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今晚还是明晚,选一个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129.今晚还是明晚,选一个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还有时间。”陆少铭不同意,重重的吻了两下她的秀发,大手去探她的雷丝衣摆。

宁卿哪敢跟他胡来,这里是严肃的办公地点,他敢“昏庸”,她却不敢“不要脸”。

“陆少铭,松手!”宁卿用力挣脱他的大掌,灵敏的小身体一扭,顿时从他腿上跌了下去,滚落到地毯上。

身旁是茶几,宁卿的胳膊撞了上去,“啊!”一声。

“总裁,太太。”门外的朱瑞听到惊呼,迅速打开门。

开了门,一脸尴尬,太太秀发凌乱,两只小手攥紧了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是被人强了的模样。

而陆少铭的脸色已经黑成了锅盖色。

宁卿往外瞅了一眼,知道糗大了,估计到了开会时间,朱瑞身后站着广擎的高层们,现在高层们愣愣的盯着他们看,嘴巴张大的仿佛吃了一颗鸡蛋。

“出去!”陆少铭不悦的蹙了眉。

“是。”朱瑞动作迅速的关上了门。

陆少铭扣住宁卿的小腰肢将她搀扶起来,他垂眸查看着她的纤臂,满眼心疼,“又没想拿你怎么样,亲一亲而已,你怎么这么激动?我看看,哪里受伤了?”

“我没事。”宁卿抽回纤臂,都不敢对他看,她知道自己闯祸了,广擎的总裁,却被别人撞破了那样的一幕。

她害他丢人了。

但是,他也活该。

“少铭,我先回家了,晚上,你早点回来。”宁卿转身,小跑了出去。

陆少铭看着她那俏美的小身影一声叹息,心道,她脸皮这么薄还是他调教少了,这样就害羞,以后可怎么办?

在陆少铭暗暗苦恼时,宁卿却是一阵羞恼。

一路出了广擎,没人敢当她面说话,但大家都在她身后窃窃私语---

“你们听说了没有,刚才总裁办公室里,总裁抱着太太不撒手,还要跟太太做那事,太太都滚到地上了。”

“Oh,my god,不会吧!我们总裁一副清心寡浴的模样,怎么这么生猛,看太太那个年纪,受不住了吧。”…

……

宁卿回到了别墅里,杨婶在准备晚餐,宁卿看了看客厅里的落地钟,已经晚上七点钟了。

陆少铭还没有回来。

她边看书边等他,等视线里传来两道光束时,宁卿迅速抬起小脑袋看,陆少铭的宾利车回来了。

她丢下书,一路飞奔过去打开门,她忘了穿鞋,赤脚站在鹅卵石台阶上。

“少铭。”她开口叫住下了车的男人。

别墅外轻雾朦胧,男人一身黑色还带着几分寒霜,他抬眸看来,清隽迷人的眉眼里瞬间荡漾出柔情。

女孩穿了一身白色拖地连衣裙,外面罩着嫩青色荷叶边的开衫,她站在朦胧灯光下,一身温暖。

陆少铭绕过车身而来,当看清她白嫩的小脚丫站在台阶上时,他薄唇一抿,箭步过来。

“多大了,还光脚?你忘记昨晚发高烧的了?”一只大手扣住她一尺六的小蛮腰,轻松一用力,就将她提了起来。

他抱她回别墅。

宁卿见他真生气了,迅速抱着他的头,小脸蛋蹭着他坚毅泛冷的俊颊,柔声哄着,“少铭,别生气,你回来这么晚,我还以为你因为下午办公室里的事情在怪我呢,我看你回来,太开心了嘛,忘了穿鞋。”

怀里一阵阵的香软,少女的声线真好听,听的他腹间发酥。

“下不为例!”陆少铭将她抱坐在玄关处的柜台上,伸手取了柔软的毛巾,将她的小玉足握在掌心,给她擦拭着脚底的水雾。

宁卿面色又不争气的发红,他垂着眸,动作温柔又专注,她视线里都是他两排比女人还漂亮的浓密卷翘的长睫毛。

她真是越来越铯了。

眼睛被他上等的皮相所蛊惑了,就连在他覆着薄茧掌心里的脚都荡起一股酥暖,令她四肢无力。

他这样的男人,也会为女人做到这样吗?

听妈妈说,女人要以夫为纲,要给自己的男人洗衣做饭,要在男人工作累时伺候关心好男人,可是他,怎么这样啊?

上次她打他屁股被妈妈训斥了好一顿,要是再被妈妈看到这一幕…

传统观念里的妈妈们都接受不了吧。

三年前她救了他,现在他这么宠她,她究竟是赚了呢还是赚了呢。

擦干净她的脚,陆少铭又弯腰提起地毯上的粉色毛绒拖鞋,给她穿上。

抬眸看,只见女人秋瞳流转,一副情动的模样盯着他看。

陆少铭勾起唇瓣,一只大掌撑在墙壁上,弯腰凑近她,低声调侃,“看什么呢?你此刻的眼神写着三个字,吃了他。”

宁卿口干,咽了口小口水,伸手圈上他精硕的腰腹,她抬起小脑袋蹭上他姓感的薄唇,吻上,“少铭,你真帅,又帅又迷人。”

她的脸,她不要了。

陆少铭眸光一沉,一只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迅速反客为主。

杨婶听见轿车的声音知道先生回来了,她将饭菜都端上桌,却迟迟不见先生和太太的身影,她出了厨房去看。

这一看,震在原地。

先生和太太,一对璧人,正在玄关那里热吻,两人吻的都很用力,彼此像那交颈的鸳鸯,令人看的面红耳赤。

陆少铭警觉度高,杨婶一出现,他迅速退出了宁卿香甜的蜜腹,松开了她。

宁卿也从米离中清醒,看着杨婶,她羞的钻进了陆少铭怀里。

杨婶笑,“太太,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继续。”杨婶转身进了厨房。

宁卿:接吻的是两个人,为什么杨婶只提到她,为什么?

搞笑!

难道刚才她吻得太过投入,整个人都挂在了陆少铭身上?

难道她刚才所有举止动作都诠释了陆少铭那句“吃了他”?

一定是的了。

呜呜。

完了,以后她没脸了。

陆少铭看着宁卿羞恼的神色,爱怜的揉了揉她的秀发,“别拧眉了,再拧眉你就要提前过21岁的生日了。”

宁卿顿时瞪眼,从柜台上跳下来就去锤他,“什么嘛,你嫌我老了?”

陆少铭失笑,一挑剑眉,“Sorry,太太,刚说错了,再拧下去你18岁就要变20岁了。”

“这还差不多。”宁卿鼓着精致的双腮,嘟囔了一声。

陆少铭宠溺的搂着她的小香肩带她走进餐厅,女人都喜欢听好话,他的小太太也不例外。

……

宁卿洗了澡,钻进了柔软的被子里。

今晚陆少铭没去书房工作,也在沐浴间里洗澡。

听着那哗啦啦的水流声,宁卿心跳如鼓,很多东西没直接说出来,但成年男女间,都懂。

今晚,他,要她吗?

正想着,陆少铭走了出来,今日他穿了一身黑色条纹的睡衣,腰间松垮的系着带子,露出一大片健硕的胸膛。

宁卿偷瞄了一眼,迅速垂下眸看自己手里的书。

陆少铭将她的表现尽收眼底,用毛巾擦干净短发,他上船,掀开被子,直接动手将女孩搂入怀里。

她手里的书本被他夺了去,随意丢在了他身侧的床柜上,“别装了,想看我就看!”

“谁想看你了,臭美,把书还给我。”宁卿嘴硬,侧过身,伸长纤臂就够他床柜上的书。

这张床是标准的双人床,书在他身侧,她就算再怎么伸长胳膊也够不到,行动间柔软的小身体直接翻到了他身上。

“啪!”陆少铭伸手就打了她的小pp一巴掌,声音黯哑,“你再蹭!”

宁卿吃痛,眼见书本无望,只能乖乖的缩了回去,小手揉着吃痛的翘臀,她嘟唇控诉,“你做什么呀?暴力倾向。”

陆少铭一个暗沉犀利的眼风扫过去,大有“我不跟你废话”的藐视之意,他慵懒的倚靠在床头,将她搂入怀里,侧眸吻着她的秀发,开口问,“今晚还是明晚,选一个?”

宁卿整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他…好直接啊。

又是二选一。

“…明晚。”宁卿眼睛一闭,把心一横,做了选择。

总归是要有这一天的,他等了很久,她也愿意。

心甘情愿。

“恩,”男人的声线明显带了上扬的愉悦和满意,大掌将她的小脸蛋扣过来,敛眉,密密麻麻的吻着她,“喜欢在哪里?酒店,还是家里?”

“家里吧。”宁卿心里的蜜意一点点蔓延,毕竟是两人的第一次,才不要在外面。

“恩。”陆少铭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再说下去他就要忍不住了。

宁卿像小猫般舒服的埋在陆少铭的怀里,他浑身都是肌肉,不敢乱碰,小手摸上他脖间精致的锁骨,有点流连忘返。

“少铭,我今天去找许俊熙了。”

“恩,为什么找他?我的人已经查出了发布那张床照的IP,那人招了,是宁瑶指使的。如果你想对付宁瑶,很容易。”

“那不一样。我想让许俊熙亲手去查,我要让他亲自揭开宁瑶的真面目,我要让他清楚的明白宁瑶曾经在我和他之间扮演了怎样的角色。这才是对宁瑶最好的惩罚!”

只要许俊熙愿意去查,宁卿相信他很快就会查出真相的。

“呵,”陆少铭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垂眸贴上她脆薄的耳膜,“今天你去见许俊熙,他知道你是完璧之身,想必心里后悔的很,他有没有对你表示出亲昵的意思?”

他怎么竟往这些方面想?

一点就透的人,太危险。

“没有,我跟他说了,我半年前就已经成为陆少铭的陆太太了。”宁卿抬起小脑袋,仰望着他坚毅优美的下颌。

男人眼里噙着曜亮的笑意,不说话,只盯着她看。

“你不相信?”宁卿去攥他的睡衣。

陆少铭抬起眸,姓感的薄唇缓缓勾起,“这还差不多。”

这个坏男人,得意就明说,拐弯抹角让她解释,她还以为他误会了呢。

“少铭,”宁卿拧了拧秀眉,身体往下躺,将小脑袋惬意的枕在他的腹间,她眼里有疑惑,“你说宁瑶是怎么得到这张照片的,而且三年前的事情我有好多地方想不通。假设我走错房间是阴谋,那主使者是谁?云帆哥哥的生日party绝对不是宁瑶所能控制的,那为什么偏偏那么巧,我走进了云帆哥哥的房间,而他也喝醉了酒,而且…”

听到宁卿那句“云帆哥哥”,陆少铭的眸色很深,不过他面色波澜不惊,浅笑道,“而且什么?”

“而且…那晚,刚巧他朋友送了…女孩给他,是我错睡了床,但他为什么…没碰我?”

陆少铭的拇指摩挲着宁卿娇嫩的红唇,漫不经心问道,“太太,你的云帆哥哥喜欢你吗?”

腹上的女孩一僵,迅速支起身,嗔道,“你胡说什么?我们只是兄妹之情,云帆哥哥也是无辜的受害者,那件事后他自责颓废了很久。”

陆少铭将她按回自己的肚腹上,“我只是随意说一说。”

她何必那么认真?

还是说,这个“云帆哥哥”在她心里位置很重?

宁卿将他搁在她红唇上的大掌拽下来,用两只小手牢牢握住,她有了几分困意,半眯着朦胧双眼,委屈又害羞的呢喃道,“我喜欢谁,你还不知道吗?三年前就被你搅乱了心湖,你闯进来了,我的心哪还有位置容得下别人?”

陆少铭看着她晕晕欲睡的俏颜,满眼柔情,动手将房间里的壁灯调暗,他躺下身,将女孩拥在怀里。

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头,他缱绻道,“既然我进来了,就永远不会再有走出去的那一天。”

……

许俊熙在酒吧包厢里喝酒,和自己的几个发小。

大家很久没聚了,一杯杯烈酒下肚喝的兴致很高,“来,俊熙,我们感情好就将这酒一口闷了。”

“好,今晚不醉不归。”许俊熙将酒干了。

又连着喝了一瓶酒,许俊熙有点撑不住,他起身去洗手间。

在洗手间里吐了好一会儿,直至整个人瘫软在水池边,他脑袋发晕,身体很难受,但他只想喝酒。

只有将自己喝醉了,他才不会去想以前的事情。

返身回了包厢,他站在门口时就听见他三个发小在说话---

“哎,郭子,你看出来没,俊熙今天心情很不好,你们看新闻没,宁卿那丫头竟然还是完璧。”

“呵,是啊,喂,思清,我可记得,两年前,你背着俊熙去追求过宁卿。”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