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可是少铭,这次我真闯祸了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123.可是少铭,这次我真闯祸了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宁卿想往墙壁上撞去,但后面扣住她两只小手的粗野力道突然一松,她整个人体力不支,直接瘫软在了雪地上。

她蜷缩起双腿,用两条纤臂挡在胸前,抬眸去看。

上一秒还在她脑海里盘旋的那道英挺身躯就这么骤然的出现了,陆少铭来了。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来救她了吗?

陆少铭扣住那个狂魔的手腕轻轻一折,“咔嚓”一声,狂魔一阵惨叫,他的手被扭骨折了。

陆少铭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傲人的长腿带着凌厉的风向直踹狂魔的裤裆,又一声响彻遍野的惨叫,宁卿只见鲜血四溅,陆少明直接将那人踹爆裂了。

这是宁卿第二次看陆少铭出手,他出手一向行云流水,一招制敌,今天又带着一身的狠厉暴戾。

宁卿呆滞时,她没有聚焦的瞳仁突然就对上了男人的黑眸。

他身上穿着黑色薄呢大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他坚毅俊美的脸庞在这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带着无比的冷冽寒气,就那样冰冷的看着她。

宁卿瞬间泪流满面。

她惊慌的垂下眸,她此刻有多狼狈,她知道。

如果没猜错,他来的时候一定看到她被扭趴在墙壁上,那个变太在她身后,那人裤子都脱了,而她下身冰凉,没有任何衣服遮挡。

她本来就够不洁的了,如今又让他看到这么不堪入目的一幕。

宁卿宁愿当时一头撞死了。

眼泪“噼里啪啦”的砸落进了雪地里,正无措时,身上突然一暖,黑色薄呢大衣已经将她严实的包裹住。

下一秒,男人将她打横抱起,她冷到僵硬的羸弱小身子,终于又回到了他温暖宽阔的怀里。

宁卿不敢抬眸看他,想离他远远的,至少不能带着那些肮脏的气息靠近他。

可是他铁一般的手臂箍她箍的那么紧,他力道那么大,仿佛要将她揉入骨血里。

他…不觉得她脏吗?

走了很远,才看见朱瑞带领着警车等候着,朱瑞上前,“总裁。”

“恩,都交给你处理了。”

“是。”

宁卿被陆少铭抱上车,车里很暖,打了暖气,他没有将她放下来,而是抱她坐他腿上,将她紧紧搂怀里。

宁卿的泪水怎么都止不住,他怎么还对她这么好?

她没有资格。

……

陆少铭将宁卿抱进别墅房间,杨婶没进来,只是侯在门边,宁卿被轻柔的放进柔软的床铺里。

宁卿紧紧闭着眸,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相处了。

但下一刻,他两只大掌将裹着她的薄呢大衣扯掉,然后从她羊绒衫的领口“撕”一声,将她的衣服从头撕到了尾。

宁卿吓的直往被里躲,她身上已经没有多余的衣服了,羊绒衫被他撕了,就只有小依。

宁卿蝴蝶蝉翼般的纤长睫毛惊慌的颤动着,她紧咬着下唇,害怕和羞耻的哭声从喉咙里溢了出来。

他做什么?

感觉到男人的大掌按住她的小香肩将她翻转了一个身,然后慢慢往下,握住了她纤细的足踝,往外分。

“不要!”宁卿终于止不住尖叫一声,她推搡着他,哭着求饶,“不要,求你了,求你了…呜呜。”

他是想要她吗?

不要在这个时候。

求他给她保留点尊严。

宁卿哭的太伤心了,她奶白色的玲珑小身体紧紧蜷缩在床上,那么一小团,柔弱无助的像任人宰割的小羔羊。

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少女的抽吸声还带着一股娇气,侧身时那两片精致的锁骨显出深深的蝴蝶沟,漂亮极了。

陆少铭伸出两指轻轻扣住她小巧的下颌,“你以为我想干什么,我只是检查你身上有没有伤口。”

宁卿一愣,他声线平淡,几乎听不出喜怒,但她却微微止了泪,玲珑的小身子不安的扭动的,想将足踝挣脱出来,她细弱蚊哼,“不用检查…那里,那人没有碰到我…”

身上沉默三秒,清冽迷人的气息一抽离,陆少铭下床,走进了沐浴间。

他很快又返身回来,将她打横抱起,“既然身上没伤口就先泡个热水澡,免得感冒。”

她被轻柔的放进了浴缸里,水温偏热,她骤然接触到热水浑身颤了一下,适应水温后浑身舒适的毛孔都张开了。

她睁开眼,还是不敢抬眸看他,但他站在浴缸边,她垂下的视线里看见他的西裤,他裤脚湿了,大概是给她放水放的太急。

宁卿是坐在浴缸里,水面一层沐浴露的泡泡还有玫瑰花瓣,但这遮盖不住她饱满的弧线。

空气里流动出一丝诡异的爱昧,但在宁卿眼里是尴尬。

他一直谦谦君子,很少有这种不知回避的时候。

宁卿咬紧牙,用两只小手捂住,她声线柔怯,哭泣后还在喘,“你,可不可以先出去?”

“恩,”陆少铭慵懒的应了一声,声音嘶哑,“如果,我说不呢?”

宁卿一颤,眼里的泪珠又掉了下来,砸进水里。

陆少铭当即蹙眉,“我去隔壁房间洗澡,你多泡一会儿,泡完叫我给你拿睡衣。”

陆少铭走了出去。

……

宁卿见沐浴室的门被关上,她两只小手捧了把热水,从自己的香肩上淋下。

从昨晚就冷到僵硬的四肢已经彻底回暖,全身浸泡在热水里,无比温畅。

她拿着柔软的毛巾将腰间被那个变太碰到的肌肤狠狠的搓了好几下,直到肌肤泛红。

幸亏,她没被碰到。

他救她救的及时,就差了那么几秒。

他是怎么找到她的?

原本混沌的脑袋此刻什么都不想想,她只知道,陆少铭回来了!

不知何时他已经成了她的依靠,她的港湾,只要有他在,她就觉得无比的安全感。

宁卿抬眸看了下沐浴间,小脸泛红,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叫他拿睡衣?他就不能提前将睡衣拿放在沐浴间里吗?

正想着,“叩叩”的敲门声响起,男人声线低醇,“宁卿,洗好了吗?20分钟了,洗澡水都快凉了。”

“我…洗好了。”

其实她很早就洗好了,但是不好意思开口叫他。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洗好的,大概站在门外都等了许久。

沐浴间的门被打开,宁卿抬眸看了一眼,陆少铭穿了身深蓝色的真丝睡衣,身躯高大英挺,睡衣露出浅浅的V领口,男性健康的麦色肌肤,精健的腰腹间绑着一根带子,睡袍垂至他小腿那。

他步履沉伐,一步一步间,宁卿甚至都看见他小腿腹壁垒般起伏的张力,那么内敛但遒劲。

宁卿的小脸“腾”的红了,害羞的垂下眸。

陆少铭将干净的睡衣放在台面上,从衣架上取了一条干净的毛巾递给她,“站起来,先擦身子。”

宁卿不用想都知道,他这是不打算回避了。

鲜贝般的细齿咬了咬下唇,宁卿站起身,跨出浴缸,不敢看他,接了毛巾就背过身,动作快速的擦干净身体。

他又将睡衣递了过来。

宁卿接在手里,是一件长袖棉质的睡裙,淡淡的素花,上面闻着是洗过后侵过的花草香。

他没给小依,她也只能就这样穿。

刚穿完,身体又被打横抱起,宁卿吓了一跳,连忙攥着他的睡衣衣领,“少铭,我没有受伤,你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

他总是这么抱她,不让她双脚着地,未免太矜贵了。

“恩,你可以自己走,那就当我不放心,我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下次,你趁我不在,然后又跑了?”

宁卿眼眶迅速湿了,他…是怕失去她吗?

纤白的五指攥紧了他的衣料,她惊慌,羞愧,“少铭,别这样,昨晚的事情你一定知道了,别再对我这么好,我受不起。”

陆少铭挑了下剑眉,没答话。

身体被他放进柔软的被褥里,他没走,一条胳膊横在她的小脑袋下,睡在了她的身侧。

宁卿看了眼窗外,今天的天气真怪,外面已是艳阳高照,正是下午。

窗边只垂了一层淡黄流苏的窗帷,挡住了刺目的阳光,但温暖却从帘中一点点透到了她身上。

两人衣料都薄,被褥下相贴着,他略显炙荡的体温传递到她的身上,让她心生眷恋。

这样的气氛,这么美好。

宁卿侧过身,悄悄抬眸看他,他脑袋半倚在床头,微敛着眸,黑色硬质的头发还是湿的,沐浴后的男人生出几分安静温润,雕凿般的精致五官带着些慵懒,丝丝姓感。

这样沾着雾气的陆少铭,令人看一眼就心跳。

宁卿缓缓伸手,大胆的勾住他的脖子,紧紧抱住他。

陆少铭勾起唇瓣,另一只大手扣住她柔软的小蛮腰,将她卷入自己的怀里,柔韧的薄唇一遍遍的吻着她的额头,轻笑道,“不是说受不起了,怎么现在又舍不得我了?”

宁卿嘟起粉唇,没理会他的调侃,就当她…贪心吧。

从他雪地里救了她,她又不想放手了。

宁卿埋在他怀里,开口问,“少铭,你介意…三年前的事情吗?”

“介意。”

她问的直接,他答的也坦荡,宁卿身体骤僵。

“那你…还要我吗?”

“要。”

没有丝毫犹豫的一个字让宁卿泪水模糊,她伸手无摸着他坚毅的下颚,滚烫的泪水掉进了他的衣襟里,“为什么?我很有可能…没有第一次了,我是不干净的了…所以以前你想要我,我不敢给…我怕…我知道我很无耻,我欺骗了你…”

陆少铭两指挑着她的下颌,逼她和他对视。

少女洗过澡的小脸蛋透着几分粉意,肌肤如刚拨了壳的新鲜荔枝,又娇又嫩,她蝴蝶蝉翼的睫毛长沾了晶莹的雾珠,要掉不掉,柔弱可人。

“你给我的留言我听了,你跟我说的最后一件事情,我记得,我相信你。”

最后一件事?

她说了她是喝醉酒,走错了房间,她没有去沟引。

他相信她?

天下人都不相信她,只有他愿意去相信。

“既然你不是故意的,那为什么要怪你,为什么不要你,你做错了什么?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我娶你是娶的你这个人,我喜欢你小草般不屈坚韧的个性,喜欢你优雅中带着洒脱的一颗玲珑心,我们领结婚证时我没有要求你是第一次,所以你不存在欺骗。”

“当然作为男人,作为你老公,要想我不介意是不可能的,我还不是圣人,想想你曾经被别的男人拥有过我会疯狂的吃醋和嫉妒,但你忘了,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爱你。”

陆少铭垂下眸,轻轻摩挲着她的唇瓣,呢喃道,“既然爱你,发生了这种事,以后我会更加疼你,怜惜你,好好待你。”

这就是这男人和许俊熙不同的地方!

同样,这也就是为什么她爱他?

陆少铭生来就是天子骄子,商贾贵胄,他在得到的同时不辱得到,他有一颗透澈干净的心,他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人格魅力。

爱情来的这么快,他让她无法自拔。

宁卿的眼泪哗啦啦的流了出来,这男人一向话很少,但他说这么多安慰她,他想解开她的心结。

宁卿哭的眼眶通红,小声哽咽道,“少铭,这次不一样,别人都知道了…我闯祸了,呜呜。”

“恩,”陆少铭吻着她小脸蛋的泪珠,柔声道,“我知道,给你老公多一点信任,不要有任何负担,这些只是小事,都交给我。”

小事吗?

对她而言是天塌下来的大事。

宁卿摸着他棱角分明的俊脸,断断续续的哭道,“可是少铭,我不想拖累你。”

“所以你坐出租车想离开?”

“恩,我都想好了,我离开这里,流言蜚语就会停止…以你的条件,这世上的好姑娘任你挑选,我…”

“呵,”陆少铭笑,“你离开这里,都不要你妈和你奶奶了?”

宁卿一僵,迅速紧张的问,“我妈和我奶奶她们怎么样了,有没有媒体骚扰她们,不行,我要去看看。”

她太不孝了,只顾自己伤心,却忘了妈妈和奶奶。

陆少铭扣住她的小蛮腰,将她禁锢在怀里,他爱怜的捏了下她羊脂般的小鼻翼,“没良心的小东西,这时才想起她们?放心,朱瑞早安排妥当了。以后不要自以为是,其实对于那些爱你的人而言,你留下继续拖累他们,是对他们最好的爱。”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