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太太,原谅我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103.太太,原谅我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还有,你怎么就确定房间里是我,你跟宁瑶在一起别人都叫宁小姐,你能确定别人叫的你吗?”

“我不信!你不认识她,还带她出席晚宴,她还站在你身边?你都不带我出来…”宁卿去推他。

“今晚我没带任何人,作为这次晚宴的赞助商也就是老板,你看见哪个老板出席自家的宴会还带女伴?那个亦双的爸爸站我对面,她站在我身边跟我有什么关系,宁卿,如果你真想让别的男人去领你的号码牌就明说,不需要绕圈子!”陆少铭松开她,站起身,他一把扯了脖间的领带丢掷在地上,甩袖就走。

“陆少铭…”宁卿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她误会他了吗?

她视线里都是他铿锵气愤的步伐,还有随着他的健步飘荡出凌冽之感的西裤裤腿。

“陆少铭…”宁卿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起来,她小跑着去追他,边追边哭,“陆少铭,别走…呜呜…”

陆少铭不理她。

“啊呀!”宁卿鞋子的细高跟突然卡进了路边的水井盖里,她脚一崴,再次摔坐在地面上。

“呜呜…”宁卿哭的越来越大声,她泪水朦胧的望着陆少铭的背影,“少铭,我脚崴了,好疼…”

陆少铭脚步顿住,挣扎了几秒钟,他又返身回来。

来到泣不成声的女孩面前,他蹲下身,“怎么了?”

宁卿见他回来了,很委屈的撅着粉色菱唇,将刚摔跤时磨蹭在石子上的两只小手摊给他看,“我的手心好疼,你看一看。”

她白净的小手心里还沾着石子和灰尘,陆少铭动手帮她将小手拂干净,看着那些被石子咯出来的红痕,他温柔的吹了吹,“疼不疼了?”

宁卿又哭又笑,沾满泪水的小脸像只小花猫,她望向他,晚宴大厅里她有多倔强,如今就有多柔弱可怜。

“不疼。”

陆少铭伸出一条健臂扣住她柔软的腰肢将她抱坐在自己蹲下的腿上,两只大手替她脱下高跟鞋,他摸了摸她纤细的足踝,“崴到哪里了?我带你去医院。”

因为他是蹲下的,她坐他腿上就高出他一头,她缓缓伸出纤臂搂住他的脖子,乖巧的趴在他英挺的肩膀上,糯声道,“没崴到脚,不用去医院。”

没崴到脚那刚才还说崴脚了,什么时候学会撒谎的?

陆少铭雕塑般的轮廓一片柔和,将她打横抱起,他一手还拎着她的一只高跟鞋,两人向草坪上停着的宾利车走去。

宁卿窝在他怀里,紧紧抱着他,深吸了一口他身上好闻的男人味。

很满足。

有他在,果真什么都是极好的。

……

望着陆少铭和宁卿远去的背影,聚集在大厅门口的人还是无法从震惊里回神,他们刚才看到什么了?

他们新一代高冷女神…甩了他们的…陆少一巴掌,陆少明明生气但止不住心疼不停给她擦泪?

陆少或许又意识到了他的男性自尊甩袖走了,然后高冷女神打一巴掌给了颗枣,各种撒娇耍泼卖萌最后哄了陆少,夫妻双双把家还?

这简直是刷新了他们的三观!

陆少铭作为陆氏嫡孙,帝国集团的掌舵人,内敛而奢贵,他这一生恐怕能碰到他衣角的人都屈指可数,都别说一个耳光。

他们这个高冷女神果然很傲娇,很任性呢。

呼,各种羡慕,继续,恨。

……

宁卿窝在陆少铭怀里,远远她看见兰博基尼车边,许俊熙和宁瑶站着,两人脸色僵硬,估计将刚才发生的一幕全收入了眼底。

宁瑶刻骨的嫉妒。

此时有一个黑衣工作人员走到他们身边,工作人员手里拿着一块粉色方娟,没有递给宁瑶,却是递给许俊熙的。

工作人员说道,“许总,这是陆少吩咐我送还给你的,刚才在大厅里陆少在追宁卿小姐,但宁瑶小姐手里拿着一杯红酒过来就将陆少撞了,还将红酒洒在了陆少西装上,洒就洒了,宁瑶小姐还硬是给陆少递手绢,许总,一个女人给一个男人递手绢,你不会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吧?”

许俊熙面色很沉,他能百分百确定这人所说的话都是陆少铭教授的,因为最后那句让他想起了前天在宁家,他曾对他说“一个女人为一个男人流泪,陆少不会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吧”。

现如今陆少铭将这番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他!

他并不知道大厅里发生过这件事,但想来陆少铭完全可以不接手绢,但是他让手下接了,现在又送还给他,果然好阴险,好腹黑。

宁瑶面色煞白。

工作人员继续道,“陆少说了,一个女人最重要的要懂得安分和自知,宁瑶小姐是许总的未婚妻,还送陆少手绢,这是不安分,其次,许总将一棵草当做了宝,但陆少看来看去这棵草它还是草,所以不要妄想攀附,要有自知之明。”

“陆少看人一眼就能将人看透,宁瑶小姐是什么人,陆少比谁清楚,陆少不喜欢当面戳穿别人,这次将手绢送给许总是对宁瑶小姐的小惩大诫,下次再妄想在陆少身上动那些不该有的心思,那就只好不客气了。”

工作人员说完这番话,告辞离开。

宁瑶脸上火烧般的疼痛,第一次,她感觉自己的脊梁骨被别人无情践踏在了脚底,陆少铭好狠。

她终于知道陆少铭接手绢的原因了,他就为了此刻羞辱她。

因为她在宴会上刁难了宁卿,他在袒护宁卿,那男人从来没有华丽的词藻,他对女人最好的爱就是最坚固的羽翼,默默守候。

“宁瑶,这究竟怎么回事?”许俊熙捏紧了双拳,质问她,“你看陆少有钱,所以想脚踏两条船去沟引他?”

宁瑶一听大惊失色,她拉住许俊熙的衣袖慌张的解释,“我没有俊熙,当时我只是看他西装湿了,所以我才拿出手绢的。”

“哼,”许俊熙一把将她推开,“你的意思是陆少铭诬陷你?宁瑶,陆少铭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他还没有无聊到用一条手绢来栽赃你。不用解释了,你自己好好反省去,我也需要时间重新考虑一下我们的婚事。”

许俊熙说完就打开车门,兰博基尼疾驰而去,留给宁瑶一脸灰尘。

……

陆少铭将宁卿抱进别墅,别墅里的岳婉清和奶奶都睡了,陆少铭将宁卿抱放在房间的大床上。

女孩闭着眸,陆少铭知道她没有睡,因为她两排蝴蝶蝉翼般的长睫毛在颤动着,估计不敢睁眼,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陆少铭摸了摸她的小脸蛋,柔声道,“宁卿,今晚发生了很多事,我知道你累了,我回房去了,你早点睡。”

陆少铭起身,离开。

走到门边时身后有匆匆的脚步声跑来,一具柔软馨香的小身子从背后将他紧紧抱住,“陆少铭,你究竟什么意思?”

陆少铭一僵时,女孩踮起脚尖,两只小手攀住他英挺的肩膀就将他扳正了过来,后背抵上墙壁,女孩边哭边手脚并用的踢打他,“陆少铭,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亲也让你亲了,做也让你做了,可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你是不喜欢我,不要我了吗,我是你太太,法律都不允许你这样。”

他身上肌肉很硬,每寸都是铜墙铁壁,宁卿捶打着他他像小猫挠痒痒,她手心却泛疼,心里越来越委屈,她不打他了,那个小的一个可人儿垂下眸,捏着小粉拳给自己擦泪。

“我究竟哪里做错了,哪里做的不好,你说出来我可以改。可不可以不要对我冷暴力,不要对我爱搭不理?”

女孩的哭腔里带着一股少女清脆酥软的控诉和撒娇,陆少铭听着心里软到不行,一只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搂入怀里。

“宁卿,我承认前晚在宁家,我的太太为别的男人掉眼泪,被奶奶交给别的男人,后来又被别的男人抱了,我很生气。”

“我受的教育里,爱情和婚姻都应该是彼此忠诚的事情,我不喜欢强迫。在床上,很糟糕的一次经历,不想回忆,每回忆一次就想起你各种不愿意,那么草草的结束,才十分钟而已,我的骄傲不允许。”

“但我没想过不要你,我只是想静一静。因为我突然发现人生多了一个不可控制的你,我会为了你失去理智。就像昨晚你穿成那样沟引我,我怕自己失控,怕会亲手推翻不碰你的约定。”

“今天晚宴是一次误会,我有我的错。太太,娶你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有能力给你最精致的生活,但也请原谅你老公没有恋爱经验,面对你,我也会手足无措。”

听到他这番推心置腹的话宁卿伸出小手紧紧的抱住他精健的腰腹,她在他昂贵的衬衫上擦了把泪,“少铭,那天在宁家我不想解释,是我错了,都是我的错,你相信我,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改。但是我真的没有为许俊熙掉眼泪,我腰间擦破了一块皮,自己疼出的眼泪。”

陆少铭垂眸吻了吻她的额头,“真的吗?”

“恩!”宁卿点头,很委屈,“撞上钢琴的时候就掉眼泪了,现在腰上还疼,才结了疤。”

陆少铭伸手摸索上她纤细的腰间,静谧的房间里,昏黄的灯光里,女孩精致脸蛋上那一层绒毛都那么晶莹柔软。

她脸上还挂着泪珠,整个人像春日绽放的蔷薇花,漂亮极了。

“是这里疼吗?”他捏了捏她腰侧。

宁卿两只小手攥紧了他的衬衫衣领,羞涩的点了点头,“少铭,那晚我不是不愿意,是你把我弄疼了…”

说着宁卿踮起脚尖,覆在他耳边小声道,“你把我弄红肿了,现在还肿着呢。”

陆少铭眸色暗了暗,姓感的喉结滚动,“我都没动真格,怎么红肿了,我看你嫩的像块水豆腐,碰不得了。”

宁卿小脸一红,抡起粉拳捶打他。

陆少铭截住她的小粉拳,紧紧裹入掌心里,两人的视线撞上,彼此都在笑,浓情蜜意。

“太太,要不要我帮你抹一点药膏,消红肿的。”他问。

“不要,现在都已经晚了,药店都关门了,不要出门。”她想他陪着她。

陆少铭爱怜的揉了揉她的秀发,“不要去药店,前晚给你买小裤时,我已经路过药店给你买了药膏,药膏在车上。”

宁卿,“…”刚是谁说她嫩的像块水豆腐的,是谁?

……

陆少铭给她抹了药膏,又帮她把小裤提上,宁卿害羞极了,巴掌大的小脸蛋深深埋进枕头里,不敢对他看。

陆少铭呼吸有点乱,望了眼女孩,他躺在了她身边。

怕她害怕,他离了她几十公分远。

宁卿颤了颤纤长的睫毛,小小的一粉团慢慢挪了挪,离他很近了,然后将小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

“呵…”陆少铭没有动,却笑出声。

“笑什么,不许笑!”难得她主动一次,却被他嘲笑成这样。

宁卿捶打了他一下,两只小手勾住他的脖子,缓慢的用力些力,将他的脑袋扯了下来。

他那张俊颜顿时在眼前放大,两人的呼吸都缠在了一起。

“怎么了?”陆少铭看着她酡红的脸颊,眸色很深的问道。

“少铭,”宁卿细软的声音在发颤,“你还生气吗,我知道我错了,你可不可以原谅我?唔…”

她的红唇被堵上了。

陆少铭侧过身,伸出长臂将她卷入怀里,她的小脑袋舒服的枕在他的肩膀上,男人的力量将她满满包围。

她身上还穿着玫红色的开衫,他替她脱掉,里面是一件黑色细肩带的短裙,他拉过被褥将她严实的盖上,只留了一颗小脑袋窝在他怀里跟他接吻。

他吻的温柔禅绵,似乎要将这两天的柔情都补给了她,宁卿沉迷在他的吻里,惬意的连眼睛都打不开。

他吻她时总喜欢找姿势,让她趴他身上,窝他怀里…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最极致的绅士享受。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