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许俊熙,放开她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098.许俊熙,放开她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若是别人走进来,丢人的是她。

“我想回家。”宁卿抽了下通红的小鼻翼,撅着粉唇闷闷说道。

见她开口了,陆少铭紧绷的神经得到了放松,“好,我们回家,我转过身,你自己把衣服穿起来。”

男人说着就要转过身,“喂!”宁卿气极,伸出雪白的纤臂去扯他的衣袖,“我,我怎么穿衣服?那个,那个被你弄湿了…裤子是白色的,会透。”

陆少铭转眸,女孩扯他扯的太急,盖在身上的被褥滑落了下来,露出她莹润的小香肩,那细腻白嫩的肌肤上全是青紫的吻痕。

可想而知刚才他有多粗爆。

陆少铭眸色一暗,喉结又滚动了两下。

宁卿见他神色不对,这才意识到自己曝光了,她迅速用被褥严实的遮盖住自己,心里又骂他一句情兽。

才解决过,看他的样子又想了。

“这里有没有你的衣服?要是没有,我现在开车去买,你在房间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陆少铭哑声开口。

“恩。”宁卿点头,她又不放心的加了句,“你快点回来。”

……

陆少铭走了,宁卿缓缓掀开被褥,将上身的小衣扣回去,又将青色雷丝衫穿了回来。

陆少铭可能要十几分钟才回来,她需要收拾一下自己此刻狼狈的模样。

垂眸往自己身下看了一眼,宁卿小脸像蒸红的大虾,男人是有多恶劣,他脱了裤子就来,却弄脏了她。

两排蝴蝶蝉翼般的纤长睫毛颤了两下,她闭上眸,动作快速的脱下了脏了的小裤,她总不能什么都不穿,只能就这样将就的穿上了白色铅笔裤。

她还不放心,又将白色风衣系在了腰间,挡住了身下。

这样总算有能见人的模样了,她坐在床边,下床。

双脚着地,“嘶”,她疼的抽吸,腰间除了在奶奶房间撞破了皮外,刚才又被他狠狠掐住,旧伤添新伤。

最关键的是,两腿走路时好难受,像有什么咯着,合不拢。

宁卿在心里又骂了一句男人,手里拿着小裤,走到了沐浴间,她将小裤丢进了垃圾桶,在盥洗台边用清水洗了把脸。

镜中的女孩双颊泛着桃花红,一双美丽的秋瞳晶亮,她明明不开心的嘟着粉唇,但眉宇一片无媚的春铯。

从镜中可以清晰的看见男人留在她粉颈里的吻痕,宁卿咽了口口水,闭上眸,他那双粗糙干燥的大掌触到她肌肤引起的那种战栗仿佛还在,那么淡定自若的男人原来也有情难自禁的一面,在她耳边痛苦的喘。

那么狂野,方荡。

宁卿用鲜贝般的牙齿咬紧了潋滟的下唇,太羞耻了,腿间有什么流了出来,他没进去,不是他的,那是她的生理反应。

20岁的她,很青涩的年纪,却被他折腾成这样,尝到了快乐的滋味。

第一次。

宁卿羞到快钻地洞时,“叩叩”的敲门声响起,这么快,陆少铭回来了吗?

宁卿迅速出了沐浴间的门,满面欢喜的打开房门。

但,门外站着许俊熙。

宁卿一句话都没说,当即关门。

但许俊熙一只脚跨了进来,男女力量有悬殊,宁卿没能阻挡住他,许俊熙硬生生挤了进来。

“许俊熙,你想做什么?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出去!”宁卿冷声道。

许俊熙讥讽的笑了笑,刚才宁卿开门时那双水眸里充满了柔情与希翼,但看清楚是他后,她满眼疏远和戒备。

女人的心真善变,才短短两个月,她就这么喜欢陆少铭了?

许俊熙看了眼这个房间,他喝了酒而显得醉醺醺的眸子半眯起来,侧眸,从上而下轻挑的扫了眼宁卿古怪的穿着,他笑问,“你刚才跟陆少铭做了?”

他这个轻挑的眼神令宁卿轻拧了秀眉,不过她坦荡大方的站着,声音清冷,“不用怀疑,相信你所看到的!”

许俊熙的脸色迅速阴沉到快滴出水来,“宁卿,你怎么就这么贱,你看陆少铭有钱,所以迫不及待爬上他的床是吧?”

宁卿不怒反笑,缓缓道,“许总,你到底累不累?我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上谁的床你凭什么管?不会是刚才在奶奶房间里你救了我就优越感爆棚了吧,如果是这样,好吧,我向你道谢,谢谢你。所以,现在你可以走了吗?”

许俊熙的胸膛开始起伏,她怎么可能将他刚才救她的事情说的这么轻描淡写,她忘了她为他落泪了吗?

什么时候开始她在他面前就像一只浑身长满刺的刺猬,而她在陆少铭身下哭成那样,心甘情愿的付出。

为什么?

许俊熙冲上前,一把抱住了宁卿,他混乱的呢喃道,“宁卿,求求你不要这样跟我说话,你刚才为我哭了,你还是爱我的。”

宁卿使劲推搡着许俊熙,但她推不动,她索性垂下两只小手,冷笑道,“许俊熙,刚才我是撞了腰,被痛哭了,与你毫无关系。”

“不,你胡说,卿卿,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我也爱你,我们在一起吧,我…”

“许俊熙,”宁卿打断他,“你知道不知道你这个样子有多令我瞧不起?宁瑶救了你,你一边享受着她的温柔,带她到我隔壁去叫船,一边还想攥着我不放,不停偷窥着我与每个男人的接触,你其实是心里有病。”

“你知道你心里真正爱谁吗,你知道你生活的乐趣在哪里吗?我跟你认识20年了,今天你在奶奶房间里救了我,我心安理得的受着,不为别的,我们那一段感情是你负了我!今天我爱上了陆少铭我不欠你什么,所以拜托你不要老拿你左右摇摆的姿态来呕心我,我宁卿已经不是你说想要就能要得起的人了!”

“不,不,”许俊熙痛苦的摇着头,“你欠我的,永远是你欠我的,要是你18岁那年能准时赴我们公园的约会,我不必受着宁瑶的情,这些年我有多痛苦你知道吗?”

“呵,呵呵,”宁卿笑出声,她猛地伸手推开许俊熙,“对不起,你有多痛苦我没看见,我看到的全是你有多幸福!”

说着宁卿往门边走去,“你不走是吗?行,我走。”

她也不介意身上穿的有多怪异,她一刻都不想跟这个渣男呆一起。

小手搭上门把时,她又被许俊熙从背后抱住,他在亲她的秀发,“宁卿,别走,不许说你爱陆少铭。”

被他亲,宁卿起了一身粉色小颗粒,捏了捏拳头,她冷静道,“许俊熙,再说一遍,松手!”

“不松!”许俊熙用力吻着她。

宁卿闭了闭眸,他自己找揍就不要怪她无情了。

宁卿想直挑他受伤的后脑勺下手,但还没动手,眼前的房门“咔嚓”一声开了,门边站着陆少铭。

陆少铭一手拎着纸袋,他深沉的狭眸如同铺洒开的墨汁,整个身体带着夜间的风霜寒露,一片凛冽之气。

宁卿僵了一下,怎么这么凑巧,又被他撞见。

“许俊熙,放开她。”陆少铭开腔里,低醇的声线里没有多少怒气,但音咬的重,浓重的威慑之意。

许俊熙见陆少铭来了,反将宁卿搂的更紧,他猖獗的笑道,“陆少铭,你和宁卿短短2个月怎么能跟我们的20年比?宁卿爱的是…”

这声“我”被卡在许俊熙的喉咙里,因为陆少铭一个箭步而来,凌厉带着强大拳风的拳头直接砸在了许俊熙的鼻梁上。

许俊熙被迫松开了宁卿,整个人向后踉跄了好几步,最后栽倒进了墙壁的角落里。

宁卿见许俊熙鼻里鲜血如柱,他还想站起来,但试了两下,还是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模样狼狈。

宁卿用手捂住嘴,她侧眸望向陆少铭,男人还一手拎着纸袋,一手插裤兜里,他清俊矜贵的模样完全不像刚动了手。

他的速度太快了,出手,击倒敌人,动作率性的一气哼成,许俊熙完全没有招架之力,而他一招制敌。

这是宁卿第一次看陆少铭出手,没想到他这样的男人连打起架来都这么…强悍而迷人。

正震惊时,陆少铭将纸袋塞入了她怀里,他语气不是太好,“去沐浴间将衣服换上,我们回家。”

……

告别了宁振国,两人回到车里,陆少铭骨节分明的大手按在方向盘上,行云流水的一转弯,宾利车上了行驶道。

“为什么开门让许俊熙进房间?”男人率先打破沉默。

“我以为那是你,所以才开门的,看清是许俊熙后我关门了,但是他挤了进来,我力气没他大,阻挡不了。”宁卿解释。

“呵,”陆少铭笑了笑,“所以他抱你亲你,也是因为你力气小了?”

宁卿听出了些讽刺的意思,她侧眸看他,男人坚毅的面色很冷,那优美的下颚向刀削般凌厉。

宁卿的火气蹭的往上涨,“陆少铭,你什么意思,难不成我是故意让他亲的?你把我宁卿想成什么人了?都怪你,都是你把你身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弄我衣服上,害我没衣服穿,要不然我肯定会立刻离开那个房间的!”

陆少铭侧头向她看了一眼,嘴角邪魅的勾起,“乱七八糟?你就这样形容我们的儿子女儿?”

宁卿,“…”

宁卿一身的火气没地方发,今天她又没做错什么,他凭什么这样怀疑她,他知道不知道他的猜疑真的很伤人。

坏蛋,坏透了。

……

宾利车停在了别墅外的草坪上,两人静坐了一会儿,谁都没下车。

一分钟后陆少铭解开安全带,先下了车,他绕过车身打开副驾座的车门,女孩气极了,鼓着精致的双腮“哼”一声不理他。

“别闹了,下车。”陆少铭语气有点僵。

谁闹了,谁闹了,明明是他在闹好不好?

“不要,我腿疼,走不了路。”宁卿在“腿”上加重了音,无声的控诉他,她要他羞愧,羞愧到死!

陆少铭弯腰,动手替她解了安全带,然后将她打横抱起。

“喂!”宁卿抡起小粉拳来锤他,他们还没有和好呢,谁准他抱她了?

但控诉的水眸接触他那张俊颜,他没对她看,但他坚毅的面色柔和了很多,轻抿的薄唇还带着几分自责。

宁卿迅速心软了,秋日的夜晚很凉,他的怀抱很温暖,让人贪恋,她缓缓勾住他的脖子,往他怀里埋去。

他怎么可以这样啊,他强迫她,虽然他没来真的,但她也顺从了,他就不能哄她两句吗,他平时的绅士和温柔都跑去哪里了?

……

宁卿被陆少铭抱放在房间的大床上,他去了沐浴间,然后又折身回来了。

垂下的视线里是男人那双黑色手工皮鞋,他的大手碰上她的白色风衣,竟来脱她衣服。

“你做什么?”宁卿吓的滚进床铺里,离他远远的。

“不是腿疼吗?我替你放了洗澡水,我来帮你脱衣服,抱你去洗澡。”

“不要,我自己洗!”宁卿手脚并用的从床上爬下来,一阵风似的溜进了沐浴间,“咔嚓”将门反锁上。

陆少铭望着那紧闭的房门,双眼落满了无奈和柔情,俯身,将她那双粉色毛绒的拖鞋放到门口,他柔声叮嘱着,“虽然有地毯,但是以后不要光脚跑,拖鞋在外面,洗过澡就穿上。”

她没应声,但有哗啦啦的水流声响起,应该是她跨进了浴缸。

陆少铭将英挺的后背慵懒的倚靠在墙壁上,喉咙滚了滚,还是觉得口干舌燥。

闭上眸,回忆了一下床上发生的事,她那么一个小粉团,盖上被褥压住她,怀里香暖如玉。

她的肌肤是奶白色的,又水又嫩晃动他的眼,他30年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一瞬间瓦解,就那样生了邪念。

知道她很不愿意,扯了她的裤子分开她的腿时,她哭的那么厉害,浑身颤抖着,小嘴里咿咿呀呀的叫着疼。

-------

ps:谢谢我家ts妹纸的6000大红包,谢谢祤妹纸继续的打赏,谢谢u095694妹纸的打赏,么么哒。

然后谢谢所有向霓裳投月票的你们,这里霓裳无法一一列出来,但姑娘们的名字和正能量支持霓裳都记住了,感动了。

最后依然谢谢所有正版订阅的妹纸们,十一国庆七天假,霓裳祝你们假期愉快。

霓裳自己要赶赴老家看自己的妈妈,每天8000字更新都在存稿里了,每日早晨8点发,霓裳爱你们,三鞠躬,谢谢思密达。

另外,有姑娘说这是陆少和卿卿的第一次,霓裳就写的这么隐晦吗,蹭了蹭而已,他们的第一次必须是鲜花加美酒的浪漫之夜,哈哈。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