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宁卿,我大你十岁,你觉得我老吗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090.宁卿,我大你十岁,你觉得我老吗
(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wenxuemm.com)服务员进来上菜,阿姨们看着餐桌上色泽鲜诱,外形靓丽的美食纷纷咽了口口水,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一个阿姨“嘿嘿”笑道,“小陆,就随便吃个饭你挑这么贵的酒店做什么,这一桌菜要好几千吧,你一个月的工资都花完了吧。”

陆少铭矜贵的笑一笑,没答话。

酒店经理实在忍不住了,他将服务员手里的一道菜亲自送到阿姨面前,礼貌道,“阿姨,这位是我们酒店的总裁,这里的菜都是我们酒店一级大厨在小厨房里特意烹制的,别的地方吃不到,阿姨们可以尽情享受。”

“总裁?”阿姨疑惑的表情仿佛在说着,什么东东?

“总裁就是老板的意思。”酒店经理耐心解释。

阿姨们纷纷倒吸冷气,这个酒店看样子就是T市首屈一指的大酒店,对面那人竟然是…这里的老板?

她们纷纷摇头,才不信呢。

陆少铭拿着小碗,动手盛了一碗汤放在岳婉清面前,“妈,这道是虫草海参鱼翅汤,对您的身体是大补,我特意交代厨子做的,您尝尝?”

阿姨们光听着“海参鱼翅”就直流口水,这可是在富裕之家才能听到的菜名,大家拿起筷子,不客气的大吃。

宁卿看着阿姨们风卷云速的吃着桌上的菜,咽都咽不及,生怕别人跟她们抢,宁卿小脸更红。

侧眸看了一眼,男人没怎么动筷子,但他神情很温和,桌上的盘子空了,她听他交代酒店经理,“拿特色菜补上。”

酒店经理领命时还对宁卿看了一眼,那目光十分恭敬。

是了,这男人在这餐桌上有多么格格不入,就有多少对她的心意。

因为她在,所以他才在。

服务员上了一盘炒肉,宁卿尝了一片,肉薄汁多,十分鲜美。

她又夹了一块肉,递到了陆少铭的碗里。

陆少铭正在和自家丈母娘大人说话,垂眸间就看到了自己小妻子给他夹的肉片,他侧眸望去,女孩正双眼雪亮,眉眼弯弯的对着他笑。

她今天散着一头秀发,右边的刘海编了一个很漂亮的鱼骨辫,垂在晶莹的耳垂边,辫上卡着一个小蝴蝶结的发卡,这样青春俏丽的装扮让她看上去只有18岁,很漂亮很清纯的大学生。

她一双翦水秋瞳里藏着一弯秋月,她望着他笑,带着几分居家的温暖和对他的依赖,很抓人。

陆少铭曜亮的狭眸里绽放出柔情,提起筷子,将她夹的肉片放进嘴里咀嚼。

这个小丫头片子,终究没白疼她一场。

宁卿见他吃了,赶紧趁每道菜刚上桌的时候夹了一筷子放在他碗里,男人今晚很谦和,但他高品质的生活方式无法改变,做不来和几年没吃过饭的人一起用餐。

陆少铭看身旁的小妻子忙的不亦乐乎,很快他碗里就堆积了一个小山。

他嘴角高高的勾起,很享受这种被人忙碌和关爱的滋味。

岳婉清将自家女儿女婿的甜蜜互动尽收眼底,她眼里很湿,一直怕女儿闪婚的不幸福,看来她多虑了。

女儿的幸福都荡漾在眉眼间,那么缱绻。

……

一顿饭结束了,阿姨们的肚皮都吃的圆滚滚的,陆少铭交代酒店经理,“上几道水果吧。”

阿姨们没异议,吃饭就要吃到底。

这时包厢门被推开了,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战战兢兢的站在了门边,他点头哈腰,“陆少,您好。”

一位阿姨一见来人迅速站起身,“儿子,你怎么来了?”是那个开宝马的儿子。

宝马儿子对自家妈妈使劲眨眼,那意思是---闭嘴!

“陆少,今天谢谢你款待了我妈和众位阿姨,饭吃好了吧,我带我妈回家了。”

酒店经理撤了座椅,陆少铭缓缓站起身,双手抄裤兜里,点头,“行,那就不送了。”

宝马儿子攥着自己妈妈的胳膊就往外拖,还有三个阿姨是以宝马阿姨马首是瞻的,她们和岳婉清匆匆道别后,迅速追了上去。

陆少铭,宁卿,岳婉清站在门边看着那浩浩荡荡的身影。

……

宝马阿姨想将自己的胳膊从儿子手里抽回来,“儿子,你做什么啊,人家小陆请我吃饭,我还没吃好呢。”

宝马儿子一张哭脸,“我的娘啊,人家陆少请你吃饭你就去吃,你当你是谁啊?”

“儿子你怎么这么说话?一个将房子买在什么半茗轩而在钓鱼台买不起房子的人,我还怕他不成?”

“你知道钓鱼台是谁名下的地产吗,那就是人家陆氏的!半茗轩是T市城市最中心,人陆少在城市中心给自己盖了间房,打开窗户就能俯瞰整座城市,推开门就是一山枫树林,取雅名叫半茗轩,那里全市独一无二,有钱也买不到,可懂?”

“什…什么,”阿姨被唬的一愣一愣的,“可是小陆说他没听说过钓鱼台?”

“呵,那是,人家名下的产业太多了,T市一块小小的地皮,陆少当然没放心上。”

“…可是小陆说他家有车库,我寻思着也就是个自行车,电动车,他还开什么宾利,连宝马都买不起。”

“妈,你读书少,以后能不能不要开口吓死人,人宾利一个轮胎就砸死我一辆宝马,车库里放自行车,电动车,你也真敢想。”

“…可,可是人家小陆…”

“啊呀,妈呀,我真给你跪了,求你别小陆小陆的叫了,你是在摧残我的神经,折我的寿啊。”

阿姨们乖乖闭嘴了,呵,我们还没告诉你我们刚才嫌他老呢。

……

等阿姨们都消失了,宁卿抬眸望向高出她一头的英俊男人,“阿姨的儿子是你请来的吗?”

“恩,”陆少铭点头,他狭长的黑眸里翻出沉稳睿智的利光,淡定开腔,“阿姨们先入为主,我们说什么她们都不会信,只有自己儿子开口了,她们才能清醒。”

“那,那你干嘛还要请她们吃饭,让她儿子说一下不就行了吗?”

陆少铭压低声,低醇的声线里带着温柔,“不是说她们是妈的朋友吗?”

宁卿没话说了,她那双盈亮的水眸里快溢出柔水来,若是没妈妈在,她真想用力的抱住他,紧紧抱住。

他在告诉她,爱屋及乌。

岳婉清今晚很开心,“少铭,谢谢你。”

“妈,应该的。”这时陆少铭手机响起,他接了一下,道,“宁卿,我下楼一趟,朱瑞手里有份文件,需要我批示。酒店里有养生馆,经理带你们去,你看妈妈喜欢哪类。”

“恩,你快去吧。”宁卿点头。

陆少铭迈开长腿离开。

岳婉清望着男人英挺的背影,欣慰又满足的喟叹一声,“少铭这孩子,妈越看越放心,只是卿卿,刚才阿姨那儿子说的是真的吗,妈听的都吓人,少铭家那么有钱吗?”

“妈,我嫁的是他这个人,你考虑那么多做什么?”宁卿怕妈妈多想,连忙岔开话题。

不止是妈妈,她自己掉进了这座金窟都觉得很慌呢。

……

陆少铭走出酒店大门,台阶下停着一辆豪华商务车,朱瑞站在门边。

陆少铭看了一眼,却没往朱瑞那里去,他拔腿,一步步健稳的下台阶,转身,走到一处偏僻的地方。

那里站着一个人,孔阳。

孔阳捏紧了双拳,双眼里泛出刻骨的嫉妒,“你赢了我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了不起,其实你也不过仗着自己有几个钱,你以为你没有钱宁卿还会跟你吗?”

陆少铭站定身,从裤兜里拿出一包烟,用打火机缓缓点燃,他吸了一口烟,吐出,烟雾缭绕中他的目光深邃而幽沉,薄唇勾起,带着几分鄙凉的嘲弄,“宁卿跟我是因为我有钱,那宁卿跟你们这些没钱的是因为什么,爱吗?”

孔阳最见不得他一身有钱人的派头,清俊卓尔的站着,一音一字都带着身处高位者的掌舵。

他是一个掌权者。

孔阳内心很自卑,因为他知道他跟这个掌权者比不了,他太弱小了,可是宁卿是他先看中的,凭什么给他捷足先登了?

越自卑就越愤恨。

“难道我说错了吗?如果你不能给宁卿妈妈付医药费,如果你不能给她演艺事业上帮助,她会爱你吗?”

“呵,”陆少铭一声轻笑,他神情平静而寡淡,鹰隼般的利眸斜睨着孔阳,开腔道,“我给她妈妈付医药费,给她帮助,那是我有能力给她好的物质基础,这是我去爱她的条件,而你呢?在她妈妈需要手术时你将家里的房产证拿出去抵押都借不到手术费的五分之一,你拿什么去爱她?”

孔阳被戳到了痛处,他眼眶发红。

陆少铭继续道,“在你思想里,宁卿是一个好女孩,这世上,越好的女孩就配得起越精致的对待,你不能给予她的,我可以,那你还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

“我瞧不起你的不是因为你没钱,是你太懦弱,不愿意接受现实。宁卿不欠你的,你求而不得而心生怨念,指使你妈妈煽动几个阿姨给宁卿妈妈难堪,因爱生恨,你内心险恶。”

孔阳将拳头捏的“咔嚓”响,“原来你都知道了,那你去告诉宁卿啊,告诉她我是什么人?”

“不用。”陆少铭摇头。

“为什么?”

陆少铭望着远方的灯,温柔着声线,“因为这世上对宁卿好的很少,宁卿用心记住了每一个曾经帮助她的人,这其中就包括你。我不想让她失望,更不想让她伤心。”

孔阳身体骤僵,他茫然的抬眸看向陆少铭。

他…

孔阳眼里的泪水掉了下来,他咬牙切齿道,“我放弃了,但是你记住,我放弃不是输给了你,而是输给了你对宁卿的爱。我明天去英国剑桥留学,5年后回来,要是你对她不好,我还是会将她抢回来的。”

说完,孔阳转身跑了。

陆少铭慢悠悠的抽完最后一口烟,然后将烟蒂放在脚底撵灭,不会有机会的,宁卿永远是他的!

……

宁卿出了酒店大门找陆少铭,陆少铭正和朱瑞站在车前说话。

朱瑞手里拿着一份文件,陆少铭一手抄裤兜里,一手指着文件低声说着什么,男人深邃的鬓角线十分漂亮,山峰般的鼻翼丰神俊朗,满满的成熟男人味。

宁卿看了一会儿,侧开脸,她发现自己越来越颜控了,她会不受控制的盯着他看,还莫名脸红。

想想心里挺愧疚的,他工作那么忙,她还拉着他来吃饭,太不懂事了。

“宁卿。”陆少铭发现了她,开口叫了一声。

宁卿迅速回眸,朱瑞已经恭敬的退到了一边,她走向男人。

“妈妈呢?”陆少铭问。

“妈妈在养生馆里做按摩,我过来找你。”宁卿说话时眼神闪躲,小脸蛋上的歉意和窘迫都写着呢。

陆少铭轻笑,“怎么,知错了?”

宁卿双手放身前绞着,乖巧的点头,“恩,以后我绝对不给你惹事。”

这个傻女孩,她惹的事还少吗?

病房里的那些阿姨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诋毁她妈妈,她可能永远不会猜到曾经她眼里那么热情的大男孩会是唆使挑拨者。

还有那个许俊熙,同为男人,许俊熙带着宁瑶在她隔壁房间里做事,傻子才不明白许俊熙那点龌蹉的心思。

对于喜欢的女人,男人有浴望时连一点声音的刺激都受不了。

也没看她怎么在外面招摇,却给他惹了两个男人。

女孩矮他一头,他跨步离她近了点,“宁卿,我今天帮了你一个大忙,以前我教给你的,怎么感谢我?”

宁卿的小脸红透了,他怎么这么…不正经?

就喜欢索要亲亲!

踟蹰了几秒钟,宁卿踮起脚尖,伸出两条纤臂勾住他的脖子,她白皙优美的脖间围了一条牛仔色的围巾,小脸精致漂亮。

闭上眸,她在他英俊的脸上狠狠唧吧了一口。

想退开时就听见男人几分倨傲的声音,“宁卿,我大你十岁,你觉得我老吗?”

宁卿愣住了,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

他这样的男人应该是最不怕老的,时间对于他们只是越发丰富的人生阅历,越来越优雅尊贵的身份地位。

--------

ps:今天中秋节了哦,祝所有妹纸中秋节快乐!

也祝所有妹纸看文愉快,又是一年团圆日,希望大家今天可以放下手机,多多陪陪自己的家人和爱人,霓裳爱你们!

另外谢谢祤姑娘和唯世亚梦姑娘的打赏,谢谢423396178姑娘的月票,谢谢么么哒。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