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你跟那些男人根本没区别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158.你跟那些男人根本没区别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宁卿拼命躲避他的吻,两只小手在他帅气的脸上抓出红痕,“沐云帆,你放开我,我是陆少铭的女人,你没有资格碰我。”

下一秒,“嘶”一声,沐云帆撕碎了宁卿衬衫的领口,露出了一大片凝脂般的雪白肌肤。

“啊!”宁卿羞耻的尖叫一声,迅速用小手捂住领口。

身上的沐云帆却不动了,他怔怔的看着宁卿的锁骨和胸口,那里全是吻痕。

他脑袋里又浮现出那天公寓里宁卿坐陆少铭怀里,她那么迷恋的亲吻陆少铭的场景…

沐云帆一双漂亮的桃花眸几分茫然的盯着身下的宁卿,他摇晃着她的肩膀,“卿卿,是谁亲你的,陆少铭吗?你是哥哥的女人,你身上怎么可以留下其他男人的印记?”

宁卿用力的想挣脱他,她勾起唇角冷笑,“沐云帆,你该醒醒了,别做梦了吧,我是陆少铭的太太,这是事实。我爱他,我心甘情愿的给他,我们昨晚缠/绵到凌晨才睡…”

“够了,别说了!”沐云帆瞪大了眸,他脸色很骇人,俊美的脸腮在抽搐,他一手扯住宁卿的秀发,将宁卿的脑袋“砰”一声的撞上了墙壁,“卿卿,说,说你是哥哥的女人。”

宁卿被撞的两眼冒金星,这样的沐云帆戾气太重,像是换了一个人,他竟然动手打她。

宁卿继续冷笑,咬牙道,“沐云帆,我是陆少铭的女人,我是他的!就算你强爆我得到了我的身体,你也得不到我的心,我只会更加爱陆少铭,更加讨厌你。”

“你!”沐云帆挥手就去甩宁卿耳光。

但这时“叩叩”的敲门声响起,保镖们慌乱的惊叫,“少爷,不好了,有人来了。”

沐云帆扬在半空里的手顿时僵住,他涣散的瞳仁渐渐有了聚焦,他见自己还扯着宁卿的秀发,迅速闪电般的缩回,他一把将宁卿抱怀里,凌乱的说道,“卿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你的,脑袋疼不疼,原谅哥哥,哥哥刚才是太生气了。”

宁卿被他搂在怀里没有挣扎,额头有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她应该是流血了。

脑袋在晕,耳朵在轰鸣,她浑身无力。

少铭来了,陆少铭来救她了。

她就知道陆少铭不会被炸死的,他是谁啊,他是她的亿万老公。

这个时候她不会再激怒沐云帆了,她隐隐意识到沐云帆心里住着一个恶魔,太可怕了。

她伸手推开他,“沐云帆,放开我,陆少铭来了。”

陆少铭?

沐云帆像才想到这件事,迅速下床,他用自己的衣袖为宁卿擦拭着额头的血液,他动作很轻柔,边擦还边给宁卿的额头呼呼,“卿卿不疼了,哥哥给你呼呼,像小时候一样。哥哥该死,哥哥以后再也不会打你了,陆少铭来了也没用,他进不来的,我现在带你去见他。”

进不来?

宁卿心里一沉。

沐云帆搂着宁卿的小香肩,带她走了出去。

……

宁卿走出房间进了仓库第一眼就看到了陆少铭,他站在仓库门外,身边是一个高大的迷彩服军人和朱瑞。

“少铭。”宁卿看见他露出了娇甜的微笑,她拔开腿,想向陆少铭跑去。

“卿卿,别乱跑。”沐云帆一把就将她扯进了自己怀里,他一手拿着引爆器,勾着唇瓣笑道,“陆少竟有这个本领过了我第一道诈弹,但仓库门边还有第二道,而且很抱歉,仓库门边的是引爆型诈弹,只要我按了按钮,砰一声,大家同归于尽。”

宁卿震惊的看向沐云帆,沐云帆眼里有执拗和疯狂,此刻宁卿一点都不怀疑他会做这么疯狂之举。

他不但不在乎这里这么多人命,而且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他是个疯子!

陆少铭面色阴沉的快滴出水来,他看了眼宁卿额头上的血迹和她被撕碎的领口就知道她遭遇了怎样的虐待,看来他真看错了沐云帆,他一直以为沐云帆对宁卿18年的感情是真的,永远不会伤害她。

现在看来沐云帆完全不是那回事。

陆少铭眸色越发深沉,他侧眸看着周尧。

周尧挑了挑英气的剑眉,无奈的耸肩,“大哥,别看我,这种引爆型诈弹一按就爆,我也没辙。”

说着周尧垂在身侧的手悄悄比了一个手枪的姿势。

陆少铭敛了敛眉懂了,周尧腰间有枪,百分百把握可以一枪爆了沐云帆的心脏。

可是,真要在宁卿面前杀了沐云帆吗?

陆少铭摇了摇头,这是下下选。

“沐云帆,你今天导演了这一出戏不会就想跟我们同归于尽的,说吧,你现在想干什么?”陆少铭问。

沐云帆轻松的笑道,“想干什么这问题应该问卿卿,卿卿,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我按下按钮,我们同归于尽,第二,让陆少铭撤退,仓库后面有个后门,我带你回新加坡。卿卿,想好了,我的命,陆少铭的命,在场所有人的命,都在于你的选择。”

宁卿脸色更加苍白,她看着沐云帆脸上恶劣的笑意,浑身在颤抖,她觉得冷。

沐云帆给了她两个选择,她该怎么选?

她不会跟他回新加坡的,她是陆少铭的太太,她的家她的爱都在这里,可是…

宁卿看着地上虚弱的尹水苓,门边的陆少铭,朱瑞,许俊熙…他们都是无辜的啊。

难道要为了她一个人的幸福牺牲这么多条人命吗?

沐云帆拍了拍宁卿的肩膀,催促道,“宁卿,你没有时间了,说出你的选择吧。”

宁卿摇头,轻声道,“我什么都不选…”

说着她的小身子突然灵敏的一闪,成功摆脱了沐云帆的手,并顺势从身边一个保镖腰间抽出了一把锋利的刀,她抵在自己的脖子上,“沐云帆,我选我放弃我自己。”

“卿卿。”

“宁卿。”

沐云帆和陆少铭叫了一声。

宁卿缓缓看向沐云帆,她眸色凌厉而失望,“沐云帆,我不可能跟你回新加坡的,你怎么还不懂,我是陆太太,我爱陆少铭,没有他,我会死的,难道你就想得到一具尸体吗?可是你威胁我,你拿这么多条人命威胁我,我承担不起,我不能太自私,所以,一切都让我来了断,让你来承受吧!”

“我在你面前自杀,我要你永远记住我是被你逼死的,你自私的爱让我窒息,为了逃离你,我宁愿去死!”

说着宁卿手上一用力,锋利的刀迅速在她娇嫩的粉颈里抹出了一道血痕,鲜血汩汩而下。

“不要!卿卿不要!”沐云帆失控的踏前一步,他痛苦的摇头,用手抓着自己的头发。

沐云帆的瞳仁剧烈收缩了,宁卿每个字都像针般扎在了他的心尖上,他被刺痛了,他太痛了。

她竟然给出了这么出乎意料的答案。

她竟然对自己这么狠,对他这么狠!

他们相识20年了,他曾经是她最信任的云帆哥哥,可是现在她宁愿死也不肯跟他走,她甚至要死在他面前,让他痛不欲生。

他在用她的命在惩罚他!

想想也是可笑,他腹部有一刀,是刚才她桶他的,她那么绝情,一点都不心疼他,可是,可是他不能看着她死,因为他舍不得。

“好吧,”沐云帆双目通红的举起手上的引爆器,黯淡自嘲的微笑,“卿卿,你赢了 ,你赢了。好,哥哥都听你的,哥哥不按引爆器了,你把刀放下,别伤害自己。”

听他这么说,宁卿心里松了一口气,其实生命就是一场豪赌,她也在赌,她用她的命在赌沐云帆对她的情谊。

那两个选择她都不会选,她只能破釜沉舟,险中求胜。

好在,她赌赢了。

“好,那你把引爆器先丢出去。”宁卿戒备道。

沐云帆看了眼门外的陆少铭,缓缓勾起唇角,“卿卿,我可以把引爆器丢了,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过来,跟哥哥接吻。”

陆少铭深邃的黑眸立刻如同渲染开的墨汁,黑似深渊,散发着无边的凌冽寒气。

宁卿听到这个条件,侧眸看向陆少铭,那男人英俊的眉心紧蹙着,盯着她,开口,“太太。”

他不允许。

“呵,卿卿,这个条件不算过分吧,如果你不答应那就没办法了,你先走,然后我会送这些人给你陪葬!”

“哐啷”一声,宁卿手里的刀掉落到了地上,她拔开腿,小跑向沐云帆。

沐云帆张开双臂将她抱入怀里。

宁卿搂着沐云帆的脖子,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沐云帆楞了一下,女孩的呼吸清浅又香甜,两人靠的近,他视线里都是她如同剥开了壳的新鲜荔枝般的肌肤。

他的卿卿长大了,变成了一个漂亮的小女人。

沐云帆扣住她的后脑勺,抵上她秀琼的小鼻翼,她水嫩嫣红的两片唇就在眼前,唾手可得。

“卿卿,我要接吻,男人对女人的,你亲我的脸颊,玩我呢?”

宁卿抱着他,眼里的泪珠奔腾而出,她在一片朦胧的泪光里仰望着他,“云帆哥哥,你还记得我6岁那年你带我去学跆拳道吗?你说,女孩子学一点武术可以防身,以后我可以保护我自己。知道我有多感谢自己会一点防身术吗,你不在的那三年我辛苦极了,好多男人想得到我的身体,他们羞辱我刁难我,想用钱来抱养我,可是我没让他们如愿,因为我会保护我自己了。”

沐云帆从没听她说过她这三年的现状,如今一听精美的面颊瞬间扭曲了,“是谁,是谁敢欺负我的卿卿,告诉哥哥,哥哥去杀了他们。”

宁卿泪流满面的摇头,“云帆哥哥,你还不明白吗,现在是你在欺负我啊,你跟那些男人根本没有区别!”

沐云帆一听,迅速松开了宁卿,他摇着头向后退了几步,失魂落魄的呢喃着,“不,不,我没有…”

沐云帆腹间的伤口又开始流血,他用手捂住,两眼一黑,晕倒在了地上。

“少爷,少爷!”

……

见沐云帆晕倒在地,宁卿用两只小手捂着脸哭泣,她感觉到了温热的泪水在指间穿梭,她很伤心。

真的很伤心。

她的云帆哥哥不见了。

这就是她和沐云帆的结局吗?

宁卿哭的太厉害了,她羸弱的小香肩在耸动,突然后脑勺上按上一只大掌,她的小脑袋已被男人按进了怀里。

“太太,想哭就哭吧。”陆少铭抱着她,另一只手爱怜的无摸着她的秀发。

宁卿伸手紧紧抱住他精硕的腰腹,将小脸埋进他的大衣领里用力嗅了一口他身上的迷人气息,抬头,用小手胡乱的擦眼泪,“少铭,我没事,现在还不是伤心的时候,水苓怎么样了?”

宁卿松开陆少铭转身。

尹水苓被松绑了,朱瑞扶着她站起身,但尹水苓一个脚软,又要往地上摔去。

“水苓。”宁卿赶紧去扶她。

但小手还没碰到尹水苓,一道劲风从身边刮过,尹水苓已经被扯进一道灰色西装的男人怀里。

宁卿定睛一看,是尹暮晨。

尹暮晨用手轻轻拍打着尹水苓的小脸,压低声叫她,“水苓,水苓。”

宁卿这才发现尹水苓的异样,她小脸浮出两抹不正常的潮红,丹凤眼半眯,显出米离之色。

“怎么回事?”在宁卿要问出这个问题时,尹暮晨开口了,他像极力压抑着声线,从肚腹里逼出来的声音阴沉而骇厉。

已经被陆少铭手下制住的那些保镖胆怯的抬头,有人小声道,“少爷带宁小姐进房间时,是,是宁瑶让我们给她喂了一颗偆药,宁瑶说,说这么漂亮的姑娘,不玩白不玩…啊…”

那人还没说完,尹暮晨一只脚直接踹了过去,踹上了那人的胸膛,“噗”一声,那个强壮的保镖嘴里喷血,栽倒在地了。

宁卿吓了一跳,她有很多年没瞧见这样的尹暮晨了。

尹暮晨14岁进尹家,以前他可是街道上有名的混混,一身的痞气。

尹暮晨将尹水苓打横抱起,往仓库门边走去。

宁卿赶紧挡在尹暮晨身前阻止道,“尹大哥,你想带水苓去哪里?水苓中药了,她现在需要去医院。”

-----

ps:谢谢姑娘们昨儿的月票,姑娘们非常超级给力,今晚六点继续加更,有票的妹纸都请投给霓裳吧,哈哈。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