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我有点小伤心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149.我有点小伤心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可是,我一直以为他将我当妹妹。”宁卿呢喃了一句。

尹水苓诧异,“他没有将你当妹妹吗?”

看着宁卿默默摇头的模样,尹水苓轻嗤一声,“其实想想也不奇怪,但是,沐云帆也挺能忍的,20年了,他竟然忍到现在才出手。”

宁卿又喝了一杯酒,“水苓,当初沐家没有帮助你家,你恨沐云帆吗?”

尹水苓淡漠的摇头,“谈不上恨吧,商场的事情牵扯到太多利益,我们没有办法指责别人的见死不救,只是…”尹水苓勾起娇艳的唇角,“三年前是谁将尹家亲手推入了深渊,这个恨,刻骨铭心。”

她有她该恨的人。

宁卿心里泛起了密密麻麻的疼,水苓背负了太多的仇恨,这一生该如何才能快乐?

他们曾经儿时一起长大的四人,都不再是昔日的模样。

“对了宁卿,这几天怎么没看到你老公陆少铭,该不会是沐云帆喜欢你,他吃醋了吧?”

“恩,”宁卿苦恼的嘟起粉唇,“吃醋了,还对我冷暴力了几天,这男人生气起来真难哄。”

“咯咯,”尹水苓端起酒杯贴在她的面颊上,她冷艳风清的一挑柳叶面,唇红齿白的无媚笑道,“这男人生气是最好哄的,就看你懂不懂。”

尹水苓意味深长的扫了一眼宁卿玲珑的身段。

宁卿伸手去推她,娇嗔道,“水苓,走你!”

“呵呵,”两个女孩相视而笑,“干杯,将一切苦恼的事情都忘掉,今天不醉不归。”

……

两人喝了十几分钟,这时尹水苓的手机响了,她接起电话“恩”了两声,然后挂断。

“宁卿,待会儿要来一个男人跟我相亲,你不会介意吧?”

宁卿嘴里一口酒差点喷出来,“什么,相亲?水苓你才多大啊?”

尹水苓青葱白的小手将腮边一缕秀发掖到耳后,此时歌厅的霓虹灯照在她俏媚的小脸上一阵明媚夺目,她慵懒着嗓音,应道,“我哥哥呀,前一段时间阻断了我所有赚外快的收入,没人敢用我,就连房东就将我赶出了门,没办法,我去找他,住进了他的公寓里。”

“他呀,不许我画画,还给我准备一个淑女衣帽间,更让我正儿八经的谈恋爱,这不,这要来的男人据说是T市数一数二的青年才俊呢。”

宁卿最听不得她没心没肺的语气,伸手握住她的小手,水苓小手冰凉,没有一丝温度。

“水苓…”宁卿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这时,“尹小姐。”相亲的男人到了。

男人一身白衬衫黑西裤,二十五六的斯文模样,出身名门,名牌大学留洋归国,自己创办了公司,的确是青年才俊。

“Hi,你好。”尹水苓侧眸,绽放出一抹笑意,像扫超市的货物般扫了一眼那青年才俊。

青年才俊不介意她的目光,坐在她身侧,“早听尹总说他的妹妹独立独行,尹小姐,久仰大名。”

T市尹水苓,谁没听说过。

生如公主,活似妖姬,青春张扬的年纪。

尹水苓侧眸看了一下侧前方的吧台,尹暮晨,一身V领灰色毛线衣休闲儒雅,身边跟着上次的名门淑媛。

“刘俊是吧?看,我哥哥究竟是有多不放心你,我们相亲他都跟着来了呢。”

刘俊笑道,“尹总对尹小姐的疼爱谁人不知?我不介意。”

说着刘俊举杯向宁卿示意,“宁小姐,同样久仰大名。”

宁卿也礼貌的举杯,明媚笑道,“只要刘先生不觉得我这个电灯泡当的很烦人。”

“怎么会?”

三人坐在一起,气氛也算是融洽。

宁卿看向尹暮晨,他那双墨色如琉璃般的黑眸正好看了过来,这些年变得不光是尹水苓,就连尹暮晨都不再是记忆里那个寡言青葱的美好少年。

宁卿举杯,叫了声,“尹大哥。”

“卿卿。”尹暮晨回了一声,那个名门淑媛善意的颔首。

“刘俊先生,既然我们来相亲了,首先就要了解彼此,我也不想骗你,有件事我要向你坦白,我有过那么一两三四个男人,18岁还流过产。”

刘俊喝酒的手一顿,侧眸看来,“尹小姐,我们青年人思想开放,并没有处情节,但是我很好奇,18岁那么美好的年纪,尹小姐的第一次?”

宁卿听到这问题垂眸喝了一口烈酒,尹水苓在这一片霓虹的光晕里看向尹暮晨,那男人和那个名门淑媛在耳语,神情温柔。

尹水苓缓缓绽放出笑意,嗓音细软的轻松说道,“错了,不是18,那年我刚好高中…16还没到。”

刘俊,“…”没话说了,15太小了,虽然他思想开放,但还是有点接受无能。

尹水苓可没顾及他的感受,她起身,牵起宁卿的小手,“走,宁卿,我们去跳舞。”

“好。”宁卿点头,她双颊酡红,其实有了醉意,但今天她和水苓心情都不好,就方纵一次。

舍命陪君子。

……

尹水苓和宁卿往舞台上走,这走一路就吸引了全场的注意力,风靡T市的两大绝色美女去跳舞,谁人不激动。

“哇唔…”大家都聚集到舞台边,今天一饱眼福。

尹水苓上台,台上有一对男模和女摸在跳舞,尹水苓只手推开那女模,朝那男模抛了记媚眼,在全场激动的掌声里扯落了身上的水青风衣,她里面一件红色雷丝衫,下身紧身皮裤,黄金分割的好身材匀称紧致,两条皮裤包裹的笔直细腿无比妖娆。

热情的旋律在舞动,尹水苓贴着那男模开始跳舞,灿若玫瑰的女孩今晚纵情燃烧了青春,每一个眼神动作冷艳中喷出一种桀骜,像那致命的罂粟。

T市盛名之下的小妖姬。

那男模额头的汗珠都滚落了下来,浑身热到难耐,他舔着干燥的唇伸手抱住尹水苓的水腰,贴着她舞动。

“暮晨,水苓她怎么跳这种舞,快让她别跳了吧,你看那些男人眼睛都看直了,那个男模在揩油。”名门淑媛拉着尹暮晨的胳膊。

尹暮晨站在舞台边,双手插裤兜里,他墨色的瞳仁里是女孩妖冶舞动的模样,喉结滚了滚,嘴角薄凉的勾起,“让她跳吧,15岁就跟了男人,不会像你这么矜持。”

尹水苓听到了他的声音,勾了勾唇瓣,突然就不跳了。

大家正看的起劲,因为她骤然停止的动作而感觉到诧异。

“哥哥。”尹水苓娇滴滴的叫了一声,拔开细腿,向尹暮晨走去。

“哎,美女,别走!”那娇软的小身子一旦抽离,那个男模魔怔般去扣尹水苓的皓腕。

尹水苓一拧眉,无比娇气的看向尹暮晨,“哥哥,我疼。”

尹暮晨看着女孩轻挑无媚的模样,微蹙了眉,墨色琉璃般的眸子喷洒出深色的戾气,他盯向男模,薄唇掀动,“松手!”

男模被尹暮晨盯的头皮发麻,这个外表儒雅的男人竟有那样骇人的戾气,男模松了手。

尹水苓一得脱,抬脚下台阶。 

下台阶时,她脚下一崴,身体突然往下栽去。

在一众抽吸声中,尹暮晨上前一步,张开双臂将尹水苓稳稳接入怀里。

但下一瞬间,他西裤拉链处,被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碰了一下,他浑身僵硬。

尹水苓在他怀里“咯咯”笑着眯眼,她伸手抱住他的脖子,烈焰红唇凑在他唇边气吐幽兰,“哥哥,看我跳舞,你有反应了?你忘了,我可是你妹妹呀。”

尹暮晨面色不变,将她打横抱起,“你醉了,我们回家。”

“呵呵,哥哥呀,刚才你说到我15岁那么生气,你是不是吃醋了,我15岁跟的男人不是你?”

尹暮晨轻抿着薄唇没说话,没人知道他的情绪,他抱着尹水苓大步离开。

……

尹水苓走了没有影响到全场的热情,因为宁卿还在。

宁卿没有胆像尹水苓那样和男人贴身热舞,她只是动着小手小脚即兴跳了一段舞。

周边的人看着鼓掌,有人笑问,“宁影后,你来歌厅跳舞,你家陆少造吗?”

宁卿精致的双颊像染了桃花汁般粉红,那娇嫩如鸡蛋白的肌肤不掐都可以溢出水来,她半眯着眼,口齿不清的笑道,“陆少?管他做什么,我难道还没有自由了?”

又有人问,“宁影后,你这么自由也不怕陆少吃醋?”

“他吃醋跟我有…毛关系,告诉你们,这男人呀,你越惯他越上脸,我就不要给他脸了,呵呵。”

宁卿傻笑了两声。

这时也不知哪里来的抽吸声,围观的人群自动让出了一条道,英挺挺拔的男人缓缓上了台阶,停在了那还在跳舞的女孩面前。

陆少铭。

众人迅速噤若寒蝉。

宁卿垂着的小巧下颌被男人两根手指捏住,嗓音低醇好听,“宁卿,你不要给谁脸了?”

宁卿半醉,她努力睁开那迷糊的眼缝瞧清面前的人,咦,这人好像陆少铭耶。

半醉的宁卿也不敢放肆,可见这亿万老公的威力不同一般,她迅速停下脚步,垂着小脑袋像犯错的小女孩,一双碎亮的水眸四处偷瞄着,最后软声道,“少,少铭,我什么都没说,全是这些…没脸的观众教坏我的。”

众人,“…”冤枉啊,总裁大人!

一阵天旋地转,宁卿已经被打横抱起,男人蛊惑的声线响彻在头顶,“宁卿,谁让你关机的?若不是尹总通知我,你想在这里跳到什么时候才回家?有你这样做人太太的吗?”

宁卿伸手搂住陆少铭的脖子,将小脸埋在他大衣衣领下,像小猫般轻蹭着,“少铭,别骂我,今天我出来跳舞,那是因为我有点不开心。”

两人走出歌厅,司机打开了豪华轿车的后车门,陆少铭抱着她坐进去。

将娇柔的小女孩舒服的圈在他怀里,一条健臂拖着她的纤腰,另一只大手捞起她的小脸蛋,“怎么不开心了,跟我说说。”

宁卿半眯着一双秋瞳,嫣红色泽的粉唇半嘟,模样柔弱可怜,“今天我让人假扮沐云帆的女朋友,将他从我妈那里赶了出去。”

陆少铭深邃的黑眸迸溅出炙烫的火花,剑眉一挑,心情相当愉悦,不过他刻意展平嘴角,清咳一声说道,“为什么,沐云帆不是在你妈那里住的挺好的嘛,再说,他不是你的云帆哥哥吗?”

宁卿抡起小粉拳去锤他的肩膀,甜糯的声线因为醉意而显得断断续续,“陆少铭,不许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以为我傻啊,我都想过了,你是故意对我冷暴力的,因为你一开始就知道沐云帆喜欢我,你们早杠上了…你个坏蛋,你现在明明是坐收渔翁之利。”

陆少铭垂眸,爱怜的吻着她的小鼻翼,“那你也可以不让我坐收渔翁之利,选择权一直在你手上。”

宁卿寻到他的薄唇,缓缓覆上,小手动情的摸着他深邃的鬓角,缱绻呢喃着,“陆少铭,我爱你。”

因为她爱上了,所以她别无选择。

她的嘴里带着一股香醇的酒味,陆少铭享受着她少有的主动,喉结滚动。

她依旧青涩,不擅长唇齿间的追逐,撩了那么两下他,轻轻吻他的唇瓣,他睁着眼就看见她蝴蝶蝉翼般的长睫毛不停颤动着,娇羞无法自持。

她很快松开了他,将整个小脸埋进他的胸膛里,“少铭,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现在想一想,沐云帆这次回T市就是奔着我来的,他住进公寓,到我学校,他动机不良的接近我,想破坏我们…可是一开始我还没看出来,我还傻到一直把他当哥哥。”

陆少铭没说话,他一下又一下的无摸着宁卿的秀发,给她无言的安慰。

她不是有点伤心,而是太伤心了。

伤心的人需要倾诉。

他愿意当个安静的倾听者。

“少铭,所有觉得傻我的人那是因为她们没有一个像沐云帆那样的哥哥,18年有多长,从我有记忆时他就存在在我的生活里,他有多宠我,曾经有一次我用小刀划破了他的手指,我吓的大哭,可是他手忙脚乱的将我抱怀里,用冷水冲着手指告诉我哥哥一点都不疼。”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