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宁卿那段耻辱的过往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119.宁卿那段耻辱的过往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你…”被许琳羞辱,这个校草迅速站起身,面色顿黑。

“喂,许琳,你怎么说话的呢?爱情不分贵贱,再说我们校草只想跟宁卿做朋友,又没有高攀,难道我们离心目中的女神近一点都有错了?”学生会的会长自然有很多同学的拥戴,有人大声嚷道。

“呵,你们没错,但是就是不知道你们这位女神怎么想的了?”

大家都将目光聚集在了宁卿脸上。

大家都在等宁卿的答案。

宁卿迎上许琳挑衅的目光,她对校草开口道,“我们的确不适合做朋友。”

“什么?”校草及众人脸色都一变。

“哈哈,你们听到了,女神怎么可能跟你们这些凡人做朋友呢,想做朋友,等你们有权有势了再来。”许琳笑道。

宁卿无视许琳,她只是坦诚的看向校草,“你想跟我做朋友无非是因为你喜欢我,而我不想跟你做朋友是因为我不想耽误你,我不想利用你对我的喜欢让你做备胎,更不能给你希望浪费你的时间,保持距离,对彼此都好。”

许琳对她挑衅,如果她够聪明就应该答应先做朋友甩许琳一耳光,但是她不愿意这么做。

今天她答应和校草做了朋友,明日追求她的人就会纷至沓来,她误不起别人的青春,同样,陆少铭知道了会吃醋,会生气。

爱情的世界里容不下一粒沙子。

宁卿这番话虽冷漠但理智,那个校草眼里有欣佩,“宁卿,不管怎么说,我喜欢你,我愿意照你的话去做,以后我还是会默默关注你的。”

“好,你们好样的!”围观的众人纷纷为宁卿和校草点赞。

许琳脸上闪过揾怒,但她很快笑了,她转身,伸手挽住许妈妈的胳膊,将她带到众人面前,“姨妈,你还认识宁卿吗,以前她可是你的准儿媳呢。”

许妈妈清楚的看了刚才那一幕,宁卿越被人追越风光,她脸色就越不好看。

想起宁卿在音皇董事局上的种种刁难和对许家的不屑,她就气的牙痒。

“哼,宁卿现在是什么人,她眼里还会看到我,看到我儿子俊熙吗,我们高攀不起。”许妈妈冷哼。

“许伯母,你这话说的太重了,三年前宁卿被她爸爸扫地出门时,你出手相助过吗,你见风使舵在前,还怪别人无情吗?”林雪梅开口替宁卿抱打不平。

“你!”许妈妈气急。

许琳笑道,“话是这么说,但我姨妈毕竟是宁卿的长辈,她一点尊老爱幼的教养都不懂吗?”

林雪梅要开口,但宁卿拉住她的衣袖,轻轻摇了头。

她上前一步,挺直了纤美的后背,看着许妈妈冷冽笑道,“三年前我被扫地出门,连上大学的学费都成了问题,我登门跟你借钱,你忘了你那副嘴脸了吗?我的教养从来不是尊老爱幼,而是爱憎分明,对于那些落尽下石,奉迎谄媚的小人我今天就让你们高攀不起了,我就让你们仰望和懊恨了!”

“好!”宁卿话音一落地,众人纷纷大声附和。

“哼,宁卿,你说了这么多,难道最终不是因为陆少比我表哥许俊熙更有钱吗,你这么快的甩了我表哥,沟搭上了陆少,明明是你自己攀龙附凤!”

宁卿冷笑,“人嘴两张皮,话由你们说,若是我离了你表哥找了一个没钱的,你们会怎么说?看吧,她宁卿离了我许家就只能找个这样的。现在我找了陆少,比你表哥更有钱,更优秀,更懂得体贴人,你们又说我攀龙附凤了。真是好笑,我宁卿的未来难道要受你们左右,三年前从你们抛弃我的那刻起,我青砖瓦屋,珠宝殿堂就跟你们无关。你们算什么东西,自己不能给予,还来嫉妒别人得到!”

“好,宁卿你说的太好了!”这批学生的满腔热血都被点燃,大家爆发出潮水般的掌声。

许妈妈的脸色变成了猪肝色,而许琳脸色一阵白一阵红,早就听说宁卿伶牙俐齿,她今天倒真真见识了。

“就是,再说了许伯母,三年前是许俊熙自己先移情别恋宁瑶的,他在公众面前也大方承认了,你们难道还想宁卿停在原地等许俊熙回头吗?”林雪梅道。

许琳瞬间笑了,瞧,林雪梅终于说到今天的重点了。

今晚的晚会,她可不是来跟宁卿争嘴皮之快的。

许琳上前一步,步步逼近宁卿,“宁卿,三年前你们分手真的是我表哥的错吗?今天这么多人在,你要不要将你曾经做的龌龊肮脏的亏心事说出来?”

宁卿站着没有动,她看着许琳自信的面孔,一颗心不断往下沉。

她有十分不好的预感。

“许琳,你最好不要诽谤人,三年前宁卿究竟做了什么,有本事你就说出来。”校草怒斥。

“呵,”许琳看着宁卿发白的小脸,笑道,“大家都可还记得当年叱咤T市的沐家沐云帆沐少爷?”

沐云帆?

时隔三年再次听到这个名字,宁卿的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掌捏住,她痛苦的快喘不过气来了。

她终于知道了许琳今晚的目的。

可是怎么可能,她一直认为除了几个当事人,没人知道。

“记得。T市还有谁不认识沐少爷吗?”校草道。

“沐少爷和宁卿的好姐妹尹水苓自幼就有婚约,而三年前宁卿也和我表哥许俊熙定了婚,这四个世交之家的儿女分成眷属,可是当时一代佳话。只可惜…”

“只可惜什么,你不要再卖关子了。”有人嚷道。

“只可惜就在三年前,在沐少爷20岁的生日party上,18岁的宁卿悄悄爬上了沐少爷的床!”许琳指着宁卿铿锵道。

“哇。”全场炸开锅了。

大家都拿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宁卿。

“宁卿。”宁卿跌跌后退了几步,林雪梅赶紧伸手搀扶住她。“够了,许琳,三年前的事情你不在场,也没有任何证据,你是在诬陷!”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宁卿你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誓说你没有上过沐少爷的床吗?”许琳咄咄逼人的问着宁卿。

她敢发誓吗?

宁卿不敢。

因为这件事是…真的。

可是,可是3年前发生的事情,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

众人见宁卿垂眸不说话,都露出了惊骇的神色,那个校草对宁卿很失望,向后退了一步。

这时许妈妈震惊的跑上前,她攥住许琳问道,“什么,琳琳你说的都是真的吗,这件事我为什么不知道?俊熙他知道吗?”

许琳拍着自己姨妈的手,缓缓点头,“我表哥他知道。”

宁卿一震,她瞳仁剧烈一缩,许俊熙他…竟然知道!

许琳见震摄住了众人,她转身面向宁卿,“宁卿,你一直以为是我表哥移情别恋在先,辜负了你,可你怎么知道这些年他心里的煎熬和苦楚?自己的未婚妻和自己的好兄弟滚了床单,他接受不了,开不了口。他无法面对你们两个,他不敢质问你,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表哥是那么爱你,他怕将事情闹大,他怕你会颜面扫地,以后在T市再无法做人。”

“你在我表哥和瑶瑶姐的订婚宴上是何等的理直气壮,大家历历在目,你那么咄咄相逼,我表哥只能打落牙齿混血吞,将过错都揽在了自己身上,他何其光明磊落,君子胸襟,而你扪心自问,你对得起他的深情和良苦用心吗?”

许琳一字一句都叫宁卿无法反驳,3年前一桩旧事是她的魔障,是她跨不了的劫。

许妈妈“啊唔”一声嚎哭不已,她痛锤自己的胸口,哭着大叫,“造孽造孽,俊熙这孩子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他怎么就摊上了宁卿啊?”…

此时许妈妈的痛哭比任何指责都来得有效,众人看着宁卿的目光越加不善,纷纷摇头。

许琳见控制住了全场,宁卿也无话反驳,她越发得意,她相信了宁瑶的话,这件事只要说出来,就是宁卿致命的死穴。

“那时沐家在T市可谓权势遮天,沐少爷被多少人仰慕着,宁卿,你为什么要爬上他的床,是因为沐家的势力,还是沐少爷长得好看?你可知道沐少爷是你好姐妹尹水苓的未婚夫,她横刀夺爱,太可耻!”

“不,我没有,我…”宁卿想解释,她不是故意的。

但是许琳打断她,“现在再探讨怎么爬上床的有什么意义,我们现在最应该探讨你爬上床后导致的后果。”

宁卿脸色煞白,她几乎站不稳,心里一阵阵绞痛,眼里有温热的液体汹涌的涌了出来,她一瞬间泪流满面。

“三年前T市第一名媛宁卿和T市的小公主尹水苓是一对闺中密友,据说除了男人外什么都可以共享,可是大家知道为什么现在这对姐妹形同陌路了,那是因为不光宁卿横刀夺爱,最关键的是当时尹家爆发了财政危机,但护女心切的尹父当众甩了沐云帆一巴掌而导致两家决裂,后来沐家对尹家的落败没有施以援手,尹母心脏病发作当场逝世,尹父被判无期徒刑,至今还在牢中,尹水苓从公主变成孤女,流走他乡。”

“最终沐家在三年前举家搬迁至新加坡,沐,尹,许,宁四家越走越远,世代世交之情一夕断送。”

许琳话完,全场鸦雀无声,而她看向泪流满面的宁卿,冷笑问,“宁卿,你一个人害了那么多人,你可知道你有罪?”

“可是你的罪名不单单如此,你最阴暗最自私的是,你明明知道你有罪,但是你不说,你以为没人会知道,你想自欺欺人一辈子,也想欺骗别人一辈子!”

“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宁卿失声尖叫一句,甩开林雪梅搀扶的手,夺路跑走了。

被留下的众人惊呼一声,纷纷窃窃私语。

今晚暗流涌动,注定是个不平凡之夜。

……

宁卿回到半茗轩的别墅,杨婶请了一天假回家照顾孙子了,不在别墅里。

而这一个月奶奶动了脑颅手术,情况一天天转好,慢慢恢复了记忆,妈妈带她搬离了别墅,回到自己的小区去了。

偌大的别墅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十分冷清。

这就像宁卿的心情,灰灰蒙蒙,阴霾一片,她看不清自己,看不清前方的路,她彻底迷失了。

她就觉得很冷,像孤身走到一条小道上,冷冽刺骨的寒风刮过来,刮在她面上像刀割般疼痛。

失魂落魄的上了楼,进了酒窖,她拿出一杯私藏的红酒来喝。

小小的身体蜷缩在墙壁的角落里,她仰头,一杯红酒下肚。

三年前云帆哥哥20岁生日,她和水苓,俊熙一起去参加生日party,他们四人一起长大,那样喜庆的日子里,他们欢声笑语,那么快乐。

她喝了点酒,第一次偷喝酒,喝完就醉晕晕的,她起身去洗手间,想洗把脸。

不知道开了哪个房间门,她走进去,两眼一黑,就栽倒进了柔软的床铺里。

她想起身,但浑身无力。

迷迷糊糊中就听房门开了,是云帆哥哥的声音,带着几分醉意,和几个男性朋友在调笑,“是这个房间吗?”

“是啊,这是我们为你准备的20岁生日礼物,外地来的雏,16岁,特别嫩,帮你变成男人。”…

当时的她还不懂这番话的意思,她想起身,但起不来,这时一具滚烫的身体就压了下来。

是云帆哥哥的味道,淡淡的男士香水萦绕着酒香。

有人来吻她,她很怕,嘤咛的躲了一下。

然后她就感觉身上衣服的纽扣被扯落,她羞耻的想挣扎,但头一晕,一切归于黑暗。

再睁开眼时,她躺在云帆哥哥怀里,她“啊”的尖叫,云帆哥哥被惊醒了,很惊讶。

这时水苓来了,还有尹伯母和沐伯母,她身上没衣服,吓的往被褥里缩。

她脑袋很混乱,抱着头,听不清身边的人在吵些什么,她只记得后来云帆哥哥将她搂在怀里,说一切都是他的错。

水苓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的转身走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