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不好了,太太失踪了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121.不好了,太太失踪了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你不是说你爱他吗,这就是你给他的爱?肮脏,隐藏和欺骗?哈,宁卿,我们来赌一赌,就赌他还会不会要你!”

宁卿用鲜贝般的细齿死死咬着自己的下唇,唇破了,她嘴里有腥甜的血腥味,但她浑然不知。

她冷笑,一字一句道,“他要不要我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跟你打赌?你之于我不过是一个看热闹的观众,一个不相干的人而已!”

“你!”

宁卿挂断了电话。

……

宁卿坐在房间的大床上,她伸出小手抹了把泪,然后翻出那串熟悉的号码,给陆少铭打电话。

可惜没打通。

电话那端是机械而冰冷的女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您在嘟声后留言。

他关机了吗?

或许在开会。

宁卿这样安慰着自己,她又连着打了很多遍号码,可是,依旧是那段提示的女音。

宁卿不放弃,她改打朱瑞的号码。

这次一串悠扬的手机铃声响起了。

宁卿大喜,朱瑞的电话是打得通的。

铃声响了三遍,可是没人接。

宁卿眼里的泪珠终于哗啦啦的倾巢而出了,她可以安慰自己说陆少铭跟许俊熙不一样,跟天下人不一样,他会要自己的,但是,她说服不了自己。

许俊熙刚才那番话像针般扎进了她的心眼里,是啊,这世上大抵没有男人愿意接受这样的她了。

她还在奢望什么?

如果她爱陆少铭,她怎么敢奢望?

或许那次白花奖遇见尹暮晨,陆少铭已经察觉到了她的异样,所以酒店房间里他问她有什么要坦白的,她没有坦白,不敢坦白。

看吧,她就是这么一个卑鄙自私的人。

她没有欠天下人,但她独独欠了尹家,如今又欠了陆少铭!

再一次打通陆少铭的电话,“嘟”一声后,她开始留言---

“少铭…”短短两个字,她已经泣不成声,她用一只小手边捂着嘴,边哽咽道,“少铭,你现在在干什么,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我知道,你看了新闻,知道了三年前的事情了是不是?”

“少铭,我承认我欺骗了你,我不敢告诉你,那么美好的你,我想一直紧紧攥手心,我怕你嫌弃我,而我想跟你过一辈子。其实,我是下决心这次…经期结束后跟你坦白的,到时如果你还要我,我就把自己完完全全的给你,可是现在…”

“我知道你不要我了,不过没关系,我不怪你,即使我的心很痛很痛,快无法呼吸了。”

“少铭,有一件事我还是想跟你说,三年前,我没有,我没有试图去沟引,我喝醉了,走错了房间,后来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像一场梦,不是我所能控制的。我自问欺瞒天下人却不曾负天下人,没有人有义务将自己血淋淋的伤口曝晒阳光下去愉悦众人,而这其中,我却独独负了你,负了那么美好又无辜的你…”

“最后,少铭,再见!”

宁卿挂断了电话。

……

宁卿一直呆在别墅里,当外面绚烂的阳光冉冉升起时,她从失神中清醒,下了楼梯。

想打开别墅大门,但她敏感的察觉到了门外的异样,紫檀木的雕花大门具有很好的隔音效果,但外面实在太吵杂和暴乱,她从猫眼看了一眼,外面全是攒动的黑色人头,全是媒体记者。

宁卿松开门把,向后退了一步,到此刻她才意识到她的现状。

她被娱乐记者包围了。

她的明星路到头了。

她在T市再抬不了头。

从此以后与她如影随行的就是各色负面桃铯新闻,比3年前落魄窘逆时更严重。

宁卿转身,上了楼,是谁要害她,她想不通。

那张照片是怎么被拍到的,又是怎么被发到网上的,她同样不知道。

现在,她也没力气去想。

她只知道记者们找到了这栋别墅,那她跟陆少铭同/居的事情肯定爆露了,没人知道他们结婚了,所以这桩同/居事件不知道又要被怎样的抹黑炒作,新一轮的舆论漩涡来了。

这一次,必定直指陆少铭。

宁卿走到二楼的露天阳台处,这里有扶手楼梯可以一直通往后山的枫叶林,记者们不知道这条路,所以她畅通无阻的出了枫叶林,来到后街上。

她站在路边,挥手招出租车。

这时有两名记者求路无门,下下策才选了这条偏僻的小路来蹲守,他们突然看见宁卿惊喜出声,“快看,宁卿啊宁卿!”

两名记者扛着摄像师就跑了过来。

这时恰巧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宁卿面前,宁卿动作迅速的上车,“师傅,快开。”

出租车疾驰而去。

宁卿透过后视镜看着慢慢被甩远的记者,神情一松,只听前方的司机在问,“小姐,你想去哪里?”

宁卿望着窗外疾驰而过的景致,眼里缓缓流淌出落寞和哀伤,“送我去车站。”

她想离开这里。

跟陆少铭相遇,她从来没有为他做过什么,希望这次娱乐事件随着她的离开而结束。

以后陆少铭还是人人敬仰的帝国陆少。

她让小周失望了,从三年前走错了房间到被宁家扫地出门,她苦苦支撑了三年从没觉得累,此刻她累了。

不想再奋斗了。

很多人很多事,无颜面对。

别了,水苓。

宁卿轻轻闭上眼,眼角有泪珠滑落,那么安静而绝美。

出租车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宁卿一眼,“是。”他缓缓露出狰狞而危险的微笑,动手将头上的鸭舌帽压低。

被甩远的两个记者泄气的停在原地,有一个记者指着出租车说道,“哎,你快看,那辆出租车怎么没牌照啊?”

另一个人定睛一看,“是啊,难道是黑车吗?听说最近附近出了一个出租车狂魔,专门载那些美少女上车,然后先强爆,再杀害,手段残忍又毒辣。”

记者听的毛骨悚然,“那我们怎么办?要不要报警?”

“这个…我只是随便说说出租车狂魔,哪那么巧被宁卿撞上了,再说现在是中午,宁卿又是名人,那个出租车狂魔也不敢这么张狂的出来作案,我们还是少管闲事,让其他的媒体在那等着,我们回去写新闻稿。”

“…好。”

……

宁卿坐上了出租车,她将手机落在了别墅的房间里,她不知道的是,她的手机正响个不停。

机场门外,朱瑞打开豪华轿车的车门,陆少铭坐上后车座。

他穿着一身黑色薄呢大衣,里面同色的黑色西装,白色衬衫,一身严谨,刚下飞机,他一身的风尘仆仆,紧蹙着剑眉,听着手机里“无人接听”的语音提示。

轿车发动起来,朱瑞坐在副驾驶座上,开口道,“总裁,我已经打了太太的电话,但是也是无人接听。”

陆少铭面色很沉,雕凿般的轮廓线条根根紧绷着,绯色薄唇紧抿成不悦的一线,他犀利的眼风向朱瑞扫去,“飞机上要关机,宁卿打我电话,没打通,但是你呢,宁卿打你电话,你在做什么?”

被陆少铭的眼风扫到,朱瑞头皮发麻,克制住内心的惶恐,他解释道,“总裁,昨晚我在他市处理一项业务,早晨才赶回T市的,回了T市,我才知道太太的新闻,我本意是第一时间去安抚太太的,但夫人和老夫人的小区不知怎么被记者找到,记者们围上了夫人公寓的大门,小区保安去维持秩序发生了摩擦和碰撞,我怕夫人受伤,所以去了小区处理事情。太太给我打电话我没听到,等处理完我看到电话再回拨过去的时候,太太电话已经打不通了。”

陆少铭不再说话,他侧眸看向窗外,不怒而威的时候带出一股压抑而迫人的气场。

令人胆战心惊。

“查到这件事的幕后推手了?”

“已经有头绪了,对方手脚很谨慎很干净,但是只要他们行动过,就有迹可循。”

“呵,”陆少铭将英挺的后背靠近宽软的后座里,两条长腿矜贵的叠加,他黑色西裤裤线剪裁如刀锋,如他眼角系出的缓缓肃杀之意,“这次是我大意了,想必对方隐忍蛰伏了许久,就等着我们放松警惕时出击。”

“总裁,你也别太担心了,太太风里来雨里去经历了太多波折,想必这次太太也一定能挺过去的。”

陆少铭坚毅的眉眼流出温暖的柔和,语气无奈,叹息,“如果她可以挺过去,昨晚学校里就不会任人宰割了,她啊,但凡是遇到涉及到自己所爱之人的事情,就特别柔弱无助。”

半年前,那次医院里,妈妈不理她。

三个月前他去参加晚宴,她以为他带了别的女人。

这次,尹水苓?

还有他,还有三年前那桩旧事,还有她所背负的债。

这桩桩件件足以将她打趴下。

耳边回荡起手机里那段留言,他心里像被蜜蜂蛰着,密密麻麻的疼。

她又哭了。

每次涉及到她爱的人,就知道哭。

平时的机智聪慧跑哪里去了?

陆少铭深邃的眼眸里又闪出鹰隼般的锐利,不得不说这一次对方十分了解宁卿的性格,直功她软肋,出手又快又狠。

这种手段让他想起一个人,只可惜那人在牢里,李美玲。

那是宁瑶吗?

陆少铭嘴角勾出一声嗤笑,如果这件事真的就是宁瑶一个人做的,那倒好办了。

“我让你调查沐云帆调查的怎么样了?”

“我已经派人去了新加坡,只是沐家黑白两道通吃,有常人所不及的手段和势力,我怕打草惊蛇,所以需要一些时间。”说着朱瑞犹豫的问向陆少铭,“总裁,你说这件事许俊熙参加了吗?他可是最大的赢家。”

“呵,若是他有勇气参加想必三年前就参加了,还用等到现在?但是对于这起事件,他一定是乐见其成的。”

朱瑞点头,这时他手机响了,按键接起,他脸色瞬间凝重,“什么?”

后座的陆少铭抬眼望去,眉心骤冷,“怎么了?”

“不好了总裁,刚刚有人回报,太太不在别墅里,太太失踪了。”

陆少铭的黑眸瞬间如同铺洒开的墨汁,冷沉的似深渊,看不见底,他沉声道,“说清楚!”

“是,总裁,我去夫人小区时派人去了半茗轩别墅暗中保护太太,派去的人确定当时太太在房间里。因为这件事事关重大,我先来机场接您,但打不通太太电话我又派人去查看了,这次他们回报太太不在别墅里。”

朱瑞话完,安静的车厢死一般沉寂。

陆少铭敛了敛眉,压抑快要翻上来的脾气,他不易动怒,这三十年也从未动怒,垂眸看了一下腕表,他紧抿至泛白的薄唇轻启,声线沉稳,睿智,“大约半个小时,时间不算太长,宁卿肯定是从枫叶林走的,派人从那条偏僻的小道开始搜索,着重排查车站和机场。另外,调取城市所有道路监控摄像,就算是挖地三尺,我也将宁卿找出来。”

“是。”朱瑞应下。

“还有,不是说半茗轩外全围的记者吗,宁卿如今是名人,T市无人不识,肯定有曾经见过她面的路人,把网洒下去,我要15分钟里出结果!”

……

于是在报社里安静写稿的两名记者被胡乱闯进的几名保镖绑住了,他们被塞进一辆车里,进了半茗轩的别墅。

进别墅大门时,那些蜂拥的媒体记者都不见影了,门口有保镖把手着,处处透着一股冷漠肃杀之气。

记者战战兢兢进了别墅大门,白色衬衫黑西裤的男人姿态慵懒的靠在客厅沙发里,他没什么表情,唯独一双黑眸像夜里的鹰,冷冽杀伐的一个眼神直令记者双腿打软。

“陆…陆少,不知您请我们来是?”

朱瑞身旁站着两三个妇人,“是他们吗?”

“是是是,当时我们在逛街,突然就听见有人叫宁卿,我回头看了一眼,记住了他们脖子上挂的记者牌子。”

“好,谢了,领完你们的报酬,你们可以走了。”朱瑞礼貌道。

“谢谢。”妇人们纷纷走了出去。

记者一听妇人的说话内容,就知道陆少铭“请”他们来所为何事了,他们心里有一种感觉,陆少回来了,又将是一番全新的光景。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