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有我在,那是妈妈挑男人(求月票)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160.有我在,那是妈妈挑男人(求月票)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我没有生气。”陆少铭给她额头贴上新纱布。

宁卿两只素白的小手去摸他的俊颊,趁前方朱瑞不注意时,偷偷吻了下他的唇角,“老公,我知道你心疼我受伤了,你在怪我孤身犯险,但是我和沐云帆必须有个了断啊,要不然他就是颗定时炸弹,随时会爆。”

陆少铭收了医药箱,单手将她扣怀里,“宁卿,你和沐云帆需要一个了断,那是因为你们有18年的兄妹情谊,但是我没有,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完全可以请他回新加坡,他是颗定时炸弹,我也可以让他无法引爆,但是为了你我都忍了。”

说着陆少铭吻着她的秀发,“知道我有多害怕吗?沐云帆在路上埋了诈药,我就知道他有两手准备,你算计他的同时,他也在防备我们,我怕自己来不及救你,怕你从我生命里溜走了。”

“沐云帆竟然敢撞你头,他还要在我面前吻你,宁卿…”

宁卿捧住陆少铭的脸,大胆的吻上他。

她知道,她都知道,他为了她在妥协。

她,沐云帆,尹水苓,宁瑶,都需要对三年前的事情有一个交代,可是他不需要。

他只是因为她才会参与其中。

知道他心疼她了,吃醋了,但是他一直默默的站在她身后支持她,他让她亲手了断了和沐云帆那一段过往。

他一直懂她,他知道沐云帆是她心里一道梗,而他纵然不开心,依旧接受她所在乎的,尝试爱,她所爱。

这就是男人对爱最好的诠释,这世上最精心而周全的博爱。

被她青涩而温柔的吻着,陆少铭那一点郁结的情绪瞬间荡然无存了,他抱紧她的小蛮腰,想加深这个吻。

“哎!少铭…”宁卿红着小脸推开他,她意有所指的看了看前方的朱瑞,意思是---有人在呢。

陆少铭微蹙了眉,虽然不愿意,还是松开了宁卿的唇。

宁卿柔弱无骨的窝在他温暖的怀里。

“少铭,今天沐云帆告诉我埋了诈药时我吓死了,我就怕你不知道,一不小心踩上去。”

陆少铭从容的勾了勾唇瓣,没说话。

这时前方的朱瑞开口笑道,“太太,商场如战场,这些年总裁什么伎俩没见识过,那些政客可比那些黑帮要阴险狡诈多了,这一个诈药还难不住总裁。”

宁卿听着心疼到不行,想起三年前他腹间中了一刀晕在路边被她所救的场景,那时多惊险啊。

宁卿抬起小脑袋,柔情似水的望着他。

陆少铭知道她的心思,俯下身吻她的额头,“傻瓜,我现在最感谢的就是那些政客,他们不刺杀我,我怎么遇到你?”

宁卿心里顿时被抹了一层甜蜜。

朱瑞又开口道,“今天太太的计策虽然大胆冒进了一点,但的确是一石两鸟的好计策,沐云帆和宁瑶勾结在一起,一定会动手,况且三年前的事情牵扯到了四家人的情谊,这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迟早要断清,如今太太快刀斩乱麻,对所有人都好。”

陆少铭爱怜的无摸着宁卿的秀发,是的,他的小太太很聪明。

今天早晨在沐浴间里她跟他低语,就是讲了今天的全部计划,沐云帆以为用许俊熙做障眼法就行了,宁卿早将一切看在了眼里,她心如明镜。 

沐云帆想演戏,宁卿陪他演了场戏而已。

宁卿看着陆少铭,双眼雪亮,“虽然我这办法可行,但也要少铭同意才行,少铭,谢谢你相信我。”

今天早晨他不同意她的办法,认为太冒险,但是她软磨硬泡说了句“相信我”,他才答应。

今天所有事件里他都在相信她,她在沐浴间里消失,途中埋了诈药,周尧介意他一枪结束,沐云帆要吻她…他给足了她信任,让她自己学会成长。

面对宁卿眼神里的感激,陆少铭动手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别感激我,只要你下次别让自己处在危险里就行。”

“恩,”宁卿点头,“不会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宁卿拽着陆少铭的衣领小声问,“少铭,你相信今天周管家说的话?”

“你指的哪方面?”

宁卿面有疑惑,“在仓库里沐云帆撞我头,以前的云帆哥哥是怎样都不会对我动手的,可是他却像换了一个人,情绪偏激。”

陆少铭眸色深邃,“我早派人调查过沐云帆这三年的情况,的确是如周管家说的,没有什么可疑点。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我会派人监视住沐云帆,等他清醒后我会派人送他回新加坡。”

“恩。”宁卿点头。

……

两人回了岳婉清那里,今天发生了大事,宁卿不放心自己的奶奶和妈妈。

进了公寓,宁卿听见客厅里有一丝不正常的声响,她让陆少铭站在玄关处,她走进客厅一看。

这一看,大惊。

岳婉清被宁振国压在沙发里,两人的衣服都已经凌乱,宁振国吻着岳婉清,手还在她衣服里。

岳婉清小幅度的挣扎,推着他,“振国,放手。”

“妈,你们在干什么呢?”见到这副场景,宁卿火冒三丈,不可置信的瞪大眸,出声制住。

沙发里的两人见宁卿回来了迅速分开,宁振国起身,提起自己的皮带,而岳婉清快速整理着自己的身体,两人都有些狼狈。

“卿卿,爸爸回来看看你们,你别生气,我…”宁振国解释。

宁卿一个字都不想听,“你现在知道回来看看我们了,那你早干什么去了?你忘了你跟李美玲厮混在一起,将我和妈扫地出门的时候了?你忘了那三年你对我不闻不问,还不肯为我妈出医药费的时候了?现在李美玲坐牢了你就想着回来了,你当我们这里是废品回收站呢吧。”

“卿卿,爸爸知道自己错了,但我那是被李美玲骗了,我以为是你妈推奶奶下楼梯的,要不然我也不会跟你妈离婚我…”

“够了!要不然你不会跟我妈离婚,你还打算继续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是吧?”宁卿现在看一眼宁振国都嫌多,她伸手指着门边,严厉说道,“你给我走,立刻走,没有你,我们一家人过的很快乐。请你记住你是我妈的前夫,下次我再看见你对我妈这样,我会打电话报警的!”

“卿卿…”宁振国还想说话,但岳婉清推了他一下,“行了,振国,别说了,你走吧。”

宁振国见岳婉清也赶他走,曾经的妻女一个都不要他,他重重的叹息,头一低,灰溜溜的走了。

走到玄关处时看见陆少铭,宁振国讪笑道,“陆少。”

陆少铭勾了勾唇瓣,不失礼貌的颔首。

宁振国走了出去。

“妈,今天究竟怎么回事?你是打算跟宁振国复婚吗,那个渣男伤我们母女俩伤的还不够深吗,你还对他抱有希望?”

岳婉清十分尴尬,她吞吞吐吐解释道,“卿卿,我没打算跟他复婚,但他到底是你爸,他今天只是来看看…”

“看什么能看到沙发上去!妈,我们可不可以不要宁振国了,外面的好男人多的是,我可以再给妈介绍,我不会反对你再婚的。”

这时客厅里的灯“啪”一声亮了,宁卿回头看,满头银发的奶奶站在了自己的房门边。

奶奶眼里有了泪水。

“奶奶…”宁卿知道自己的话太重了,宁振国伤害了她们母女俩,但他毕竟是奶奶唯一的儿子。

宁卿走上前,想跟奶奶好好说话。

但奶奶将房门关上了。

“妈,”岳婉清快步走到房门边,她轻拍着房门,“妈,你别伤心,卿卿不是那个意思。”

奶奶的声音从房内传了出来,“我知道,我不怪卿卿,是振国他自己造的孽啊。”

宁卿一时心里很不好受。

岳婉清转头看向宁卿,神情悲伤,“卿卿,奶奶现在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医生说可能熬不到…这个月底。”

“什么?”

离月底还差了十几天的时间。

“卿卿,我问你,如果…奶奶走了,你让不让你爸给你奶奶捧牌位,你爸是宁家唯一的子嗣啊。”

宁卿,“…”

“卿卿,以后别说给我介绍人的话了,你以为我不知道,我动了肾病手术,也没两年可过了。我知道你心里瞧不起妈妈,可是你要妈妈怎么办?我6岁被奶奶带进宁家做了童养媳,一做就是40年啊,宁家是我的天。我知道你不能原谅你爸,妈妈是不会跟他在一起的,所以你放心好了。”

岳婉清说完回了自己的房间。

宁卿心情跌落到了谷底,想到奶奶和妈妈都会离开她,她鼻尖酸涩,眼里涌出了泪花。

她知道她的话伤了奶奶和妈妈的心,但她没说错啊,宁振国那个渣男不值得拥有她们母女俩的原谅,他怎么配?

她也很委屈。

“又哭鼻子了?”陆少铭上前,轻轻搂住宁卿的肩膀。

宁卿紧紧抱住陆少铭,将小脸埋在他的衣领里。

陆少铭笑笑,将她打横抱起,带往了房间里。

……

宁卿被轻柔的放在床上,陆少铭上/床,英挺的后背倚靠在床头,将她温软的小身子紧扣在怀里。

“宁卿,我知道你很委屈,宁振国那时对你们母女俩太绝情了,他伤透了你的心,你不认他当爸了是不是?”

“恩。”宁卿点头,她嘟着小粉唇,将素白的小手探入他的大衣里,汲取他的温度。

陆少铭宠溺的吻着她的小脸蛋,“你没错,你的观念里一定要分出是非黑白,但奶奶和妈妈也没错,你应该设身处地的为她们多想一想。”

“奶奶没有几天时间了,宁振国是她唯一的儿子,你难道想奶奶跟他断绝母子关系,无人送终吗?”

“妈妈的性格温婉善良,她很难去恨一个人,况且她6岁被奶奶带进宁家做了童养媳,奶奶待她如亲生女儿,她也从6岁就知道宁振国这男人以后是她的天她的全部,她活在那么一方小小的天地里,你可以对她怒其不争,但你改变不了她。”

“而且宁卿,为什么要改变妈妈呢?妈妈没错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只要她快乐就行。”

宁卿还是不开心,她闷闷不乐道,“可是,宁振国…”

“宁卿,不要考虑那么多了,妈妈又没有说立刻原谅他,这几个月宁振国几乎天天都来,妈妈和他发展的不算太快,那说明妈妈也在考验他。”

“恩。”被他安慰宁卿心里好受多了,但她觉得不对啊,“少铭,宁政国天天都来我怎么不知道,你怎么不告诉我?要是你早点告诉我,我…”

“早点告诉你还是现在的结局,”陆少铭俯身轻轻啄着她的唇瓣,“妈妈的事情让妈妈自己做主,放心,我替你把关着呢,宁振国今年才45,他想玩女人公司里一大把,他对妈妈是有诚意和感情的。”

宁卿想说话,但男人趁她张口的时候攻了进来,宁卿浑身一颤,软在了他怀里。

她什么都来不及想,整个神经系统都是他清冽的气息。

被吻的迷迷糊糊时,她已经被趴在了床上,她精致的小脸被他的大掌板正了过来,“太太,别担心,家里都交给我,没有人再敢欺负你们母女俩。有我在,宁振国的事情放轻松,那是妈妈挑男人,不适合我们就换。”

宁卿心里软到不行,他耐着性子安慰了她这么多,其实这个狂傲的男人根本看不起这丁点大的事,因为他的观念里,现在是妈妈在挑男人,宁振国不过也是其中之一。

这样接吻令宁卿头晕目眩,小手去推他精健的腰腹,“老公,这样好难受,我想躺过来。”

“不行,就这样。”宁卿耳边传来解皮带的声音。

宁卿一张小脸瞬间充血,挣扎了两下挣扎不了,她一只小手死死的攥紧了床单,一手去关灯。

“老公,我还担心水苓,你说她怎么样了?”

“能怎么样,要么是尹暮晨,要么是别的男人。尹水苓被绑架,我没有通知尹暮晨,但尹暮晨竟然比我晚一步就到了,他对这个妹妹太用心了,恐怕难放手。”

-----

ps:姑娘们,霓裳继续求月票啊。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