上都会梦见你,你就是像这样抱着我,但是我睁开眼什么都没用,你没有醒,我只能哭…”

陆少铭宠溺的揉了揉她的秀发,俯下身,他轻轻咬了一下她的唇角,开口问,“疼吗?”

“恩,疼。”宁卿哭着点头,嘟着小粉唇可爱的嘟囔了一声。

但她一想不对啊,她感觉到疼那说明她不是在做梦。

宁卿缓缓抬起头,她一双水眸里蓄着晶莹的泪光,只敢怯怯的看他,她伸手摸上他的俊脸,这感觉…

“少铭,”宁卿整个人都活过来,她精致的小脸盘上绽放出璀璨的笑意,开心到又蹦又跳,不知所措,“少铭,真的是你吗,你醒了?你醒了!”

宁卿两只小手勾住他的脖子,将他往下拉,“再咬我一下,求你再咬我一下嘛。”

她香软的小身子钻在他怀里不停撒娇,陆少铭整颗心酥软到不行,他的小太太啊,20岁的小女孩。

陆少铭蹙了蹙眉,弯腰,用了些力又咬了一下她的唇角,他柔声问,“这次疼吗?”

舍不得咬她,她的唇瓣又香又柔,他咬上去会浑身发软。

“恩恩,疼。”宁卿开心的不停点头,她真的不是做梦耶,陆少铭回来了。

见男人直起身,宁卿迅速吊着他的脖子不撒手,她摇头,娇羞甜糯的说道,“不疼不疼,老公再咬我一下。”

“呵。”陆少铭一声轻笑,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勺,温柔的吻住她。

宁卿感觉自己醉了,嘴里甜甜的,心里美美的,男人搂着她的小蛮腰一旋转,他英挺的身躯贴在墙壁上,将她整个抱在他温暖的怀里,他不让她受凉,温侟的绅士风度。

他唇舌间在一点点的用力和探索,两人七八天没碰一起,碰上就有些克制不住。

吻的难分难舍时,宁卿两只小手抵上他的胸膛,推开他,“少铭,等一等,你刚醒,还是个病人,我去叫医生给你检查身体…”

这个“病人”令陆少铭一挑剑眉,她怎么说的他弱弱的样子,他弯腰将女孩打横抱起。

一下子失重,宁卿“啊”一声尖叫抱紧了男人的脖子。

“少铭,你快放我下来,你现在是病人,不能抱我。”

陆少铭将她放病床上,一条长腿的膝盖抵床单上,覆着薄茧的拇指摩挲着她娇嫩的下颌,他开腔,“再说一声病人,信不信我让你下不了床?”

宁卿小脸通红,病人就病人嘛,他怎么介意这个称呼?

在他怀里像个粉白的小雪球般滚了一下,她纤臂一伸,按响了床边的警铃。

医生来了。

……

医生给陆少铭检查了身体,他身体没有大碍了,医生嘱托他好好休息。

医生走后,宁卿在他背后放了一个软枕,他舒服的靠上去,宁卿脱鞋上床,掀开被子乖巧的窝在他怀里。

他终于醒了,这感觉又美好又不真实,宁卿怕他又像做梦般溜走了,小手摸着他迷人的俊脸,不停用唇蹭着他的胡渣。

唇上又扎人又痒,宁卿闭眸,惬意的嘤咛了一声。

看女孩这么粘着他,陆少铭好笑的将她搂入怀里,他吻着她的额头问,“沐云帆,警局,还有奶奶的事情都处理了吗?”

宁卿睁开眼,神情平静但流淌出淡淡的悲伤,“恩,你二弟还有朱秘书处理了后面一切事情,沐家来人接走了沐云帆,找到了凶手警局发声明还了我清白,这几天…爸爸一直在办奶奶的葬礼,都处理好了。”

“恩。”陆少铭点头,他知道女孩伤心,一夜间四条人命流逝了,更经历沐云帆那一段,她需要时间慢慢淡忘。

陆少铭转移话题,轻声问,“怎么,你又有爸爸了?”

宁卿听出了他话里的调侃之意,她抡起小粉拳轻轻砸他,不想跟他继续这话题,她嘟唇娇嗔的问,“少铭,你怎么睡了整整八天啊,我每天看你还不醒就好怕好怕。”

说着女孩还伸出两只小手,扒出八根粉白的小手指给他看。

委屈极了。

陆少铭吻她的小脸蛋,笑道,“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有一个小姑娘拿了一本故事书不停给我讲故事,她声音太好听了,所以不想醒。”

他知道她给他讲故事吗?

什么啊,那他现在才醒都成她的罪过了。

陆少铭将床柜上一本故事书拿掌心,他翻看了两页,蹙起剑眉,“这就是你的娱乐爱好?”

这本故事书很旧了,上面都是些痴男怨女的情爱故事,宁卿很爱看。

但这明显不入男人的眼,他优越的家教涵养大概还是第一次看这种书,他脸上写着对这书的评价---庸俗。

“还给我!”宁卿像宝贝般将故事书抢手心,她薄薄的脸皮儿浮出桃花般的红色,哼哼唧唧道,“不许瞧不起这书,这八天你可是听着这书清醒的。”

看女孩将故事书藏在枕头下面,陆少铭宠溺的去摸她的脑袋,但还没摸上,他两眼一黑,头疼的厉害。

陆少铭敛上眼眸,轻轻扶额。

宁卿一转身就看见男人略显痛苦疲惫的模样,她大惊,两只小手捧住陆少铭苍白的俊脸,关心问,“少铭,你怎么了,哪里疼?你不要吓我。”

陆少铭骤然睁开眸,伸手就将她抱入怀里,他吻着她娇嫩的粉颈,笑道,“这也能骗到你?看,我抓住你了。”

宁卿松了一口气,她侧眸吻着男人迷人的鬓角,委屈道,“少铭,以后不许吓我,我好害怕你出事。”

“恩,”陆少铭点头,“放心,我不会出事的,我会一直陪着你。宁卿,我肚子有点饿了,你回去做饭给我吃,我要你亲自下厨。”

听他饿了,宁卿迅速松开他,她吻了吻他的唇角,眉眼弯弯的微笑,“那老公乖乖的等我哦,我很快就回来。”

……

宁卿出病房门时恰巧朱瑞赶来了,打过招呼后朱瑞推门而入,只见自家总裁倚靠床头,蹙眉按着太阳穴。

朱瑞赶紧上前,“总裁,你怎么了?”

陆少铭睁开眼,并没有过多情绪,他掀开被子下床,“没什么事,头有点疼,走,去拍个脑颅片子吧。”

半个小时后片子出来了,主治医师面色凝重道,“陆少,照这结果来看,你脑袋中枢神经的位置上压着一块非常小的暗影,考虑到你是被车撞上,很有可能有一个非常小的玻璃碎片飞进了你的脑袋里,这种情况很危险,最好近期动手术。”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