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宁卿,你想干什么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101.宁卿,你想干什么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该死,她又想起了昨晚。

宁卿感觉身上很热,口里很干,她松开了门把,转身想离开。

再看下去她估计就要流鼻血了,或者,直接将他扑倒!

宁卿想静悄悄的走,但事与愿违,小手松开门把时,房门发出轻微的“吱呀”一声,书房里的男人顿时扭头看来。

他的眸色如黑曜石般闪耀漂亮,但也深沉。

这下宁卿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太尴尬了,偷窥被发现了。

“呵呵,”她只能勾着菱唇干笑两声,隔着那条门缝,她向他挥动着白净柔软的小手,“Hi,好巧。”

陆少铭的俊脸一片柔和,嘴角微不可查的勾起,是被女孩逗乐的。

他迈开长腿走了过去,一只大手扣住房门的门把,英挺俊拔的身躯挡在了门边,望着她,问道,“怎么不去睡觉,站这里做什么?”

宁卿本来够尴尬的了,现在见他挡在门边,她小脸上的赔笑都僵住了。

他究竟什么个意思?

他一个男人防贼似的将她一个女孩子挡在门边,还疏远的离了她一米远,他是怕她硬闯进去吗?

以前他喜欢她时恨不得整个人贴她身上,现在疏远的姿态是还在生闷气呢,还是不喜欢她了?

不管是哪一种,宁卿不开心了!

“我在看你!”给了他一晚的温柔他不要,是个人都是有脾气的,姑娘她也是有自己倔强傲慢小性子的。

宁卿扳着小脸,不冷不热的回了他一句。

陆少铭听着挑了挑剑眉,波澜不惊道,“那行,你现在看也看了,快回去睡吧。”说着,他就要关门。

“喂!”宁卿双眼冒了火,一只脚跨进了房门,小身体一扭,直接闪了进来,她贴在墙边。

这下陆少铭蹙了蹙英气的眉心,双眸犀利的向她望来,声音有点重,“宁卿,你想做什么?”

是她要问他想做什么。

宁卿确实是被他气到了,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小胸膛一挺,脆声道,“我睡不着,昨晚你把我弄疼了。”

陆少铭关上房门,双手插裤兜里,他随意往下扫了一眼她的身材,声音有点哑,“哪里疼?你想怎么样?”

宁卿最讨厌他这种平淡的态度,两只小手向他驶去,将他插在裤兜里的右手扯了出来,“这里疼。”

她将他的右手放在了她左边莹润的小香肩上,“昨晚你把我肩膀咬破了,现在还疼。”说这番话时她的确有点委屈,他在她身上烙下了很多痕迹,但他今天一点关心都没有。

就算她再有错,但她昨晚都顺从了。

陆少铭喉结一滚,这女孩真要命。

想收回手,但女孩却按着他,不让他走,她娇软的身子贴墙上,两人距离很近,她身上那股少女幽香和牛奶沐浴露的香气又来折磨他的神经。

伸舌舔了下干燥的唇,他半敛着眸,大手开始缓缓捏着她的小香肩,一下下,缓而重。

宁卿双腿一软,差点滑下去。

她将他的大掌放她肩上,只是想让他看一看她的伤口,让他愧疚,让他安慰自己,可是他做什么啊,捏她肩膀?

她又不是老奶奶。

他的力道好大,骨头都被他捏疼了。

愤怒神马的全都没有了,不该惹他的,这种后果不是她能承受的。

房间里,别墅里都很安静,他一只手在她肩上,另一只手还在裤兜里,宁卿肩膀疼的直咬牙,两只小手颤巍巍的去扯他裤兜里的大手。

陆少铭纹丝不动,明显不肯配合。

抬眸看她,她精致的小脸蛋像蒸染了上等的醉胭脂,白里透红,她那双翦水秋瞳眸单纯无助的望着他,惊慌柔怯。

既然惊慌还来惹他?

陆少铭的眼眶里落了几许猩红,想起昨晚她的各种不愿意和哭泣,他语气很烦躁,“做什么?”

宁卿感觉自己快滑下去了,她想他用他的健臂扣住她的腰肢,像以前一样,抱抱她。

她想他抱一抱她。

可是男人紧锁着眉心像是不耐烦极了,宁卿眸里的水光快要溢出来了,是羞耻的。

扯不动他的手,她就去扯他腰间的衬衫,用了些力将他扯近。

这次他来了,他修长俊拔的身躯向她欺近,裤兜里的那只大手拿了出来撑墙壁上,给她壁咚。

他的头搁在了她的粉颈里,没碰上,宁卿这才感觉到他粗噶紊乱的呼吸,一下下,带着他心脏强劲有力的搏动。

他身上真好闻,清洌干爽的阳刚之气,宁卿的视线里都是他硬质乌亮的短发,书房里的灯光从他发里穿梭而来,迷醉了她的眼。

“宁卿,想干什么,嗯?”他又问。

宁卿小手还攥着他腰间的衬衫,其实她的小手离他腰间的六块腹肌很近了,手指蜷缩起来又松开,很想摸摸他,又不敢。

“你今晚除了问我想干什么还能说些别的吗,套用你的话,我想干什么你不知道?”宁卿仰起白皙优美的颈脖,受不住他的气息。

陆少铭松开了她饱满的弧线,慢慢摩挲上她的红唇,覆着薄茧的拇指用力的擦了一下印着她小齿印的下唇,他勾着唇瓣,笑的邪魅,“知道。”

他回答了她的话。

他真的知道了吗?

她在哄他呀,刚才在客厅里她放柔了身段去哄他,可是没效果,所以现在她主动送上门给他了,不是说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吗?

宁卿怀疑他是真知道还是假知道时,就见他的薄唇压了过来,他鼻尖温润的气息喷洒在了她白嫩的肌肤上,他来吻她。

宁卿赶紧闭上眸。

看来他真知道了。

“我知道你身体不舒服,要不我给你叫个医生吧,你是时候该吃药了。”

时间仿佛都静止了,宁卿猛的睁开眸。

他,在,说,什,么?!

“陆少铭,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宁卿想骂他,但睡衣的后衣领被拎住,房门打开,她整个人像被拎小鸡一样拎到了门外。

房门“咔嚓”一声关上了。

宁卿,“…”陆少铭,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

第二天清晨宁卿是顶着两个黑眼圈去的剧组,昨晚她在心里将陆少铭骂了八百遍,折腾到夜里才睡着的。

小周看她无精打采的,好奇的问,“宁卿,你怎么了,和陆少吵架了吗?”

宁卿不开心的嘟起小嘴,“恩。”

“天哪,宁卿,你怎么敢跟陆少吵架的,你们谁犯错了?”

“是我,都怪我咯。”

“宁卿,那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既然知错了,那就赶紧去哄陆少啊。”

“不哄了,他太难伺候了,怎么哄都不管用。”

“宁卿,你不哄是什么意思啊,陆少那么那么高地位的一个男人,你不哄他是想他炒你鱿鱼吗?你可要明白有多少女人在觊觎着他!再说你们都结婚了,难道你想将自己睡过的这么极品的一个男人让给其它女人吗?”

宁卿一听好像是这个道理,她的老公她不去哄,难道要让给别人吗?

虽然他昨晚对她太过分了,但是这个老公她还是非常非常满意和喜欢的。

再说,这个极品男人她还没睡过呢!

宁卿觉得自己满血复活了,追夫之路漫漫,她还要多努力啊。

……

于是宁卿拍了一整天的戏,下午五点坐保姆车回家时,她让司机绕道去了广擎。

她接他回家。

进了广擎大厅,前台迅速迎了上来,“总裁夫人,总裁不在公司,他去了一个商业晚宴,总裁没跟你说吗?晚宴都是要带女伴的,总裁…”

前台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迅速噤若寒蝉。

宁卿脸色僵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她道谢后离开了广擎,上了保姆车。

望着窗外的景致,宁卿心情有点凝重,什么晚宴,他带了哪个女伴?

“司机,掉头,我要去…”宁卿将从前台那里得来的地址报给了司机,她与其在这里瞎猜,还不如去看看。

误会一旦出现了就要立刻解决,她不愿意闷在心里。

……

宁卿去了晚宴大厅,问题来了,门边有保安在查请柬,她是不请自来,没有请柬。

怎么办?

“小姐,请您出示请柬。”

宁卿“嘻嘻”的赔笑,她眨了眨一双清纯无辜的水眸,乞求道,“保安大哥,我有请柬的,我是来迟了,但我的同伴在里面。保安大哥,请你通融一下,放我进去吧。”

保安表情很抱歉,“小姐,对不起,没请柬一律不可以进去,这是规定…哎!”

宁卿已经趁保安不留神时,小跑了进去。

保安是按规矩办事,她再多废唇舌也没有,还不如硬闯进来,找到陆少铭再说。

进了大厅,宁卿还一眼就看到了陆少铭。

他英挺俊拔的身躯一直是万众瞩目的,找到他太容易。

他正站在大厅落地窗边和几个男人在说话,窗外绚烂的夕阳打在他身上给他镀了一层梦幻的金,雕塑般的俊颜,清贵逼人的气质谈吐,他身边很多女人都在偷偷盯着他看,爱慕的眼神。

他身边还站着一位身穿粉色长裙的女孩,二十岁的模样,稚嫩漂亮。

两人站在一起十分般配,出生名门的金童玉女。

宁卿第一反应,昨晚给他斟酒的…亦双。

她的脚步彻底滞住了。

来的途中,她从没想过他真的带了一个女伴。

她以为他只是生闷气,昨天她哄他,他戏弄她,其实ok啊,她错了,他可以对她爱搭不理。

但是他怎么可以带别的女人出席晚宴?

这时保安追了过来,“喂,小姐,你不能进来!”

宁卿觉得左侧小香肩一凉,原来她身上玫红色的针织小开衫被保安一把扯开了,她雪白细腻的肌肤爆露了出来。

这里的动静迅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大家纷纷看来。

“哇…”也不知道是谁忍不住的抽吸,男人们各式各样的目光都流连在了她的小香肩上,“咦,那不是宁卿吗?真不愧是新一代女神,你看她那细若凝脂的肌肤,像牛奶一样。但是她怎么到这里来了,还这么狼狈?”

宁卿伸手去扯自己的小开衫,想遮住自己的小香肩,但无奈保安拽的太紧,她扯不动。

她看了眼大厅,大厅里有她相熟的面孔,其实想脱身并不难,随便冒充谁的女伴就行了。

但她没开口,平日里的八面玲珑在此刻有些意兴阑珊,因为,远处的陆少铭侧头向她看来。

她从没见过他如此冷鹜的面色,他漆黑的狭眸像染了夜间的寒霜,又冷又厉,他就这样定定看着她。

而那个亦双望向她的眼神十分怜悯。

呵,可笑。

这时,“姐姐…”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宁瑶走了过来。

宁卿心里笑的更欢,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各路牛鬼蛇神都来齐了。

宁瑶上前亲密的牵住宁卿的手,对保安斥道,“这是我姐姐,我们一起过来的,你快放开我姐姐!”

保安为难的看向陆少铭。

只见陆少铭英俊挺拔的站着,他面色沉静寒恻,一对狭眸阴沉且凌厉的盯了一眼保安刚碰了宁卿的那只手。

保安被这一眼盯的脊背发凉,他迅速松了宁卿,转身走了。

宁卿动作从容的整理了小开衫,嘴角勾出优雅的微笑,在陆少铭面前出糗,被宁瑶所救…这三年她鲜少有如此狼狈的时刻。

“姐姐,你今天怎么来了?你是没有接收到邀请函,自己来的吗?参加这个晚宴的都是些豪门…”

宁瑶言下之意是宁卿不是豪门,没有被邀约的资格。

大厅里落在宁卿身上的目光都带着几分轻视,宁卿毫不介意的望向宁瑶,笑道,“是啊,我们宁家的邀请函在三年前就被妹妹拿走了,这次晚宴自然只邀请妹妹了。”

宁瑶面色大变,宁卿已经不动声色的提醒了众人她不光彩的身世。

这下大家对宁卿种种不善的目光迅速转移到了她身上。

这时有晚宴主办方出来打圆场,让大家用餐愉快,于是大家的目光都散了。

宁瑶站在宁卿身前调整了情绪,她面色骄傲得意,“姐姐,昨天我家和许家已经商量出了婚期,我和俊熙很快就要完婚了,到时姐姐可要来参加我们的世纪婚礼。”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