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太太,I love you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132.太太,I love you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陆少铭就着她的小手吃下。

“老公,好吃吗?”她笑着问。

陆少铭皱了皱英俊的眉心,这男人吃起东西来,教养太好,不会发出声音,他给予中肯的点评,“还行。”

得到他一句“还行”宁卿笑靥如花,这对于人卖米肠的店家多不容易啊。

两人一起吃了米肠,宁卿又点了几个有名的糕点,类如香酥饼之类的,主要考虑到他会吃不饱。

这男人倒挺乖,宁卿喂来什么,他张嘴就吃,他们的模样也就如同这穿梭的情侣,最平凡的幸福。

吃了八层饱,宁卿好心情都写在了脸上,“少铭,你站着等着,我去买杯奶茶,那里要排队。”

陆少铭看了眼那里女生扎堆排队的地方,没反对,放开她,看着她像快乐的小鸟般蹦跳了过去。

足足排了七八分钟的队宁卿买了一杯奶茶,转身,小跑回去时,男人却不见了。

宁卿大惊,踮起脚尖四处眺望,“老公…少铭…陆少铭!”

她又跑了两步去寻找,这时不知哪里来的一双手捂住她的嘴将她拎到了偏僻的墙角处。

这里无人。

宁卿一颗心狂跳不已,男人捂住她嘴时她就闻到了他身上清冽且带着外间竹叶露气的气息,她深深迷恋的味道。

“少铭,你做什么?”她被迫抵在了墙壁上,他贴着她,再没有绅士般的距离,只是紧紧贴住。

他埋首在她的粉颈里,轻嗅着她身上的香气。

宁卿一时紧张的攥紧了手心的奶茶,外面繁华景象,他拎她到偏僻处,怕人发现的紧张刺激,娇嫩肌肤上轻刮过的他冷硬的短发,这些感受,通通汇聚成暖流,荡遍全身。

唔,天黑了,大致8点了。

睡觉的时间快来临了。

“怎么只买了一杯奶茶,嗯?”他突然问了一句。

宁卿往后缩,娇柔的声线变得磕磕绊绊,“我,我喝不完,不要浪费钱,我们一起喝一杯就够了。”

“呵,”黑暗里,他覆着薄茧的拇指摸索在她的红唇,低笑道,“太太,我吃你口水吃一晚上了,晚饭应该吃差不多了吧,我们回家,办正事。”

宁卿惊慌害羞的颤了颤纤长卷翘的睫毛,不敢反驳,不想反驳,却骤然想起一件事。

素白柔软的小手悄悄将他大衣的衣角攥住,紧咬着红唇,糯着声,商量的语气,“老公,我,我暂时不想怀/孕,可不可以,可不可以…”

安全措施…

陆少铭微微离开她一点,两只大手捧住她发烫的小脸,看不清她的容貌,光闻她气吐幽兰的气息就有些难熬。

“恩,我理解,你现在太小了,还没毕业,事业也该起步,不急,一切都依你,我们先过两年二人世界,再考虑孩子的事情。”

宁卿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爽快,她开心的近前,响亮的“唧吧”一声吻他的唇角,“谢谢老公。”

“恩…我记得你前两天才走了经期,所以今天是安全期,我怎样都可以。”

宁卿整个人“腾”一声燃烧了,“…”

“但是措施我也会备下,以备不时之需,小太太,一切都交给你老公,我会保护好你…你的全部。”

宁卿,“…”双腿一软,直接瘫在了陆少铭怀里。

……

在陆少铭载宁卿回半茗轩别墅里,许俊熙已经在酒吧里渡过了一天一夜。

他面前倒了很多酒瓶,上等的衬衫西裤无比褶皱,他趴在台面上眯着眼,浑浑噩噩的睡觉。

这时一个女孩找到了他,“许俊熙,我听小远说你在这里,我是宁卿的室友,前段时间我回家,再回学校时她已经搬走了,这里有两样小礼物是宁卿留下的,我想既然她不要了,我就替她把这个礼物送给原本她想送的人。”

“礼物?”许俊熙抬眸,看着女孩手里一个精致的礼袋,“是宁卿要送给…我的吗?”

“是啊。”女孩将礼袋放台面上,然后拿出两样礼物,“这个是两年前,你过生日时宁卿准备送给你的,钥匙扣。”

许俊熙将钥匙扣握住掌心里,金属质的钢圈十分符合男人的霸气,下面缀着三颗水晶圆珠子,璀璨雅致。

“许俊熙,你别看这东西小,这可是宁卿亲手设计的,然后跑了几里路赶到钥匙扣的生产产家为你量身定制的,这钢圈上有你的名字。”

“还有,这是一年前你生日时宁卿为你织的围巾,她说你适合暖色,就用了这种浅蓝色,女孩子都会为自己的男朋友动针线,这可是宁卿对你的情意啊。”

许俊熙颤抖着将围巾贴在面颊上,柔软的毛线无比温暖,他闭上布满红丝的眼眶,凌乱呢喃,“那为什么,她没有送给我?”

“这个就要问你了啊,那两个生日你都不在国内,宁卿找你找遍了都没找到,宁卿说生日礼物过期了就没送的必要了,其实她连今年要送你的礼物都想好了,只可惜…”

许俊熙痛苦的拧紧了眉心,那几个生日他都飞往美国跟宁瑶共度的。

他终于知道,他究竟辜负了那个女孩曾经怎样的情意。

“许俊熙,宁卿的事情我听说了,作为朋友,我真替她开心,她做了影后,身边又有陆少那样的男人守护她,她现在很幸福。”

“许俊熙,你们之间是你辜负了宁卿,既然你们无法走到最后,那就祝福她吧,她值得更好的。”

许俊熙哆嗦着干裂的嘴唇,祝福吗?

他不甘心啊。

曾经她也属于过他。

“不!”许俊熙低吼一声,手里攥着钥匙扣和围巾狂奔出了酒吧大门,外面寒风冽冽都阻挡不了他狂奔的脚步,他疯狂的穿梭在夜晚的霓虹灯里,他只有一个念头,他要找宁卿。

他想要去寻找已经逝去了的美好青春。

……

别墅里。

宁卿在沐浴间里洗澡,她选择了淋浴,因为男人塞给她睡衣时低声交代了,他去楼下冲澡,让她别洗太迟。 

但宁卿还是磨磨蹭蹭了好久,用毛巾擦干净水珠,她换上火红的睡衣。

细窄的肩带勾在她莹白香润的肩膀上,腰部收腰的,收紧了她一尺六的小蜂腰,她散下一头乌泽清香的秀发,披在肩后。

确定镜中的可人儿人比花娇后,宁卿深呼吸一口气,打开门,走了出去。

走出去后宁卿震住了,偌大的卧室里,地毯上,窗台上,摆放着红烛,雪白柔软的大床上铺着一层玫瑰心型的花海,浪漫至极。

刚才她进去洗澡时还没有,今天他故意放了杨婶的假,没人摆弄,难道这些,都是他亲自动手弄的?

他还懂这些吗?

还是不懂,专门为她学的?

宁卿满满的感动,侧眸看去,男人正站在柜台边,手里开着一瓶珍藏版的红酒,往两个高脚杯里倒红酒。

察觉到她出来了,他缓缓转眸。

她从来没见过他穿深酒红色的衬衫,这种衬衫里还夹杂着流动的暗纹,衬得他雕琢般的面庞俊朗如玉。

挺括的衣领露出他男性精致的锁骨,衬衫往下四颗纽扣没扣,精健的腹肌若隐若现,下面搭的黑色休闲裤,衬衫却没扎进裤子里,几分慵懒方荡的垂落着,姓感到致命。

宁卿整个人都像踩进了云端了。

他做什么呀?

“洗好了?过来!”他上下看着她穿红裙的模样,雨打海棠,眸色渐深。

宁卿羞赧的颤了颤睫毛,一咬牙,抬脚走了过去。

走到他面前,他递给她一杯红酒,“听说女孩子都喜欢这样,今天在公司没怎么工作,命人去采办了材料,在办公室里预演了一下,刚才放的急,太太,你还满意吗?”

他都做这些了,现在还来问她满意。

满意满意,一千个一万个满意!

“恩,还行,不过还有改进的空间,以后还需努力。”她甜糯着声,可不能让他骄傲了。

“好,只要太太愿意每晚都跟我新婚。”他压低声。

宁卿小脸瞬间发红,发烫。

陆少铭手指一动,房间每个角落里顿时响起了音乐,这是很抒情很浪漫的法式音调。

他走上前,一手抄裤兜里,一手拿着高脚杯,“小太太,祝我们新婚快乐,Cheers。”

宁卿直想捂住耳朵,他没事又来她面前彪英文,他说英文无比纯正的发音,听的她双腿发软。

她抬起小脑袋,轻抿了一口红酒。

红酒味道很好,她贪杯,将红酒一饮而尽。

今晚她需要壮胆子。

陆少铭将她手里的酒杯放下,一条健臂来搂她的小蜂腰,他对她的腰有特别的痴迷,又细又软。

宁卿两颊酡红,小手紧张的攥紧了他酒红色的衬衫,埋在他散发着沐浴清香的怀里问,“少铭,开始了吗?”

陆少铭垂眸吻了吻她精致的脸腮,安抚着她紧张的情绪,“还没有,太太,我们先跳一支舞。”

“好啊。”她跳舞是强项,各种舞步信手捏来,“跳什么舞?”

陆少铭一手将她搂在怀里,带着她跟他一起舞动,一只手的长指却来挑她的一缕秀发,然后在他手指上绕圈,他垂眸吻她的唇,一下下轻啄着,也不加深,“无所谓,太太喜欢什么就跳什么,华尔兹,探戈…什么都行。”

宁卿被他吻得发晕,他太磨人,只啄她的唇瓣,将鼻翼温湿的气息喷薄在她娇嫩的肌肤上,她唇上全是他的味道,淡淡的酒香,醇香,醉人。

三年前,怎么也不敢想,会跟他有今天。

两人不知跳了什么,跳舞强项的她频频踩他的脚,发晕时只听他在说着,“太太,你身上真香。”

宁卿身子颤了两下,用手飞快的捂住他的嘴,她任性的踢飞了脚上的拖鞋,将两只素白的脚丫才他鞋面上,踮起脚尖抱住他的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能用小脸蹭着他的鬓角,“够了少铭,不许说话不许再说话,陆少铭你怎么这么坏,你故意的,你故意的,你来沟引我。”

陆少铭呼吸一喘,脚步连退几步,两人双双滚落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宁卿被压住,两只小手害怕的攥紧了床单,但手里湿凉,才想起攥了一手玫瑰花,花汁沾在了床单上,清香四溢。

“太太…”陆少铭吻着她,低醇嘶哑的声音却在她耳边清唱了一句,一句法文歌词。

宁卿震住,他在唱歌?

他那样的男人竟然在唱歌!

宁卿真的受不了了,他是欺负她听不懂法语!

都说法语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她唯一接触到法语也就是在电视上看到的,中国人说法语很难,多带了几分拗口。

但他不,他嘴里吐出的法语如潺潺泉水,低醇又细腻,他哼唱着,几分慵懒之感的爵士风,贵族的发音。

大学里不是没幻想过,未来的另一半,清伦卓尔,才华横溢,他已然满足了她所有的幻想,给了她全部。

她真的很幸运,拥有了这么惊才绝艳的男人。

她整个人都晕了,香软的唇瓣难耐的寻觅着,堵上他的薄唇却又被他溜走,她迷糊的呓语着,难受的直哭。

有些清醒时又听他在说话,他说,“太太,三年前你救了我,那么干净漂亮,冰雪聪明,那时就爱上你,这三年,魂牵梦萦,念念不忘。太太,把你交给我,我爱你,I love you。”

宁卿双眼米离的盯着头顶那盏水晶吊灯,脑海里像过电影般在回放着,放着他们认识的点点滴滴。

三年前,毫无预兆的相遇,他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她叫宁卿,卿本佳人的卿。

他临别递来一眼,那灿若星辰的眸子令她刹那失神,怦然心动。

三年后,她在酒吧里被人骚扰,撞进他怀里,酒店房间她被人下药,闯进他的浴室里,冥冥之中的相遇和纠缠,他抱着她滚落在床里,却不要她,只告诉她不要失去她自己。

后来他帮助她,为她在演艺圈铺了一条路,妈妈手术他陪在她身边,每一场与李美玲宁瑶的战役他默默站在她身后…

他护着她成长,给她最丰厚的羽翼,让她不跌倒,不受痛。

他待她如兄如父。

也如夫。

------

ps:来吧姑娘们,撒花庆祝了,新婚了。

谢谢一直支持霓裳的祤姑娘,ts姑娘,1031867145姑娘的打赏,谢谢1444793615,18211586722,三只小猪158,1444885271姑娘的打赏,么么哒。

谢谢姑娘们的月票,爱你们。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